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捉蛊记 > 第四十五章 原来竟是故人

第四十五章 原来竟是故人

  电话响起的那一瞬间,我甚至想要将它给直接扔了去。

  此刻的我,满脑子都是古书之上的战神诀,每一句话都让我感觉玄妙无比,尽管一时半会儿难以体会,但是却有一种莫名的燥热,这种燥热让我感觉到自己似乎触摸到了某种说不清楚的力量边缘,然而又欠了那么一点点距离。

  只要我努力的伸出手指,只要我触碰到它,或许……

  或许我连神也不会惧怕。

  想到这里,我浑身发热,然而当瞧见来电显示里面的人名时,我却最终还是按耐住了心头的烦躁,接通了电话。

  电话是林齐鸣打过来的,在一个小时之前,他告诉了我一个信息,那就是王崇之死一案的真凶已经抓获,那人便是王蒙,至于其余的人,还在审理之中,而这一次他打给我,则是跟我说起了与此相关的另外一件事情来——在出动追捕提供忘忧蛊的养蛊人熊阿卢的过程中,宗教局的调查小组遭受到了毁灭性的打击。

  十五人的团队里,只有两人逃了出来,而其中一人最终因为重伤而死。

  他们想着得到的消息,是熊阿卢此人身边有几个顶尖的高手在场,而这些高手似乎与邪灵教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调查组幸存的人员表示,说这些人的背景资料中,应该是小佛爷麾下佛爷堂的人。

  林齐鸣打电话过来,是求援的。

  他告诉我,说现如今宗教局在京畿重地四处撒网,人手有点儿并不充足,希望我这边能够出动,前往津门那边去调查此事。

  我接到电话之后,沉思了一会儿,最终决定服从安排。

  黑手双城之前跟我说过一句话,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调动我们的。

  而如果调动了我们,估计真的是捉襟见肘了。

  我这边确认之后,瞧向了旁边几人的门,将老鬼、黄胖子和小米儿都叫醒了来,然后把情况说明清楚,过了一会儿,有一个相熟的工作人员已经赶了过来。

  这个工作人员叫做侯晋恒,我们都叫他小侯,这几日我们需要用车的时候,他一般都给我们当司机,关系算得上是不错。

  他也是我们的联络人。

  小侯走进了房间里来,跟我们每个人打了招呼,然后恭敬地说道:“各位,准备出发么?”

  我点头说好。

  依旧是小侯开车,一脸黑sè的别克GL8,十分低调,而车里面除了小侯,还有一个女同志,是林齐鸣派过来的人,她给我们介绍起了基本的情况。

  因为王崇被杀一案影响实在是太恶劣了,在场的人员里头面人物太多,对于此事,总局也是最为震怒,不但命令陈志程亲自督办,也倾注了太多的精兵强将,一定要尽快破案,所以在投入了绝大部分的精力之后,相关的线索一条一条地剥离了出来,很快就找到了黑山苗寨出身的养蛊人熊阿卢此刻的行踪。

  这家伙在事发之后,已经离开了京都,前往了相距不远的港口城市津门,并且在一个叫做北辰区小淀镇的地方落了脚。

  官方的反应非常迅速,尽管并不知道起具体的位置,不过还是派遣了一个调查组,并且由津门的有关部门协同之下,对其进行追查,希望能够将人给拿住,好尽快地形成相关证据链,将案子给办铁了,尽快结案。

  这是总局领导的意见,而指导到了下面来,就使得调查组的同志难免着急,在没有展开全面调查的情况下,果断出击,结果……

  最终的结果让人惊骇,就仿佛摸到了马蜂窝一般,中央调查组和津门协同的人员差一点儿就在那里全军覆没了去。

  当逃回来的人员将当时的情况说明,才知道在熊阿卢身边,有几个不起眼的家伙,仿佛是佛爷堂的人。

  这些都是凶徒,身上的修为远超调查组的人员,而且出手绝对狠辣。

  而此时,离事发也才刚刚过了一个多小时,现如今津门那边已经组织了大部分的力量,集合了好几个相关部门,对整个北辰区附近进行了全面封锁,然后派遣部队对其搜索。

  当然,对付修行者最好的办法,就是也是用修行者。

  所以宗教局主导了此次事件,而调遣的人员,则落到了我们的头上来。

  一个半小时之后,我们赶到了位于小淀镇附近的临时指挥部,而在这里,我们见到了黑手双城的另外一个大将布鱼。

  我们赶到的时候,指挥部正在开会,布鱼作为了主导者,正在分配任务,瞧见我们进来,他走上前来,跟我们握了握手,笑容不多,却沉声说道:“几位来得正好,稍等一下,我一会儿跟你们通报最新的情况。”

  我们坐在了角落,会议室里有身穿各种制服的相关部门人员,会议进行了十分钟之后,由布鱼进行了任务分配,随后众人散去。

  散了会,布鱼方才找到了我们,说经过相关的检测,目前已经将目标锁定在了几个地方,现在需要对这几个地方进行突击盘查,他希望我们这里的四人能够分成两组,随员而去。

  我皱了一下眉头,说不分开行不行?

  布鱼苦笑了一声,然后说道:“王明,我知道这样也挺让你们为难的,但经过了刚才的那一场事件,当地的同志们普遍都有些畏惧心理,而你们几个,个个都是能够顶得住考验的高手,有你们在旁边,对他们的信心来说,也是一种支撑;何况目前我们也不知道到底哪儿会是敌人的藏身窝点……”

  听到了布鱼的苦衷,我们也没有再多说,稍微商量了一下,决定由老鬼和黄胖子作一组,我和小米儿作一组。

  我本以为布鱼会和我们其中一组一起,没想到他告诉我,他将另外再带一组。

  简单分组之后,立刻就需要参与行动,和我在一起的,是联络员侯晋恒,我们被分配去搜查一家纺织厂,与我们一起的,是一个联合调查小组。

  联合调查小组的成员有总局的,也有津门当地的同志,由当地一个叫做吴处长的领头。

  我们这队出发,一共有四辆车,从临时指挥部离开之后,我们依旧坐着开来的那辆别克GL8,有两个总局的工作人员坐了过来,小侯跟他们认识,握了一下手,又给我介绍了一下。

  我脑子里有点儿乱,没怎么记住对方的名字,只是随意地握了握手。

  不过对方倒是挺客气的,一脸崇敬地望着我。

  我一开始并不注意,路上的时候,有个人问我,说是不是跟天下十大的三绝真人交过手,并且还战而胜之……

  我听到这话儿有点愣,说是谁传的?

  那人说都这么说。

  我没有回答,而是想着难怪三绝真人对我不太热情了,估计这传闻出去,对他的打击有点儿大。

  这并不是我所想要的结果,毕竟树大招风,然而事实如此,我也没有办法。

  而那人见我不说话,以为惹到了我什么,又觉得沉默是高手的气度,于是忐忑,不再多言。

  从临时指挥所抵达那一所纺织厂,用不了多长时间,我们在纺织厂不远处的小道处停下,然后陆续下车来,人员汇聚在一起,总共有十二人,领头的吴处长找到了我这边来,低声说道:“王先生,有消息称嫌犯很可能藏在纺织厂的车间里面,我们需要确认这一点,然后再拉网,实施抓捕……”

  我看了他一眼,感觉对方有点儿眼熟,仿佛在哪儿见过一般,不过黑暗中有些模糊,有些难以辨认。

  听到他的话,我说你尽管吩咐就是了。

  吴处长说我的意见,是请您发挥长处,潜入纺织厂的车间里去,而我带着同志们在外围不空,一旦有任何的发现,你立刻出来通报我们,然后大家合力将人给擒住,不要发生任何意外——特别注意不要让对方死亡,总局现如今有个怀疑,这个养蛊人熊阿卢很可能涉及到邪灵教的大计划之中,尽量抓到活口。

  听到吴处长的话语,我点了点头,说好,我现在就去。

  说罢,我朝着小米儿打了手势,然后朝着纺织厂的方向摸去。

  很快,我们两人就翻过了高墙,滑下了里面,然后朝着厂房车间处缓慢摸去。

  进入厂房之中,里面黑漆漆一片,这儿的生意显然不好,并没有三班倒,也没有夜班,凌晨之时,夜深露重,几处关键的地方有灯火亮起,我小心翼翼地在充满了机器的车间里穿行着。

  如此一路找寻,最终来到了成品车间的时候,突然间角落里有了动静。

  我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回头朝小米儿打了一个手势,然后缓慢地朝着发出动静的地方摸了过去。

  那儿堆积着大量的成品、半成品,刺鼻的气味充斥其间,我一点一点地移动脚步,而这个时候,我突然间想起了那个吴处长为何这般眼熟了。

  我们其实是有见过的,而且就在津门。

  他可不就是当初我被困囚笼之时,温半城请过来破解法阵的小屈阳吴队长么?

ps:中午可能有惊喜。

看网友对 第四十五章 原来竟是故人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