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侠行天下 > 第二章:不愿被欺就是嚣张?(求票)

第二章:不愿被欺就是嚣张?(求票)

(PS:晚上还有更,谢谢大家的支持,星期一了,求一下推荐票。)

郝启一直都觉得,善恶世间该有报,所谓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但是世事却绝非如此,往往都是善人越活越憋屈,恶人越活越滋润,虽然随着文明的进程,有了所谓的普世法则,有了所谓的公共道德,但是这并不是说人就随着文明的进步而改变了人心,仅仅只是因为文明的进步需要更高规格的秩序,也就是所谓的人心思定,是所谓的大势,但是对于人心本身来说,人的善恶观念其实从未改变,其实一直都很简单。

郝启曾经很喜欢看网络小说,他看过一本太监了的书,书里的主角想要成为一个侠,却纠结于人心的善恶,也就是为恶者总有善心,这点是肯定的,而这个主角正因为纠结于一个人是纯恶还是纯善而无法决断,这在郝启看来其实有些惋惜,有些可笑,因为何必去纠结于一个人是纯恶还是纯商呢,人是复杂的,不可能有纯粹的恶与善,而且人心善变,去纠结这些的话,自己就容易被自己搞成精神分裂了,所以观其行,闻其言,为善当赏,为恶当罚,就是如此而已。

这是郝启心里的一个简单法则,比如你做了什么样的恶事,那就要报偿你怎么样的恶罚,或许这与主流的民众想法不同,也与主流的普世价值观不同,比如,当一个男的打算强奸一个女的,并且事后还要杀了她以绝后患,然后在行案时恰好被警察发现并且阻止了,那么他就不会被叛死刑,最多是一个强奸未遂,杀人未遂的刑法,但若是郝启当场,那他会直接打杀了这人绝无二话,原因很简单,若不是警察发现了,那女子不就是枉死了吗?那到时候谁会给这女子申冤?期待着再一次偶然的发现吗?

当然了,只是想一想,郝启也绝不会如此偏激的就去把想的人杀了,这就未免太过,这就真是思维的监狱,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自制力,而想一想其实不过是这自制力以外的幻想罢了,对于大多数人来说,绝不会因为想一想就当真去做下那些恶事,事实上郝启以前看小说时,都偶尔想一想自己是灭世恶魔之类的场景,但想一想,和已经开始做,但是被阻止了是两回事好不好!

所以郝启看着苏诗烟和张恒动手,将刚才说话的那人杀了,将那些拿武器威胁的人杀了,这之后,他将蓝灵儿转过身,又将其推到了普智旁边,做完这一切之后,郝启直接走上前来,一句话不说的就挨个一拳,没打死,但是直接将所有人都给打翻在地,张恒和苏诗烟都看得出来,这些人一辈子都废了,瘫痪倒不至于,但是最多只能够抬得起十来斤重的东西,走得急了估计都得喘气,这对于武者来说……至少对于军人或者类似的暴力职业来说,绝对是废人一个了。

做这一切时,这群警卫队中还有人大喊着他们是红海国际政府军所辖,郝启他们这是与整个红海做对,他们这是在袭军袭警,还在不停劝说他们不要走上绝路云云,而听闻这一切的郝启只是冷笑,他根本不打算解释什么,还是那句话,你和他**律,他和你讲别的,当你和他讲暴力时,他又和你**律了。

郝启直接将这些人全部废掉之后,就走到了舱门处,看着其中一艘船上正满脸冷汗的那个军官说道:“你是他们的头领,上来说话。”

这头领脸上冒汗,刚刚里面发生事情时他就想冲进来,但是紧接着他就感觉到两股内气相续出现,他立刻就慎重的停了下来,再然后……一股庞大得难以置信的内力气息出现在了船舱中,虽然是内力,但是那股威压让他直接想起了财团里的老祖宗,已经支撑整个大财团四百多年的老祖宗……

“兄,兄台,误,误会了,我们可不是什么匪贼,我们是正规的红海缉查司所属,我们是红海国际社会属下军,我们……”这头领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青年男子,他口中结结巴巴的说着话,手脚颤动,一副在想着逃跑,却又不敢逃跑的样子。

“进来说话,我不会再说第三次。”郝启平淡的对这青年说道。

青年熟视郝启,一个普普通通的青年,年龄和他约莫差不多,只有一只手掌,另一只手掌齐腕而断,别的都看不出来,但是他的预感告诉他,一个照面他就会被杀,连逃都不可能逃得掉,这威压太甚,以至于他一时间连话都说不出来,时间一秒一秒过去,他猛地发觉预感的危险越来越强烈时,这才惊醒郝启方才的话语,当即二话不说就直接跳入到了船舱中。

一跳入船舱,这青年立刻抱拳说道:“这位兄台,一定都是误会,全都是误会。”

这时苏诗烟要说话,郝启摆了摆手阻止她,直接对青年道:“那被杀这几人也误会了?被我废掉的人也是误会咯?”

地上被废掉的人还在呻吟,但是他们的声音不自觉都小了起来,这些人莫不是人尖,个个都熟悉这行当的一切,刚才的大喊和呻吟是在挣命,也是在威慑,同时还是在向他们的靠山求救,这青年只要能救,那必然是要救他们的,否则这就是在打这青年的脸,以后他都没脸在司里混了,还镀什么金啊,而且若是放弃了他们,以后估计也没人敢死心塌地的跟着这青年办事了,连自己的下属都保不住,这样的上司有什么用?难道就是为这上司挡枪子的?

但是前提是这青年能救才会救,但若是青年自身难保呢?虽然难免会有人暗地里说些什么闲话,但是绝对不会众叛亲离,毕竟这已经事关生死,谁也不会为太过为难一个为命挣扎的人,而看眼前的情景,要么是这一船的人是大人物,要么就是……这青年须臾间就可以被打死。

青年满脸依然在冒汗,连背上都满是冷汗,他立刻说道:“是误会,全都是误会,各位都是……都是,都是正当防卫!没错!各位都是正当防卫,你们误以为我们是盗匪,我们诚然,我们执法时确实粗暴了一些,但这是为了正当目的,这是为了整个红海和蓝海的秩序,但确实是我们有过错,而各位误以为我们是盗匪,所以就有了过激举动,所以我们都没有错,我们都误会彼此了,没错,这一切都只是误会!我们谁都没错!”

这青年一开始还说话结巴,但是越说越顺畅,到最后说着时已经是出口成章的感觉,甚至还说得开始激动了起来,也不知道是真激动双方误会没错,还是在激动他找到说辞,可以逃出生天。

“他的那句话你没听到吗?”郝启忽然指着被苏诗烟直接断头的那人问道,而问这话时,苏诗烟和蓝灵儿都是脸sè微红,表情也带着愤怒。

“这是因为最近……”青年刚要继续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但是猛的,一股冰凉的感觉侵入他心底,他立刻改口道:“最近招收的这些临时工全都是混蛋!背着我居然敢这样说,还想这样做,都怪司里人员紧张,招收了这些临时工,这真是活该!放心,兄台,若是需要人作证只管找我,我一定为各位洗刷冤情。”

郝启摇了摇头,他自己就是内力境,而且是内力境中的超强者,所以自然知道内力境的五觉到底有多敏锐,青年既然可以在外就听到内部闹哄哄时的一句话,那么他就没道理听不到之前青年所说的话。

“没有任何标识,是蓝海土著的船,直接上船,反正他们也不懂得什么国际惯例,查查看,有没有什么违禁品,或者有没有什么好东西……这句话呢?也是误会咯?”郝启摇头时,就说出了这番话,而这话就是方才青年在外对所有警卫队人员所说的话。

青年立刻脸sè一片苍白,他看着郝启一步一步向他走来,他立刻尖锐叫道:“我可是白家大财团的族人!你想要干什么?我的身份受到红海联盟国际保护!对了,我还是超级武团赤日东升的外挂成员!你不能乱来!”

郝启只是冷笑,走到了青年面前,诧异的看着他面如死灰的神情,却是根本没摆出防御或者进攻,甚至是逃跑的动作,他略带着诧异的问道:“不反抗?不逃跑?你可以试一试啊。”

青年绝望的摇了摇头道:“我的基因觉醒体是天竺鼠,对于危险最是敏感,你没有杀心,最多废了我,若是反抗和逃跑,那就死定了……兄台,你动手前我最后问一句,这些人就算了,他们撞到了铁板上,但是我不同,我也是内力境,我身后势力不是你们能够想象的,兄台,你这一动手,以后你的红海之行就是寸步难行,做人低调些好,你不觉得你太嚣张了吗?”

郝启闻言,倒是高看了这青年一眼,他嘿嘿一笑道:“真是笑话,莫非不想被人欺负,所以做出的反抗就是嚣张了?那意思就是要受到你们的欺负,任凭你们取索,这就叫做低调了?”

话音声中,郝启一掌打在了这青年丹田之上,巨力直接将这青年打入了船舱外的小型船只上,然后转身对船员说道:“全部扔下船去,我们走!”

看网友对 第二章:不愿被欺就是嚣张?(求票)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