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捉蛊记 > 第五十四章 越过山丘的知己

第五十四章 越过山丘的知己

  当陆左听我说完了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时,他陷入了沉默之中。

  许久之后,他方才深吸了一口气,说原来传说中的苗疆万毒窟,竟然是这样的一回事儿,而我们一直猜测的那神秘之地,居然是你女儿所有的。

  我说她不过是适逢其会,真正的所有人,是她师父蛇婆婆。

  陆左点头,说蛇婆婆这个人,我也曾经有听闻过,特别是她的大徒弟。巫门棍郎梁努尔,此人曾经是陈老大最得力的左膀右臂之一,因为他的死亡,陈老大甚至放弃了宗教局的职位,下野了去,辗转多年方才又重新回到了宗教局。

  我说我现如今也不太清楚到底是一个怎么回事,所以才会想着找虎皮猫大人帮忙看一下,是否认得那些符文代表的意思,以及确定那池子的方位。

  陆左沉思了一会儿,说这事儿我帮不了你,因为对于这种文夫子的活计,我实在是有些偏科。不过也许老萧能够知道。

  我说萧兄现如今在哪里?

  陆左说他功成身退,现如今回茅山当掌教真人去了。

  我想了一下,说算了,他现如今是掌教之尊,身边的人肯定很多,单独行动不得。此事我虽然不防备两位,但是其他的人,我却还是有一些忌惮的。

  陆左点头,说理解。

  他沉思了一会儿,突然说道:“有一个人,我倒是可以帮你推荐一下的。只不过她愿不愿意与你同行,这个还不太好说。”

  我有些激动,连忙问是谁。

  陆左也不卖关子,说就是小妖了。

  啊?

  我说为什么是她?

  陆左说小妖的来历比较特殊,她能够与植物发生心灵的沟通和交流,如果那入口发生了什么变故的话。她过去,应该能够发现一些线索的……

  听到陆左的叙述,我心中立刻升起了希望来,赶忙说道:“如此最好不过,只是……”

  我盯着陆左,说我明白你的想法,现如今你的情况并不太好,如果没有人在旁边守护的话,以前的仇家找上门来,只怕会有危险,所以小妖姑娘恐怕不会同意这个时候离开。

  陆左说其实有朵朵在我身边,问题也不会太大,这个事情,我会劝她的。

  听到这个,我也没有多说什么。

  从内心出发,我肯定是希望小妖姑娘能够陪着我一起去麻栗山找寻入口的,但如果她实在担心陆左此刻的安危,我也没有什么别的办法。

  而陆左此刻的伤势需要静养,也不可能陪着我们在山林里面钻进钻出。

  这种事情看缘分,强求不得。

  两人品着茶,过了没多一会儿,朵朵过来叫我们吃饭了,而这个时候我才知道,这个竹林草堂是刚建不久的,陆左在宗教局挂了一个巡视员的头衔,相当于厅级干部,在拿地方面还是有一些优待的,而功成身退的他,在此处建一个草堂隐居,上面自然也不会阻拦。

  来到餐桌前,我才发现还有一个胖姑娘,几百斤的好肉,我回忆了一下,仿佛在东官的养蝎场见过这妹子,叫做二春还是什么来的。

  这一桌饭菜应该是朵朵主厨的,做得sè香味俱全。不输大饭店的味道,我也没有假客气,提筷便吃。

  小米儿是蛊胎的胃口,平素对吃这些寻常人的吃食并不敢兴趣,不过此刻一吃起来,也是停不下来筷子来。

  因为这味道简直是太好吃了。

  瞧见我们频频动筷子,陆左也是很高兴,他告诉我们,说他以前在中山那边还跟人合伙开了一家餐馆,生意那叫一个好,红火得很。

  我大概听说过陆左的一些经历,问现在怎么了。

  陆左叹气。说后来因为惹了邪灵教,不得已,便把股份转给了合伙人,不再参与了,想起了挺郁闷的。

  我也叹气,说一入江湖岁月催,如果能够平平淡淡、安安稳稳的过小日子,那该多好?

  大家边吃边聊,十分热闹,而陆左对桌子上一盘凉拌皮蛋夸赞不已,说简直是太好吃了,我忍不住夹了一筷子。吃出了一嘴巴的咸腥味儿来,有点儿纳闷陆左为什么会睁着眼睛说瞎话,结果这个时候小妖姑娘却睁着忽闪忽闪的大眼睛,满是期待地问我,说怎么样?

  我这才知道陆左是故意讨好小妖姑娘才这般说的,只有硬着头皮。说嗯,很不错。

  小妖姑娘笑了,给我又夹了一筷子皮蛋,说喜欢吃就多吃点儿……

  好吧。

  我只有强忍着不适应的胃口,将这皮蛋在嘴里咀嚼着,快速吞进去。然后又喝了一口汤,这才消解许多。

  我这边小口喝着汤,而陆左则谈起了关于我们的事情来,说完之后,他对小妖姑娘说道:“小米儿挺可怜的,无家可归。我想你若是有空,就帮着去看看吧。”

  小妖姑娘瞪了他一眼,说我若是走了,你怎么办?

  陆左笑了笑,说我有手有脚的,有什么可担心的?再说了,平日里你也没有照顾我啊,上一次我上厕所摔倒了,叫人的时候,你也当做没听到。

  小妖姑娘鼓着脸,说你裤子都没有穿,我进去干嘛?

  陆左低声说道:“你又不是没见过,害啥羞呢?”

  小妖姑娘脸一下子就涨红了,用筷子猛地一敲碗儿,说陆左你什么意思……

  两个人吵吵闹闹,斗嘴斗得不亦乐乎,旁边的人都在看着热闹,莫名间就觉得是那般的温馨。

  不过吵归吵,小妖姑娘其实就是一个刀子嘴豆腐心的妹子,而且特别听陆左的话,最后还是决定跟我们去两天,帮忙看一下到底什么情况。

  我们当天就住在了竹林小楼这儿,小米儿不知道为什么,跟朵朵特别的亲。整晚都待在一块儿,而我则和陆左两人围炉而坐,饮茶聊天。

  两人谈天说地,越谈越投机。

  以前的时候,陆左的名气实在是太高了,而我算得上是刚出道。两人之间的实力还是有一些距离,故而谈一些东西的时候,可能还会有一些隔阂。

  但现如今我们却是差不多同一水平线了,彼此对于修行都有了一定的领悟和了解,几乎是一提起,对方就有共鸣。

  这样的感觉真的是太美妙了,让我凭空生出了几分知己之情来。

  我们坐在茶室聊天,而在走廊的不远处,二春不知道从哪儿弄了一个老唱片的那种音箱来,放着一些老歌曲,气氛莫名地很好,而后来的时候,突然响起了一首李宗盛的老歌《山丘》,我和陆左不约而同地停止了言语,然后侧耳倾听。

  老音箱里传来了那个久经沧桑的老男人,沉浸沙哑的嗓音来。

  “想说却还没说的还很多

  攒着是因为想写成歌

  让人轻轻地唱着淡淡地记着

  就算终于忘了也值了

  说不定我一生涓滴意念

  侥幸汇成河

  然后我俩各自一端

  望着大河弯弯终于敢放胆

  嘻皮笑脸面对人生的难……”

  山丘的歌词很有意思,唱腔也是那种淡淡叙述的风格,而当那个老男人唱道了“还未如愿见着不朽,就把自己先搞丢;越过山丘,才发现无人等候”的时候,我的脑海里突然间便是豁然开朗了起来,感觉到之前关于修行上面的一些不解,一下子就明了了许多。

  两人静静听完了这首歌,陆左抬起了头来。对我说道:“这首歌我很喜欢。”

  我说我刚听了,突然也有了许多收获。

  陆左一口饮尽杯中茶,然后哈哈一笑,说其实你知道我最遗憾的事情是什么吗?

  我说可惜不能交手。

  陆左说对,如果我并没有受伤,实力仍在巅峰。真的想与你去竹林之前大战三百回合,以武会友,两人切磋,感受刀剑之中的豪情……

  我劝慰他,说没事,你的伤势很快就会好的,到时候我们一定有机会一起切磋。

  陆左摇了摇头,叹气说道:“很难了……”

  那天我与陆左聊到了深夜,平生难得一知己,两人恨不得秉烛夜谈,只可惜后来小妖姑娘担心陆左的身体,强行拦住了我们。将我们赶回房间去休息了。

  次日清晨,我早早起来,与小妖姑娘一起,带着小米儿离开了竹林小楼。

  我们乘车离开晋平,赶往了麻栗山。

  到了地方,小妖姑娘没有片刻停留,着急催我们进山,我知道她虽然大大咧咧,故意跟陆左吵吵闹闹,但是对陆左还是关心的,也担心他此刻的情况,所以想要尽快弄好,然后离开,于是也就没有再多耽搁。

  我们中午的时候赶到了西熊苗寨,然后路过了大榕树,又走过了那一处狭窄的山道。

  还没有来到尽头,小妖姑娘便停下了脚步,然后将手放在旁边的花花草草以及树木之上,闭上眼睛,然后用心沟通和交流。

  我能够瞧见她的指间处,有浓郁碧绿的光芒洒落其间,然后落入了植物身上。

  这些植物就仿佛活过来一般,不断地摇摆着身子。

  小妖姑娘一路走,一路与植物交流,而走到了尽头的时候,她抬起头来,对我说道:“我知道问题在哪儿了。”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没有为什么,就是突然想写一写陆左他们平日里的生活状态,还有那个时候他们真正站在山顶上时的那种心境。
《山丘》,我也喜欢,超级喜欢,用来表达此时此刻的陆左,我觉得是合适的。

看网友对 第五十四章 越过山丘的知己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