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捉蛊记 > 第二十九章 顶尖比斗

第二十九章 顶尖比斗

  瞧着这两位仙风道骨的真修笑吟吟地站在我面前,我当下就是一哆嗦,赶忙拱手说道:“南海一脉王明,拜见两位前辈,不知道两位过来找我,有失远迎,还望不要怪罪。”

  白云观主人海常真人抚须而笑,说都说隔壁老王是江湖上真性情的汉子,今日这般客气,反倒是让我们两把老骨头有些诧异啊。

  我也笑了起来,说再洒脱之人,在两位天下十大跟前,多少还是得拘谨一点才行。

  旁边的三绝真人笑了,说你也别有太大的负担,我们也住在这里,听说你也在,便过来串一串门子的,并无什么特别的目的。

  串门子?

  我先是愣了一下,随后有些诧异地问道:“这么说,你们两位也是宗教总局那边邀请过来的咯?”

  白云观主人手中一把鹅毛扇,像极了诸葛孔明,大冬天的他也不嫌不合时宜,摇了摇扇子,然后微微一笑,说宗教总局这边有一份,另外也是陈志程的邀请,方才点头;不过与三绝道友不同,我在京都自有住处,过来也只是为了熟悉情况而已,他才是你们真正的邻居。

  我深吸了一口气,这黑手双城好大的气魄,邀请我的时候,说手上缺少顶尖的高手,结果悄不作声的,又叫了两位身居天下十大的大人物来,简直让人震惊。

  而且人海常真人也说了,除了宗教总局,他最主要的,是看黑手双城的面子。

  我有些紧张,下意识地捏了捏手,然后说道:“那啥,我也是他叫过来的。”

  三绝真人笑了,说要说交际,还得说是这位黑手双城广阔啊,以前的时候,别人经常拿他来跟袖手双城赵承风来相提并论,却不知道袖手双城结交的,都是些狐朋狗友和机关柚子,真正能够帮着卖命的,还是黑手双城这样的。

  帮着卖命?

  这评价可就是真的高了,我有些琢磨不透这两位天下十大出现在我这里的意图,便将话题锁在了黑手双城这里,随意聊了几句。

  海常真人瞧出了我心底里的紧张,忍不住出言宽慰道:“你别紧张啊,我可听是听说了,当初在青城山的时候,你可是与那邪灵教的邪灵左使黄公望交手而不败的狠角sè,若是论起来,我们两个也未必有把握胜过那人,所以你用不着在我们面前如此低姿态……”

  对方的话语让我多了几分自信。

  就在之前的时候,我在奥运村的王家别墅里,给人用纲理伦常、血脉辈分的那些玩意给压得一肚子的火气,结果刚刚回来,别人就用另外的一套江湖潜规则告诉了我,什么叫做尊重。

  在江湖上,只要你有能力,有足够的修为,就算是以前仿佛在天边的顶尖大人物,都会折腰下来,与你平辈论交。

  王蒙若是知道白云观的海常真人,以及天仙宫的三绝真人如此待我,还会对我如此摆谱、如此傲慢么?

  白云观是什么地方?

  那可是全国道教协会的总部驻地,而能够有这样的资历,这白云观主人相当于全国道教官方名义上面的扛把子。

  牛不牛?

  我不确定,但多多少少,也会多一些礼貌。

  听到对方提及青城山一事,我赶忙解释,说这事儿实属谣传,事实上当时我的确是与黄公望有交过手,不过后来他追杀重瞳子去了,就落下了我,再后来我们就没有碰面了,并非正常交手。

  我这般一说,海常真人便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想当初我与青城三老也算是故旧,只可惜三人在此一役,居然一并去了,是在让人唏嘘——我听志程提及,说当初青城山一役,真正经历其中的人不多,而你则是其中表现得最为抢眼的一个,不知道王明你能否跟我们两个老头子说一说当日的情况?”

  原来如此。

  海常真人这般一说,我终于明白了对方为什么会突然来访,原来是想听到第一手的消息。

  不过对于此事,我也并没有什么抵触,反而是松了一口气。

  知道了对方的来历,我没有多作思虑,思索了一番,将语言组织起来,然后聊起了当时的情形来。

  我知道他们对于此事可能有许多自己的理解,所以尽可能的客观,也尽量做到详细,除了一些我不想让人知晓的东西之外,基本上将当时的情形给还原了回来。

  讲述的过程中,我发现了一件事情。

  两人对于相关的yīn谋和策略部分并不感冒,甚至嗤之以鼻,唯独当我讲到与天魔照面、地魔和魅魔交手之时的情形,以及小佛爷与青城三老交手的场面时,他们听得特别入神,特别是小佛爷的出手,他们会反复地纠结细节,不断提问。

  我回忆起当初的情形,忍不住地流冷汗,谈及了小佛爷的本命金蚕蛊,说此物十分厉害,正是因为它,方才使得青城三老空有一身鬼仙之力,最终还落了一个身死魂消的下场。

  三绝真人眯着眼睛,说金蚕蛊此物的确恶毒,不过据我所知,道门之中有许多克制之法,为何他们没有能够躲过去?

  我说小佛爷的本命金蚕蛊似乎与别人的不同,仿佛活过来的生灵一般。

  我尽量组织语言,形容起那玩意的恐怖来。

  两人认真地听着,脸sè越发严肃。

  一席话从晚上九点多,一直谈到了十一点,夜幕深重,当我将最后的段落聊完之时,那海常真人突然来了兴致,说小王你迎战邪灵左使之事,听得我许久都没有热过的心不断跳动,恨不能亲见——我听志程说过,当今之世,新一代的年轻人中,左道二人算是顶厉害的人物,但并不是没有能够与其并肩而立的,而你们两位,则是他最看好的年轻人之一……

  他这般说着,我突然间有一种颇为不好的预感。

  果然,他话音刚落,旁边的三绝真人出言说道:“今后的近一段时间里,我们即将并肩而战,处于知己知彼的考虑,不知道你能否出手,与我赐教一二?”

  呃……

  我望着满脸期待的三绝真人,都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大爷啊,你可是天下十大。

  我是什么?

  江湖上说起隔壁老王,十个里面,就有六个会觉得嗤之以鼻,沽名钓誉,只有一两人知道我境遇的,会称一声好汉子,有胆气。

  不过如此。

  你老人家准备与我比斗一二?

  这事儿让我有点不知所措,有心想拒绝,说在这儿?有点儿不太好施展啊……

  海常真人笑了,说巧了,别的地方倒不好说,会引人注意,但是这城南集训基地可是宗教总局扩展后备的专业性地点,有着许多空旷的训练场地,足够你们两个较量手段了。

  得,你这么大一把年纪了,居然还这么贪玩儿。

  没想到他这么一说,旁边的小米儿、老鬼和黄胖子都忍不住出言怂恿我,说还愣着干嘛啊,有三绝真人这样的天下十大高手之一给你指导,是三辈子都修不来的福分啊,扭扭捏捏的,怎么像个娘们儿一样?

  我瞧见一屋子里的人都有些狂热,心头也忍不住燥热起来。

  那日我破解了月神诅咒,半夜的时候都忍不住,非要拉着老鬼去比斗,而后来我又在颐和园附近碰见了我那失踪许久的父亲,虽然没有聊多什么,却获赠了一条金sè小龙形状的龙灵。

  这玩意对于我来说,简直是量变转为质变的关键之物。

  它让我的修为在此之后,又上了好几个台阶。

  然而我却一直没有机会再一次施展全力,就算是今日威胁王蒙,都不过是简单的威慑而已,并不会真正动手。

  所以我突然间也生出了几分雄心来,当下也是答应了下来。

  海常真人贵为白云观主人,性子在这个时候却显得十分有趣,当下也是带着我们离开了房间,然后来到了附近的一处室外训练场来。

  这基地有人巡逻,与我们打过照面,询问什么事情,结果海常真人出面,说我们需要借这场地用一下,并且让他们帮忙在附近警戒一下,不要让人偷摸着溜进来。

  巡逻队的人显然是见过海常真人的,慌忙答应了下来。

  户外训练场地里,相隔着两道堑壕,三绝真人手持拂尘,与我拱手,然后说道:“贫道三岁入道,十六岁小成,三十岁大成,之所以号那三绝真人,却是因为我有着三门手艺,一为道术,二为萨满,三为通灵——我不会手下留情的,注意了。”

  我也拱手,说小子前半生蹉跎岁月,几年前方才由恩师南海剑妖领入门中,这几年一直东奔西走,没有过上一天好日子,学得一身乱七八糟的手段,勉强蹉跎余生,还请真人指教。

  三绝真人颔首,说自然。

  说罢,他扬起了手中佛尘,然后摆出了一个平淡无奇的迎战姿势,等着我上前。

  之所以如此,既是自信,也是让我一招。

  我知道对方是顶尖高手,也不客气,缓步向前,等到两人之间只隔着一条堑壕的时候,我方才伸手,摸向了额头剑眼处去……

看网友对 第二十九章 顶尖比斗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