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捉蛊记 > 第五十章 夜之杀戮

第五十章 夜之杀戮

  宋老的离开让我惊讶,因为我在来之前的时候,被告知他应该就在这里,没想到却是扑了一个空。

  疗养院的人一问三不知,我不得不求助尹悦,她过了五分钟之后,打了电话过来,说宋老爷子已经前往亦庄宋阙的住处落脚,同行的还有照顾他的孙女宋雪君。

  对于消息的滞后,尹悦表达了歉意,将具体地址告诉了我之后,她跟我说起了一件事情来。

  之所以让我们返回京畿帮忙,是因为一件事情。

  陈老大已经确定了对方的主战场,所以调动了大量的兵力,而在他的手下,最值得信任的力量,除了他们七剑,已经再无别的人手。

  所以他只有将希望寄托于我的身上来,希望我能够多出一点儿力,至少能够保证到京畿重地的安全。

  我忍不住问道:“那这拜访宋家,又是什么意思呢?”

  尹悦说道:“他怀疑,这里面,宋恶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希望这是假的,要不然,天池寨估计就是真的得完了……”

  离开疗养院,我和老鬼转身前往亦庄。

  亦庄位于大兴区一带,也是京都比较高档的别墅区之一,这里面的一栋别墅,够别人奋斗几辈子了,看得出来,天池寨当真是有钱,这一个个住着的,都是好房子,而我……

  算了,一个四处漂泊、无家可归的家伙,实在没有资格说这个。

  小侯送我们到了小区外面,我给雪君姑娘打了电话,知道我就在附近,她显得很高兴,说马上过来接我。

  等了十分钟左右,雪君姑娘出现了。

  双方打了招呼,她问我怎么会突然过来,我说王崇突然死了,王蒙又给宗教局抓了起来,我是参与其中的一人,心中多少还是不安,所以赶紧过来,跟宋老爷子讨教一番。

  雪君姑娘平静地看了我一眼,说道:“其实,如果你肯接任天池寨的寨主之位,就不会生出那么多事情来了。”

  听到她的这话儿,我居然无言以对。

  雪君姑娘领着我们来到了她家,我瞧见宋阙却是在院子里等待着我,两人见过面之后,他伸手过来,与我紧紧相握,说你事后去了哪里,怎么都不露面?

  我说去了一趟津门,那边出了一点儿事情。

  宋阙对我还算是不错,简单寒暄过后,带着我来到了后院,葡萄藤下面,老爷子正在摇椅前小憩,仿佛睡着了一般。

  宋阙停下了脚步,轻声说道:“事发过后,他一直都没有怎么休息,好不容易睡着……”

  话还没有说完,宋老爷子便开口了,说道:“王明来了?”

  我看了宋阙和旁边的雪君姑娘一眼,走到了摇椅前,说道:“是的,宋老,我过来看你来了。”

  宋阙过去,将自己父亲给扶了起来,双方来到了葡萄藤下面的石桌前座下,宋老吩咐雪君姑娘去斟茶,将人支开之后,看了一眼在远处站着、并不过来的老鬼,然后开门见山地对我说道:“王明,这件事情,不是你干的,对吧?”

  我没有想到对方上来,居然怀疑了我起来,苦笑着说道:“宋老,你应该知道的,我对那个位置,一点儿兴趣都没有。”

  宋老爷子平静地说道:“壁立千仞,无欲则刚。这句话说得好啊,王明,你一上来就把自己择开了去,这才是最聪明的选择,也让我忍不住怀疑起了你的动机来……”

  聪明人都是逆向思考问题的么?

  我有点儿无语,而这个时候宋老爷子突然笑了起来,说王明,你过来看我这老头子,我很高兴,不过你来这里,想来也是带着任务的吧?

  我愣了一下,说为什么这么说?

  宋老爷子说道:“因为你紧张了。”

  我苦笑,说老爷子你突然怀疑起我是那幕后主使者,让我怎么不紧张?

  宋老爷子说事实其实很简单,用利益论事,王崇死了,王蒙被抓,剩下的两个人方才是真正的受益者,而你的立场又如此鲜明,从一开始就表达了并不想坐这个位置,以至于宋阙变成了众矢之的,现如今黑手双城又成为了应急维稳办的主任,他是王红旗钦定的接班人,但思维却远比王红旗缜密,我估计他是怀疑到我宋家来了吧?

  呃……

  宋老爷子的聪明让我实在无语,过了好一会儿,方才说道:“老爷子,对于这件事情,你有什么看法,我很想知道。”

  他看着我,说我听说这最近在帮着官方做事,知道的事情,应该比我多。

  我没有多加犹豫,将我知道的情况,跟宋老爷子一一说明。

  他听过之后,笑了,说王崇是个得意忘形的蠢货,结果最终给人算计了,而王蒙则是一个胆大妄为的家伙,那家伙肯定是给邱三刀下了套,至于邱三刀这家伙为何会这般,这个我也不清楚——王大蛮子把他当亲生儿子一般对待,没想到最终他居然坑害了王大蛮子的亲生儿子,这就是报应?

  我说王大蛮子把自己这个徒弟当做亲生儿子,但他的亲生儿子王蒙,却把邱三刀当做了自家的仆人,或许怨恨就是从这里开始的呢?

  宋老爷子点头,说你说得对,若论资质、心性和修为,王蒙、包括王大蛮子下面那几个不成器的子女,没一个能及得上邱三刀的,偏偏这帮家伙自我感觉十分良好,总想着天老大爹老二,他是老三——我听说王蒙之前还找过你,让你以旁支的身份来支持他?

  我笑了笑,说谁说不是,后来我们翻脸了,我还把人房子拆了。

  宋老爷子说一个未曾谋面的旁支,他都有胆气颐指气使,更何况是拜在他父亲门下求师问道的邱三刀?所以不管邱三刀如何,这祸患其实都是早就埋下了的。

  我说老爷子,你觉得谁可能是凶手?

  宋老爷子看了我一眼,突然说道:“我听说,王红旗给了即将成为寨主的王崇,一种叫做龙意的东西?”

  我点头,说对,是一种介于实体和灵体之间的小金龙,是龙脉之中孕育而出的某种生灵。

  宋老爷子对我说道:“其实想要找到凶手,只需要知道那条小金龙,在谁手中,就知道了……”

  他的话让我豁然开朗,对于一个修行者来说,天池寨的财富和权位都不过是过眼云烟,真正让人觉得有价值的,却是那一份龙意,如果真的有凶手,那么绝对不会放过那东西的。

  而事实上,自从出事之后,那龙意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谈过了这件事情之后,宋老爷子便有一些意兴阑珊了,他闭上了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对我说道:“龙脉守护家族,到如今,其实早已没落,这是没办法的事情,制度已经打破了一切,家族再难凝聚,天池寨能不能熬过这一场劫难,谁也不知晓,而如同你这般优秀的子弟不肯出力,看起来我们已经走到了尽头……”

  听到他的叹息,莫名悲凉,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不过就我本人而言,天池寨的确已经是一条破船了,不管它在江湖上如何威风,底蕴如何深厚,对于我来说,也没有半分的吸引力。

  我几乎是逃一般地离开了宋家,无论是宋老爷子的叹息,还是雪君姑娘的哀怨,都让我难以面对。

  离开了宋家居住的小区,小侯刚刚准备要离开亦庄,突然间老鬼喊停了。

  小侯有些发愣,说怎么了?

  老鬼没有理他,而是转过了头来,对我说道:“老王,我得出去一趟。”

  我瞧见他脸sè严肃,不由得问道:“什么情况?”

  老鬼说我闻到了卡帕多西亚的味道,有死亡之族的人来这儿了,我需要过去看一下究竟。

  卡帕多西亚?

  听到这名字,我的心头顿时就是一跳。

  只有经历过欧洲一战的我们,方才知道这个名字代表着什么,死亡、毁灭、混乱,和寻常的血族所不同的,每一个卡帕多西亚都是让人为之惊悸的存在,他们都拥有着自己的姓氏和外号,让人退避三舍,又或者奉为上宾。

  血族六戒之中,第五戒为“客尊”,也就是说当你到达陌生的城市或者区域时,必须与当地的血族长老取得联系,在没有得到被人允许的情况下,是不能做任何事情的。

  在中国这片土地上,除了神秘莫测的清辉同盟之外,老鬼是最顶级的存在。

  但是有一位卡帕多西亚居然当着他的面活动。

  这事儿不能忍。

  我能够理解老鬼的愤怒,问是否需要我一起,老鬼摇了摇头,说不用。

  他告诉我他自己去处理,到时候他会直接回去的。

  我没有多想,让老鬼下车离开。

  小侯发动车子,走上了辅路,过了一会儿,忍不住心中的好奇,问道:“卡帕多西亚是什么?”

  我看了他一眼,笑了笑,说一个外国人的名字。

  他还待再多问什么,突然间我感觉到一阵巨大的冲力,从旁边猛然撞了过来,整个车子都给撞得飞起,然后摔下了高架桥去……

看网友对 第五十章 夜之杀戮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