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捉蛊记 > 第九章 王父洪武

第九章 王父洪武

  “呃,爸?”

  听到这声音,我先是愣了一下,随后直接就懵住了,回过头来,瞧见一个瘸腿的半老头子在那边的林子yīn影下瞧着我,那半边灰白的头发,略微有些佝偻的身子,还有被我印象中苍老了几分的脸,可不就是我那下岗之后在街口摆自行车摊子的父亲么?

  “你怎么在这里?”

  “爸,你怎么在这?”

  两人几乎是同时问起,而旁边浑身绷得紧紧的老鬼听到。也为之一愣,捏紧的拳头一下子就松开了,一脸错愕地说道:“呃,是叔叔啊……”

  在场的所有人都是懵逼的,我万万没有想到失踪许久的父亲会在这个时候突然间就闯进了我的视野之中来。

  而且,刚才他出声喝止的时候,我分明是感觉到了一股很浓烈的龙脉之气。

  这气息在刚才的时候,一瞬间将我和老鬼给锁死,大有下一秒将我们给困住的架势,让人骇然。

  这是我父亲么?

  又或者是披着我父亲模样的什么世外高人?

  父亲王洪武瞧见我愣在了那儿,皱着眉头,说你三更半夜的跑这儿来打架算什么,知不知道很吵啊?

  呃……

  我走上前来,借着月光打量对方,发现他除了头发白了一些,脸sè苍老一些之外,其他的都没有变,只不过显得更加精神了一点儿,双眼之中晦暗,而晦暗之中似乎又有一缕精光流露,有着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意思。

  我没有回答他的话语,下意识地伸手过去,将老头儿给抱住。

  爸……

  当抱住了我父亲那略微有些干瘦的身子时,不知道为什么,我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

  从我在江城出事,给人追杀开始,我一路逃亡,就再也没有见过我这老爹了,后来我返家,这才从青梅竹马的何罐罐口中知晓我父亲去了从未有提起过的老家,而当我赶到白头山的时候,又得知父亲来到了京都,说是我大爷爷的意思。

  从那以后,我只知道父亲是安全的,但是从未有想过他一个下岗工人,在京都这样的首善之地,都在干嘛……

  他是我唯二的亲人,而我老弟出事了之后,他可能是我在这世间唯一的亲人了。

  我不是不想他,只是不敢想。

  可是万万没想到,他居然在这个荒山出现了,而且还差点跟我打起来。

  儿子敢打老子么?

  不敢。

  瞧见我留下了眼泪,原本有些黑脸的父亲心也软了,紧紧地抱了我一下,说你都要三十了,男人三十而立,怎么能这么没出息,说哭就哭?

  我说这不是许久没见您老人家了么–对了,一直听说你在京都,都没有见过,怎么,在这里给人看大门?

  父亲被我说得吹胡子瞪眼,擂了我一拳,说对呀。看大门的。

  还别说,他老人家穿着一破军大衣,的确看着像是看门的老大爷。

  父亲平日里就比较严肃,因为生活所迫的缘故,他跟我老弟王钊或许还能够保持笑脸,但是对我这个大儿子,却从来都是高要求的,所以我从小都能够感觉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无形压力,此刻开一开玩笑已经算是顶天儿了,也不敢跟他多开玩笑,瞧见旁边的老鬼和小米儿,赶忙帮他介绍。

  老鬼的身份倒也还好说,小米儿,当我跟他说起这是您的孙女时,我父亲顿时就给吓了一跳,拉着我,在我耳边低声说道:“怎么回事,咋弄了这么大一女儿出来?是跟上次那个女警官林雪生的么?”

  听到父亲提起林警官。我方才想起我失踪之后,他的确是有跟林警官见过面。

  不过,我也有好久没有见到过她了……

  恍如隔世。

  我心思摇曳了一下,这才回过神来,连说不是。

  父亲吹胡子瞪眼,说那是跟谁生的,瞧着岁数,莫不是你读大学的时候就已经弄出来了–好小子,你还真的能瞒啊,看我不打死你……

  他恼怒不已,然而这个时候,小米儿在旁边弱弱地喊了一句:“爷爷……”

  这一声甜的呀。能融化人的心去,我父亲自然也不例外,本来还打算扯着老子的架势来教训一下我,听到这一声,态度顿时就软了下来,蹲下身子。将小米儿给抱了起来,说哎哟,我的乖孙女,真乖啊–爷爷第一次见你,给你一个礼物啊……

  他左手抱住了小米儿,右手伸进了军大衣的怀里去。摸了摸,拿出了一个小吊坠来,挂在了小米儿的脖子上,说喜欢不喜欢啊?

  小米儿摸着脖子上面那根红绳穿着的玉坠子,奶声奶气地说喜欢……

  哎哟……

  我父亲喜笑颜开,说喜欢就好。喜欢就好。

  他对我虽然不满意,但是对自家这大孙女却是爱不释手,抱着摇了摇,翻来覆去地打量,越看越喜欢,问我说叫什么名字来着?

  我说叫小米儿。大名叫做王米儿。

  父亲不满意了,说这么乖巧的妹儿,怎么能够叫米儿呢?王红、王霞、王薇、王芬……这么多好名字,偏偏叫一个最土的,米儿、米儿,是家里面闹粮荒还是咋地?

  我没说话。小米儿却开了口,说爷爷、爷爷,米儿是我妈妈的名字,不许你这么说。

  你妈妈?

  父亲看着我,说孩子他妈在哪里?

  我盯着小米儿脖子上的那个玉坠,含糊地说道:“死了。”

  父亲大怒。说怎么死了呢,是不是你这小子胡搞乱搞,将人女孩子给祸害了?我跟你说,人给你生了这么漂亮的一女儿,你得好好对人家……

  父亲在我的耳边唠叨着,而我却被他送给小米儿的那红绳玉坠给吸引住了心神。

  这玩意的外形是一水滴的造型。十分的天然简洁,不过里面却有几丝金光浮动,而那浮动的金光,却正是我最熟悉的东西。

  龙脉之气。

  它不是单纯的龙脉之气,而是凝结成了一种介于固态和液态的存在,这样高浓度的凝结,使得它看着尽管并不多,却已经十分的可观了。

  而且它还是金sè。

  能够将龙脉之气弄成这般状态,并且灌进玉质之中,这需要极高的手段和修为,以及对这玩意最深刻的领悟和规律的把握,不说别的。我肯定是办不到的。

  而且我知道这世界上能够办到的人,肯定不多,甚至不会超过一只手。

  但是我父亲却随随便便地拿了出来。

  再联系到刚才锁定住我和老鬼的那一股磅礴气息,只能够说明一点,那就是我父亲,他肯定也是一个修行者。

  而且还挺厉害的。

  我擦……

  一想到这个,我顿时就是一阵没由来的郁闷–老爹啊,你特么扮猪吃老虎,也弄得太投入了吧,这些年来在那厂子里辛辛苦苦干活,给车间主任欺负、给副厂长欺负、给工会主席欺负,结果最终还给整下岗了去,然后不得已,只有去街口摆一地摊儿修自行车,受尽各种白眼……

  现如今你突然搞得这么牛波伊,让我如何能够接受啊?

  啪……

  我想着这事儿,一阵失神,结果我老子一巴掌拍到了我胳膊上。把我弄得回过神来,说你干嘛呢,跟你说话呢。

  我说爸你先别管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我就问你,你从白头山那边跑到了京都这边来,到底在干嘛?

  父亲说你不是说了么,在这儿守大门呢。

  我说守大门?你守的是颐和园呢,还是昆明湖,还是哪儿?给你什么待遇,一个月工资多少,奖金多少,考勤怎么算。年终奖给几个月的,交五险一金么,这边领导对你怎么样,同事间相处如何,你平时住哪里,京都房价这么贵,你租的房子多少钱一个月,你……

  父亲拦住了我,说你打听那么清楚干嘛?

  我瞧见他一副重要机密的样子,忍不住笑了,左手打了一个响指,冒出了一团火来,说爸,都是场面人,别把我当小孩子了行不行?

  我这团火是火焰狻猊发出来的,纯净如水,在我指尖跳跃,父亲瞧见了,瞪了我一眼,说你这什么意思,显你有本事对吧?

  我苦着脸,说您老人家倒是给我撂一实话啊,别搞得我跟后妈生的儿子一样好吧?

  父亲瞧见我这般,沉默了一会儿。也不做隐瞒,开口说道:“好吧,告诉你也无妨,我在这里,守龙脉。”

  啊?

  龙脉,这下面?

  我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反应过来,说你跟大爷爷王红旗在一起?

  父亲点头,说对,是他叫我过来的。

  我说到底怎么回事,你现在到底什么情况?

  父亲摇了摇头,说这种事情,你别多问,知道了也没有好处,反正很复杂–我只是听到这儿有动静,过来看一看而已,没想到是你小子,挺不错的,本事也厉害,而且还有了后,这我就放心了。我出来的时间不多,得回去了,瞧见你,我也就不遗憾了……

  我说等等,你这意思是要走?

  父亲说对,我不能在外面久留,否则会出大事的。

  我说等等,你在里面,知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事情?我老弟王钊他……

  就在这个时候,空间陡然一震,有一个苍老的声音浮现出来:“洪武,快来,它又动了……”

看网友对 第九章 王父洪武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