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风鬼传说 > 第1043章 死战

第1043章 死战

上官秀眼中的杀气收敛了一些,抓住吴雨霏脖颈的手也缩了回去,问道:“雨霏,你是从哪赶过来的,”

吴雨霏等影旗人员并没有跟随上官秀一同进宫,在进入上京城后,他们就打散了,吴雨霏喘了几口气,说道:“秀哥,我们是看到西城这边有堂口发出的信炮才赶过来的,”

稍顿,她又急声说道:“现在阿牧和老秦已集结了三万帮众,与禁卫军一同阻击追杀的叛军,可是叛军的兵力太多,我方已经抵挡不住了,阿牧和老秦也都已负伤,”

上官秀眼眸一闪,追问道:“他二人的伤势如何,”

“秀哥放心,只是轻伤,”吴雨霏说完话,眼巴巴地看着上官秀,

眼下的局势岌岌可危,一着走错,满盘皆输,上官秀必须得立刻做出正确的决断,他眯缝起眼睛,问道:“后方的兄弟们还能坚持多久,”

吴雨霏眉头紧锁,说道:“叛军攻势凶猛,我方已经坚持不住了,秀哥……”

她话还没说完,一名兵卒急匆匆跑过来,急声说道:“殿下,永兴街路口告急,”

上官秀握了握拳头,斩钉截铁地说道:“雨霏,你去通知阿牧和老秦,只要他二人的血还没流干,只要他二人还有力气能拿起武器,就给我与叛军死战到底,不得后退,快去,”

说完话,他拉过一匹战马的缰绳,翻身上马,向青龙大街和永兴街交叉路口奔去,

吴雨霏暗叹口气,她抬起手指,含入口中,吹出尖锐又悠扬的哨音,

随着哨音响起,一团团的黑雾在她四周的yīn影中浮现出来,转瞬之间,黑雾皆凝化成人形,吴雨霏斩钉截铁地说道:“大家随我,与敌死战,”

“是,”刚刚凭空浮现出来的众人又都消失不见,现场只剩下缕缕的黑雾,

且说上官秀,他赶到青龙大街和永兴街的路口后,立刻投入到激战当中,与汹涌而来的叛军厮杀到了一起,

双方的交战打了有两刻钟的时间,叛军终于被击退,不过上官秀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又有军兵来报,平康街路口告急,

上官秀退回到己方的掩体后,重新上马,正准备赶往青龙大街和平康街的交叉口,恰在这时,唐凌的马车从这里经过,

在马车的四周,全是通天门的弟子和修罗堂的堂军,不过骑在马上的上官秀还是能透过人群的缝隙,看到里面的马车,

马车的窗帘撩起,唐凌娇美的容颜出现在车窗内,看到唐凌的那一瞬,上官秀勒紧战马的缰绳,单枪匹马的站在原地,

他散掉面部的灵铠,露出俊朗又深刻的五官,他嘴角微微扬起,向唐凌笑了笑,与她遥遥对视,

他看到了唐凌,唐凌也同样看到了上官秀,她关切的目光落到上官秀身上,上下打量,

上官秀的灵铠早已是血迹斑斑,还有多处的破损,黑sè、白sè、红sè交织在一起,让他看起来显得狼狈不堪,

见她的眼神渐渐黯淡下来,他明白,香儿是在担心自己,他悠然一笑,抬起手中的灵枪,手腕抖动,挽出几朵漂亮的枪花,以实际动作示意唐凌,他无事,还能与敌再战,

上官秀表现出来的轻松,并未让唐凌宽心,反而让她更加忧心,

她太了解上官秀了,如果战事真如同他表现得那么轻松,他现在的样子绝不会如此狼狈,更不会在这里做这些与战事不相关的事,

他,只是在安慰再见而已,她的菱唇微微张启,无声地唤道:阿秀,

即便相隔甚远,即便中间还隔了那许多的人,上官秀就是能听到,她在呼唤自己的名字,他脸上的笑意加深,微微张开嘴,一字一顿,同样无声地说道:等我回来,

说完这一句话,上官秀手腕翻转,用灵枪在马臀上一磕,战马嘶鸣,两只前蹄高高抬起,上官秀持枪立马,飞驰而去,

战斗,只要血未流干,只要还有一息尚存,便与敌人死战到底,这便是上官秀的信条,

激战由早上一直持续到中午,也直到中午的时候,第一军团的前军终于攻破了西城城防,将士们占领了西城门楼,打开了上京西城门,

前方的消息刚一传回来,上官秀便急匆匆的赶往后方战场,

他不知道后方战场现在是什么样子,但兄弟们能坚持到现在,已经是个了不起的奇迹了,

后方战场,地面上的尸体不是铺了一层,而是铺了好几层,其中有禁卫军的尸体,有叛军的尸体,还有无数百姓的尸体,尸体叠着尸体,就连大街地面上的石砖都已看不到了,

这里哪里还是什么街道,完全是屠宰场,人肉屠宰场,

战事已经打得如此惨烈,可是双方的交战并没有停歇的迹象,双方还在继续战斗着,

叛军再一次的攻了上来,队伍并不齐整,人们向前走的时候,深一脚、浅一脚,不时有人滑倒在地,

叛军正往前推进着,地面上的尸体突然动了起来,走在前面的叛军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呢,无数已被染成了血人的禁卫军将士推开压在身上的尸体,从尸堆中钻了出来,人们提着铳剑,发出野兽般的嘶吼,仿佛从地狱里钻出来的恶魔,直奔叛军冲了过去,

噗、噗、噗,铳剑破甲之声连成一片,前排的叛军还处于惊骇当中,便被突如其来的禁卫军刺倒在地,后面的叛军硬着头皮往前冲杀,与禁卫军战到一起,

双方的交战刚刚开始,由街道两旁的胡同里又冲杀出来数以千计的百姓,

人们虽然都端着安装了铳剑的火铳,但制式很杂乱,即有风造的火铳,也有贝萨造的火铳,仔细看这些百姓,有男有女,有老有少,穿着打扮各异,高矮胖瘦各异,但他们又都拥有同一种身份,修罗堂弟子,

两拨百姓,仿佛两把利刃,深深插进叛军的阵营里,在这两拨百姓的攻击之下,叛军阵营立刻被切割成了两部分,一部分被冲杀得连连后退,另一部分则被禁卫军和修罗堂弟子合力团团包围,

被包围的叛军,一个接着一个的哀嚎着翻倒在地,地面上的尸堆在不断的加厚,现场冲刺的腥臭味都令人作呕,

咚、咚、咚——

但是很快,在叛军的后方响起一连串的炮击声,无数的炮弹由叛军的身后飞落过来,掉进还在厮杀的双方人群中,紧接着,轰隆隆的持续爆炸声响起,炮弹在叛军的阵营中炸开,也同样在禁卫军、修罗堂弟子的阵营中炸开,

这是无差别炮击,是要把敌我双方一并歼灭的炮击,

炮击持续不断,似要无休止的进行下去,战场上,一条条鲜活的生命被炸得支离破碎,铺满了街道的尸体,被炸出一个又一个的尸坑,肉焦味弥漫开来,几乎扩散到整个西城,

被包围的数千叛军,连同数千的禁卫军和修罗堂弟子,没有几个人幸免,皆被无差别炮击炸了个粉身碎骨,等恐怖的炮击终于告一段落后,刚刚败退下去的叛军再次推进上来,

有的叛军,只在尸堆上走了几步就受不了了,弯下腰身,哇哇大吐,有些胆小的叛军,直接晕死了过去,

三万之众的禁卫军,连同三万之众的修罗堂弟子,打到现在,残存的人员已不足一万,

听闻叛军主力再次攻杀上来的消息,袁牧、秦川以及禁卫军头领文英,看了看四周伤痕累累的部下,三人不约而同地握紧了手中的武器,

袁牧对吴雨霏说道:“雨霏,你带上影旗的兄弟,去保护殿下,”

跟随上官秀赶到上京的百名影旗人员,现在也只剩下十来人,吴雨霏淡然而笑,拍了拍紫金弓,说道:“得了吧,没有我暗中相助,你和老秦都不知道死过多少次了,”

袁牧闻言也乐了,不过笑容很快消失,正sè说道:“雨霏,这里是我们的责任,但不是你的责任,趁着现在叛军还没有杀上来,快走吧,”

“同生死,攻进退,修罗堂崇尚的可不仅仅是一句口号而已,”吴雨霏不容人拒绝地说道:“影旗,不会丢下一名兄弟不管,只要还有一名兄弟未退,影旗弟子就绝不后退一步,”

说话时,她看了看自己周围的十几名影旗弟子,

众人皆未说话,更无人做出响应,人们或坐或站,有的在擦枪,有的在擦刀,各忙各的,仿佛他们之间的对话,与自己完全无关似的,

影旗弟子都是暗系修灵者,而修炼暗系灵武,性情或多或少都会受到些影响,变得yīn郁冷漠,沉默寡言,并不讨好,也不招人待见,

在修罗堂里,影旗人员始终都是游离在人群之外,不太合群,

见下面的兄弟们连个回音都没有,吴雨霏无奈地暗叹口气,她踢了一名离她最近的影旗弟子一脚,后者不明所以,把手中的灵火枪向下放了放,疑惑地抬起头来,不解地看着她,

看他那副一脸茫然的样子,吴雨霏又好气又好笑,同时心里还有些隐隐作痛,她咬了咬牙关,站起身形,喝道:“准备战斗,”

她一声令下,看似散漫的影旗人员,齐刷刷仍掉手中的布巾,把擦得铮亮的灵枪和灵刀收起,纷纷站立起来,

吴雨霏深吸口气,震声说道:“影旗上下,从来都只有与敌死决一死战的锐士,而从无贪生怕死之懦夫,”

“……”在影旗做头领,需要有强大的包容力和忍耐力,哪怕你能把自己说得热血澎湃,但也别指望有人能响应你个只言片语,

此时的情况就是这样,吴雨霏一句话说完,下面人连声都没吭一下,只是默默做好了战斗准备,

见状,袁牧、秦川、文英三人都被逗乐了,在当前这种明知是死战还要再战的情况下,恐怕也只有影旗的人能逗乐他们了,

袁牧感叹道:“若是此战之后,我们还能再见,我定要与影旗的兄弟们大醉个三天三夜,”

文英接话道:“也算我一个,”说话之间,他把肋下的佩剑抽出,向左右喝道:“禁卫军听令,随我,杀退来敌,”

看网友对 第1043章 死战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