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捉蛊记 > 第三十八章 受命登报

第三十八章 受命登报

  当王崇、王蒙和宋阙三人被喊去见王红旗,而我则留了下来的时候,父亲的脸sè就有些不对了。

  而当得知王红旗叫我去见那个叫做“舜”的囚犯时,他甚至直接垮了脸。

  我打量着父亲的神sè,看出他并不知道这位舜,就是南海剑怪——事实上王红旗在此之前还警告过我,说舜的身份是一个天大的秘密,让我发誓,不得对任何人提起。

  因为如果让南海剑怪的党羽知道他被囚禁在了龙脉之中,必将是后患无穷。

  不过尽管父亲垮着脸,显得十分不高兴,但这命令却是出自于王红旗的口中,他也不得不执行。

  我随着他走下台阶,进了龙城。

  作为龙脉守护家族曾经的驻地,这龙城自然不可能和寻常村落一般,方正的四合院,怎么看着都敞亮,从诸多布局上面来看,住在这里面,应该并不算憋闷。

  当然,这仅仅只是我一个人的观感,倘若是让我在这样黑乎乎的地穴之中住上十天半个月,我倒也没有什么。

  但若是让我生活一辈子,这足以让我崩溃。

  当然,身处其间,我还是能够感受得到最为浓郁的龙脉之气,这东西对于修行者来说,简直就是灵药、甚至毒品一般,所以我觉得许多人向往于此,也不是没有理由。

  缓步从村中经过,父亲还在为我贸然提及了自己南海一脉的身份而恼怒不已。

  我不得不讲到了我与王红旗的谈话,说起王红旗早就知道他会告诫我的事情,然后跟他说,我若是企图诓骗王红旗,只怕那老爷子会雷霆大怒。

  听到我这般说,父亲方才闭上了嘴。

  我发现,现如今的他,比之以前更爱唠叨了,而在以前,他收完了摊后,其实跟我是很少有所交流的。

  尽管刚才父亲去镇压暴躁的南海剑怪时,行走如飞,但正常行走的时候,他还是有些瘸。

  这瘸脚是工伤,十几年的老毛病了。

  我忍不住问他,说爸,你既然都已经继承了大爷爷毕生的修为,就不能治一治这瘸脚的老毛病?我可听说了,宗教总局那儿有许多的好东西,别说是治瘸脚了,就算是胳膊、腿儿的断了,都能够给你弄成正常的来。

  父亲一脸不高兴,说怎么,我瘸腿碍着你了?是不是觉得脸上无光,给你丢人了?

  我一脸被冤枉的郁闷,说您能不能往好的方面去想?再说了,你在这里守门,劳苦功高,提些要求也是名正言顺的事情啊……

  父亲说我自己的事情,我心里有谱,用不着你多嘴。

  严厉的父亲让我没有再劝下去的心思,他的固执从来如此,我知道说得再多,只怕最后还会引起他的黑脸。

  这一回,估计是我们父子两人好几年唯一的一次会面,我可不想两人以吵架收场。

  走了一会儿,终于来到了洞穴的尽头,我瞧见那山壁之上,竟然浇灌了一大片的黄金塔林,我不确定这数十座的塔林是否全部都是黄金浇筑,还是仅仅在上面刷了一层金粉。

  父亲没有给我仔细打量的时间,带着我来到了西北角一处七层宝塔之下来。

  说是七层宝塔,但这东西只有四米多高,显得十分袖珍,而在塔下,则是一系列复杂的法阵,各种各样的古怪符文勾勒在了塔下的地基之前。

  父亲带着我小心翼翼地越过一大片明晃晃的灯烛,来到了塔前,然后按了一处机关,露出了一个缺口来。

  透过缺口,我瞧见了一个披头散发,身穿白衣的老者。

  他被八根龙形锁链给捆住,这些锁链直接穿过了他的身体,似乎跟他融成了一体,而从我这个角度看去,瞧见对方奄奄一息,仿佛随时都要死去一般。

  我实在很难想象的出来,刚才那震动了整个地穴的声音,竟然是他发出来的。

  这不过是一个垂垂老矣、半截入土的老人而已。

  父亲指了一下他,然后说道:“就是他,你跟他聊吧,我去旁边等着,别乱动,有事儿叫我。”

  说罢,他依着原路返回了去。

  父亲走了很远,那仿佛死去一般的躯体,突然之间,睁开了眼睛来,对我说道:“你是南海一脉的人!”

  我还在琢磨着怎么跟他对话,结果他突然的出声却还是吓了我一跳。

  我认真打量了一下他,发现尽管从外表上来看,这不过就是一个行将就木的老头儿,但他的双目之中,却深沉得宛如没有星子的夜空,有一种让人为之惊骇的力量。

  我从这种黑暗中,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怖来。

  深吸了一口气,我说道:“对,我是南海一脉的人。”

  那人开口:“何人门下?”

  我说我师父南海剑妖。

  这人眨了眨眼,又问道:“为何出现在此处?”

  我说我大爷爷是王红旗。

  听到这话儿,他陡然间睁开了眼睛来,眸子在一瞬间舒展开来,我下意识地闭了一下眼睛,感觉一股yīn冷,心头狂跳一阵,方才回过神来,而这时那人又问道:“原来如此;那你来这里干嘛?”

  我说王红旗让我来看一看你。

  那人冷笑一声,说看我笑话?

  我摇头,说不是,我师父传道授业的时候,曾经跟我提及过你,剑鬼师叔我也曾经过,另外剑魔师伯的徒弟我也认识,唯独您最是神秘,从来没有听说过,于是就想要过来瞧一瞧,瞻仰一番。

  那人不置可否地笑了笑,然后说道:“你身上有逸仙刀?”

  我心中惊讶,不过却也坦然,说有。

  那人突然说道:“既然有,我这里有斩神诀,你要么?”

  啊?

  我万万没想到他居然会说出这样的一句话来,脑子有点儿乱,而那人哼了一声,说王红旗叫你过来见我,不就是想从我这里掏出斩神诀的下落么?那我就遂了他的愿——你只要帮我做一件事情,我就把斩神诀传给你。

  我沉默了许久,方才开口说道:“你要我做什么?”

  那人问我,说现如今《新民晚报》还在么?

  我愣了一下,挠了挠头,说这个啊,我对这个东西不是很清楚啊,不过按理说应该还在的。

  那人说道:“我要你办的事情很简单,回头你出去了,在新民晚报上面花钱发一个通告,说‘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天津卫洪氏倪老过世,特通知众位亲朋好友持神令,前来吊唁’,然后留下你的地址就是了。”

  我听了,不由得一愣,说这是何意?

  那人说你照着做便是了。

  我说那你承诺的斩神诀呢,如何给我?

  那人说你不是留了地址么,自然回有人寄给你的,你放心,剑妖弟子,我生下来,还从未有骗过人的……

  我抿了抿嘴,想要说些什么,却没想到那人居然闭上了眼去。

  我就着细节,又问了他两句,结果对方仿佛沉睡过去了一般,没有再多言,我无奈,只有离开。

  父亲领着我回返,也不问任何事情,一直回到了青铜大门旁边的铜镜前来,这个时候那三人已经在远处等待,准备离开了。

  王红旗问我,说谈得怎么样?

  我不确定王红旗对于此间的把握到底有多深,所以也不做隐瞒,将刚才与南海剑怪的对话与他说起,一字不漏。

  听到之后,王红旗笑了笑,说果然啊,他到底还是没变。

  我一脑门子的疑惑,说道:“什么意思?”

  王红旗摆了摆手,说道:“没什么,对了,我倒是和他有着异曲共工之妙——把我刚才吩咐你的东西拿来。”

  旁边一个童子听闻,走上前来,递给了我一本青皮书。

  我接过来,说这是什么?

  王红旗笑了笑,说这是《斩魔决》。

  啊?

  我愣了一下,说怎么会?

  王红旗说有什么不对么?

  我从剑眼里摸出了那本从蒋涛手中夺来斩魔决来,再加上那几页纸,递给他看。

  王红旗让我翻着,粗略地看了一遍,微笑着说道:“这书是正本,没想到你居然有,运气真是不错;不过那里讲的大部分是外魔,我送给你的这本,才是最终的定稿,对于心魔的斩杀,最有成效——你弟弟不是被邪龙所侵,化身为魔么?你若是能够将这书读透,或许能够帮他斩出心魔,回归本我……”

  听到这话儿,我终于心动了,问道:“您要我做什么呢?”

  王红旗说帮助我,把南海剑怪的势力给铲除掉。

  我说我不会帮他的,这个你放心,但对于他留下的那一脉,我师出同门,不好下手。

  王红旗说不,他要你做的事情,你照做就是了,无需多疑——至于我说的事情,这里我跟你做一个约定,若那些人规规矩矩,一切皆不谈,而若是恶人,你当出手,如何?

  我点头,说好。

  两者商定,我收了书,而王红旗从镜面里消退了去,父亲则送我们越过洞穴,来到了水潭边缘。

  临别前,他在我耳边说道:“如果找到你弟弟,在我们上次见面的地方,你喊三声我的名字,我就会出现,切记、切记……”

  刚刚吩咐完毕,水潭咕噜噜地冒着水泡,那五爪金龙却是出现在了我们面前来。

看网友对 第三十八章 受命登报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