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捉蛊记 > 第八十五章 麻烦再持续

第八十五章 麻烦再持续

  青丘雁的要求让我们有些奇怪,并不是说不愿意她跟随我们一起,而是因为此时,正是围剿残余僵尸和漏网之鱼的关键时刻。

  现如今她已经成为了绿叶小姐首席军师的角sè,正是指挥各路人马攻城拔寨的时候。

  这种大事件她不去跟进,怎么跑来跟我们去探寻什么野象谷?

  这事儿与她来说,能有什么关系呢?

  我琢磨了半天都想不明白,不过却有无法拒绝她随同的提议,毕竟从各方面来说,青丘雁此刻都已经不是一个我们可以随意拒绝的人物了。

  在青丘雁过来之前,绿叶就已经来过了一趟,所以我们知道昨天夜里,在三目巫族聚集地六十公里之外的一个小峡谷处,又发生了一起僵尸攻击事件,虫原联军赶到的时候,跟那帮人恶战了一场,虽然是战而胜之,但是并没有抓到作恶的头目。

  那家伙便是兀突骨。

  坏消息是这个家伙在青衣魃被封印之后还肆意作恶,显然是心思不死;而好消息是他被扔入熔浆之中,似乎伤到了一些根本,整个人变得有些浑浑噩噩、疯疯癫癫,似乎比之前要好对付多了。

  兀突骨依旧在作恶,笼罩在大家头上的yīn云并没有消除,不过比起青衣魃来说,兀突骨顶多就算是一个麻烦,好对付多了。

  但这也需要得到众人的群策群力才行。

  绿叶告诉我们,说青丘雁的师父已经接到了信息,然后开始出发了。

  有了那一位曾经的虫原第一美女出面,只怕事情就会变得简单许多。

  因为她不但是第一美女,还是第一术士和智谋家。

  青丘鸿曾经让整个虫原、不同种族的男性为之神魂颠倒过,众人之所以对青丘雁心服口服,有一大部分的原因都是因为她青丘神女的身份,而对于这身份的敬重,则主要是来源于对青丘鸿的向往。

  有她出面,只怕一切麻烦都会消失不见。

  而这个时候,青丘雁却提出要跟我们一同前往野象谷,这事儿就变得有些耐人寻味了。

  我们在正午时分,用过饭之后出发的,随行的人不多,除了我、老鬼、小米儿和小观音之外,还有两个人。

  一个是青丘雁,而另外一个,则是哮天一族的族长哮天果。

  尽管对青丘雁为何会选择与之同行,我并不是很了解,但是哮天果的随行我还是挺认同的。

  首先一点就是他老人家的技能,那天下无敌的嗅功,似乎能够帮我们一些忙;再有一个,他对我的我态度很好,甚至近乎于崇拜。

  一开始我还以为是因为青丘雁宣传的那般,我是苗疆万毒窟的代表,是我动用了手段,请来了强力朋友,将青衣魃给封印住了。

  我是虫原的救星。

  而到后来我方才明白事实并非如此。

  哮天一族的先祖,传闻是二郎神君座前的哮天犬,而我手中拿着的又是真切的三尖两刃刀,再加上我这儿又有剑眼一枚,当初头发长长的时候,遮住了额头倒也不算什么,此刻光头一枚,岂不是活脱脱的二郎神转世?

  先祖的主人……

  正因为这一点,哮天果对待我的态度,简直就是崇拜到了极点。

  有这样的一个人随行,说不上多喜欢,但也并不讨厌。

  事实上青丘雁一路上显得很沉默,除了必要的交流之外,大部分时间都没有说话,而是静静地紧跟着领路的哮天果,而小观音与小米儿则跟随其后,至于老鬼,则跟我吊在车尾处押阵。

  老鬼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性子,这一点从他与小观音一见面就揭穿我心思就开始了。

  当然,他直接明了地揭穿我想泡小观音这事儿,我并不恼怒,反而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现如今他打量众人的气氛,又开始找到了我,小声嘀咕起来。

  他告诉我,说老王你当真是风流情债处处有啊,瞧那五条尾巴的小娘们儿,偷偷看你的时候,那叫一个春心荡漾啊,听说当初就是她将你和小米儿给生擒了去的?哎呀,你们这个当真是不打不相识啊,而你能把对手发展成老情人,让人有些刮目相看。

  我一脸郁闷,指着老鬼,说没想到你是这种老鬼,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八卦之王附体了呢。

  老鬼说你敢说青丘雁不喜欢你?

  我一脸郁闷,说她怎么可能喜欢我呢,不可能吧?

  老鬼说哪个少女不怀春?老王你虽然是人类,但现如今连性别都不是爱情的条件了,又何况是种族,青丘雁为了维护虫原稳定而费尽心力,而你又如同救世主一般出现,怎么能够对你没有一点儿好感呢?

  若是没有好感,鬼才会跑过来这儿,对你争取啊?

  啊?

  都说旁观者清,青丘雁之所以陪着我们前往野象谷,难道真的如老鬼所说,是对我有些意思,想要争取么?

  我的心一下子就有些乱了,看了看带着小米儿的小观音,又看了看跟在哮天果身边的青丘雁,心乱如麻。

  这状态让我的心神有些飘忽,一直等到来到了沧浪江旁边,方才收拾起心思来。

  望着那一条大河波浪宽的沧浪水,老鬼和我都陷入了沉默之中。

  许久之后,老鬼方才问我,说石老哥真的下了水,就没有再出来过了?

  我点头,将那日交战的细节跟他再一次讲述而来,然后对他说自从那天之后,沧浪江之上,即便是到了夜里,也可以自由穿行,不会再有任何鬼魅出现,仿佛一切都消失了一般。

  听到这话儿,老鬼忍不住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不管怎么说,我们对疯道人都是有感情了的,他若是就这般悄无声息、一声招呼都不打,实在是让我们的心中有些不能释怀。

  特别是老鬼,因为疯道人是跟着他一起,最后失散的。

  我们两个人在这里感伤,而哮天果则弄来了一个木筏,带着我们渡河。

  筏子从沧浪江之上缓缓而过,老鬼蹲下,手拨动着那清凉的江水,突然问道:“老王,南海剑鬼、南海剑怪,你觉得是哪个?”

  啊?

  我愣了一下,脑子没有转明白过来。

  老鬼跟我说道:“能够有这般厉害的,十有八九是我们的前辈,也就是妖魔鬼怪的其中之一,对不对?”

  我沉吟了一番,然后说道:“疟鬼河伯在临死之前的时候,曾经发出过一个感慨,说不知道为什么,石老哥对于鬼灵之体的手段十分纯熟,让疟鬼河伯简直就难以招架——如果说是这样的话,我觉得最大的可能,应该就是南海剑鬼。”

  “剑鬼啊……”

  南海一脉上一代之中,四大杰出人物,除了从未有露过面的南海剑怪之外,每一个人都足以让人为之震撼。

  相比之下,我们这一代的人里,我们认识的,也就只有一字剑黄晨曲君一人。

  而他也已经离开了人世。

  如此想想,想要重新振兴南海一脉,我们的压力当真还是有一些大啊。

  过了沧浪江,我和老鬼站在岸边许久,然后抓了一把泥,缓缓撒在江里,算是与疯道人做了一个告别。

  尽管不知道他的离开是因为什么原因,但我们还是衷心的祝福他。

  过了沧浪水,一路往下,又过了百花原,到了傍晚时分的时候,我们终于赶到了野象谷。

  经过野象谷那象头族的聚居地,依旧还能够瞧见到处都是被烧毁了的断壁残桓。

  除了村寨最中心的那一片建筑之外,其它的地方,都是一片废墟。

  这事儿着实有些让人难过。

  我们穿过了废墟,继续往里走,不多久,便到了碧月潭的跟前来。

  与当初一众高手前来此处一般,这片潭水依旧安静地在这儿存在着,并没有因为世事变迁而变得有任何不同。

  看着水潭边泥地里那凌乱的脚印,小观音转头望向了我,说这就是碧月潭?

  我点头,说对。

  说罢,我走到了先前下水的地方,将当日我下去的事情跟众人再一次回溯起来,而当日青丘雁其实也在现场,所以能够得到很好的证明。

  听我说完之后,小观音有些亟不可待,说那我们下去看看吧?

  我没有着急,又说出了我的担心。

  蛇仙儿说她将这边的法阵开启,大门紧闭,寻常人根本进不去,当日我进去花了许久的时间,而出来却用不着几分钟。

  我有些担心我们恐怕进不去。

  对于这事儿,小观音微微一笑,说法阵之事,你倒是用不着担心,有我在,一切都不是问题。

  我说我先进去查探一番吧。

  小观音同意了这说法,而老鬼则提出与我一起。

  没有多加分说,我们两人趁着天还没黑,都下了水,结果下了水潭之后,却发现之前的那个深坑通道居然没有了,什么都没有。

  我们找寻了许久,都没有发现,于是就爬了上来,将这事情给汇报了去。

  小观音皱了一下眉头,说我看看。

  说罢,她便坐下,开始入定起来。

  小观音盘腿而坐,整个人陷入一片宁静之中,没多久,眉头突然皱了起来,此时天sè昏暗,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间感觉到有一丝不对劲儿。

  此时的小观音,似乎有一些不同。

  而就在这时,青丘雁却从怀里摸出了一张符箓来。

看网友对 第八十五章 麻烦再持续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