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捉蛊记 > 第二章 宿怨

第二章 宿怨

  为师报仇,小米儿自然是要出山的,老鬼在纠结了半天,终于还是决定要陪着我。

  唯独小观音,那个失落的神殿遗址,对她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甚至可以让她能够找回很多已经失去的记忆和传承,所以她表示在蛇仙儿离开之前,她暂时不会离开虫原。

  她会一直在陪产居等待。

  小观音的选择并没有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我的心中,一直觉得她是一个有着自己主见的女子,从来不会为了任何人改变自己内心之中的想法。

  包括我。

  尽管并不愿意跟小观音分离,但是这一次如果我不将杀害蛇婆婆的凶手绳之以法的话,只怕小米儿心境的这一道坎,是难以跨越过了。

  我不希望我的女儿整日哭哭啼啼、忧心忡忡,所以这件事情必须办妥。

  丧事办完的第二天,我们就出发了。

  我、老鬼和小米儿。

  临走的那天晚上,小观音拉着我还是一阵缠绵,不过在这种事情之上,她永远都处于主动的一方,情到浓时,她问我,说要不要试一试更深一步的接触——反正都是青衣魃的身体,不可惜……

  这话儿说得我兽血沸腾,鼻血直流,然而当我真正准备的时候,却给小观音还是一通揍,说没想到你果然对我有非分之想。

  呃……

  被打得头晕眼花的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小观音又说腰身之上,你倒是可以摸一下——反正是青衣魃的身体,不可惜……

  这回我倒是学了乖,并不敢轻举妄动,结果瞧见这小妖精笑吟吟的脸儿,不知不觉就没有了魂儿。

  不知道什么时候,一对饱满的小羊羔在我手中变换形状,还没有等我反应过来,小观音便在我的额头上面印了一记,然后飘然离去。

  临走之前,她给我交代,说在外面,一定不要做坏事,否则她会收拾我的哟……

  这话儿一直到我离开了苗疆万毒窟,从山缝蛇池之中爬出来的时候,方才琢磨过味道来——小观音这句话,难道是暗示我不能够找别的女人,否则……

  若是如此,是不是代表她承认了我是她的那啥了?

  这样一想,我的心中满是欢喜。

  而与我沉浸在幸福之中不同的,是小米儿,从满是长蛇的池子里爬出来之后,她皱着眉头,打量着这通道口,许久都没有消解愁容。

  老鬼在旁边看见了,问她是不是担心康妮反叛,苗疆万毒窟将再无秘密可言。

  小米儿点头又摇头。

  她告诉我们,说她师父蛇婆婆对康妮师姐其实还是有所保留的,虽然带她去过几次苗疆万毒窟和虫原,不过都是走了西熊苗寨的通道,那个地方是直通这儿的,不过法阵被毁,使得再无迹可寻,至于这边,通道由鹿婆婆掌控,除非是她,要不然康妮即便是找过来,也未必能够进入其中。

  不过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通道就在西熊苗寨的附近,这一点是可以预测得到的,所以只要想找,康妮就一定会找得到。

  所以这到底还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如果真的给康妮给找到了,那么这里该怎么办?

  老鬼听取了小米儿的意见,思前想后,说如果是这样,这里肯定得留人看守。

  不过谁人留在这里呢?

  无论是我,还是老鬼本身,又或者小米儿,都有着自己的任务在,缺一不可,小观音守着碧月潭,也分身不暇,鹿婆婆居于苗疆万毒窟,走动不得。

  老鬼思前想后,最终将云陌阡给唤了出来。

  作为血族十三圣器,魔偶是一种十分神奇的东西,能够以一件死物化作活人,这种事情几乎是涉及到了神的领域。

  因为只有神,才能够掌控灵魂与生命。

  然而就战斗力而言,经过无数次变动的魔偶并不能够算作很强,她厉害的地方在于不断的学习和积累,而这一切,则都需要时间来沉淀。

  况且云陌阡与老鬼有跨越空间的心灵联系,出了任何事情,她都能够及时地通知到老鬼知晓。

  想来想去,云陌阡留在这里守候,最合适不过了。

  对于我们的安排,云陌阡表示了无条件的服从,她虽然有一部分个人的意志,但是在老鬼的影响之下,几乎微乎其微。

  云陌阡留下之后,我们离开了那一处狭长的山壁通道之中。

  一路上依旧无数艰难险阻,机关重重,法阵密布,这些东西对于轻车熟路的小米儿来说,并不是什么困难之事,而越是复杂,我们的担心也就越少几分。

  当第一缕阳光照耀在我们的脸上,听到林间的小鸟儿啼叫,斑驳的树叶光影之下,世界是如此的清晰。

  我突然间生出一种重回人间,恍如隔世的感觉来。

  一路走,我们从山上往下,重新回到了西熊苗寨的遗址上来,却惊讶地发现在原来的一片废墟之上,却是立起了十来间新式的吊脚楼,而原来的农田也都复耕了起来。

  生命的力量当真是强大无比,这些人或许是之前西熊苗寨没有遭遇横祸的村民,他们最终还是没有选择离开,而是重新扎根于此。

  我们在远处的山丘之上静静眺望着,我瞧见小米儿颇为激动,按住了她的肩膀,说要下去看一看么?

  小米儿摇头,说算了。

  我瞧见她意兴阑珊的表情,半蹲了下来,郑重其事地说道:“小米儿,蛇婆婆去了,你很伤心,我们也很伤心,但是生活便是如此,它总是不期而至,而未来又有无数的可能性,所以我们不能一直活在过去的历史之中,唯有勇敢地面对即将到来的一切,方才能够活出自己的真实来,知道么?”

  我很少有跟小米儿讲大道理,主要的原因是大道理空洞乏味,远远不如寓教于乐和言传身教来得妥当。

  然而此刻我却不得不认真地跟她谈起这事儿来。

  我不希望小米儿因为蛇婆婆的死而担上太多不必要的心理负担。

  蛇婆婆也不希望。

  她希望小米儿能够幸福。

  小米儿听出了我话语里面的意思,从我微微笑了笑,说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这些人因为我们而遭遇灭门之祸,或许没有了我们的存在,他们能够活得更加多姿多彩一些,既然如此,我们又何必去打扰他们呢?

  小米儿能够有这样的想法,我既心疼,又欣慰。

  我们步行离开了麻栗山,脱离了世间太久,人多多少少有一些不习惯,我们回到了麻栗场镇,在镇子东头的早餐店里吃当地著名的肠旺粉。

  我的粉吃到一半,瞧了一眼墙头之上的万年历,顿时间就愣住了。

  现在居然是十月末了。

  时间怎么会这么快?不是说虫原那边的时间流逝要比现实世界要慢上许多么,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老鬼也与我一般震惊,不过思虑了一下,却说出了一个可能性来。

  可能是某种东西的出现,使得时间轴的移速加快了。

  什么事情能够造成这么大的影响呢?

  我们思前想后,最后只能够想到一个人,那就是小观音。

  小观音到底是从哪儿来的,这个我们其实都不知道,却能够确信一点,小观音是和蛇婆婆的弟子努尔在一块儿的。

  我一直以为努尔是蛇婆婆的大弟子,结果一直到蛇婆婆临终遗言的时候,方才晓得在他之前,其实还有一位徒弟,不过叛出了师门,而那人蛇婆婆从来不愿意谈及,所以小米儿也不曾知道。

  总之一点,小观音在另外的一个世界,要不然蛇婆婆不可能一直思念努尔却不得见。

  然而在我与青衣魃交手到最关键的时候,她却出现了。

  而在此之前,她还出现于我的幻觉之中过,另外我还在拿到画片的那天夜里,梦见过小观音一次,记得她似乎跟我说了一件重要的事情,然而我却忘记了。

  如今回想起来,估计是说过来找我的事情。

  十月末。

  难怪我们出山来的时候,总感觉天气变得有些大,夏天的时候,不应该是这样子的。

  经过最开始的震惊之后,我们开始缓过了身来。

  不管到底怎么回事,我们既然离开了苗疆万毒窟,就得先将事情给办了,时间轴的问题,等我们回返苗疆万毒窟和虫原,可以找小观音好好问清楚。

  这个女孩儿,虽然和我们朝夕相处,甚至还跟我有过许多亲昵之事,然而最后我却对她一无所知。

  她从哪里来,到哪里去,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我们都一概不知。

  吃过了热辣辣的肠旺粉,我们此行的第一站,是鄂北荆门。

  蛇婆婆此前因为要调查西熊苗寨惨案和康妮失踪之事,曾经去过荆门黄家,甚至还曾经见过荆门黄家的家主黄门郎,结果在确认与之无关的消息之后,在回返的路途之中,受到了暗害。

  而且出手的人,正是曾经失踪了的康妮。

  只要是有一些思维逻辑的人,都能够确认一点,那就是荆门黄家与这件事情,绝对是有关系的。

  这就是宿怨啊……

看网友对 第二章 宿怨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