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风鬼传说 > 第969章 威胁

第969章 威胁

一秒记住【风鬼传说 zetianjixiaoshuo.com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969章威胁

“朝廷的银子都去了杜基战场!”尉迟真说道:“朝廷认为杜基是此次国战的主战场,一切的军资军备,都应以杜基战场为优先。我军所在的北方战场和西南集团军所在的南方战场,朝廷的军饷早就断了,不过西南集团军还有贞郡输送的军饷,实际上,三个主战场,唯一断饷的,便只有我军。”

上官秀揉着下巴,说道:“既然国库紧张,朝廷理应号召大臣们,做第二次的募捐。”

肖绝上前两步,低声说道:“朝廷已经号召过了,只是,募捐的银子却少得可怜。”

上官秀冷哼一声,说道:“蔡家的宝丰钱庄、宋家的开元银号,富可敌国,有这两大家族在,朝廷还愁筹集不出银子?”

肖绝恍然想起什么,说道:“殿下,最近这几个月,宝丰钱庄和开元银号也正逢多事之秋,自顾不暇。”

“哦?发生了什么事?”上官秀不解地问道。

“宝丰钱庄和开元银号在各地的分号,连番遭劫,据说两家损失的银子,都有数百万之巨。”肖绝正sè说道。

这事上官秀还真不太清楚,他问道:“那么四通银号呢?”

事情怪异就怪异在这了。肖绝摇头说道:“四通银号,却是安然无损。”

上官秀扬起眉毛,宝丰钱庄和开元银号皆遭到洗劫,但四通银号却安然无恙,这就太诡异了,难道此事是修罗堂所为?可是,他不记得自己有下过这样的命令。

他下意识地问道:“是修罗堂做的吗?”

肖绝看眼站立在一旁,低垂着脑袋,默不作声,恨不得把自己化为空气的尉迟真,他摇头说道:“并非修罗堂所为。”

连秀哥的第一反应都认为此事和修罗堂有关,那么在旁人眼中,这事就是修罗堂干的了。

要命的是,修罗堂以前还真干过一次这样的事,那次是朝廷第一次募捐的时候,宋晟只捐了八百两的银子,秀哥一道命令下来,影旗搬走了开元银号御镇分号七十九万两的银子。

“究竟是何人所为?可有调查清楚?”

肖绝垂头说道:“这几个月,蔡家和宋家的人,如疯了似的四处搜寻劫匪的下落,我堂的各分堂口也在暗中进行了调查,只是一直没有发现任何的线索。”

劫匪虽然没有明目张胆的打着修罗堂的旗号,但他们只针对宝丰钱庄和开元银号洗劫,对四通银号却碰也不碰,而且还是在修罗堂洗劫了御镇分号不久后开始行动的,这和故意的栽赃陷害没什么区别,修罗堂自然也不想背这么大的黑锅。

修罗堂的眼线,遍布天下,但对这几个月发生的一连串劫银事件却查不出一丁点的蛛丝马迹,这本身就说明劫匪的来头不小,所有的行动都是经过精密筹划过的。

上官秀眼珠转了转,喃喃说道:“蔡家和宋家的银号接连被劫,损失惨重,募捐时,自然都拿不出大把的银子,至于邱毅,更是一毛不拔的铁公鸡。身为朝堂三大权臣的蔡霄、宋晟、邱毅,都不肯带头募捐银子,其余的大臣们,就算府中盈余颇多,也不敢在这个节骨眼上出风头,不敢再多捐了。”

肖绝和吴雨霏连连点头,事实上也正是这样。宝丰钱庄和开元银号最近这几个月,确实是祸事连连,蔡霄和宋晟捐不出银子,陛下也无法责备他二人。

至于邱毅和其它的大臣们,在募捐上向来都是跟风的,通过蔡霄和宋晟捐多少,再决定自己捐多少。

对于朝堂上的权斗,尉迟真没兴趣,就算他感兴趣,也插不上嘴。等到上官秀和肖绝的谈话告一段落了,他才不自然的清了清喉咙,小心翼翼地问道:“殿下,现在我军的军饷……”

“军中不能无粮,也不能无饷,既然要让将士们上战场与敌拼命,自然就得让将士们没有后顾之忧。”说到这里,上官秀转头对肖绝道:“给总堂传书,抽调五百万两的银子。”

肖绝和吴雨霏对视一眼,暗暗咧嘴,五百万两的银子,那可不是个小数目啊,以修罗堂的财力,支持贞郡军四个军团那是绰绰有余,现在又要多支持六个军团的军饷,只怕修罗堂也支撑不住。

“秀哥,这……”

“让你传书就去传书,少啰嗦!”上官秀斩钉截铁地说道。

在上官秀的眼中,修罗堂的银子,就是风国国库的银子,两者之间没有区别,只是存放的地点不同罢了。

他之所以在修罗堂设立小金库,不肯把银子放入国库,是对国库的管理不放心,换句话说,他是对朝堂上的那些大臣们不放心。

不等肖绝再出言相劝,一旁的尉迟真抓住时机,屈膝跪地,向前叩首,说道:“殿下肯为我军将士筹集军饷,让我军的燃眉之急迎刃而解,末将代全军将士,叩谢殿下的隆恩!”说着话,他咚咚咚的连磕了三个响头。

上官秀揉着下巴,低头看着尉迟真,突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慢悠悠地问道:“尉迟真,你不会是和蔡横谋划好了的,存心算计我的吧?”

蔡横找他,举报阵亡将士没有得到应得的抚恤金,他因此来找尉迟真理论,结果又引出全军已断饷两个月的事,最后他只能从修罗堂抽调银子,来填补这个大窟窿。

原本几万两就能解决的事,现在却要让他掏出几百万两。上官秀是又好气是又好笑。

尉迟真苦笑,说道:“蔡将军现在恨不得剥我的皮,抽我的筋,又怎会和末将合伙算计殿下?再者,末将就算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在殿下面前耍这样的心机啊!”

上官秀笑了笑,伸手把尉迟真拉了起来,说道:“无论这是不是你的算计,如果我不知道军中断饷,也就罢了,既然知道,又有办法解决,就没有不管的道理。最迟一个月,五百万两的银子就能运抵军中,尉迟将军也不必再为军饷之事忧心了。”

“末将谢殿下……”说着话,尉迟真激动的又要跪地叩谢,上官秀把他拉住,笑呵呵地说道:“尉迟将军不必谢我,这次,我帮了你一个忙,我也希望你能帮我一个忙。”

尉迟真一怔,不明所以地问道:“末将能帮殿下什么忙?”

上官秀说道:“我要借用第七军团!”

尉迟真倒吸口气,急忙追问道:“不知殿下借用第七军团,所为何用?”

上官秀想都没想,直截了当地说道:“兵发顾城、渠城,庆城、凉城!”

尉迟真暗叹,殿下这是铁了心的要在明水郡做合围啊!要以五十万的兵力,一口吞掉宁南六十多万的大军!他眉头紧锁,说道:“殿下……”

上官秀摆手说道:“不必劝我,我现在只问你,第七军你借,还是不借?”

尉迟真眉头紧锁地说道:“一个军团,要分守四城,每个城的驻军,连三万人都不到,以如此脆弱的防线,困不住宁南人的大军!”

上官秀说道:“并不需要分兵驻守四城。顾城、渠城,位于明水郡和乐平郡的交界处,距离我军大营不算远,我军主力,但分担守此二城的重任,我只需率军守住庆城和凉城即可。”

“这……殿下,此事,我还需再仔细斟酌。”

“你斟酌的时间只有一个晚上。明日一早,我便领兵出征。”上官秀背着手,挺起腰板,说道:“如果你执意不肯,我就只能奉行‘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的原则,以大将军的身份,罢免你统帅之职。”说着话,他又意味深长地拍了拍尉迟真的肩膀,含笑说道:“不要逼我这么做,不然,你会被视为是存心挑拨我与陛下之间的关系。”说完,他又悠悠一笑,从尉迟真的身边走了过去。

尉迟真眉头皱得快要拧成个疙瘩,即便是现在,他仍不认为上官秀的战术是个好战术,不过他也明白,上官秀的话可不是在吓唬他,上官秀不仅是国公,而且还是大将军,在特殊情况下,他的确有权罢免皇帝亲自任命的官员,而且以上官秀在军中的威望,他即便这么做了,也几乎没有谁会站出来反对他。

上官秀走出银库,回到自己的寝帐。肖绝好奇地问道:“秀哥,如果明早尉迟真还是不肯把第七军借给秀哥,秀哥真的会罢免他的统帅之职吗?”

“倒也没有那个必要,我只需强行调走第七军就好。”上官秀扒拉着手指头算了算,说道:“全军将士,两个多月没有领到军饷,军心还能稳如磐石,士气丝毫未减,这个尉迟真,治军还是有点手腕的,倒也没有愧对尉迟老将军的威名。”

听上官秀的意思,是打定了主意要亲自率军出征,肖绝和吴雨霏的脸上不约而同地露出担忧之sè。肖绝说道:“秀哥已经接到陛下的旨意,这时出征,是……”是抗旨不遵!

“所以,我才要明早就率军出征。这里距离上京,千里迢迢,信鸽晚到个一两天,我恰好没能接受香儿的传书,那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上官秀笑道。

吴雨霏忧心忡忡地说道:“属下担心的是秀哥的身体!”这次上官秀受了那么重的伤,休养还不足十天,便又要率军出征,万一发生意外怎么办?

看网友对 第969章 威胁 的精彩评论

1 条评论

  1.  沙发# 匿名 : 2016年06月14日

    呵呵,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