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拂晓的王牌 > 第八章、准备出击

第八章、准备出击

  新书发布的几天来,天天都有老书友在惨叫,说公公的风格变化太大,其实嘛……咳,公公的小说该有的总是会有的,现在感觉有点沉重是因为正在布局,随着出场人物变多,逗逼角sè是一定会有的,别急!还有人说负防不能抵抗死妹,公公鄙视之!才死个女配就开始惨叫了,要是死女主,你们还不得发疯啊?看看人家《诛仙》,死起女主来完全不手软的,公公已经很温柔了,不准吐槽公公。

  ——

  在超市度过了无聊的一天之后,晚上八点,甄诚和同事换完班,走出了租界。

  一阵急促的汽车喇叭声似乎在赌气般的呼唤他,甄诚寻声望去,看到张樱仙坐在一辆红sè的敞篷跑车里向他招手,早上她明明骂了甄诚,现在却按他的要求打扮好了,上半身穿着衣领开得很低的吊带衫,下半身穿着超短裙,身上挂着许多银光闪闪的坠饰,脸上涂了浓妆……一看就不像什么好女人,而是像那种随便搭个讪,晚上就可以和你上床的类型。

  甄诚拉开车门坐到副驾驶座上,低声笑道:“啧,你这不是挺懂的么?这身打扮已经有你姐姐的九分神韵。”

  张樱仙没好气地道:“还不是你说的,不这样打扮来接你容易惹人生疑,作为专业的情报人员,我宁可自己吃点亏,也绝不会让组织的利益受损。坐稳了,别东张西望,咱们要用最快速飙车去基地,不然赶不及晚上的行动。”

  敞篷跑车发动起来,穿过市区,飙上了沿海公路。红sè的敞篷车,穿着火辣的美女掌握着方向盘,甄诚在这样的环境里,眼光不自禁地瞄向张樱仙雪白的大腿。

  张樱仙感觉到他的目光,没好气地拿了件外套出来,搭在自己的腿上。

  甄诚笑道:“切,有什么好遮掩的?你身上每一寸肌肤我都看过。”

  “你胡说!”张樱仙赶紧道:“我又没和你……”

  “你是没有,但你姐姐有过。”甄诚说到这里,不怀好意地笑道:“你们是孪生姐妹吧?不光长相一模一样,身材也应该相差无已,她在我面前光着身子一整夜,你说我还有什么地方没看过?你现在遮着有用么?”

  张樱仙神sè一僵,但随后又变得坦然:“不一样的!哪怕她和我的外表一模一样,但映在你脑海里的毕竟是她的身体,不是我的,你用这种投机取巧的说法,并不能动摇我。学长,拜托你变回三年前的你好么?”

  “三年前的我?”甄诚将背靠在座椅上,目光却放在了天空中:“我们……回不去了。”

  说话间,车子已经驶进了基地,甄诚的记忆力是很强的,他发现渔村外比上次来的时候多了一个东西……嗯,是一块没有铭刻姓名的墓碑。

  车子停在墓碑前,张樱仙下车,对着墓碑双手合什,嘴里喃喃地说了点什么。甄诚明白过来,这是她姐姐的衣冠冢,那个到现在还不知道名字,却和自己有过一宿之缘的女人……他走到张樱仙身边,向着墓碑行了个军礼。她对于甄诚来说,已经不再是一夜夫妻的女人,而是一个壮烈牺牲的战友。

  进入基地内部,甄诚发现这里的气氛和自己上次来的时候大不相同了。

  停机平台上有大量的工作人员在来来回回,其中大部份是整备班的后勤工作人员,有人的手上拿着电钻,有人拿着扳手,有人抬着装弹药的箱子,有人用微型电脑连接了机甲战士,正在进行系统调整……这些人全都在围着“空牙”和“地虎”转圈圈。

  在这种重要的战斗任务之前,整备班必须要把机体的状态调整到最佳,连一颗螺丝钉都不能出问题,否则……就有可能危及驾驶员的生命。

  甄诚这次只能做为支援部队投入战斗,他不能在这里久留,只好恋恋不舍地看了“空牙”和“地虎”一眼,跟着张樱仙钻入了另一个房间。

  房间里已经有许多人了,这些人的穿作很杂乱,有的人穿着西装,手拿提包,看起来像个卖保险的。有人则穿着一身运动服,看起来很像运动健儿。有人穿着一身环卫工人的服装,看起来像是扫大街的……

  这些人正在将身上那三教九流的衣服脱下来,换上迷彩服。他们互相之间不问姓名,因为泄漏姓名意味着有可能被出卖……

  甄诚默默地加入其中,脱掉常服,穿上张樱仙递过来的迷彩军服,左右军靴各插一柄匕首,腰间也同样插上手枪,在防弹背心的内侧口袋里挂上手雷,把光束步枪斜背在背上。不同于别人的是,甄诚还在腰间多挂上了一柄自己提前准备好的长刀……

  旁边伸过来一个脑袋,是个不知名的中年白人大叔,看样子是名老兵,身上弥漫着很重的血腥味儿,他好奇地道:“小子,你居然会玩武士刀?现代战争里已经很少有人会用武士刀罗。嗯,黄皮肤黑眼珠,莫非,你是大和民族的后裔?”

  “不!我是华夏后裔。”甄诚沉声道:“另外,这种刀也并不是大和民族才用,咱们华夏人在唐代的时候就开始用这种刀了,请称之为唐刀。”

  “分那么清楚做啥?”中年大叔不满地抠了抠头。

  “还是分清楚点的好。”张樱仙居然也插口了:“纯血统的华夏人最讨厌的就是被人拿来和大和民族混淆在一起,哪怕同为地球联邦的一员,我们也要和他们划清界线。”

  “好吧,美丽的情报员小姐都这样说了,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不怕告诉你们,我是法兰西人,很讨厌英格兰人。哈哈哈!我也要和英格兰人划清界线。”中年大叔耸了耸肩膀,退开到了一边。

  整备完毕之后,张樱仙就不能再跟着甄诚了,她只是低声对甄诚道:“学长,别死!我已经失去了很多重要的人,不希望学长也……”

  “哦?我对于你来说也是很重要的人吗?”甄诚笑道:“有多重要?要不明晚你来我家……”

  “……”张樱仙愤愤地跺了跺脚,转身离开,在她快要消失在走廊尽头的时候,甄诚突然大声道:“你放心,我绝不会死!我还有个很重要的心愿没有达成……谁也别想在那之前杀死我。”

  听到这句话,张樱仙突然停住了脚步,喃喃地道:“重要的心愿么?我明白,那一定和银月的露娜有关……”

  甄诚身穿迷彩服,荷枪实弹,跟着一大群不知来历,不知姓名的士兵一起,顺着走廊向前走,很快,众人便来到了一个地下船坞,这里居然静静地泊着一艘潜水艇……不对,是潜水空母“水母号”!

  甄诚只在学校的教科书上看到过这艘船。

  水母号潜水空母,舰长320米,宽41米,潜航深度700米,最大航速30节,它与传统的舰水艇最大的区别是拥有搭载机甲战士的能力,最大可以搭载十台机甲战士,而它通常会搭载具备飞行作战能力的NL335“空牙”,潜水空母之名就是因此而来。

  士兵们登上水母号,接着,一台空牙、两台地虎也被送入了水母号的停机舱。可怜的水母号,明明拥有十机的搭载能力,现在却只有三台机甲战士摆在停机舱里,也就是说,其搭载机能的使用率只有百分之三十。而且其中两台是“地虎”,在海战中完全派不上用场。

  甄诚不由得再次感叹小米加步枪赶走侵略者的古人们有多么的伟大……

  水母号出发了……

  所有士兵被要求静默,不得喧哗吵闹……接下来,水母号将带着他们,神不知鬼不觉地潜航进入长江海口,然后出现在石洞口船泊码头。

  诡异的安静中,能听到周围的士兵沉重的呼吸声。甄诚还能听到自己的心脏“碰碰”跳动的声音,第一次上战场,有些许的紧张,但更多的却是兴奋……那种来自灵魂深处的高昂情绪,支配了他每一寸的神经,感觉不到一丝一毫的畏惧。

  他不自禁地想到:奇怪,听说新兵第一次上战场都会很怕,为什么我却一点也不害怕自己会死?

  也许,三年前的那一天,我就已经死过了,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可怕?

  

看网友对 第八章、准备出击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