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捉蛊记 > 第三十四章 狭路

第三十四章 狭路

  冲天的火光让我们为之震撼,虽然之前就已经有所猜测和察觉了,但是当危机真正降临而来的时候,我到底还是有些懵,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这一片迷踪林我熟悉无比,因为在此之前刚刚走过一个来回。

  事实上,我离开得并不久。

  王童曾经跟我吹嘘,说说青城山山门之前的这片林子,最外围能够防止误入歧途的寻常百姓,让他们无法深入其中,保证其性命安全,而进了里面去之后,就是真正用来迷惑修行者的大阵和陷阱了。

  那里面的东西可不是那般简单的,也不是说让你迷一会儿路就没事了的。

  里面五行之术和奇门遁甲横行,陷阱处处,稍不留意,就会性命全无。

  因为如果是普通人,肯定是进不了深处去的,而进入深处却不得其法的,必然是心怀不轨者。

  修行宗门又不是善堂,不可能说你对我图谋不轨,我还得用“大爱”来感化你。

  所以方法只有一个,就是死。

  所以在进出的时候,王童反复再三地提醒我,说这一片山门大阵之中,千百年来,不知道留下了多少人的尸骨。

  而那仅仅只是山门大阵的一小部分,在更深处,洞天福地与这世间连接的口子处,还有更为恐怖的大阵。

  而这从远古流传下来的大阵,才是青城山所为之骄傲和自豪的根本。

  大阵留存,青城不灭。

  然而让我意外的,是那不知道哪儿来的人,居然采用了最为野蛮的方式,那就是你这大阵不就是依靠那树木山石的炁场相应,彼此勾连而成的么?

  那我就直接将你这树林给烧了去。

  这种直接掀桌子的架势算不得有多高明,但却十分有效。

  至少在我眼中看来,青城山山门最前面这一段的沟壑已经给人破了去。

  不过那些人在哪儿呢?

  我心中疑惑,而左右打量,发现除了到处乱飞的乌鸦和鸟禽之外,黑黝黝的树林之中一片寂静,而在远处,大火熊熊燃烧,迅速蔓延,浓烟一下子就充斥了整个一片青城山区。

  这样的恶意纵火,实在是太生猛了,看起来并不像是久丹松嘉玛的作风啊。

  我与久丹松嘉玛以及荆门黄家有过几次交锋,这帮人虽然行事嚣张,但却很会把握其中的尺度,尽量将其控制在江湖纷争之内,闷声发大财,所以即便是有关部门关注到了,却并没有下定决心来,真正地处理此事。

  因为在有关部门的眼中,除非是事关自己,要不然一切江湖纷争都不过是狗咬狗而已。

  在某些领导的眼中,一切修行者都死绝了,或许才是最美妙不过的事情,要不然提心吊胆的,总得担心发生些什么事情。

  所以即便是宗教局,也有无数的监督者,也有民顾委以及军方的牵扯。

  但现在却不一样,放火烧山,这样丧心病狂的事情弄出来,绝对会震惊社会的,到时候社会舆论一起来,即便是做隐秘工作,也是瞒不住的。

  行事这般无所忌惮,看起来更像是邪灵教的所作所为。

  老鬼看了我一眼,说老王,你还记得路么?

  我在白头山那边传承得有那真龙智慧,虽然逻辑能力得不到太多的提升,但记忆水平却突飞猛进,在脑子里回溯了一会儿,点头说道:“大概知道。”

  老鬼说等看来是等不了了,我们只有主动出击,赶到青城山里去,在那儿守株待兔,以逸待劳才行。

  我说那很危险啊……

  老鬼笑了笑,没有问我,而是看向了小米儿,说你怕么?

  小米儿说为了给师父报仇,死又有何惧?

  他又看向了黄养鬼,说你呢?

  黄养鬼一脸肃穆,说我曾经自认为双手血腥,但内心清白,然而那个女人却毁了这一切;刚开始清醒过来的时候,回忆起这一切,我甚至想要用自杀,来清洗自己身上受到的屈辱,然而最终我还是战胜了内心的懦弱——为了灭掉那个恶毒的女人,叫我做什么,都可以。

  老鬼回头,看向了我,说那么你现在怎么想?

  我说捏住了拳头,说人生难得有一搏,我们若是这一次缩了,只怕师父没命了,还让那娘们儿逍遥法外,这事情是我们都不能够忍的,既然如此,那就干吧。

  尽管知道自己在这一场事件之中,不过是一小虾米而已,但是虾米有虾米的手段和尊严。

  我们需要发出自己儿的声音来。

  我没有再犹豫,带着众人往前,沿着当初王童带我的道路一阵疾跑。

  两边的树木不断往身后簌簌而退,很快我们就冲到了火场这边来,这个时候我已经能够瞧见附近有闪烁的人影了,但却不管不顾,埋着头往前冲,而那些人也发现了这边的情形,冲着这边大呼小叫,赶了过来。

  然而一来双方隔得有点距离,二来浓烟滚滚,大火弥漫,他们瞧见我们一行人硬着头皮往火场里面扑去,追了一段路,就停下了脚步。

  眼看着就要进入了火场之中,那树林到处都是腾然而起的火焰,热浪扑面而来,不断有树木烧断,跌落倒地,黄养鬼有些不知所措,问这该怎么办,里面温度太高了。

  老鬼和小米儿齐刷刷地朝着我望了过来。

  我得意地笑了一声,说这点儿温度,跟那火山熔浆比起来,着实有一些低。

  说罢,我抬起左手,一声兽吼,却有一头浑身冒烟的火焰狻猊腾然而起,落在了我们的跟前来,将上半身低伏,让我们坐上去。

  我毫不犹豫,一跃而上,刚刚坐稳,其余人也相继上了来。

  火焰狻猊身高体壮,载着四人也毫不费力,咆哮了一声,然后陡然启动,朝着火场之中快步冲了过去。

  它知道那火场之中空气稀薄,所以并不久留,一路狂奔而走,不断地在熊熊燃烧的火林子里穿梭而过,只用了几分钟,便穿过了偌大的火场,跑进了火场的另外一头来。

  这边距离青城山的山门,依旧还有一大段的路程,我回头望过去,突然间发现整个青城山都已经被滚滚浓烟给笼罩住。

  这浓烟并非黑sè,而是在沉淀了一会儿之后,化作了白雾,弥漫其间。

  老鬼瞧见这个,有些惊讶,随后对我说道:“老王,对方并不仅仅只是想要烧掉这边的林间法阵那么简单,估计还会有更深的图谋啊……”

  我瞧见被浓雾遮掩的前路,视线不清,不由惊讶道:“他们到底想干什么?”

  我们这边心中惊讶,不过还是不断向前赶路,又走了一刻多钟,突然间半空中响起了三道利箭,分别钉在了火焰狻猊前方的三米、六米和九米处。

  这羽箭并不是袭击,而是警告。

  火焰狻猊性子高傲,哪里受得了这个,张开嘴就是一阵吼叫,然后还想上前,朝着射箭的人冲过去,而这个时候我却拦住了它。

  能够在这大阵深处,并且出手有所控制的,绝对不是邪灵教的人。

  我叫停了那火焰狻猊,站立而起,举着双手,然后高声说道:“在下隔壁老王,刚刚离开青城山的,现在有重要警讯,想要求见青城三老……”

  我反复喊了三遍,前面的浓雾之中走出了一个人来,样貌普通,穿着一套洗得发白的灰蓝sè劳动服,不过手中却握着一把与他打扮格外不搭的长弓,而且右手之上,还搭着好几支箭。

  他用瞄准的方式,眯眼打量了一下我,说我认得你,几天前在上清宫败了伏羲堂的胡娅林,和天师洞的传功长老李复生,威风八面。

  我拱手,说敢问阁下何人?

  男人仰头看我,自嘲地笑了笑,说我不过是青城山中毫不知名的小门小派,你估计也没听过我,报了姓名也无用,直说吧,这个时候,你来这里干嘛?

  我说我刚才从那边林子过来,青城山前的山前大阵给人烧了,你可知道?

  男人说那么大的火光,还有滚滚浓烟,我如何不知晓?不过你有一点说错了,那林子不过是糊弄世俗寻常人的小手段而已,算不得我青城山的山前大阵。

  我说那是邪灵教搞的鬼,而且他们还有更深的图谋,我要面见青城三老禀报。

  男人不屑地说道:“邪灵教?一个被四处喊打的过街老鼠还敢惹我青城山,真的是笑话……”

  我瞧见他浑不在意,忍不住加重了声音,说请阁下帮忙,我要……

  男人瞥了我一眼,说又不是不知道路,自己去,我要去前面探视一下,看看到底都来了什么小猫小狗。

  说吧,他竟然不再理会我们,与火焰狻猊擦肩而过。

  好高冷!

  不过这箭手倒是一位高手,我瞧见他是一斥候,估计青城山也反应过来了,于是继续向前,如此又走了十分钟,前面来一大群人,正在朝我们这边匆匆赶来。

  双方骤然相见,彼此都是一惊,对面剑拔弩张,而我则早有经验,十分克制,再一次高喊,表明身份。

  靠得近一些,浓雾稍散,我瞧见了这一帮人,也看见了领头者。

  然而那人居然正是久丹松嘉玛在青城山的内应。

  空灵道长。

看网友对 第三十四章 狭路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