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捉蛊记 > 第二十五章 前夕

第二十五章 前夕

  召集人手需要一些时间,梦回子邀请我在青城山住三天,等他将人员找齐了,便放我下山去。

  而时候他还让王童提醒我,说我手中的这兵器,有真龙之气,既然已经在大庭广众之下亮出来了,就得多加小心,有一些防范,免得给人可趁之机。

  这事儿让我有些讶异,问为什么?

  王童告诉我,说自从茅山宗的掌教真人陶晋鸿凭借着黄山龙蟒事件中一举化龙的龙蟒,闭关感悟,成就百年来无人抵达的地仙之位后,世间之人对于这真龙,就有一种决不能算是理智的狂热期盼。

  许多修行到瓶颈、无法寸进的顶尖修行者试图能够从真龙这种传说中的物种身上,找寻到更进一步的可能。

  这才使得当初的洞庭湖真龙事件如此喧闹,无数人都为此而奔波,而疯狂。

  若是有人听说了我手中的法器与真龙有关,说不定就会起了那贼心思。

  听到这话儿,我不由得也想起了洞庭湖的真龙事件。

  其实那一场事件,我们是有参与过的。

  不过那个时候的我和老鬼,不过是江湖之上的两个无名小虾米而已,也根本参与不进那里面去,只不过是在外围闲晃而已,好在后来我们也找到了给小米儿救命的太岁,也算是不虚此行。

  只不过如今想起来,与那样的大场面擦肩而过,着实有些可惜。

  我在上清宫的一处悬空院落里住了下来,这儿是专门用来招待贵客的,整个建筑有大半是悬空的,踩着那吱呀吱呀的木地板,推开窗户,就能够看见缭绕的烟云和雾气,天气晴朗的时候甚至能够看到山下的小镇,着实是个不错的住处。

  我闲着无数,与王童在房间里坐而论道。

  就身份而议案,王童可以说得上是官二代,不过任何一个群体都不能够用脸谱化的语言来形容,因为这世间任何群体都有善有恶,性格各异,媒体上面的只言片语,不过是将某一个群体的个体给放大而已,就我个人的看法而言,王童算得上是一个十分不错的人,无论是见识、阅历或者性格,都是一等一的人物。

  与他的交谈,能够让我在这纷繁复杂的情况下,找到许多不一样的东西。

  至于修行方面的事情,王童传承于梦回子一脉,对于这世间规则和道理的感悟,也是我所需要抬头仰望的。

  仔细回想起来,我之所以能够走到今天,并不仅仅只是因为我的情分和天资,更多的还是际遇。

  倘若没有种种千奇百怪的经历,循序渐进的话,只怕我根本就入不得青城三老的法眼。

  青城山是一个修行的好地方,灵气充裕,难怪许多人不愿意离开,在这里面修行,有一种浸泡温泉的感觉,人在其中,呼吸有心,每一处的毛孔都张开了来。

  我在青城山待了三天,感触颇多,到了第四天,有人找到了我们居住的小院子。

  总共十人,三僧六道,还有一个书生。

  这里面便有那梦回子的关门弟子刘霖东,一个和我大学时代好友同名的骄傲小道士。

  这一回青城三老都赶了过来,为我们送行。

  临行之前,每位都讲了一句话。

  当时的场面我差不多都快忘记了,唯一记得一点,那就是梦回子告诉在场的众人,说面前的这位王明曾经说过一句话,叫做青城山上,没有血性汉子,我十分欣赏他,但这句话是我唯一反对的,因为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还不知道有你们。

  众人都为之激动,眼睛通红,异口同声,说扬我青城威名,绝对不丢脸。

  为了表达重视,青城三老将我们送到了青城山之下来。

  一直到出入口。

  这样的规格让我十分感动,在此之前,我一直觉得青城三老这样能够排得上天下十大的顶尖高手,即便不像是一字剑那般倨傲,也定然得有一些高手的架势和排斥,这样才不会与他们的身份相悖。

  然而真正接触下来,方才感觉得到,每一个人都是那般的良善,有一种勘破世间真理的恬淡与平静。

  这样的人,方才配得上天下间顶尖高手的称呼。

  就算是一向毒舌冷脸的重瞳子,也有着许多可爱之处,表面上的冷漠与张狂,只不过是一些掩饰而已。

  他的心,晶莹剔透,纯净无比。

  跟随着我们一起下山,前去降妖除魔的十人之中,梦回子的徒弟一个,重瞳子的徒弟两个,酒陵大师的师弟一个,徒弟两个,另外四人,这是从青城山各宗门中选调而出的年轻高手。

  此行之中,以酒陵大师的师弟秀峰禅师年纪最大,超过五十。

  之所以派他过来,就是想要以他的威望,镇住青城山这些年轻精锐,免得生出了骄纵之心。

  而秀峰禅师本人呢,却是一个十分豁达开朗的和尚,与我们三下两下便混熟了,言语之间颇有些济公风范,嘻嘻哈哈,让人有些惊讶。

  我没想到他竟然是这样的和尚。

  不过这样豁达的和尚总比一个循规蹈矩的老戒律要强上许多,而其余人里面,有一大半也都跟王童认识,所以指挥起来,倒也不会有太多的问题。

  谈到指挥权,此行的头儿自然是王童,青城山在朝堂上代表王朋的儿子,也是有关部门的一级负责人。

  与我无关。

  我只不过跟他们一样,都是过来帮忙的热心群众而已。

  这一点让许多心中有些不满的人感到了释怀。

  毕竟我三天前在上清宫之上,以一人之力,挑战青城一众高手的事件,着实有些刺耳。

  毕竟角度不同,在我看来,当真是威风凛凛,出尽了风头,但除了王童这种知晓内情的人之外,几乎所有出身青城的高手脸上都有些无光,感觉被压了一头。

  甚至还有许多人并不服气,看向我的时候,都有一种跃跃欲试的冲动。

  毕竟我只不过是战胜了两位青城高手,而且不过是“取巧”,仗着法器犀利而已。

  不管青城三老没出手,还有许多的高手因为拉不下脸来,所以也没有动。

  所以笑傲青城这名头,并不符实。

  我知道这些人心里面的想法,却并不理会,因为我知道江湖纷争如狗屁,一点儿用处都没有。

  当下之际,我最着急的事情是找到黄养鬼,如有可能将她脑中的食脑虫给弄下来,问出我师父的下落,再一个就是找到黄养神,或者说那位黄家大小姐,将她收集黑舍利的计划给破坏掉,若是能够将其击杀了去,报了蛇婆婆的大仇,简直就是太妙了。

  在这些事情面前,我与青城山的这点儿纷争,根本就不算是一个事儿。

  在山门之前的时候,我又见到了那三位守阵人。

  泰安古寺的惠通禅师。

  圆明宫的空灵道长。

  赵公山的黄天麟。

  这三位都是一等一的高手,随便一个,都未必会比前几天败在我手下的天师洞李长老差,甚至还更加强上许多。

  秀峰禅师上前见礼,对那惠通禅师十分尊敬。

  毕竟这一位在日后,将会成为泰安古寺的方丈,跟他可不是一个级别的。

  对待我们这一行人,泰安古寺的慧通禅师和赵公山的黄天麟都十分热情,唯有那圆明宫的空灵道长不冷不热,瞧见我的时候,还止不住地冷哼了一声。

  他估计至今都忘不了三天前的交战,我当时其实都能够感觉得到,倘若不是旁人拦着,他只怕也要跳出来了。

  立场不一样,自然没有好脸sè。

  不过不管如何,他们倒也没有为难于我们,而是将我们给礼送出境。

  离开了青城山,我们慢悠悠地往山下走去,王童在与这些人介绍案情,而我则足有打量着,看着这附近的地形和状况。

  这算是我一个比较良好的习惯。

  然而莫名之间,我突然间有了一种被人窥探的感觉,下意识地朝着林子深处望去,结果那边立刻传来一处动静,紧接着有人快速逃离。

  不对!

  我心中一跳,没有任何犹豫,足尖点地,人便快速地冲向了那林子深处去。

  对方的脚程飞快,人在林子里,一下子就瞧不见了踪影。

  我真有些犹豫,突然间左前方处传来了打斗声,我匆忙赶往,却见那个叫做刘霖东的小道士正在于一个贼眉鼠眼的家伙在缠斗,两人在林子里不断追逐交手,好是一阵热闹。

  我对这小道士有些刮目相看,没想到他除了性子比较冷之外,人还是挺有本事的。

  至少脚快。

  战斗在我加入之后的十几个回合结束,我和小道士联手将此人给擒住,带回了大路上来询问。

  结果一询问,那家伙的嘴死硬得很,就是不肯开口。

  我们没办法,只有将人给押着带走,想办法另外找一个地方再审问。

  出了青城山,来到了山脚下不远的青城古镇,终于有了手机信号,王童拿出了电话,开机之后,发现有无数的未接电话,挑了一个打回去,结果没一会儿,脸sè就变了。

  我瞧见他有些不对劲,问怎么了?

  王童黑着脸,一字一句地说道:“康妮不见了。”

看网友对 第二十五章 前夕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