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拂晓的王牌 > 第五章、拂晓

第五章、拂晓

  甄诚叹了口气,对地上的女人道:“听到了吧?逢魔星人的搜查小队来抓你来了,他们肯定会地毯式地搜索这附近,你动弹不得,被发现只是早晚的事情,我如果替你隐瞒的话,我也活不了……所以,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出卖你。”

  女人惨然一笑:“你……不是这种人。”

  甄诚不置可否,穿过后门回到了超市里,迎向那五名士兵。

  每走出一步,他脑海里就会翻起三年前那一幕,燃烧的远征号从天空中坠下,毁灭的梦想与希望,三年的醉生梦死,然后,一堆疑问慢慢地出现在了脑海中,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做什么?我应该做什么?

  这些其实不需要答案!

  因为答案早已在他心中。

  “喂,你是这里值夜班的收银员吗?”为首的小队长骂骂咧咧地道:“跑哪里偷懒去了?我们正在追捕恐怖分子……你有没有看到……”

  甄诚不等他说完,就指了指后门,故意装出畏惧的语气道:“长……长官,我刚才听到后面有响动,就过去看了看,小巷里躺着一个穿黑sè紧身衣的女人,她受了枪伤,地上好大一摊血。”

  “咦?”五名士兵对视一眼,脸上同时现出大喜之sè,红sè的瞳孔里也满是兴奋之意。

  队长伸出手来,在甄诚的肩膀上用力一拍,笑道:“不错,你小子很上道,快带我们去看看,如果抓住了恐怖分子,新政府一定会好好地嘉奖你。”

  “是是,多谢长官提拔。”甄诚装出卑躬屈膝的样子,带着五名士兵钻进了小巷之中。

  地上的女人还躺着动弹不得,一地的鲜血。

  “哈哈,果然是她!”小队长只看了一眼便狂喜道:“这下老子立大功了,快看看,这女人死了没。”

  两名士兵用枪指着女人,小心翼翼地靠过去,蹲下查看,几秒后,站起来道:“还活着,但快死了,正拿眼睛瞪我们呢,嘿嘿……哟,现在开始瞪这个收银员小子了……看来她被出卖了很不甘心,哈哈哈哈……被地球人同胞出卖,换了谁也咽不下这口气吧。”

  五名士兵一起大笑。

  那女人用虚弱的声音,愤愤地对甄诚道:“没想到……你居然真的出卖我。”

  甄诚并不理会那个女人,而是继续用讨好的语气道:“长官,你看那边地上,有一块小小的存储卡,可能是这个女人掉下的东西。”

  听到这话,五名士兵几乎同一时间看了过去,其实抓住这个女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弄到她手上的存储卡,将流失的资料追回来。

  女人见甄诚连存储卡都出卖了,只觉得一阵心灰意冷,那张卡的重要程度更甚于她的生命,若不是她现在动弹不得,一定会跳起来咬死这个可恶的卖国贼,狗奴才,外星人的忠犬……

  可惜她做不到,生命正在飞快地流逝,马上就要死了……可惜,死之前看不到地球恢复荣光的那一天。

  这时候,五名士兵几乎同时蹲下身,想去捡那张存储卡,也就在这时候,甄诚动了,他双手如刀,同时切在了两名士兵的颈部大动脉上……逢魔星人的身体构造与人类是完全一样的,对人类有效的招式,用在逢魔星人的身上也同样有效。

  两名士兵连哼都没哼一声,就软倒在地。

  女人惊得睁大了眼,她显然没想到,甄诚居然会在这时候突然发动奇袭,更没想到的是,他出手如此狠辣有力,居然一击就能打倒两名正规士兵,这可不是普通人做得到的。

  同一时间,另外三名士兵大惊回头,举起了手里的光束步枪。甄诚抢在他们回过头来之前,伸手从一名晕倒的士兵腰间拔出了军用匕首……然后一刀捅进了面前的士兵咽喉,鲜血迸出,那人连惨叫声都没来得及发出,就委顿在地。

  还剩下两人,两柄光束步枪的枪口就快掉转过来了!

  接下来,女人亲眼见证了什么叫暴风骤雨,甄诚手里的军用匕首仿佛一道龙卷风,一瞬间就在另两名士兵的身上连捅了十七八刀,每一刀都正中要害,凶狠无比。而他的速度之快,那两名士兵到死为止,都没有来得及将光束步枪的扳机扣下去……

  在女人眼里,两名逢魔星士兵的动作仿佛像是电影的慢镜头,但甄诚的动作,却好像是快镜头!

  “你!”女人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你究竟……是……什么人?”

  甄诚脸sè冰冷地又在刚才打晕的两名士兵脖子上补了两刀,送他们一命归西,这才用无奈的语气道:“一个过气的王牌!”

  王牌?隶属于哪只部队的?女人没问,实际上,她的血流得太多,说话已经很困难了。

  甄诚伸手将地上的存储卡捡起来,轻叹道:“我这人真是没救了,还是忍不住出了手。也罢,凭着咱们一夜夫妻的交情,我会帮你转交这张存储卡。”

  “多……谢……”女人用最后的力气说了两个字,然后就陷入了沉默。她的手无力地垂落下去,美丽的眼睛没有闭拢,而是定定地看着漆黑的夜空……天上有一轮残月,却没有星星,一颗星星都没有。

  她的眼睛慢慢地失去了神采!

  甄诚并不伤心,这个女人和他只是一夜的交情罢了,他从来没有爱过她,甚至连喜欢也说不上,犯不着为她的死流泪……但是,却有一滴悲伤的眼泪滴落在心间,为一名光荣牺牲的烈士!

  甄诚将存储卡扔进了嘴里,压在舌头下面。然后把刚才杀人用的匕首握柄反复擦了几遍,抹掉自己的指纹,再把匕首放到了女人的手里,握好。摆布了一下现场,伪装出是这个女人拼尽最后的力气杀了五名士兵的样子。

  她应该不会介意背负上五条外星人的性命吧?不,不会介意,反而会很高兴才对。

  甄诚跑到大街上,对着街上来来回回搜索的逢魔星士兵大叫道:“快来人啊,超市后面的小巷里打起来了……杀人了……杀人了……”

  ————

  拂晓,又称黎明,指早晨在日出之前,太阳在地平线下6度以上的时段。

  拂晓是黑夜的终结者,是希望的代名词。

  拂晓时分,天光微明,空气冰冷,尤其是走在黄浦江边,刺骨的江风不停地从脖子里灌入,让人全身都起一起鸡皮疙瘩。

  甄诚来到了江边的歪脖子树下,那里果然有一个女人正在静静地等候着。女人的长相和昨晚那个女人一模一样,鼻子眼睛嘴,仿佛一个模子里倒出来的,想毕身材也是一样吧,甄诚闭上眼就能回想起她脱光衣服是什么样子。不过,这个女人和昨晚那个女人的气质却天差地远,她看起来比较文静,优雅,和她姐姐那妖娆的风情大不相同。同样的相貌却能显出两种截然不同的风情,倒是比较有趣。

  他走到女人的身边,低声问道:“黄昏之后是什么?”

  女人全身一颤,脸上露出悲伤之sè,来和她接头的人不是姐姐本人,这说明姐姐已经死了。虽然早就做过千次万次的思想准备,但泪水还是不争气地滑落,她安静地哭着,喃喃地答道:“拂晓!”

  接头暗号对上了,甄诚拿出了存储卡,放到她的手里:“拿去吧,我得走了。”

  女人双手颤抖地接过了存储卡,这是姐姐用生命换来的情报,虽然它只有指甲大的一片,却感觉异常的沉重,转身欲走,突然,她又回过头来,略带不确定地语气问道:“你是……甄诚?”

  “咦?”甄诚心里大惊,全身的肌肉瞬间崩紧,做出了随时打算搏杀这个女人的打算:“你认识我?”

  女人抹了抹脸上的泪痕,正容道:“双庆军校,2297届学员,甄诚,机甲战士驾驶科,毕业考试打败无数竞争对手,获得王牌称号,被学校推荐进入远征号服役,然而,毕业典礼那天……”

  女人一句话就报出了甄诚不为人知的身份,见甄诚的脸sè越来越难看,身上甚至弥漫出了杀气,她赶紧道:“甄诚学长别误会,我之所以知道这些,是因为我和你同校,2298届的学员,也就是你的学妹,情报科,张樱仙……那一天,我和姐姐就站在操场的角落里,看着学长上台领奖,然后看到远征号从天空中坠落下来……”

  甄诚紧张的情绪稍稍放缓,奇道:“你姐姐并没有认出我。”

  “她那时比较内向,总是低着头,不敢看别人的脸,可能没有好好记住学长的长相……”

  “内向?”甄诚想了想前天晚上在酒吧主动勾搭自己,在床上极尽挑逗的那个妖娆女人,实在把她和“内向”两个字挂不上勾。

  张樱仙缓缓地道:“姐姐变化很大,但学长变化也不小,以前的你英气逼人,看起来给人一种很认真努力的感觉,偶尔笑起来又带着天真无邪,现在看起来……却有点……我差点不敢相认。”

  甄诚摇头道:“不用客气,就直说吧,我现在看起来很颓废,对吗?”

  张樱仙礼貌地沉默了,沉默也就等于默认。过了好一会儿,她才道:“本来这个问题不该问的,但既然是甄诚学长,我就不用担心情报泄露,可以大胆的问了。为什么你会帮姐姐送这张卡来?你并不是组织里的人。”

  甄诚叹道:“因为……嗯……yīn差阳错吧,她临死前正好只有我在她身边,而我和她正好有一夜夫妻的交情,就帮她送一送。”

  “原来如此。”张樱仙苦笑道:“姐姐本来是个洁身自好的女孩子,从三年前那天开始……她……她就变了,每晚混迹于酒吧,总是在陌生男人的床上醒来,喝洒喝到呕吐,抽烟抽到咳嗽……没想到,她居然也和学长上过床……”

  甄诚微微一楞,从三年前开始吗?我又何尝不是。

  张樱仙叹道:“总之多谢学长,姐姐死的时候能有学长送她一程,也总好过孤独地一个人死去,唉!我废话太多了,咱们就此再见吧。哦,也许不要再见了更好,沾上我们的人,随时会像姐姐一样死去……”

  张樱仙转身就走,江风拂起她的长发与衣角,她走得很快,转眼就走出好几米远。

  看着她渐行渐远,甄诚的心突然跳得无比的剧烈……三年了……三年的醉生梦死,今天好不容易有所改变,冷漠的灵魂好不容易又一次开始灼热地燃烧,心脏“碰碰”地跳动根本停不下来,但只要让她走远,一切都会再次归于平静?

  甘心么?

  甘心就此沉沦?

  甘心在逢魔星人的手下当一辈子的亡国奴?

  不!

  绝不!

  “慢着!”甄诚突然叫住了张樱仙,然后一字一句地道:“让我加入你们的组织!”

  “吓?”张樱仙转过身来,惊道:“学长,你没听到我刚才的话吗?沾上我们,随时会死。”

  甄诚沉声道:“我不知道你们在做什么,但用脚指头也能猜到你们在与外星人为敌。我也是地球人,而且也曾经是一名光荣的军人,你觉得我应该明哲保身,置身事外?”

  张樱仙脸上的异sè缓缓地化去,过了好一会儿,她大大方方地伸出了右手:“欢迎学长!我愿意做担保人,介绍你进入组织。”

  甄诚伸手与她相握,两人的手心都很烫,也许是因为热血在燃烧吧!

  “可以告诉我组织的名字了吗?”

  “拂晓!”

  —–

  感谢≈≈≈非?≈~?打赏2000,伊雨萧枫、kyogre打赏1000,青灯雨雾打赏500,哈哈有本事来打我啊、林歆予、大虎神、乌左、御三家的圆陆鲨、嗯一个符号、书友150512220314225、十六夜桜打赏100

  

看网友对 第五章、拂晓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