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捉蛊记 > 第四十四章 错综迷离

第四十四章 错综迷离

  王崇被杀一案还有许多的疑点,比如身居龙意的他,怎么可能被蛊虫吞噬,这一点就很难解释,但从目前的状况来看,王蒙和宋阙,或者宋阙后面的宋老爷子,都有重大的嫌疑。

  而更让人觉得奇怪的,是庄园的监控被人动了手脚,在小米儿判断的时间点,几乎都失去了资料。

  能够做到这一步的,绝对是内鬼。

  接下来,就是宗教局的相关调查了,不过因为我们并非其中的工作人员,所以无法参与其中。

  但据我所知,几个主要的嫌疑人都已经给有关部门控制住了,目前正在调查取证中。

  我带着小米儿出来,与老鬼、黄胖子和小玉儿汇合之后,返回了城南训练基地。

  回到了住处,几个人聚在了一起,左右无人,方才谈论起此事,说起我的怀疑,我终于说出了我心中的判断。

  我觉得有一个人很可疑。

  邱三刀。

  是的,虽然跟这一位有过并肩作战的情谊,彼此的关系似乎也算是不错,但我终究对他还是有着说不出来的戒心,仔细想一想,估计也是因为我看不透此人。

  正因为如此,使得我对邱三刀很注意。

  会场的时候,他给我的感觉,与之前似乎有着很大的不同。

  当众人听到我当初因为邱三刀的消息而在滑雪场里被荆门黄家伏击的事情之后,都为之悚然,说难不成这个家伙是荆门黄家在天池寨的卧底?

  我摇头,说这个我无法肯定。

  这些天来,大家同属南海一脉,在这儿聚集一起也算是十分开心,不过随之而来的各种坏消息,还是让人有些紧张,到了傍晚的时候,小玉儿接到了一个电话,听过之后,眉头一直在皱着。

  待她挂了电话,我问怎么回事,小玉儿告诉我,说舟山那边出了一点儿麻烦,朱小柒跟慈航别院起了冲突,她准备回去一趟。

  我问到底是什么冲突,小玉儿摇头,说一时半会儿说不清楚,需要她过去了解一下才知晓。

  我说那你不是说准备这边的事情结束之后,去一趟崂山的么?

  小玉儿说这事儿拖后吧,目前布鱼哥也忙,崂山那边,据说两位师叔都去了西北,一时半会儿也见不到人。

  既然有事,我们也不多做挽留,让基地的工作人员帮忙买机票,又亲自送她去了机场,临别之前,告诉她,说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助的,随时联系我们,我们拍马便至。

  小玉儿笑了,说你们在这里有大事儿,我能够搞定的。

  送走了小玉儿,已经是夜里十一点,我们搭出租车返回基地的路上,接到了林齐鸣的电话。

  林齐鸣在电话里告诉了我们一个消息,确定对王崇下手的人,是王蒙,而在这里面,邱三刀是他最主要的帮凶,两人在突然之间,对王崇动了手,至于那忘忧蛊的提供者,是一个叫做熊阿卢的家伙,那人是苗疆黑山寨子的养蛊人,而据传这一脉有苗疆万毒窟的传承,熊阿卢也正是凭借着这个名头,在苗疆一带有些势力。

  双方之所以合作,牵涉到一笔超过五百万的协议,而宗教局也正是通过这个对案件进行的核实。

  现在宗教总局已经对王蒙进行了抓捕,在铁一般的证据面前,王蒙一言不发,要求再见王红旗一面,请求特赦,而另外一个主要嫌疑人邱三刀则处于在逃状态。

  宗教总局已经对此人进行了全国通缉。

  至于熊阿卢,此人参与此事之后,已经逃往了津门,目前也正在派遣人手对其进行缉拿。

  听到这个消息,我半天都没有说话。

  我没有想到宗教总局的行动居然这般迅速,半天时间不到,就已经将案情的前因后果给调查清楚了,不但如此,相关的证据链都已经准备充分,简直让人诧异。

  这办事的效率,也实在是太恐怖了吧?

  这就是黑手双城的作风?

  不过,邱三刀的在逃也着实是有一些耐人寻味,我们刚才还怀疑他跟荆门黄家有勾结,此刻这家伙居然就协同王蒙犯下了这般的惊天大案。

  林齐鸣打电话过来,只是进行例行通知,毕竟我不管怎么说,也算是天池寨关系网里的其中一员。

  我并没有提出要见王蒙一面,问个清楚的话语,这事儿对于我来说,有一个结果就行了,至于后续的收尾工作,自然会有人去忙,不过我还是问了一句,说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接下来天池寨又该何去何从呢?

  林齐鸣告诉我,说目前对此次案件的调查还在继续,尽管确定了王蒙和邱三刀两名主犯,但能够作成这惊天大案的,他们必然是有帮手的,到底谁是帮凶,这个还需要进一步的调查。

  而在这调查结果出来之前,应该是不会确定人选的。

  不过在他私底下的想法而言,估计因为就只有宋阙一名合格人选了,当然,如果我有意思的话,他倒是可以帮忙推波助澜的。

  听到了这话儿,我笑了笑,却不知道为什么,心头一阵发冷。

  挂了电话之后,我摸了摸脸,发现脸也有一些冷。

  老鬼问我怎么了,我将刚才的通话给大家复述了一遍,然后说道:“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这件事情发生之后,最终的受益者,到底是谁?”

  听到我的疑问,众人立刻收敛起了对于案件破解之后的兴奋。

  对啊,谁才是真正的受益者呢?

  从一开始的表面上来看,王蒙无疑是最大的受益者,然而这兴奋感还没有持续多久,旋即他就被查证是杀害王崇的主谋凶手。

  而现如今王蒙被关押了去,邱三刀亡命天涯,那么谁有是接下来的受益者呢?

  无疑是宋阙。

  越是这般想,越是心中恐惧——王蒙这个人,给人的感觉是太过于狂妄,有着世家子弟的矜持和身架,按照他鲁莽而不计较后果的性格,的确是有做出这件事情的可能性,但正因为如此,才使得事情变得错综复杂。

  按理说,这般完美的杀人计划,我很难相信是王蒙想象的出来的,而能够做出这般事儿来的人,又如何会被宗教总局一下子就抓到了把柄,进而对其进行抓捕呢?

  除非是有人在这其中,做了许多的手脚,种种的证据指向,方才让王蒙最终落了网。

  我的眼前突然间浮现出了宋老爷子那宛如狐狸的微笑来。

  而这笑容,又化作了黄门郎的警告声,接着又化作了无数人扭曲的脸孔。

  我感觉有一张网,将我所有的认知和猜测都给笼罩住了。

  众人陷入了沉默,而就在即将抵达城南基地附近的街口时,又一个电话打了进来。

  我看了一眼,却是基地附近那个小卖部老板娘的电话。

  我接通了过来,老板娘用一口浓郁的豫南口音跟我说道:“你的包裹到了,要不要过来拿一下?”

  听到这话儿,我先是一愣,然后表示我很快就赶到。

  挂了电话,我让出租车在附近停下就行,我们步行前往,下了车,几人在街上聊天,老鬼有些谨慎地问道:“老王,你搞的这事儿,到底什么缘由?”

  我答应过王红旗,所以对于南海剑怪的事情,并没有透露。

  老鬼在之前也从没有问起过。

  我想了一下,回答说只是一件小事情,受人所托而已。

  快接近小卖部的时候,我让大家散开,不要跟着我一起过去,不过得注意附近是否有任何动静。

  我赶到小卖部里,老板娘打着呵欠,说怎么才来。

  她一边说,一边把一个鞋盒子大小的包裹递给了我来,我瞧见她困倦的模样,从钱包里拿了一百块钱,给她当做辛苦费。

  老板娘拒绝了我,说这咋行咧,举手之劳而已。

  我们两个推搡了一会儿,她到底还是不肯收,我无奈,只有连声说谢谢。

  拿了包裹,我往回走,然后掂量了一下,发现里面并不算重。

  我蹲在了马路牙子边上的一垃圾桶旁,然后开始拆这快递包裹,三下两下,将纸包装给拆掉之后,里面露出了一本发黄的古书来。

  我看了一眼,没有立刻去摸,而是确定里面就只有一本书之后,将其复原。

  我在前一个路口与众人汇合,然后让小米儿帮我查验一下这古书之上,是否有任何手脚。

  王崇的死,让我有一些警觉。

  不过小米儿的回馈却是很正常,什么都没有,于是我不再多聊,一路回到了基地住处,方才打开灯,将里面的书给掏了出来。

  蓝皮本,上面什么都没有,而翻开了封面,扉页之上,却写着三个字。

  斩神诀。

  瞧见这玩意的时候,我的呼吸一阵急促,脸一下子就热了起来,强行按耐住激动的心情,然后开始翻阅了起来。

  这本书并不算厚,我大约地看了一下,心中莫名一阵颤抖。

  从里面的内容上面来看,语言逻辑与斩人诀、斩魔诀一脉相承,至于高深之处,我一时半会儿有点儿难以理解。

  不过最让我不解的,是此刻发生的事情。

  南海剑怪,他怎么会有斩神诀,而他的手下,为什么会在见了登报之后,毫不犹豫地寄了过来呢?

  正在这时,电话又响了。

看网友对 第四十四章 错综迷离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