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无界仙皇 > 第三十二章 黑幕之下还有黑幕(下)

第三十二章 黑幕之下还有黑幕(下)

  小丫头这次是真有些生气了,朝东流心中一阵愧疚,不免又想到了她的父母,叹息说道:“芸儿放心吧,爷爷知道错了,这次是个意外。而且……”他看了一眼黑影的尸体:“他们就是冲着你爷爷来的,躲也躲不开。”

  朝芸儿也明白这一点,不忍在苛求什么。

  她又关切的询问了几句,看到爷爷中气十足,应该是没什么大问题了,转来陈志宁这边,明媚的大眼睛中,小星星闪烁,带着十足的感激和崇拜:“志宁哥哥,真的感谢你!”

  她双手按在身前一鞠躬,把陈志宁弄了个手忙脚乱:“芸儿妹妹,你这是干什么……”

  “你两次救了我和爷爷,我都不知道应该怎么感谢你了。”朝芸儿说着就脸红了。因为她心中想道,按照那些话本故事里面讲的,女孩子这个时候只能以身相许了。

  可是志宁哥哥喜欢的好像是清薇姐……小丫头心中有些苦恼,浑然忘了考虑一件事情:为什么自己想要以身相许报答志宁哥哥?

  “要不,我帮你追求清薇姐?”朝芸儿眨眨眼,睫毛长长弯弯,忽闪忽闪,说不出的好看。

  陈志宁目瞪口呆:这是什么节奏?小爷我不会了啊。

  朝东流这位老人家在一边直摇头,自家孙女平常什么事情都很机灵,但是这一次却是失算了。不过他想了一下,却不打算提醒孙女,这种心情十分复杂。

  ……

  陈志宁整理了一下战利品,黑影身上携带的东西不多,没有任何可以泄露她身份的凭证。

  而她的法宝都已经在这一战之中损坏,只剩下那一张日弓——月箭已经被陈志宁融化了。

  朝东流一挥手:“你收着吧,说不定将来能用得着。”

  这种法宝朝东流还看不上眼,于是陈志宁毫不犹豫的笑纳了。他扶着朝东流,领着朝芸儿,步履蹒跚的走出了洪山。

  ……

  几乎就是在黑影倒下去的那一瞬间,在县城某个角落的一间yīn暗小阁楼内,一盏豆大油灯噗一声熄灭了。

  原本就十分yīn暗的阁楼顿时一片漆黑。

  片刻之后,黑暗中忽然想起来一阵呼吸声,那声音粗粝嘶哑,不似人声!而后,有一双布满了鳞片的狰狞巨爪从黑暗的最深处伸出来,两根锋利的爪子轻轻一拈,打开了一只铁笼,从里面捉出一只雪背血隼。

  这只二阶凶兽在巨爪之中瑟瑟发抖,不敢与丝毫反抗。

  巨爪在一张兽皮上划了一会儿,不知写下了什么,然后在最末尾,盖上了一个指头粗细的小小烙印。

  烙印用的却是人族篆书,一个古朴的“葛”字,而并非唐!

  巨爪将羊皮卷塞进了雪背血隼爪上绑着的竹筒里,然后一松手,雪背血隼从阁楼的一个破洞钻出去,振翅消失在天空中。

  巨爪缩回了黑暗中,片刻之后,那黑暗里再次传来了一阵粗重可怕的呼吸声,而后一切归于死寂。

  ……

  两天之后,郡城的增援赶到,大批高阶修士扫荡了整个洪山,将冲出核心区域的凶兽清剿一空。

  而后,郡城的强者们仔细的检查了整个洪山,没有放过一丝线索。

  在这期间,朝东流三缄其口,并没有谈论最后那一战的任何细节,只是告诉大家,他拼死狙杀了黑影,并且他不知道黑影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策划洪山凶兽暴乱。

  他暗中和陈志宁交流了一下,这一次唐天河就是冲着朝东流来的,而身为太炎王朝“代天候”的唐天河,掌管着整个太炎王朝皇室“敬仙”的一应事务,权力极大,手中掌握着无数资源。

  即便是当年朝东流尚未失势的时候,他也是朝东流最强的对手之一。

  在朝东流的解说下,陈志宁很快明白,这和斩杀蛛魔娄星繁不同,朝廷不但不会有什么奖励,反而会因为杀了唐天河的人而引来大祸。

  他很顺从的接受朝东流的安排,没有告诉任何人,是自己杀了黑影。

  这并非懦弱,而是正确的自保,同时也为了保护自己的父母。

  县学和三大宗门损失惨重,有一半的弟子在这一次的凶兽****之中身亡,大部分是被凶兽杀死,很少一部分是因为在凶兽的追赶之下,失足摔死。

  而又过了两天,郡城的修真强者们终于查清楚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

  他们在洪山核心区域附近,找到了被破坏的阵柱,一看就是阵法高人出手,破坏了大阵的功能,让战功圈无法发出预警,但又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而后,他们又在洪山几个著名的凶兽巢穴中,发现了一些痕迹。

  一个是四眼幽狼,一个是冥水蛇。

  这两种凶兽都是群居,等级堪堪能达到一阶,但是在一阶之中肯定是最弱的一批。不过因为它们是群居,反而比很多强大的一阶凶兽难缠。

  两种凶兽的巢穴之中发现了一些特殊灵药的残留。这是一种在凡间界存在状态十分微妙的灵药:强者们人人皆知,但是大家秘而不宣。

  这种灵药能够让凶兽狂暴。

  而四眼幽狼和冥水蛇看上去风马牛不相及,但这两种凶兽有一个共同点,喜欢偷吃兽卵。

  一旦狂暴,原本的那一点理智就会消失。它们大群大群的出动,偷盗兽卵,随后引发了整个洪山核心区域,凶兽的大暴乱。

  郡城的修真强者们刚刚查明真相的时候十分气愤,因为这种灵药毫无疑问属于禁·药。胆敢动用这种灵药,并且引发了凶兽暴乱,造成了如此重大的损失,这乃是十恶不赦的重罪!

  但是他们叫嚣严惩凶手一天之后,却又偃旗息鼓了。

  郡城的强者们悄悄离开了启/东县,各方面的反应变得诡异起来,而左县令这段时间一直没有露面,朝东流居于县学之中,望着苍空一声轻叹:恐怕左县令要成为此次事件的替罪羊了。

  ……

  方义诚在这一次的事件之中断了一条手臂,是被一头一阶暴兽铁牙金背鳄咬断的。相比而言他还是幸运的,因为他活着回来了。他的四个跟班,原本都有不错的前途,却永远的留在了洪山之中。

  方义诚没有告诉任何人,最后遭遇那头可怕的铁牙金背鳄的时候,他在最紧要关头,把最后一名跟班推向了那头凶兽,在凶兽撕碎他的跟班的时候,他趁机而逃,终于活了这条小命。

  段西岐身上到处都是伤,虽然并不重,却十分狼狈。

  而且他这一次胆气具丧,猎兽排名甚至被蔡昊超越,未来即便是有郡城的支持,恐怕也难以再像以前那样压制蔡昊了。

  除了表面上的损失,只有段西岐自己知道,他为了活命,已经把父亲给他准备的四件法宝全部折损在洪山之中。

  这四件法宝价值巨大,就算是对于他那位父亲来说,也绝对是一次让他肉痛的损失。而且这种低阶修士使用的大威力法宝十分难以寻找,不是有灵玉莽石就能解决的。

  而整个启/东县城,大悲发丧的是三雄之一的欧阳独乐。

  欧阳坚在洪山除兽之中身亡了,并且是极为凄惨的尸骨无存,郡城的修真强者从一处凶兽的洞穴之中,找到了半件带血的衣服,欧阳家人证实那是属于欧阳坚的。

  欧阳独乐得到消息之后嚎啕大哭,陈/云鹏并没有幸灾乐祸,作为一个父亲,他能理解失去儿子的痛苦了。

  只是理解归理解,陈/云鹏也暗中下达了一个个命令,防备欧阳独乐悲怒攻心,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来。

  事实证明,陈/云鹏的担忧是正确的,当天晚上欧阳独乐手下的势力开始疯狂攻击陈家各个产业,好在陈/云鹏已经有了防备,亲自坐镇,带着手下强者四处救火。欧阳家不但没有讨到便宜,反而损失惨重。

  这一夜过后,欧阳家在启/东县的势力被打残了,原本的“三雄并立”,今夜之后就成了“一家独霸”。

  一个个失利的消息传来,欧阳独乐彻底疯狂了,他砸碎了自己的书房,怒吼嘶叫着:“马上通知大公子回来,告诉他要是还认我这个爹,就给我马上滚回来!”

  “遵命。”手下连忙去了,留下来说不定就成了家主怒火宣泄的对象。

  

看网友对 第三十二章 黑幕之下还有黑幕(下)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