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捉蛊记 > 第五章 布局

第五章 布局

  对于我的提议,王员外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意外。

  事实上,从我在人工湖旁边出现,并且将他带到这里来,他早就已经有所准备了,毕竟王员外能够凭着我的一点儿关系就跑到欧洲去跟威尔牵线搭桥谈生意,到底不是蠢人,联系到我与荆门黄家恶劣的关系,就知道出现在这里的我,以及老鬼和小米儿,也应该是有备而来的。

  不过他到底还是生意人,十分精明,并没有立刻答应,而是沉吟了一番,故作思考,大概是在想这里面的利害关系。

  我并不着急,耐心地等待着他的反应。

  这种事情急不得,一旦着急了,就容易落入别人的谋算之中去。

  而在想了好一会儿之后,王员外微笑着对我说道:“王明兄,这张波固然可恨,但他背后却是江湖第一世家荆门黄家,我老爹虽然有钱,但平日里素来不喜欢与江湖之事有所牵连,我在背地捣捣乱还可以,真正站出来明刀明枪地干,只怕是有些为难我啊……”

  我说员外兄,你这么说,也就是怕了张波,即便是骑在你头上拉屎拉尿,也无所谓的咯?

  王员外别看年纪不大,但江湖经验老道得很,又沉着冷静,一点儿都不受激,嘿嘿一笑,说王明兄,咱们也算是老相识了,没有必要用这种小手段来刺激我。

  我坦然地耸了耸肩膀,说那好,兄弟给你交一个底——你不是江湖人,所以我不打算忽悠你当主力,打打边鼓行不行?

  王员外十分感兴趣,说你讲一讲,我且听一听。

  我说荆门黄家是一滩浑水,你不想卷入,我理解,但这回的一口气,你不出,以后没有人看得起你,面子丢了得找回来,你说对不对?

  王员外挥了挥手,说都是自家兄弟,一笔写不出两个王来,别说这种有的没的,你直接跟我说怎么搞。

  我说我要搞张波,如果有可能,还会将他身边那个出鬼主意的军师毒贾诩马大海也给弄死,但这事儿你得出力,你若是愿意听,我继续往下讲;若是不愿意,我送你出门,你就当我们没有见过,怎么样?

  王员外两眼放光,说有点儿意思,你继续。

  我说我这边的人手,对于张波和周围几个人都绰绰有余,但是我刚才观察了一下,张波身边的高手实在是太多了,认得出来的就有锦鸡蛊苗的神风大长老,而他旁边还有一个娘娘腔,看样子也厉害得紧,你帮我想办法引走,我搞定赵波。

  王员外眯着眼睛,跟我说道:“实话不瞒你,我这几天其实已经试探过了,除了你说的这两人,张波身边还有一个顶尖的杀手,另外还有两个鄂北道上有名的人物,想弄他,的确不易。”

  我说神风大长老这个点比较好搞,他还给人通缉着呢,可以通过官方那边来出力,把他吓走——就是不确定会不会打草惊蛇。

  王员外摸着下巴,微微笑道:“哦?这样倒是好办了。”

  他沉思了一会儿,然后对我说道:“这样,我们双管齐下,一方面我摆出纨绔子弟不肯吃亏的架势,跟张波摆开阵仗,不过不见真章,就是吸引火力;另一方面通过举报的办法,想办法弄走像神风大长老这样背着官司的家伙——那家伙知道我来了,也知道我准备搞事,却并不怕我,因为他知道我不会跟他彻底翻脸,所以有恃无恐。”

  我点头,说对,你在明,我在暗,面子你有了,底子我有了——唯一的一点,就是我把张波的事情搞定之后,你得顶得住。

  王员外嘿嘿地笑,说先不讲江湖规矩的人,是张波,我这边只不过是摆摆架势而已,最后动手的又不是我,荆门黄家再有火气,也撒不到我的头上来;而这帮家伙要是真的来yīn的,把战火燃到我的头上来,我那老子也不是吃白饭的,这些年在江湖上,也是交了一些朋友的。

  我说荆门黄家是很牛比,不过到底还是身处江湖,不敢掀翻桌子,肆意妄为,这一点对我们都很有利,得好好把握。

  两人将大方向给定下了,然后开始商量起了细节来。

  王员外别看说话做事咋咋呼呼的,但为人其实相当的精明,细节的问题他把握得很准确,包括揣摩敌人的心理,以及谋算着事后的形势和变化,他都讲得头头是道,让人刮目相看。

  这是一个肯动脑子,并且极为懂得如何做事的人,跟这样的聪明人合作,不用太担心。

  大家谈妥之后,王员外先行离开去布置,而我则留在这别墅里,继续等待。

  望着那家伙和两个俄罗斯大汉离去的背影,老鬼眯着眼睛,说这家伙可靠不?

  我说应该可靠,他老爹是千通集团的王千林,表面上是大富豪,其实背地里的修为深不可测,我记得跟你讲过,荆门黄家猎鹰的头儿黄汉在他手下,都走不过几招,便仓惶而逃;除此之外,王千林还和牡丹江天仙宫的三绝真人、白云观主人海常真人等这些天下十大的顶级大佬相交莫逆,不是简单的角sè。

  老鬼说似乎听你说过一些,没想到这江湖之上,还有这等深藏不露的高人。

  我笑了笑,说在人家的眼中,挣钱乃第一要务,至于江湖之上的这些争勇斗狠,都不过是下乘手段而已,估计这件事情也就是王员外的自作主张而已,真正到了王千林的那个层次,这事儿打个招呼就行了,上面自然会有人提醒荆门黄家的吃相不要太难看,让他们收敛一些的。

  老鬼说既然如此,那你还忽悠这家伙入局?

  我哈哈笑,说王员外不入局,张波这边防备森严,我们难道真的像小米儿所说的一样,提着一把菜刀硬闯么——咱又不是孙猴子,还没有从朝天门杀到凌霄宝殿的手段。

  小米儿在旁边不屑地说道:“何必用砍,多没素质?我放点儿蛊毒,这些统统都不是事儿……”

  老鬼呵呵地笑,然后揉着她的脑袋,说你错了,蛊毒的确厉害,但是修道中人,对于此物防范的手段却多如牛毛,除非你能够出其不意,否则很容易被人发现,甚至会遭到反噬的……

  轻声交谈了几句之后,我跟老鬼开始交替值班起来。

  既然已经与王员外达成了协议,那么我们就不急于一时,没有必要冒着巨大的风险去动手,还是耐着性子等一等会比较好一些。

  一夜无话,次日张波又在重重包围和护送之下离开,而到了中午的时候,王员外打了电话过来,告诉我们今天晚上动手,并且通报了相关的进度和细节。

  我们耐着性子,又在这栋别墅里等了一天,傍晚时分的时候,那辆劳斯莱斯幻影又如期而至。

  等到了九点多在的时候,那边有了动静,我瞧见神风大长老和几个穿着各异的家伙从屋子里走来,然后乘着车匆匆而走,过了大概半个多小时之后,来了两辆奥迪A6,停在了神风大长老的别墅之前,敲门,然后进入其中。

  这一切都进入了我的眼帘,而从整个过程来看,我能够知道当地的有关部门必定有荆门黄家的内应,所以这边虽然被人检查了,但却因为提前得到了消息而避开了去。

  从理论上来说,这不是一件成功的行动。

  但是实际上这一招叫做敲山震虎,引蛇出洞。

  至少像神风大长老这样棘手的人物已经不在了,给我们减少了许多的压力。

  有关部门的人在这边装模作样地查了一会儿,然后无功而返了,而就在他们离开不到五分钟的时间里,王员外就正大光明地出现了。

  他自然不会是独自一人,还带了一票的人来,说是要找张波讲数。

  做人好歹得将一些道理和规矩,竞争就竞争,把人弄成嫖客,然后整得莫名其妙就死亡了,而且还遮遮掩掩,一点儿说法都不给,弄一大堆五毛在那儿,算是怎么一回事?

  还讲不讲规矩了,讲不讲良心了?

  王员外师出有名,张波估计是心虚了,都没有脸出来露面,而是派了马大海出来应付。

  大概是怕马大海吃亏,那个女扮男装的小娘子也跟了出来,当做是武力担当。

  而这个时候,我们能够看得出来,张波这边也提高了警觉性,弄得外松内紧,几个屋子里都有人朝着张波的居住地集中了过去,显然也是怕对方来一手“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的手段。

  不过尽管王员外的这么一闹,我能够瞧得出来,对我们威胁比较大的几个高手,都不得不站出来,去应付明刀明枪的王员外了。

  这也是不得已的,如果不用泰山压倒之势,震慑住这个纨绔子弟,谁知道他会闹出什么幺蛾子来?

  那么也就是说,现如今留在张波身边的,除了那个神秘的顶尖杀手之外,就只有一堆二流人物了。

  瞧见马大海一群人走远,我和老鬼对望了一眼。

  机会来了。

  干!

看网友对 第五章 布局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