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弑天刃 > 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 秦家祖地

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 秦家祖地

  整个天界的形势,随着这一次天路开启,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巨大变化。在天路上得到机缘的人实在是太多,并不是每个获得机缘的人都会被外界得知。还有一些人刻意隐藏了自身在天路上获得的机缘。

  像吕毅这种,在此之前,楚墨甚至不清楚他居然也进入了天路。也就更无从得知吕毅甚至还在天路上见过罗掘,出卖过他。

  不过这件事情知不知道,都不会影响楚墨对吕毅的感观。

  那是相当深的仇恨,一旦遇到,楚墨不会放过他。

  楚墨骑着盖世犼,跟边开宇一起,继续朝着朝着秦家的祖地前行。

  这一日,他们终于来到了秦家的祖地外围。距离秦家的祖地的边缘大概也就还剩下三千多里。已经能够很明显的感觉到这里的戒备变得森严起来。楚墨也不得不开始收敛气息,小心行事。

  毕竟他不是来这里游玩的。

  秦家的祖地,位于一片苍茫群山当中。

  这里从外面看上去,似乎没有多少奇特之处,但楚墨在动用了望气之术后发现,秦家的祖地,相当不凡!

  浓郁的灵气,全都被法阵束缚在祖地的范围之内,没有丝毫外泄。由此可以推断,秦家的祖地,如今还存在着强大的法阵大师。

  若是任由这里的灵气外泄出来,甚至差不多快要到了形成异象的程度了。

  龙腾虎跃,神鸟飞腾这种场面,也未必不能发生。

  但如今,这里却很安静,就算有人无意中闯入到这里,也不会觉得这片地方有什么不同寻常之处。

  秦家的祖地也已经有太多年没有外面的人进来了。并非这里有多么偏僻,而是很少有人有这个胆子,敢闯到这里来。

  “马上就要到了,主人有什么安排?要不要我先进去冲一波?吸引他们的注意力?”盖世犼跃跃欲试。

  边开宇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进去冲一波?你想干什么?你是准圣药,不是准圣!”

  盖世犼有些不服气的道:“冲击一下怕什么?我的速度快的很,不等他们反应过来,这里的所有帝主大药……就全都被我一波带走!”

  “……”楚墨和边开宇全都一脸无语,忍不住齐翻白眼。感情是为了这个。

  “别急,这里的帝主大药,跑不了的。”楚墨淡淡说道。

  边开宇点点头:“这地方,我有种感觉,绝不能随便乱闯,不然的话,很可能会触动这里的法阵。”

  “那你感觉到有法阵存在了吗?”盖世犼问道。

  边开宇老脸一红,抽了抽嘴角道:“没感觉到。”

  “我也没感觉到。”盖世犼眸子里光芒闪烁:“但我能感受到危险。”

  植物修行者的感知能力先天就很强大,更别说盖世犼这种准圣药级别的存在了。

  楚墨轻声道:“跟我走。”

  说着,楚墨从盖世犼的身上跳下来,走在前面,然后说道:“记住,千万别跟丢了,不然的话,你们很可能会被困死在里面。”

  盖世犼和边开宇相互看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见了那一抹畏惧之sè。被困在法阵里面,可不是闹着玩的。说直接被困死……那可真不是玩笑话。

  所以盖世犼和边开宇全都小心翼翼的跟在楚墨的身后。

  楚墨的动作很轻灵,以一种十分奇怪的走位在行走,偶尔还要倒退回来一段距离,重新走。

  “虚空中已经被法阵填满,这地方,就算是一只苍蝇都飞不进来。”楚墨皱着眉头说着:“大地上,也到处都是陷阱。我现在甚至有点怀疑,秦家祖地的人,都不出来吗?这种法阵可不认人,就算是他们自己内部的人,想要走出来,也不太容易。”

  “说不定人家脑子里都有阵图呢。”边开宇说道。

  楚墨摇摇头:“就算有阵图,也不是谁都能走的。我要是猜得没错,秦家肯定有人栽在这法阵上面过。”

  “哈哈哈哈,你这有点太武断了吧?法阵的威力虽然很大,但有那么邪乎吗?”盖世犼有些不信。

  楚墨不再说话,带着他们继续前进。走了一会儿,突然间指着前方的一具尸骸道:“那人穿的衣服,是不是秦家的?”

  盖世犼和边开宇瞪大眼睛:“在哪儿?”

  “哪里?我怎么没看到?”

  然后,他们俩全都一脸狐疑的看向楚墨。

  楚墨微微摇头,心中暗自警惕,秦家祖地这里的法阵,果然强大,自己有望气之术,又有苍穹神鉴,所以能避开触动法阵的关键,也能看到法阵中的一些情况。但边开宇和盖世犼,却全都看不到。

  “那里有什么?”边开宇看着楚墨问道。

  “一具尸骸,看上去应该是有些年头了,穿着的衣服,就是秦家的服装。”楚墨淡淡说道:“或许就是一个秦家的子弟,不小心陷入到法阵当中,被活活困死了。”

  楚墨说着,看了一眼边开宇:“你们两个别动。”然后他走向那个地方。

  每一步,楚墨都走的十分小心,因为稍有不慎,就会触动这里的法阵,十几丈的距离,楚墨用了一炷香的时间,才终于接近了那具尸骸。

  这人生前绝对是一个强大的修士,已经不知死去多少年了,但肉身依然保存完好。眉宇间似乎也看不出多少痛苦之sè,楚墨放出神识感应一下,甚至还能在这里感应到一丝解脱的气息。

  这人的手边,放着一本手札。

  楚墨弯腰捡起这手札,然后又顺着远路返回。

  盖世犼和边开宇全都瞪大眼睛,吃惊的看着楚墨,他们是亲眼看见楚墨突然消失的,然后又看见楚墨拿着一本手札回来。终于相信了这里的法阵很恐怖这个事实。

  楚墨打开手札,上面的字迹很漂亮,没有丝毫凌乱。

  “我叫秦澜,是天界秦家第一百八十六代嫡出子弟。这是我被困在法阵中的第十八年,我能感觉到自己不断变得衰弱。法阵不停的从我身上汲取力量。我有过不甘,有过怨恨,也曾经愤怒无比。但现在,我全都可以放下了,因为我就要死了,于我来说,这是一种大解脱。”

  楚墨微微皱眉看着,想不到这人居然是秦家一名嫡出子弟。那么是什么原因,被困死在这地方?汲取力量又是什么意思?他接着往下看去。

  “法阵的存在,是为了保护秦家祖地不受侵扰。但现在看来,这却像是一个诅咒。谁能想到秦家的法阵运行的根本,却是需要秦家嫡出子弟的牺牲?这真是秦家当年布下法阵那位老祖的初衷吗?这到底是保护秦家后人,还是要坑秦家后人?我甚至一直怀疑,布下法阵的人,到底是不是秦家的人。”

看网友对 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 秦家祖地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