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全职法师 > 第1162章 不知自己身份

第1162章 不知自己身份

忘虫的事情莫凡自然记得,当初张小侯被深受其害。

“黑教廷掌握了忘虫,他们会在一些极其重要的人员身上使用,所以那些潜入到我们审判会之中的黑教廷成员,事实上在平常,他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内奸,因为他们一切有关黑教廷的身份与记忆,都会被忘虫给控制着,唯有在某个特定的时间内,或者使用一种特殊的声音,才会刺激忘虫,使得那个人幡然醒悟,自己是黑教廷之人。”唐忠开口说道。

莫凡坐在那里听着。

唐忠见他没有说话,接着道:“心夏身体里有忘虫,所以帕特农神庙的人断定,她自身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身份,唯有在某个特定时间,她关于黑教廷的记忆在会复苏,也就相当于她身体里另一个灵魂醒来而等到一切事情安排妥当之后,忘虫又会将这份记忆掩埋起来,让心夏看上去跟普通人没有任何的区别。这就是我们始终无法击垮黑教廷的主要原因,我们很拼命的去查黑教廷高层的真实身份,可黑教廷的高层,他们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黑教廷成员,我们又从何查起?”

撒朗执只是一个代号。

血石铁证。

难以治愈的双腿是因为她的身体藏着另一个灵魂。

心夏那纯净的心灵也并非是假的,因为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撒朗,有忘虫存在。

唐忠、冷青、唐月三人一开始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同样是带着根本就不相信的态度,他们第一反应一样是圣女选举之争,同样觉得这是一种无比荒唐的污蔑,可当这一切一切被揭晓时,他们竟然不得不去相信了

那个羸弱、善良、心思纯净的心夏是无辜的,她那掩埋在忘虫中的撒朗记忆,那在某个特定时间里复苏的灵魂与人格,才是真正的万恶之源。

他们此刻已经将他们所知道的全部陈述给莫凡听了,他们知道这一切真的很难接受,但事实便是如此。

心夏是撒朗,也不是朗,然而心夏与撒朗的灵魂在一具身躯上,圣裁院和帕特农神庙终究会将罪责定给心夏。

屋子里沉寂了,隐约可以听见莫凡重重的呼吸声,这一切对莫凡而言太过天方夜谭,偏偏证据就摆在面前,正逼得他不得不去接受。

“你有什么打算?”灵灵开口问道。

这件事,真的前所未有,更是对莫凡一种巨大的打击。

要他去相信博城灾难的幕后黑手,古都浩劫的万恶之首,便是朝夕相处之人?

“我要去见她。”莫凡答道。

“你恐怕见不到她,她被紧闭在帕特农圣女殿中,不允许她接触任何人,一旦有罪石判决完毕,圣裁院陈列所有铁证,若是黑sè石子高于白sè石子,她就会被正式认定为撒朗。”唐忠说道。

“我不想理会他们那些所谓的铁证,所谓的罪石,我要见到她。”莫凡很肯定的说道。

“帕特农武装力量惊人,不是一人之力可以抗衡的。”唐忠叹了一口气道。

“圣裁是什么时候?”

“今天,或者明天,我想那些证据恐怕说服了很多持有有罪石的人,最后的结果”

莫凡没有再多说,起身离开了青天猎所。

刚走出了几步,唐月追着出来,她看着莫凡,心里也是一阵难过,或许对莫凡来说千万妖魔都远不及这个消息来得更为可怕,这何尝不比有一天醒来,兀然发现自己是黑教廷成员来得痛彻心扉?

“如果你真的要去的话,把这个带上吧。”唐月说着,将一个珠子递给了莫凡。

莫凡看了一眼珠子,心里微微有些触动。

他接过了这个珠子道:“如果酿成难以弥补的过错,我会一个人承担。”

“你的决定,也是我们的决定。”唐月说道。

莫凡点了点头,没有再多言。

莫凡的手机里一下子有上千条信息。

莫凡无心一一复,他知道这些不断给自己留言的人,都是关心自己的人,可现在他心里只有一个人。

重新踏入希腊,进入到了雅典卫城,莫凡径直的前往了帕特农神山。

季节的一点延迟,导致真正的飞花之期在最近的几天,盛开得姹紫嫣红的神山一眼望去,就如同画卷一般,美得不似人间。

飞花飞絮飘入到雅典卫城,飘入到高楼与街道上,整个城市萦绕着芬芳。

莫凡抬起头,穿过那些蜜茶sè的花瓣与翠蓝sè的轻叶,注视着帕特农神山上那最神圣静穆的神女殿,他脑海中想起心夏说过,选举结束后她就立刻离开这里

“莫凡!”一个声音从旁边响起。

莫凡目光望去,见是庞莱、韩寂、祝蒙三人,他们似乎在这里等待自己多时了。

祝蒙依旧满脸胡须,他神情严肃的走来,看着目光坚定的莫凡道:“你考虑好了?”

“这件事,不需要考虑。”莫凡说道。

“我们不能出手帮你。”韩寂说道。

假如莫凡真的遇到了巨大的危机,他们三人自然会全力鼎力相助,包括唐忠也会一起前来,以他们几人的实力,怕是什么困难都可以解决。

但这次的事情,他们却真的无能为力,圣裁院之威,不容任何一个国家的法师轻易挑衅,一旦他们这几个分别代表着中国宫廷、魔法协会、中国议员的人出手,扰乱这次圣裁的话,必定掀起更大的祸端。

“我们会跟着你,能做的也只能够在你遇到危机时,把你从帕特农和圣裁院的人手中救下。”祝蒙沉着声音说道。

很显然,唐忠已经提前知会了他们,或者说,他们早就猜测到莫凡知道这件事后,一定会来帕特农神庙的。

他们不能帮莫凡与帕特农、圣裁院为敌,能做的也只有尽可能的保住莫凡的性命。

帕特农与圣裁院都有对叛者直接处决权,莫凡很快也将挑战他们的威严。

“席玉是投下白sè石子吗?”祝蒙问了一句。

“还不知道。”庞莱沉着声音说道。

“他并不理会大议员的暗示是吧?”祝蒙冷笑一声。

莫凡知道他们特意在这里等待,也是为了自己,心中也多了一份感激。

他自己清楚,这件事非同小可,他们还愿意站出来保护自己,便已经是最大的情义了。

“那我上山了。”莫凡抱以感谢,对他们说道。

“再等会,看看老神官那边的消息。”庞莱说道。

“老神官?”

“就是你们猎所老头。”庞莱道。

莫凡张了张嘴,脸上满是惊讶之sè。

包老头竟然是圣裁院老神官,神官是圣裁院最高级别的成员了,负责监督十三判官。

圣裁院的判官便是手中握着罪石的人,由包括大判官在内的其他十三名神官来对一些位高权重、修为惊天的人进行判决,而设立的神官之位,尽管不参与任何判决,但却负责监管十三位判官的行为,若有徇私,允许处决。

圣裁院判官的地位就已经够高了,神官自然更是超然,莫凡之前大概知道包老头退休前应该是大人物,却绝没有想到他会大人物到这种程度!

帕特农裁决殿内

一张圆桌,十三张椅子,这间完全封闭更由众兵把守的会议室再没有多的别的东西了。

十三位来自不同国家的判官坐在椅子上,他们面前是一大叠陈词,也有一叠证据。

昨天,他们已经在圣女殿进行了一场当面裁庭,他们也听了叶心夏的陈述,当然更多的是听到大贤者梅若拉的愤怒指控,就连一直力捧心夏的殿母也在当面裁庭中没有为心夏说上半句话来,毕竟她也是亲眼目睹心夏杀了圣女潘妮佳,也亲眼目睹了心夏的血可以融于撒朗血石。

当面裁庭已经结束了,现在是闭门会,这十三名判官将会对这宗事件进行最后的判决,一旦罪石结果出来,若白sè石子多于黑sè石子,就表明圣裁院认定这个撒朗指控存在漏洞,不能够完全证明心夏是撒朗,心夏也将会被降到由中国审判会来处置。

而如果黑sè石子多于白sè石子,这宗案件就会被判定罪名成立,心夏以撒朗论处,由圣裁院亲自执行。

“显而易见,她是无辜的,撒朗怎么可能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孩,何况从她所有的资料来看,她都是一名非常优秀的魔法学生,仅此而已。至于撒朗血石的事情,我想这世界上兴许存在着某种可能,使得另一个人的血液可以与这个特殊的身份血石相融。”来自于圣保罗大教堂的老法师雷纳说道。

“雷纳,我看你是越老越有妇人之仁了,证据已经如此充足,又何必再做过多的辩解,我的石子是不会更改的。血石就如罪石一样,绝不会撒谎,更不可能冒名顶替,她是撒朗。年龄根本说明不了任何的东西,据我所知新接任的黑教廷红衣主教冷爵,便是一位智商极高的少年,我们也断定,纽约神殿的失窃案,便是该红衣主教所为!”帕特农神庙出身的判官杜兰克说道。

看网友对 第1162章 不知自己身份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