当前位置:笔趣阁 > 侠行天下 > 第十六章:灯塔国(上)

第十六章:灯塔国(上)

郝启从除暴联盟回归之后,在院落里找到了张恒和蓝灵儿,因为他的行动实在是太过迅捷,一夜之间就来回了三千多公里,接近四千公里的路程,光从数字上来说可能并不直观,郝启所在位置,与除暴联盟的所在距离,差不多相当于云南到南京的距离,而郝启一夜之间就走了一个来回,这速度真是快得惊世骇俗了。

正因为如此迅速的行动,郝启走后,那些监视这院落的死士们居然都还没察觉到变化,直到谭同死亡,除暴联盟知晓了郝启已经不在这个院落里,但是他们所做的决定却是……撤回各自派出的死士,当然了,是私下里撤回,以为别人会派出死士去抓捕张恒和蓝灵儿,但是每一个人都是如此觉得,每一个人所做的决定却又是撤回各自的死士,所以到最后,所有的死士全都撤回来了,居然没有任何一个势力的死士留了下来。

谁都不是傻子,谁都是聪明人,那怕跑不过老虎,只要跑得过你就行,现在的情况很就简单,郝启的实力不可力敌,更是做出了这样惊世骇俗的事情来,夜行千里取人头,众目睽睽之下直接把大侠谭同,这样的三神境强者给当场打死,那在场任何一个人敢与郝启敌对吗?反正心里想着有那么多世家贵族的死士,少了自己一份也不算少,任凭别人去打头阵,郝启若是还要夜行千里,那么取的也只会是别人的人头。

所以都是聪明人,正如一个和尚挑水喝,两个和尚抬水喝,三个和尚没水喝一样,最后的结果却是所有的死士都全部消失,而张恒和蓝灵儿最脆弱最危险的时刻,却是连一丁点的危险都没有,而这也是在蓝灵儿最早的推测之中,她早在夜行千里之前就已经认定,她和张恒不会有危险,当然了,前提是郝启干净利落的干掉了谭同,而且一夜之间能够有一个来回。

而自夜行千里之后,除暴联盟就开始沉寂了下去,三个驻地中再也看不到任何人影,声势浩大的除暴联盟开始化正为零消失不见,其实也不算是消失不见,那些小家族们也自有渠道和眼线,而就他们得到的情报上显示,这些世家,贵族,组织,门派,财团们,他们是向着蓝海东部更内陆地区前进,虽然化正为零后,他们前进的方向扭曲不同,但是从地图上勾画出他们的前进方向后,却可以得出大概的目的地……

蓝海东部最大国,老牌内陆强国,蓝海东部地区最发达,人口最多,幅员最辽阔的国家……铁山共和国!

铁山共和国是一个传奇一般的国家,这个国家在蓝海东部有另一个称号,名为灯塔国。

在大约五百年前,铁山共和国出了一个伟人,一个英雄,这个伟人和英雄是草根出生,但是是先天道体,年纪轻轻就成就了内力境,而当时的蓝海东部,或者说整个蓝海基本都是封建社会,甚至还有很多国家处于奴隶社会,一般来说,处于封建社会的国家,都是由一个最强的世家成为国王,而数个世家成为大小不一的贵族,各自拥有自己的封地,是类似郝启所知道的地球欧洲中世纪时代那样的贵族封建制。

至于奴隶国就很简单了,一般来说,都是祖上出现过内气境强者,然后一个家族繁荣四到五百年时间,那怕这名内气境强者已经死掉,但是留下的内气境武功,对于神的领悟心得,战斗经验,如何成就内气之类的信息,这些都足以让这个世家凌驾大多数世家之上,也就是所谓的皇族,而这样的世家所统领的国家则基本都是奴隶制国家。

这就是五百年前,蓝海东部,北部两个地区的现状,至于蓝海南部,那时候还是一片蛮荒,而蓝海西部则从那时直到现在都依然是沙漠部落制。

在那种情况下,当时的铁山共和国,哦,那时候还没有铁山共和国,那时候的这名伟人英雄,他出生在一个奴隶制国家中,也是一个大国强国,而他出生草根,但并非是奴隶,比奴隶的层次稍微高那么一些,又因为他是先天道体,爆发内力之后就得到了国家上位阶层的礼遇,所以其实并没有吃过太大的苦头,对于奴隶制本身也没有太大的抵触,毕竟他从小接触的就是这样的世界观与道德观,这对他来说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当他成就内力境之后,如同别的初成内力境的人那样,开始了整个大陆的游历,而在游历的过程中,他接触到了几个人,在那之后,他就从蓝海消失了一百五十年整,有人说他拜了明师,有人说他得了奇遇,也有人说他去到了另外的海洋,而郝启则从蓝灵儿那里得到了另一个说法,这人加入到了蓝染天下武团之中,和蓝竟陵一行人开始了游历七海。

一百五十年后,蓝染天下武团因为一些事情而回归了蓝海,之后武团解散,大多团队成员都不知去向,而蓝竟陵则回归了莫别莫别,开始为冲击真气境做漫长的闭关准备,这个人则回到了他的祖国,然后在那里,掀起了一场波及整个蓝海的革命……民智启蒙的革命,最初的自由革命,资本主义萌芽的革命,文艺复兴的革命……都可以如此去形容。

这次的革命,并非如蓝海千百年以来的那些所谓革命,并非是一个强者妄图要夺取政权,建立家族的世家贵族的厮杀,也并非是一个国家入侵吞并另一个国家的侵略,而是自下而上,自无而有,解放了奴隶,解救了农奴,号召了平民的一场革命。

这人的革命之路并非一帆风顺,他一开始企图革命时,虽然解放了大量的奴隶,但是那些奴隶们却是麻木的跟随着他,他说什么就是什么,而同时还有大量世家贵族依附向了他,因为他已是内气境强者,而且是四神境成就的内气境强者,身体的神念覆盖率达到了百分之三十以上的强者,所以大多数的世家贵族以为他要建立一个巨大的帝国,既然无法力敌,那就不如臣服加入,从龙之功或许还可以让他们的家族更上一步。

这就是这名英雄伟人的困境了,他可以轻松建立一个千年世家,也可以建立一个帝国,一个皇室贵族,但是他想要的根本不是这些,继续这样下去,他根本什么都做不到,所以他就做了三件事,审判,放手,教育……

审判奴隶主,审判封建领地的贵族,审判手有鲜血,天怒人怨的世家,以他内气境强者的身份,被其审判的人根本就逃脱不得,而且他并不是私下里的审判,而是当着无数奴隶,农奴们的面开始审判这些人,并非用任何一个国家的法律,而是用最直观,最简单的人类本身思维来进行裁决,也就是所谓的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种最直接简单的道理来审判,然后他几乎将所在祖国及周边几个国家的世家,贵族,组织,奴隶主们杀了个大半。

接着就是放手那些奴隶们,农奴们,以及社会最底层被他解救的人们,任凭他们发挥自己想要发挥的一切,比如种地也好,自由也好,还是依然如奴隶也好,甚至连烧杀虏掠都不会去管,将一切的权力都还给了他们。

最后,则是将知识,将思想教育给了那些愿意听的人,他跟随蓝染天下武团游历了七海,见识了常人十辈子可能都无法见识到的东西,见过更先进的社会,见过已经开始复兴的文明,也见到过自由,繁荣的社会,而他将这些都教育给了那些奴隶和农奴们。

他就只做了这三件事,然后是静等时间过去,而那些奴隶们,农奴们,社会最底层的人们,从一开始的茫然,到他杀掉了大量上位者们时的惊恐,再到后面这些奴隶们,农奴们仿佛忽然醒悟了什么,一场罪恶的狂欢开始了。

弱者并不代表着善良,这是被许多人混淆为一的一个概念,而这个英雄却是深深知道这一点,他就静看这罪恶的狂欢开始,发生,到最剧烈时,这些奴隶们,农奴们以为身后有了一个超级强者的保护,他们在最初的只是强夺食物,抢夺衣物,发现那些失去了内力境的上位者们,他们退却,他们软弱,他们只敢逃跑而不敢还手后,开始逐渐变得肆无忌惮起来,抢掠,强奸,屠杀,杀戮……他们所做的事情,已经和那些奴隶主,甚至比那些奴隶主更加可怕,更加恶毒……

失去了内力境的上位者家族们,他们并非是没有武力,那怕只是准内力境,也绝不是这些奴隶们可以匹敌的,更何况也并非是所有的内力境全都被杀了,所以血性之下,生命威胁下,总是有人出手,而一旦出手,被杀的奴隶可不只一两个。

只是这些内力境或者准内力境也是心有顾虑,他们不确定这名英雄的意向到底如何,所以往往都只是自保,这种情况下,奴隶们反倒是越发得意起来,更还有着被“冒犯”的愤怒,于是,一场很奇怪的围追堵截开始了,明明是更加弱小的普通人,甚至连武器都装备不齐,更没有什么军队的阵列和纪律,但是却敢去追杀,去堵截准内力境或者内力境们所组织的精锐冷兵器军队,而且更加奇怪的是,那些更强的准内力境或者内力境反倒在逃跑。

看网友对 第十六章:灯塔国(上)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