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捉蛊记 > 第四十九章 驾到

第四十九章 驾到

  我再次劈出的这一刀,看着似乎比先前的锋芒要迟缓一些,勉勉强强只能算是合格,而在那天魔眼中,这不过是被拍倒在地的时候,下意识挥出的一刀。

  他甚至都没有在意。

  然而当长刀落下来的那一瞬间,刀尖之上,却有一团黑气陡然冒出。

  黑气交汇之后,却是化作了一条向前突击的黑sè真龙,朝着天魔陡然扑了过去。

  吼……

  黑龙在一瞬间冲击到了天魔的跟前来,这个时候他方才感觉到恐惧,下意识地将双手护在了胸口处,拦住了这黑龙的冲击。

  砰!

  一声巨响,黑龙的身形与天魔恶狠狠地撞到了一起来。

  双方发出了巨大的响声之后,炁场混乱不休,冲击波朝着四面八方传递而去,而硝烟散尽的时候,我瞧见那天魔往后退了三五步,方才最终站稳了身子。

  我的天?

  刚才的那条黑龙,却是三尖两刃刀之中封印的刀灵之意。

  它尽管并非实体,但也算是三尖两刃刀最强的一击,结果正面对上了天魔,居然仅仅只逼退了对方几步?

  这家伙,也太强了吧?

  难怪被叫做天魔,难怪被称之为邪灵教中除了小佛爷和左使之外的最强者。

  他这也太厉害了吧?

  我有些懵住了,而那家伙给这黑龙之气猛然轰击了一下之后,也是生出了熊熊的怒火来,厉声说道:“好的,你终于成功的激怒了我,不过我不会给你多少时间来后悔,因为我——现在就要杀了你,去死吧……”

  他的手掌一翻,左手浮现出了一颗黑sè光球来,而右手则是一颗白sè的光球。

  两个光球糅合在了一块,竟然化作了一个立体的yīn阳鱼,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显得十分的怪异,而就在他准备将这yīn阳鱼举起,砸向我的时候,我却轻轻地笑了。

  我指着半空之上,轻声说道:“你忘记什么了么?”

  啊?

  天魔抬起头来,却见他用来压制重瞳子的那青铜如意,却是断成了两截。

  而将其斩断的,不是别的,正是我刚才祭出来的逸仙刀。

  我从开始到现在,都没有想过要真正跟天魔正面交手,我聪明地把自己做了一个定位,那就是一个搅局者。

  天魔太强了,这样的人我目前暂时解决不了,而即便是要解决,我也得用命来换。

  这事儿我可不愿。

  青城山一战,因为生擒了黄养神和程程的缘故,至此我其实已经心满意足了,再接下来的事情,说句不好听的话,跟我其实关系不大。

  我跟邪灵教并无太多的仇怨,人家也不是过来针对我的,我可没有那么泛滥的正义心思,非要跳出来跟人家刚正面。

  天魔的对手,从始至终都是重瞳子。

  不过对方既然找上了我,而且还骂我“垃圾”,我多少也得表现出点儿让人刮目相看的事儿。

  你特么开挂了,有什么面目骂我垃圾?

  现在我将你的外挂毁了去,看你还有什么可以牛波伊的……

  断裂的青铜如意就像压垮骆驼的一根稻草,天魔的脸sè突然一下子变得酡红,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而下一秒,被一直死死压制的重瞳子终于动手了。

  他如一道幻影似的,扑向了还没有回过神来的天魔。

  双方居然冲进了翻滚不休的火场之中去。

  轰隆隆、轰隆隆……

  火焰和烟尘隔绝了我的视线,我只能够听到翻来覆去的巨大响声,知道这两人是打得不可开交,而几个回合之后,那天魔似乎有些扛不住重瞳子那疯狂至极的攻击,开始朝着不远处的山上边打边退,撤离了去。

  这两人都是顶尖的人物,来的时候谁也没有预料得到,走的时候,谁也阻拦不得。

  两人的打斗惊天动地,渐渐地转移到了远处的山上去,而随着他们的离开,反倒是衬托出了这边的平静来。

  天魔、地魔,两大邪灵教的顶尖高手都离开了,偷袭青城山小镇的计划算是终止了,而即便是还留了一部分人手在这里,也都给一拥而上的青城山各路人马给碾得粉碎。

  不过即便如此,经过先前地魔的那惊天手段,这青城小镇其实已经算是毁了大半。

  那镇子最大的街道,都已经沉落到了宽大七八米的地缝之下去。

  我目送着两大高手离开,渐行渐远,这才回过头来,收起了逸仙刀和三尖两刃刀,思量一番,方才发现小米儿不在了身边。

  她到哪儿去了?

  我左右打量,都瞧不到人影,不由得一阵心惊,想起刚才我先后与地魔、天魔轮番交手,出生入死,实在是太激烈了,以至于我都忘记了小米儿的存在。

  毕竟生死之间,心思一杂,铁定就会丧命。

  我不敢多想。

  这会儿大战稍歇,我开始四处找寻起了人来,结果走了两条街巷,都没有瞧见小米儿的声音。

  不仅仅是小米儿,就连黄养神和程程的身影也都不见了。

  我找了一会儿,心烦意乱,瞧见旁边有人走过,下意识地伸手拽住了他,然后问道:“有没有看到我的同伴。”

  那人瞧了我一眼,毫不犹豫地喊道:“龙战于野,其血玄黄……”

  我焦躁地回了一声“潜龙勿用”,然后问道:“有没有看见我的同伴,就是一个长相可爱的小女孩,她身边还有一个长得还算不错的短发女子,身上背着一个少女。”

  那人打量了我一眼,然后指着山门方向说道:“她们往那里走了。”

  走了?

  我一愣,说怎么回事呢,她们怎么会走了?

  那人大概是瞧见我和沧海道人、重瞳子并肩而战过,所以倒也恭敬,说不清楚,不过你说的那个短发女子,她并没有抱着人,反而是那个少女扶着她,至于你说的那个小女孩,她是去追前面两个人了……

  什么?

  听到对方的话语,我的脸一下子就黑了。

  我万万没想到,事情居然是这样的结果,那个被我弄晕过去的程程,她居然醒过来了。

  我问大概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那人思索了一下,说刚才大地震的时候,我就瞧见前面两个人走了,那个小女孩儿是刚才那天魔来的时候离开的……

  听完之后,我终于知晓了,原来黄养神是在刚才地魔制造出来的那一场地震之中与小米儿分离的,而小米儿之所以独自离去,并不是没有通知我,而是因为刚才战况太过于激烈了。

  她不想分我的心,所以才一个人追了过去。

  这傻孩子……

  我没有再多问,转身就朝着那人给我指的方向,朝着山门处一阵狂奔而走。

  我不确定久丹松嘉玛是否回来了,但是知道程程诡计多端,小米儿未必是她的对手,而一旦让程程将久丹松嘉玛给唤醒了来,只怕我之前的所有努力都白费了。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加快了脚步,然后心中暗自懊恼着。

  之前的时候我若是坚决一点,不管什么成年未成年,管她到底是黄养神还是久丹松嘉玛,将人全部都给杀了的话,就不会有这么多的麻烦事儿了。

  不过这也仅仅只是想想而已,如果真的再一次重来,只怕我还是下不了那个手。

  我因为担心小米儿,所以脚程很快,健步如飞,试图追上小米儿。

  如此一阵狂奔,路上不断碰到有人,有青城山的,与我对上口号之后,几乎没有停留;当然也有邪灵教的,双方碰面,一言不合便开打,我此刻心情烦躁,下手自然不会留情,一路上冲杀过来,也斩杀了七八人去。

  然而一直到我冲到了山门前的那片松树林前,都没有瞧见她们几人之中的任何一个。

  我反而是撞上了王童。

  瞧见我急匆匆地赶了过来,王童不由得额一愣,说你不是去泰安古寺了么,过这里来干嘛啊?

  王童身后,是密密麻麻的人群,这些人扛着各sè旗帜,在山门与树林之间穿梭,而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个顶厉害的高手在人群之中起舞,跳着大神,祈神降临,那光芒相互辉映,却是将整个一片长阵笼罩,稳固成了一条巨大无比的防护带来。

  而在最前端,双方已经有了零星交手,青城山的人在法阵迷雾之中不断来回奔走,与邪灵教的人正面交起手来。

  邪灵教堵门而战,气势十分嚣张。

  我有点儿看不懂这变幻不定的法阵,问现在什么情况,王童告诉我,说有青城三老在这里撑着,青城山的其余宗门也还算是齐心协力,所以目前还算不错。

  我把刚才发生的事情解释了一边,听我说完之后,王童不由得一愣,说你确定那人就是黄养神?

  我说应该不会错吧?

  王童说有没有可能是久丹松嘉玛的yīn谋,故意让你放松警惕,然后趁机逃离?

  我思索了一下,心中越发自责起来,而王童赶忙安慰我,说若不是你果断出手,只怕重瞳真人还得受那天魔的压制,倒也不能怪你……

  两人在这边议论着,突然间那大阵之前传来一阵喧闹声。

  当时的场面太混乱了,我听得不适合清楚,问王童怎么回事,结果他一脸严肃,沉声说道:“邪灵教的小佛爷到了。”

看网友对 第四十九章 驾到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