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侠行天下 > 第八章:杀人不是目的

第八章:杀人不是目的

(PS:第二更晚了一些,之前我已经发了一个帖子,因为我自己不小心,在修改时把文档里的内容删了一大半,所以只能够i重写重新修改,我自己也是醉了,所以第二更到这时才弄好,可能有朋友没看到我的帖子吧。)

老者不是毛头小子,更不是无名之辈,那怕是在整个散崖国,他都是能够决定国家政权走向的大人物之一,一神境,听起来似乎很逊,但是只有正常自行突破到内力境的人,才有可能到达神境的层次,而每一个神境层次的人,莫不是大毅力,大运气,高资质的一时之选,不要小看仅仅只是神境的第一个层次,普通内力境或许十个百个都不一定能够出一个,静中悟神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老者其实并非是这一类的精英人物,他能够突破到一神境其实是有极大的运气成分在其中,是当初他在一次极偶然情况下,遇到了暴级生物袭击红海的事件,那次事件引动了四名内气境强者一同围攻暴级生物,而他刚好的被牵扯在其中,当时被牵扯其中的内力境数百人,自行突破的普通内力境也有数十人之多,而这数百人里只有十多人活了下来,他刚好就是其中一个,是他运气刚好,被那暴级生物一脚踩来时,其余的几名内力境当了他的肉垫,将他给压在了地底下一个不大不小的空洞处,那空洞又刚好有一些地痕缝隙连通了地底一层,所以有空气可以让他存活。

当时那场大战波及极广,不过正因为波及极广,那力道自然不可能集中在一处进行打击,所以被踩入地底的他刚好没有被余波打死,而且那一脚恰到好处,让他经脉受损,又并没有生命危险,只是在那种暴级生物和内气境强者的对战中,光是威势都可以把人给吓疯了,他就在那时被吓得疯癫了,但是身体因为受伤而无法动弹,又被压在地底空洞这样的安全区,可以说,他的身体和心灵反倒被强制给静了下来,疯癫的只是他的本能罢了。

结果在战斗结束,他身体愈合回到地面时,他惊喜的发现自己居然成为了一神内力境,这在他以前是根本都无法想象的事情,虽然他根本没任何办法达到二神内力境,无论是实力,还是心性都无法达到,但光是一神内力境都足以凌驾在几乎所有的普通内力境之上了,甚至连内气境那样的高高在上大人物都听说过他,这让他在接下来的几十年里风光透了,在散崖国,赤土大陆上的一个小国里更是成为了举足轻重的一个大人物。

正因为如此风光,正因为数十年的荣华富贵,所以他已经渐渐遗忘了那曾经面对无法匹敌,无法反抗的危险时的大恐怖,而这时,郝启将他内心深处所有的恐怖全部一次性给勾引了出来,让他心神失守,居然一瞬间就跪了下来求饶,全然忘记了作为一个武者最基本的心理……

武者武者,练武所谓何事?

可以说是除暴安良,可以说是除邪卫道,可以说是行侠仗义,也可以说是出人头地,富贵缠身,报仇雪恨,逍遥天地……

这些都可以是练武的目的,但是练武,其实练的不光是身体与实力,练的更是心与意,一个武者,可以被打败,可以被羞辱,可以被不屑和无视……但是,但是!武者是不能够为了自己活命而下跪的!

所以当老者下跪求饶后,周围的二十多名内力境都是眼里微微不屑,不过他们也都是若有所思,再没有任何人比在这个城市,在这个国家里生活的他们更明白这个老者所代表的意义了,所以本来蠢蠢欲动,打算给郝启三人一些颜sè看的二十多名内力境都停下了动作,他们在等第一个人出手,他们在等出头鸟,但是在场所有人都不是蠢货,都不想当出头鸟,所以结果就是在场二十多名内力境居然愣没有任何一个人反抗攻击……不,有的,郝启攻击的人敢反抗攻击,但是让所有人震惊的是,任何一个人,包括正常内力境,居然全都是一招就被郝启给拿下杀死,再没有第二招,最可怕的是,他们居然愣没看出来郝启到底是如何办到这一点的,明明只是普通的伸手,攻击,捏死,仿佛普通人一样的动作,但是被他攻击的内力境居然愣是被他如此轻易的捏住给捏死了,这……不科学啊,不,这不功夫啊!

全场就郝启一个人在攻击,云清青和亚瑟德都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再没有任何人比他们更了解郝启的实力了,所以他们根本是一丁点都不担心。

面对老者的下跪求饶,郝启甚至连表情都没有动作一个,当他捏死第四个说过奴隶交易的内力境时,转头看向了老者,然后露齿一笑,在老者眼里却仿佛一尊绝世猛兽露出了牙齿一般,这老者的理智再也无法支撑,整个人以跪下姿态猛的跳起,直接跳高了十多米,将餐厅屋顶给撞破了一个大洞,整个人就要向外跳跃逃窜。

但是下一瞬间,郝启已经出现在了他身旁,依然是简单的伸手一抓一扯,从旁观者来看就只是类似普通人一样的伸手动作,但是在老者眼里却看到了繁复奥妙的手上功夫,似爪,似指,似掌,似拳,又似乎是剑法,简单一抓一扯,居然把他的所有可攻击路线全部给挡住了,甚至进一步连同他的防御姿态都全部是漏洞,这感觉真的是太过神妙,一眼看去,他大脑所接受到的信息甚至让他产生了一种想要呕吐的感觉。

这是……独孤九剑……的意境!

郝启当初在梦境暴走时,依靠意念操纵了独孤求败的梦境暴走体,虽然只是一个复制出来的梦境暴走体,既没有内气境的本相,心相,神相,更没有真气境的种种奥秘,甚至连招式都是死的,一板一眼的死的招法,但是仅仅只是类似肉体本能的招式,从独孤求败的复制体演练出来时,那种独孤九剑的意境已经透过意念传递到了郝启的脑海之中,虽然很少,而且很不完整,再加上仅仅只是死板招式,毫无灵气可言,但仅仅只是这个,已经相当于真气境借着郝启的身体微微演练了一招半式了,已经让他的武功有了一种奇特的质的变化。

从地底三层梦境暴走,到来到地面上的这几个月时间里,郝启其实一直都在汲取吸收这种强行灌输而来的意境,虽然他只能够领悟其中一星半点,但是即便如此……他人物面板上,在拳法系数的数字后面,就多了一个“真”的字眼,虽然这个真的字眼看起来还若隐若现,但确实是真切的改变了他的系统人物面板了,而这是他前世所玩游戏的系统中并没有变化,他个人猜测,这个真字很可能代表的是返璞归真的意思……

说时迟,那时快,在老者逃窜,反抗,再到被一拉一扯间掐住了脖子,前前后后只是一秒时间过去罢了,而下一瞬间,郝启的指头就捏在了老者的大动脉上。

死亡的威胁是如此的可怕,可怕到老者觉得周围的一切都开始变得缓慢,连同他的身体和意识都开始变得了缓慢,只有曾经过往的回忆开始迅速的从他记忆深处涌现了出来。

这是死亡的征兆,虽然这是很不可思议的一件事,但是当一个人将死之时,他的思维速度会加快,曾经过往的记忆会浮现,在那短短一瞬间,就仿佛让他再一次度过了一辈子一样,这是一种被称为死亡记忆的东西,而老者作为一个活了一百多年的红海内力境,他自然是听说过这样的事情的,而他不想死,所以在记忆浮现出来时,他几乎拼尽了他一辈子的思维在思考着如何活下去,不可能反抗,根本无法逃跑,求饶也没有用,他该如何活下去,如何……

“奴隶……我会放了所有奴隶,包括那些内力境和武团手中的奴隶,我以后只要还活着,会尽全力拯救所有的奴隶!”

老者拼尽最后的力气大声吼叫了出来,这一瞬间,他本来已经花白的头发全白了,脸上的皱纹让他看起来仿佛八九十岁一样,仿佛下一刻就会立刻老死。

不过本来将要捏紧的手掌却是松了下来,郝启一言不发的看着这老者,然后他嘿嘿一笑,提着这老者就跳回到了餐厅之中,而在餐厅下的所有内力境,他们早已经吓得浑身都快动弹不得了,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郝启从上跳下,然后出现在了他们正面。

这时,亚瑟德忽然对云清青说道:“郝启为什么不杀了那个老头?还是要把他俘虏后,等没食物时吃掉?”

周围内力境和老者闻言顿时都瞪大了双眼,他们惊恐的看着亚瑟德,又恐怖的看着郝启,本来已经打算求饶的内力境,再一次爆发出了新的心思,他们决定……逃跑……

云清青自然看得出场中状况,她无奈的拍了一下额头道:“地面世界食物那么多,还堵不住你的嘴吗?我们这里不兴吃人!”

亚瑟德看着餐厅橱柜的那些食物,他认真的点了点头,又疑惑的说道:“那为什么不杀了他?我们又不要俘虏,养活他们可是会很浪费,最多把雌性留下来生孩子,别的全部杀掉好了。”

这话并不是杀气腾腾说的,而是用一种很平淡,很普通,很理所当然的态度所说的,而这其实才是最恐怖的语言,再没有任何的杀意能够匹敌那种完全将其当成普通牛羊来宰杀的态度了,所以本来听说不吃人的话后,稍微安静的内力境又一次恐怖了起来。

郝启这时将老者扔在了地上,他就说道:“亚瑟德,你的观念要逐渐改变,或者说适应我们这里的观念,简单些说,在我们这里,物质极大的丰富,并不需要依靠杀戮来取得生存的基本资源,所以我杀人其实本质上并不是目的,并不是为了杀人而杀人,所以我没杀这老头也是这个原因,同样,我不会杀在场这些内力境也是同样的原因。”

亚瑟德这一下更是不懂了,他奇怪的问道:“不杀人,那要他们做什么?”

“救人……”

郝启咧开嘴笑了起来道:“面壁图破壁,杀人为救人。”

“如此而已。”(未完待续。)

看网友对 第八章:杀人不是目的 的精彩评论

1 条评论

  1.  沙发# 匿名 : 2016年07月29日

    一天两更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