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侠行天下 > 第四章:困境

第四章:困境

郝启苏醒了过来,他看到云清青正趴在他胸口上,顿时他整个人都僵住了,整个人都不好了,浑身僵硬得仿佛被点了穴一样……

没错,云清青就趴在他的胸口上,正露出一张绝美的小脸,带着些许微笑,似乎正做着什么很幸福的梦一样,嫣红的嘴唇旁还有口水流出的痕迹,而那口水刚好流到了郝启的胸口上……

什,什么情况……

郝启整个人都是蒙的,他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眼角看到的环境是在他所处的营地中,换句话说,他和云清青是在营地里睡觉了……呸呸呸,他才没有和云清青睡觉!

这些日子以来,虽说云清青并没有提及,但是有很明显的迹象表明,云清青确实是在躲避着他,说是躲避也不对,更确切的说法是云清青在戒备着他,每次晚上两人各自睡觉时,必然是离郝启能有多远就有多远,最好是在郝启看不到的地方各自睡,若实在因为环境问题而不得不看到彼此,那么云清青一晚上都会睡得非常浅,那样子简直就仿佛在说,郝启很可能会夜袭她一样……

开,开什么玩笑!我是那样的人吗!?我可是一个非常正常的男人啊啊啊啊……

郝启时常都在心里这么咆哮着,但是在这一刻,看着云清青的容貌,天真无邪的样子,而且趴在他身上熟悉睡……莫名的,郝启有了些奇怪的心动,他前世可是宅男啊,要说扶他出去什么的……他也是玩过游戏,看过本子的,更可怕的是,云清青从外貌,体型,动作,神态,精神上来看,无论怎么都是一个女孩子,所以……

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

郝启整个人就这样僵着一动不敢动,心里恐怖得难以形容,他觉得他有变弯的迹象,这简直是太吓人了,他宁可死也不要变弯啊……

这时,云清青眉目微微动了一下,然后慢慢张开了双眸,再然后看到了近在她眼前的郝启,以及郝启那蒙逼的表情,她下意识的摸了摸郝启的脸,然后眼神慢慢从迷茫变成清明,接着她脑袋不停的看着郝启,看向自己身体,看着郝启,看向自己身体,再然后,她大声尖叫了一下,同时啪的给了郝启一耳光……

“……话说,我很规矩的睡觉,很可能是你自己趴过来的,为什么还要打我呢?”郝启很无辜的揉着自己的左脸,之前被云清青打耳光处已经肿了起来,当时云清青很可能非常惊恐,所以打他时用了内力,虽然并不是性命相拼的那种,但是终究没有做到收力,所以当时差点把郝启打晕了过去,然后现在他半边脸都肿了起来。

云清青脸sè通红,眼眸里似乎还有泪水,正不停的整理自己所穿的兽皮衣,而且不停摸着自己的身上,嘴里还不停的念叨着什么,听到了郝启的问话,她立刻看向郝启说道:“你的意思是我的错咯!?是我跑过来躺你身上?我是那样,那样……你好可恶!”

“我做什么好可恶了?”郝启仿佛也觉得是自己理亏一样,只能够低声的嘀咕道。

云清青狠狠的瞟了郝启一眼,然后立刻拿出了自己留有奇怪记录的那张兽皮,果然就看到兽皮上写了新的内容,而内容则是几个字,我们进入山谷了,这几个字而已。

“你……你来看。”云清青很艰难的开口对郝启说着,然后她小心偏离了身体,尽可能的与郝启保持了距离。

郝启无可奈何的走到了旁边,然后看向了那兽皮上的文字,看过之后,他皱着眉头道:“我们进入山谷了……什么意思?意思是我们之前进入过这个山谷吗?”

云清青点了点头,她用手指摸过兽皮上的刻字,这才说道:“这是我的笔迹,而且我自有特殊的记录方法,这上面都完全吻合,我在我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又或者是我已经忘记的情况下记录了这些文字,但这确实是我写的,你还记得昨天我们做过什么,发生了什么吗?”

郝启愣了一下,就说道:“我们昨天来到了这里,然后查探了周围,这里最适合作为营地,所以我们就在这里搭建了营地,然后决定今天继续出发,前往那山谷,然后……”

说到这里,郝启皱起了眉头,他停下了话语,然后仔细查探起这个营地周围来,而云清青也立刻说道:“你也觉得了奇怪是吧?我也是,虽然还记得昨天的大概,但是我却记不得细节了,比如我们昨天吃的是什么,我们昨天点了篝火后有聊天吗?还有昨天睡觉……总之,我们的记忆出错了,或者有问题了,再看看这营地里的篝火,摆设,各种东西来看……我们至少在这营地待了半个月左右了。”

郝启一言不发的走到了篝火旁,摸了摸那厚实的,已经熄灭的燃烧灰烬,然后他抬头肯定点头道:“没错,确实是有古怪,包括我们昨天睡觉的动作都有古怪……你觉得是有前辈高人在对我们恶作剧吗?”

云请青迟疑了一下,摇头又点头道:“就我记忆里所知,确实有功法可以改变人的记忆,乃至是控制或者改变常识,比如我就知道有一套著名的魔性武功,名为凤凰幻魔拳就可以做到这一点,但是这套武功已经失传,这是其一,其二能够改变我们两个人的思维和记忆,这就非得是内气境,而且至少要接近或者达到心相大强者才可以做到,若是对我们有恶意,那直接杀掉我们也最多几招功夫,但若是对我们无恶意,这样的恶作剧又是不必要的……所以我想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郝启又走到了兽皮旁边仔细看了起来道:“那这些形容词呢?又是怎么回事?似乎是在描述一个东西,但是描述一个东西为什么要用不是什么,不是什么来描述呢?”

云清青也是疑惑的看着兽皮上的形容词,她想了想道:“或许是无法描述?或许是无法看到?不,应该可以看到,那么就是无法描述,或者很难描述,所以才用不是什么,不是什么来形容,总之,那东西很可能就是在这山谷之中……”

郝启有些头疼的揉着自己肿起来的半边脸,好半天后他才说道:“那别的几个方向呢?最多我们绕一些远路,看情况我们在这里差不多半个月都没有踏出这营地,我觉得还是不要去招惹山谷里的那东西为好啊。”

云请青迟疑了一下,也点点头道:“那好,今天我们就去查探这山谷周围的道路,尽可能不要靠近这山谷为好。”

如此,两人有了这个决定,当下吃了一些东西后,就开始向这山谷周围探索了去。(未完待续。)

看网友对 第四章:困境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