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捉蛊记 > 第四章 追悼会上

第四章 追悼会上

  殡仪厅侧门的小厅里面,我与这位宗教总局的副局长见了面。

  与我想象中的不一样,这位朱副局长并没有寻常大领导身上的气场,反而是显得十分平易近人,提前伸出了手来,与我招呼道:“隔壁老王,久闻大名,今日终于得以一见了……”

  我赶忙伸手与他相握,一脸无奈地说道:“领导真爱开玩笑,我这名头,不提也罢。”

  朱副局长哈哈一笑,说你既然这么说了。我就给你提一个意见,你别的都好,就这“隔壁老王”的外号不太好,一开始我也不知道,后来我问了小李,他一直笑,这才明白网络上已经将这个词形容成了极为危险的第三者,容易让人引起误会,哈哈……

  对方的玩笑并没有让我紧张,反而放松下来,跟着郁闷道:“唉,谁说不是呢。只不过这名号传出去了,改是改不了了。”

  两人寒暄几句,差不多熟悉了对方的话语风格,他这才认真打量着我,然后点了点头,说嗯,你很不错,跟你爷爷很像。

  我爷爷?

  我愣了一下,忍不住问道:“你认识我爷爷?”

  朱副局长长叹了一声,说你可能知道,你大爷爷王红旗可以说是我的恩师,我从进了组织,就一直跟随着他,若说他最大的心病,其实就是你爷爷–在老局长的心里,你爷爷的根骨和悟性,以及人品,一直都远比他强,只可惜最终没有能够走出来,英年早逝,实在可惜……

  我不清楚老一辈的过往,含糊地听了一会儿,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朱副局长说老局长对你爷爷,以及你们家十分关心,曾经暗中派我前往彭城去过几趟,结果给你爷爷发现了,甚至还起了冲突;他不愿意别人干扰他的生活,只想过着平平淡淡的日子,这性子还传到了你父亲的身上来,一样的倔强。

  还有这事儿?

  我大为惊讶,想到自己家从小清贫,母亲早逝之后,父亲又因为下岗而在街口摆了个修自行车的摊子,腿脚还有些毛病,感觉家里与寻常人家并无区别,甚至更加清贫一些。

  怎么突然之间,就如此高大上了呢?

  当年我老爹到底是怎么想的,放着那好好的大腿不抱,非要干着那让人翻白眼的事儿呢?

  我心中思虑,不过很快就想清楚了。

  终归到底,还是一句话,叫做江湖险恶。不行就撤。

  我父亲大概是觉得江湖之上太过于危险了,与其整日担惊受怕的生活,还不如过着寻常普通人的日子,或许还能够得到善终。

  人和人的追求是不同的,年轻人喜欢新奇和冒险,而男人一旦到了知天命的年纪,或许就追求起幸福和稳定来。

  可惜事情最终还是向他最不愿意瞧见的方向发展了下去。

  即便没有他,我最终还是踏入了江湖,而且还仇家遍地,甚至还和有着“江湖第一世家”之称的荆门黄家怼了起来,而我老弟也最终走上了这一条道路,曾经被王大蛮子寄托希望,能够成为继王红旗之后再一个中流砥柱,结果最终成魔,将天池寨给差点儿都毁了去。

  没有想要这样的结果,但他最终还是出现了。

  当真让人不甚嘘唏。

  朱副局长跟我谈及了一些当年之事,随后话锋一转,说道:“你师父是南海剑妖?”

  我点头。说对。

  朱副局长说我看过西南局和陈志程提交的一些卷宗,说你觉得荆门黄家其实有参与过青城山攻防一事,后来他们的人还跟邪灵教走到了一起来,同流合污了?

  我并不清楚朱副局长找我的用意,一开始还以为他是在跟我谈天池寨的事情,没想到他突然提起了青城山一战的时候,有些猝不及防。

  我思索了一番,知晓估计是我留下的口供出现了一些问题,被当做指证荆门黄家的武器。

  不过我说的都是事实,所以并不打算否认。

  我告诉朱副局长,说对,是这样的。

  我将当日之事。用最为简短的语言跟他复述了一遍,听完了我的讲述之后,朱副局长凝望着我许久,方才缓声说道:“王明,以下的话,是我们私底下的交流–作为一个长辈。我提醒你一句,现如今的荆门黄家,势力还是颇大,希望你不要步步紧逼,要注意节奏。”

  啊?

  听到朱副局长的话语,我不由得一愣,随后心中顿时生出了几分无奈来,说连总局这边,都没有什么办法么?

  朱副局长平静地说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荆门黄家做的事情,许多人都看在眼里。但真正下定决定来做,却并不行,因为荆门黄家并不仅仅只是荆门黄家,上面也并不仅仅只有一个民顾委的黄天望,他们通过这几十年来的强势扩张,编织了许多看不清的网络。一旦牵连到荆门黄家,会有大批不同领域的人站出来说话,至于你提到的那些事情……”

  他伸手,从随从的手中拿出啦几个卷宗来,递到了我的手上,说你可以看看这些。荆门黄家很早之前就备了档,宣称那个人是地底邪魔,利用黄养神的身份欺骗了荆门黄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也是受害者–你知道的,黄养神事件,就连我们宗教总局,也有不少的同情者。

  我接过了朱副局长手中的卷宗,然后抽出来翻看了几张,瞧见荆门黄家早在大半年之前,就已经将自己洗得白乎乎的,跟纯洁少女一般。

  姜还是老的辣。黄门郎对玩弄这样的手段娴熟无比,三两下,就将自己给择清了去。

  老狐狸啊,这才是人精呢。

  我合上了卷宗,没有把我准备前往荆门黄家去找黄门郎茬儿的事情再说出来,而是交还回去。问那总局这边是打算怎么处理的?

  朱副局长说如果一切按照我的心意,自然是追查到底,但总局并不是一言堂,需要各种各样的声音,所以目前的决定是息事宁人,暂时不动。

  我心中冷笑了一下。然后问道:“那您告诉我这个,是什么意思呢,是希望我能够服从安排,不再去招惹荆门黄家?”

  朱副局长摇了摇头,然后说道:“荆门黄家是一个盘根错节的怪兽,单凭个人的手段。是很难与其对抗的,但现在摆在你面前的,却有一个机会–老宋跟我谈过了,他希望你能够成为王、宋两家新一代的领导人,能够带领天池寨走向属于自己的未来,我觉得这个主意很不错,而你若是答应了,天池寨留下来的人脉和力量,则皆为你所用,你从而也有了对抗荆门黄家的资本……”

  啊?

  我万万没有想到,朱副局长到最后,居然也是要跟我谈及这个问题。

  关于天池寨的继承权。

  他们竟然一致看好我。这到底是因为什么呢?

  听到朱副局长的话语,我脑子里一阵嗡嗡响,有点儿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而朱副局长瞧见我一脸茫然的样子,忍不住笑了。

  他说你也许并未了解天池寨的实际意义–它作为老局长的起家之地,本身就是一个极富传奇的地方。所有曾经受过老局长恩惠和提拔的人,乃至最上面的高层,对天池寨都怀着强烈的敬意,这是最大的政治资本;而在江湖上,天池寨的人脉也并不逊于荆门黄家,在北方的势力甚至更强。经济角度而言,你瞧见那千通集团的王千林没有,他便是天池寨的旁支……

  我原本以为天池寨不过是蜗居在长白山头的一个小山寨,小村子一般的地方,然而没有想到它居然如此庞大。

  尽管王红旗刻意地压制了天池寨的发展,并没有多少人能够在中央政坛之上出头。但在地方上,人才辈出的天池寨远远比我想象中的更加强大。

  它也有着一个盘根错节、规模庞大的组织和势力,而并不仅仅只是我所见过的天池寨本身。

  可以说,这是一笔庞大到极点的财富,能够将人给直接砸晕。

  这还不是最重要的。

  关键在于宋老爷子,他说服了几个能够决定天池寨命运的人,让他们同意我成为继王大蛮子之后,新一届的天池寨领导人。

  然而可笑的事情却发生了。

  那就是我本人居然不同意。

  这事儿让人气得吐血,因为许多知道此事的人对此正愤愤不平呢,认为王明这小子是捡了大便宜,想着整点儿事情出来,让他难堪。知难而退,结果还没有等他们发难,我就已经矢口否认。

  我根本就不甩天池寨,不甩黄金王家,一如我当初在长白山与王大蛮子碰面时的情形。

  我打心底里,也不将自己是天池寨的人。

  我,王明,是南海一脉。

  从拜了南海剑妖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是改变不了的事实了。

  我沉默了,许久之后,对他说道:“容我考虑一会儿,好么?”

  朱副局长瞧了我一眼,点头,说好。

  从侧门出来,我这边刚好听到有人在唱号,说荆门黄家来访。

  我抬头望去,瞧见有一个轮椅,被人推着,缓缓而来。

  黄门郎?

看网友对 第四章 追悼会上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