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捉蛊记 > 第十五章 南海一脉若是覆灭

第十五章 南海一脉若是覆灭

  久丹松嘉玛死了,与黄养鬼、哦,错了,应该说是仁乃贡赛玛一般,都是化身做了灼热的烈焰,在人生的最后时刻,绽放出了自己最美的光华。

  唯一不同的,是她居然用了自焚的手段,而且那跳跃不定的幽冥烈火,给我的感觉很古怪。

  它一边代表着死,而另一边,仿佛又代表着生。

  我下意识的抓起了三尖两刃刀。朝着对方猛然一刀斩去,想要补上最后一刀,让心中安宁一点儿,然而这一刀斩了下去,却是落了一个空。

  啊?

  瞧见三尖两刃刀穿过跳跃的黑sè火焰,落到了另外一边,我顿时就反应了过来,朝着老鬼喊了一声道:“老鬼……”

  老鬼明白我的意思,伸出了左手来,上面的血光蔓延而下,将其笼罩了住。

  然而那被浓烈血光笼罩住的人型焰火,在几秒钟之后。化作了一大团的灰烬不再,只是在地上留下了一个人型的印记来。

  这……

  瞧见这诡异的场景,我先是一愣,随后忍不住苦笑了起来:“这尼玛……还真的不能小觑天下英雄啊。”

  老鬼点头,不再说话。

  很显然,久丹松嘉玛并未有死。而是借助于这黑sè烈焰逃遁了,又或者说是意识离开了这里,如此说来也不对,总之我们能够感觉得到,这个女人应该是存活于这个世间的,并没有被我们给消灭。

  这事儿是如此的神奇。我们也是第一次碰见过,也怪不得太多。

  可以预见的事情是,估计最近的一段时间里,我们都不用再担心这女人卷土重来,因为经受过这样一次打击,她就算是不死。估计也脱了一层皮。

  近期之内,她应该是不可能恢复过来的。

  只是……

  她刚才说的那几句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叫做该办的事情都办了,而且都已经办妥了,有人会为她报仇的?

  她要办的,是什么事儿呢?

  我脑子一转,突然间手足冰冷,想起了她之前与黄养鬼、小女孩程程一起,四处找寻黑舍利的事情来。

  青城山城破之后,我特地提醒过当时的西南局负责人王朋儿子王童,以及相关人等,说这女人极有可能杀个回马枪,去那峨眉金顶。

  结果尽管我一再提醒,但最终峨眉金顶还是遭了劫难,据说黑舍利也给劫了。

  青城山、峨眉金顶这样的地方都不能幸免于难,而接下来的那几处地方,是不是也最终逃不过久丹松嘉玛的魔爪?

  如果是这样,久丹松嘉玛就凑齐了所有的黑舍利。

  不过她到底想要黑舍利来干嘛?

  我想起了第一次见到程程的时候,她跟我讲的那些话。

  这东西很恐怖的,能够唤出人内心深处最恐怖的欲念之魔来,让人变得无比的强大和恐怖,尽管听着不怎么样,但是黑舍利对于某些人来说,实在是一种大补之物。

  她成功了,那么又是谁糟了秧呢?

  我在脑海中筛选了一下,突然间想到了一个人,顿时就是一阵哆嗦。

  不可能吧?

  希望不要是他,要不然,这事情可就变得很恐怖了。

  我的心中有点儿痛苦,但是又无法说出来,这事儿只有离开这里之后才能够最终确定下来。

  唉……

  我无力地瞧着面前这一堆灰烬,回过头来,瞧见周遭的人都逃得差不多了,现场一片凌乱,倒落尸体无数。

  瞧见这样的场面,我忍不住叹息了起来。

  这一次过来,我们的目标是黄门郎那个假死的家伙。结果折腾半天,弄成了这副模样,虽然了结了许多的恩怨,黄养鬼、久丹松嘉玛都化作了灰烬,但是对于我来说,却并不算是达到了目标。

  黄门郎倘若是真的有心藏起来,天下之大,我拿它也是没有办法。

  除非,我将荆门黄家的所有人都拿来当人质,逼他出来。

  只是……

  这个家伙连自己的女儿黄养鬼都能够出卖,在他的心里,其余的荆门黄家族人。能够有多少的份量?

  一想到黄养鬼的事情,我就觉得很悬。

  这人很聪明,天资聪颖,根骨奇佳,而越是这样的人,天性越是薄凉,让人感觉到一种说不出来的恐怖。

  他不把别人的性命当做一回事儿,万物在他的眼中都不过是拿来利用的棋子。

  那么,还有什么可以制约到他的呢?

  不过我除了内心之中的愤懑之外,对于老鬼获得的龙脉气运柱,也就是所谓的“龙神剑”,也感到十分的欣慰。真心地为这个兄弟赶到高兴。

  相比我的豪华两件套,老鬼一直都比较“穷”,之前也有过一些趁手的兵器,但时至如今,唯一能够拿得出手的,却是我给的蠡龙爪。

  哦。还有那血族十三圣器之一的血匙。

  但是对于南海一脉来说,剑,才是最为根本的东西,要知道,我们的上一代前辈,几乎都是以“剑”为名的。

  南海一脉的剑技博大精深。对于老鬼来说,他最向往的,并不是血族的什么什么头衔,而是一个剑客的身份。

  而对于剑客而言,剑这事儿的重要性,高于一切。

  看得出来。那把龙神剑,非常不错。

  就连降临于黄养鬼身上的那所谓神,最终还不是给他一剑斩飞了去?

  不管怎么说,光这一事儿,就已经值回了票价。

  想到这里,我转过头来,对老鬼说道:“走!”

  两人收起手中的兵器,离开了这边的废墟,往外走去,这个时候,我瞧见短短的时间里,那边的一大群矿工已经给疏散离开了去,只留下几个血肉模糊的尸体,一看就知道是那些监工的。

  监工有好些个,而这儿只有不到一半。

  看得出来,心黑的人,自然受到了最大的照顾,根本不得活,而平日里还保存着几分良善的,估计还是留了一条小命下来。

  只不过这些人去了哪里呢?

  我和老鬼往回走,来到先前那边的大厅,这儿已经人去楼空了,我们匆匆而走,这个时候从前面出现了两个人影来。我下意识地戒备起来,而随后我瞧见来人却是黄胖子和小米儿。

  瞧见我们,黄胖子大声喊道:“走,快走……”

  我一愣,说怎么了?

  黄胖子焦急地骂道:“那帮孙子将路口给堵住了,然后居然准备将这儿给摧毁了去。”

  我先是一愣。随即下意识地怀疑,说不可能吧,这儿可是荆门黄家经营了百年的老巢,说毁就毁去了……

  轰隆隆!

  我的话都还没有说完,突然间一阵恐怖的震动便从头上传递了过来,我感觉脚下的岩石剧烈跳动了三两下,紧接着头顶上大块的落石就砸落了下来。

  我勒个去……

  我的心中顿时就是一万头草泥马狂奔而过,这荆门黄家别的不说,行事却是十分果决无比,没有半点儿犹豫,直接就下了狠手。

  我估计这情况跟龙脉气运柱被老鬼抽取这事儿有很大的联系。

  或许都不用荆门黄家来作这个决定,支撑这巨大溶洞的顶梁柱都没有了,它的垮塌已经是必然的了,而荆门黄家借势而为,让此处塌陷,将我们这些仇敌给掩埋了去,是万不得已之时的最佳选择。

  我往回路望去,那儿已经被三目魔僵的爆炸给弄得堵塞了去,此刻前后两路被堵,似乎根本没有任何出路了。

  这个……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老鬼却是站了出来,伸手抓住了我和小米儿,然后说道:“老王,抓紧我。”

  我看了老鬼一眼。突然间心中一阵狂跳。

  我想起了青城山逃命的事情来。

  老鬼准备利用血匙的力量,带着我们逃离此处。

  没有任何犹豫,我伸出手去,一把抓住了黄胖子的手,四人连成了一个环来。

  这时我们头顶上面的岩壁赫然崩塌了下来。

  轰……

  漫天烟尘砸落而下,而就在这个时候。我们凭空消失了去。

  下一秒,我感觉到浑身冰冷,刺骨的湖水充斥了我的周身之上来,也刺激到了我之前激战时留下的伤口,火辣辣地疼。

  我开始往上游,使劲儿游动,过了没一会儿,终于浮出了水面来。

  几乎是同时,老鬼、小米儿和黄胖子全部都浮出了水面。

  呼……

  我们长呼了一口气,随后发现整个湖边动荡不安,显然是那湖底龙宫的崩塌,也改变了这长湖的水文环境。

  赶紧离开!

  我不知道下面到底怎么回事。不过也能够感觉到周遭湖水全部都是暗流,远处还有好几个漩涡,虽然我们都有着很好的水性,但是在这样变幻不定的地方,危险性还是太大了。

  四人拼足力气,终于来到了最近的湖边,趴在那湖边淤泥之上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都累成了狗。

  我们趴在那儿,都有点儿不想动了。

  过了好一会儿,黄胖子一下子爬了起来,哎哟叫了一声,然后摸着身后的伤口,对我们说道:“走、走,杀到荆门黄家去……”

  老鬼看向了我,说怎么办?

  我思索一番,突然说道:“你们说,如果世人皆以为我们死了,那会死一个什么情形?”

看网友对 第十五章 南海一脉若是覆灭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