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捉蛊记 > 第五十五章 悲哀

第五十五章 悲哀

  我们是趁着夜sè悄悄离开的,在行动之前十分谨慎仔细,而且在考虑到泰安古寺烧了一夜一天,基本上是不会有幸存者了,对方应该也会掉以轻心,方才决定转移的。

  然而我们这边刚刚走出火场来,角落里便涌出了一群人来,将我们给遥遥围住,这事儿着实就有一些奇怪了。

  我打量过去,瞧见为首的人居然还认识,正是之前在阵前与小米儿和我交锋的女子。

  我眯起了眼睛来,感觉到这一切。应该是早有预谋的。

  众人将我们团团围住,而那女子则走到了跟前来,打量着我们,然后冷笑道:“果然不愧是江湖上名声鹊起的隔壁老王啊,你还真的很能扛呢,在这火场里面都能够窝了那么久。你若是再晚一些出来,只怕我就都要撤了。”

  我知道她的话语只不过是用来打击我信心的,所以并没有中招,而是冷声说道:“你为何知道我在这里?”

  女子说道:“有人告诉我,说如果在青城山围剿战之中,如果找不到你的话,或许可以来泰安古寺这里碰碰运气。说不定就能够找得到……”

  靠。

  她虽然没有点出那人的名字,不过我却一瞬间就猜了出来。

  黄养神,又或者说是久丹松嘉玛。

  打蛇不死,反受其害,一想到这里,我就显得无比的憋屈,不过面对着这团团的围剿,我却是冷哼了一声,说就凭你们这点人,想拿下我,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女子甜甜一笑,说是么?

  我瞧见这人的笑容,莫名感觉到有几分古怪,里面仿佛蕴含着许多不同寻常的意味,而就在这个时候,我伸手想要去拔刀,结果突然间感觉到浑身一晃,整个人都有些头重脚轻。仿佛要一下子栽倒在地上去。

  不过我到底还是稳住了身子来,深吸一口气,感觉全身一片火热,眼前的景物一片模糊,恍惚不定。

  就在此时,那女子厉声喊道:“此时不动,更待何时?”

  话音一落,躲在我身后的那女尼蔡莹突然间扑向了我来,我此刻头晕目眩,有些站立不住,好在有小米儿在旁边,一把抓住了我,然后猛然一脚踹了过去。

  砰!

  小米儿出脚果断,而且这一脚可是从娘胎里面带出来的,那蔡莹给一脚踹去,滚落到了人群之中去。

  我给小米儿抓了一把手心,身子方才沉稳下来,定睛瞧了一眼那女尼,不由得恼怒地喊道:“是你?为什么?”

  蔡莹给人搀扶起来,低着头,却是不敢看我的眼睛。

  而这个时候那女子也怒气冲冲地望着蔡莹,喊道:“情人伞这味药我可是给了你足份,为什么他还没有倒下?”

  蔡莹头都快要低到了脚跟去,弱弱地说道:“门主。他、他太一本正经了。”

  啊?

  那被唤作门主的女子一脸诧异地望着我,说你一本正经?我擦,你对得起“隔壁老王”这个称号么,面对着一活sè生香的大美女,你居然都没有吃?

  我这个时候终于知道了蔡莹并非什么女尼,而是那女子的手下,估计青城山也根本没有什么落月庵。

  这一切都不过是一个骗局,只是对方为了设计将我擒获的圈套而已。

  我靠……

  好不容易当了一回圣母白莲花,居然还给人骗了,难怪这世间的好人越来越少,再多的圣母白莲花,也经不起这么折腾啊?

  我一脸郁闷,而这个时候小米儿却将手按在了我的手心之上去。

  她在给我排毒。

  我明白了这一点之后,立刻开始设法拖延时间,于是问道:“主要是她是一光头儿,弄得我兴致全无;隔壁老王是没错,但不是饥不择食的sè狼,还是有品位的。如果是你的话,我绝对不会拒绝–对了,不打不相识,这么久了,还不知道尊驾的名号。”

  女子唇红齿白,眼神之中波光潋滟,盯着我,然后说道:“奴家姓刘,刘子涵。”

  我哈哈一笑,说挺不错的名字,听起来像是个女大学生–对了,不如报上尊驾的江湖名号吧,这样或许会更加直接一点。

  女子嘻嘻一笑,说比起你这隔壁老王那般的霸气侧漏,我这个就比较普通了–别人都叫我魅魔。

  魅魔?

  我艹,魅魔,邪灵十二魔星之一?

  我眯起了眼睛来,知道这一回是碰到了真正的大佬。不过……

  就在这个时候,小米儿已经在我手心处猛然拍了三下,然后用指甲拧了一下我的腰间软肉,训斥道:“看你以后还招不招惹那不三不四的女子?”

  我一脸郁闷,说还不是你逼的,若是你听我的话。哪里会有这么多的周折?

  我说这话儿倒也不是胡言,因为如果给蔡莹渡气的是小米儿,那么她若是敢下毒,只怕早就已经躺倒在地了,那么必然也没有人知道我们的消息了。

  此刻魅魔一行人,只怕是已经离开了。

  小米儿自知没理,低下了头。

  而魅魔却睁大了双眼,盯着我说道:“你没事了?”

  我揉了揉拳头,骨骼噼里啪啦地响,然后向前缓步走来,缓声说道:“魅魔大人,小弟路过此地。实在是无意参与贵教与青城山的争端,而且已经三番五次的退让了,只求平安而已,你又何必苦苦相逼呢?”

  魅魔瞧见我气势一点一点地增长,脸sè也变得严肃起来,说你既然杀了我邪灵教的人。那么就已经一只脚踏进了鬼门关了。

  我洒然一笑,说你这话儿逗我呢?若说杀了邪灵教的人,我认识的陆左和萧克明杀得更多,不也活得好好的?

  听到我提起那两人,魅魔的脸sè就变黑了,冷冷说道:“他们总有一天,会死的。”

  我说人生下来,每一天都走在死亡的路上,各位也是–对不起,我与诸位无冤无仇,若不是尔等苦苦相逼,我也不会动手杀人的。抱歉了。

  盯着魅魔那如花美颜,我轻轻叹了一声,道:“卿本佳人,奈何为贼?”

  唰!

  世间最奇怪的拔刀之法,莫过于我这种,先将眼珠子弄下来。然后再揉搓成刀,紧接着再劈砍而去。

  然而越是奇怪,就越是少见。

  越是少见,就越是厉害。

  刀风之下,逼退周遭之人,那帮人是早就已经蓄势待发,个个堪称精锐,见我这边一动,当下就是刀枪剑戟、斧钺钩叉,一齐招呼上来。

  双方没有任何客气,一旦动手,立刻就往死里招呼了去。

  大家都是高手。不过高手和高手之间,还是有区别的,就比如同样是高楼,有的是四五层的出租房小楼,有的则是外滩边上的汤臣一品。

  而双方手中的兵器,更是没得比。

  魅魔之前就有这方面的担忧,所以才会使尽了各种计谋,甚至用药来迷翻我,准备省一点儿劲,可是她万万没有想到,我的这个女儿,可是蛊胎,活生生的传奇。

  天赋异禀的她,还跟随蛇婆婆修行日久,还真难有什么毒能够难得倒她。

  计算失误,所以就得付出代价。

  三尖两刃刀在这个时候,发挥了它顶尖的群战特性来,三两下之后。便冲破了敌人的重围,将这些纠结在一起的阵法给冲得七零八落,而随后就开始有伤亡了,不断有人倒落在地。

  就在我手持三尖两刃刀左冲右突,大发神威的时候,魅魔终于硬着头皮顶了上来。

  她之前的万千彩绸给我斩破了去。此刻不知道从哪里又摸出了一把秀气的长剑来,上前与我拼斗。

  此女剑法超神,让人为之惊叹,然而却没有想到我并不仅仅只有一把枪。

  哦,错了,是刀。

  我的意思。是除了三尖两刃刀,我还有一把飞刀。

  逸仙刀。

  经历过了之前的烈焰灼烧,其实我的心头是憋着一团火的,对于邪灵教的暴戾和恶毒也是有着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愤怒。

  这帮人对生命,没有一点儿敬畏之心,不管是不是无辜之人。随意就杀。

  这样的人,简直就是人渣。

  既然如此,我不过是在做一些清洁工的工作而已,又何须纠结和惭愧呢?

  所以我十分的平静,与魅魔一番缠战,不知不觉,又有许多人倒落在地;然而这些并不仅仅只是我的功劳,小米儿虽然丝毫不起眼,但是倒在她手下的人,却远比我多出许多。

  而且那些人个个的死状奇惨,临死之前的哭嚎和惨叫声,吓得好多人都斗志全无。

  一阵交手之后。魅魔开始败退,被我追着砍杀。

  而就在我准备了结战斗的时候,不远处传来了一道剑光,紧接着那魅魔大声尖叫道:“左使,左使大人,快过来,那个隔壁老王在这里,他太厉害了,我顶不住了。”

  唰!

  一道身影飞射而来,拦在了我和魅魔的跟前。

  来人一脸冰冷,却正是邪灵左使黄公望,而我的注意力却并没有在他的身上,而是落在了他手上抓着的另外一个人。

  这个人手脚齐断,十分凄惨,奄奄一息的样子,让我实在无法将他和之前的沧海道人联系到一起来。

  然而他,却正是老君阁的阁主。

  沧海道人。

看网友对 第五十五章 悲哀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