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拂晓的王牌 > 第十一章、再次启动

第十一章、再次启动

  今天是星期一,又是新的一周开始了,于是大家懂的!推荐票,会员点击,走起啊!

  —-

  熟悉而亲切的地虎驾驶舱……

  三年前,在双庆军校中,甄诚曾经和这台蓝sè地虎有过一段蜜月般的时光,那时的他为机甲战士而痴迷,不仅是训练的时候,就连吃饭睡觉都会待在驾驶舱里,与它仿佛融为一体。

  甄诚伸手摸向操纵杆的下方,那里有一个浅浅的刻印,不仔细看是不会发现的,那是他偷偷刻下的一轮弯月……代表银月的露娜,有这个刻痕在,他就觉得露娜仿佛在自己的身边。在与自己合力驾驶着机甲战士,并肩奋战……

  不,现在不是想她的时候!

  甄诚猛地一推操纵杆,蓝sè地虎试着爬起来。但是左臂已经在刚才的战斗中被炸碎了,机体有点失去平衡,差点侧翻在地,甄诚赶紧抽出仪表盘下的折叠键盘,输入了几个命令,让系统重新设定重心指数。陀螺稳定器开始工作,几秒之后,地虎终于站了起来。

  正在向着水母号狂奔的中年大叔回过头来,看了一眼刚刚站起的蓝sè地虎,轻叹道:“小子,祝你好运……”然后他又扯开嗓子对着另外八个人吼道:“快跑,跑起来,水母号就在前面了。”

  三年没有操纵机甲战士了,甄诚也不知道自己现在的实力如何。

  地虎已经失去了左臂,也就无法用双手端起150MM加农炮,他只好用仅存的右臂抽出了高频震动合金长刀。好在他早已习惯了用刀来战斗,没有炮也无所谓。

  训练战的时候从来没有启动过合金长刀的“震动”功能,现在却可以将之开启了,长刀的锋刃上传来一阵“嗡嗡”的振鸣声,那是刀锋上的锯齿以每秒几千次的速度震动时发出来的声音,被这种高速震动的锯齿刀砍中,即使是青狼坚固的外装甲,也会被撕出一道惨烈的伤口。

  甄诚看了一眼正在以一敌三却占着上风的空牙,感觉没有必要第一时间去帮他,那里面的驾驶员不知道是何方神圣,实在是厉害得让人佩服,他感觉自己应该先去帮那台银白地虎……

  银白地虎的驾驶员也很厉害,以一台落后于时代的地虎对阵青狼,居然一直不落下风,他的射击技术显然十分优秀,每一次开炮都能将青狼逼得狼狈不堪,而青狼的驾驶员也不是菜鸟,每一次都能险到毫厘地避开地虎的炮弹。

  两台机甲战士打得难解难分,短时间内怕是分不出胜负。

  但时间正在一分一秒地逝去,再过不久,从炼狱号过来的逢魔星人援军就要到达,在那之前如果还是打得有来有回,就意味着失败。银白地虎的驾驶员显然也明白这一点,他开始有点急燥了,攻势变得猛烈,150MM加农炮的备弹只有12发,很快他就打光了炮弹,光束炮的能量也已耗尽。他只好抽出了长刀,冲向青狼。

  青狼却并不急燥,他的弹药还有许多,先射出两发加农炮逼迫银白地虎侧向翻滚,然后他抽出光束炮,瞄准了银白地虎的驾驶舱的位置……

  就在这时,通信器里响起了伪军指挥官的叫声:“小心你背后。”青狼的驾驶员转头一看,就见到缺了一只胳膊的蓝sè地虎,正向着他飞快地冲过来。长刀挥起,刀光耀眼。

  “咦?这台地虎不是已经被打倒了?怎么又活动起来了?”青狼的驾驶员微微一楞,明明亲眼见到150MM加农炮轰中了他的前胸,里面的驾驶员必死无疑啊,现在怎么又活蹦乱跳的?

  掉转光束炮来瞄准已经来不及了,青狼果断地丢开了光束炮,一个侧滚翻,青狼的机动灵活性远超地虎,这一个翻滚的速度好快,甄诚一刀劈空,心里不禁打了个突。果然,机体的性能是处于绝对劣势的。

  青狼翻身跃起,手里也出现了一柄长刀,飞快地斩向甄诚。

  这一刀来得好快,甄诚不敢用自己的长刀去招架,因为他很清楚青狼的动力比地虎强得太多,如果用长刀正面硬拼,他的刀肯定会被压制住。这种时候,只能靠技术了!

  操纵杆猛地一摇,蓝sè地虎来了个大旋身!仿佛古代的剑侠,在躲避敌人刀光的同时,用螺旋的动作闪开敌人的攻击,同时还可以进行完美的反击,青狼一刀砍空,甄诚的地虎早已经旋转了一圈,刀锋反手劈向青狼的头部。

  “混蛋!区区地虎而已。”青狼打开了外部扩音器,大骂了一声,长刀回转过来,居然封住了甄诚的旋转出刀。

  甄诚心中暗恨,如果是三年前的自己,这一刀必定可以劈掉青狼的头,但这三年间他醉生梦死,没有再好好地锻炼自己,不论是反应速度还是眼手心的协调能力,都变差了,这必杀的一刀居然会被架住。

  不过甄诚毕竟是甄诚,出刀的时候绝不会没有后招。

  长刀被架住的一瞬间,地虎抬起了脚,“碰”地一脚踹在了青狼的腰上。

  青狼向后跌出,外部扬声器里还同时传来驾驶员的怒骂声:“该死的地虎,老子马上要你好看……”

  动力引擎的优势让青狼没跌多远就站稳了脚步,然后再次举起长刀冲了过来。

  甄诚全神贯注地看着青狼的动作,刀光扑到面前来的那一瞬间,甄诚的长刀也举了起来,虽然地虎的动作比青狼慢,但他这一刀却很诡异地比青狼的长刀抢先赶到了既定位置,擦着青狼的刀锋划过去,刀尖刚好切中了青狼的手指。

  “铮”地一声响,大拇指断了,青狼手里的长刀颓然落地。那驾驶员大吃了一惊,这可不是真人提着刀对砍,而是操纵着机器人出刀,要什么样的操作技术,才能让刀锋准确地切中敌人的大拇指?这简直匪夷所思。

  他猛地向后拉操纵杆,疯狂地后退。以青狼的机动力,只要开始退了,地虎是一定追不上的。

  甄诚也不追,他只是打开了外部扬声器,叹道:“你好像忘了,你的对手不止我一个。”

  青狼的驾驶员这才想起来,刚才还有一台银白地虎在和他战斗呢,他为了应付蓝sè地虎的突袭,把银白地虎给忘了。

  他的思维也就只能到这里的,一柄长刀从青狼的后背插了进去,刺穿了后背装甲,又刺穿了合金骨架,最后插穿了驾驶舱,高频率震动着的长刀一瞬间就将脆弱的驾驶员绞成了肉泥。

  银白地虎在甄诚和青狼打的时候,早已经在后面伺机而动,现在果然一击得手。

  蓝sè地虎和银白地虎终于再次并肩战斗了!

  甄诚的脑海里不可抑制地想起了银月的露娜……可她,现在究竟在哪里?现在,这台银白地虎里的驾驶员究竟是谁?

  “快去增援空牙。”通信器里传来了无面者的声音:“时间不多了,三分钟之内,必须解决敌人,否则就来不及搬运物资了。”

  甄诚脑袋一醒,应了一声“收到”,迈开大步,手提长刀向着空牙和另外三台青狼的战圈冲去。银白地虎却默默地捡起了青狼掉在地上的加农炮和光束炮,看来他并不是很擅长使用长刀,更喜欢使用远程武器。

  “我去近身突击,你用加农炮掩护我!”甄诚对着通信器喊了一声。

  银白地虎没有回应,通信器里安安静静的,听不到他的半点声音。

  “咦?”甄诚感觉有点奇怪,按理说,这时候至少应该用“嗯”来表示同意,或者说出自己的看法来表示不同意吧,沉默是什么意思?这叫人怎么配合?

  通信器里适时地响起了无面者的声音:“你不必等她的回应,她不能说话,只要制定好了战术在通信器里喊出来,她就会按你的吩咐跟进。”

  “呃!”甄诚不由得一楞,不能说话?看来是个哑巴。不过这也很正常,军队里什么人都有,哑巴并不算奇怪,至少比那个没有面部表情的无面者中将正常多了。

  好吧,别理他了!

  甄诚提起长刀向前猛冲,银白地虎果然按他的指示,在后面举起了加农炮,准备掩护射击。这个沉默的家伙居然会听他这个来历不明的驾驶员的指挥,这倒也满稀奇的,换个正常点的老兵,绝对会反过来指挥甄诚才对。

  空牙看到援军来了,精神大振,以一敌三可不轻松,随时要注意来自三个方向的攻击,一不小心就会机毁人亡,如果不是凭借着他高超的驾驶技术,以及空牙那优越的性能,他早就完蛋了,现在终于来了两台地虎增援,可以放手大干了。

  空牙变形成战斗机型态,冲上了天空,一连窜的蛇型机动,躲开了所有的攻击,然后像要和敌人同归于尽似的,对着一台青狼撞击过去。青狼的驾驶员吓了一跳,手里的加农炮不自禁地垂下,转身想要逃跑,他可不想死在这里,若他真是不怕拼命的悍卒,又怎么可能贪生怕死地加入伪军,为逢魔星人卖命?

  然而空牙并没有撞上来,在两机快要相撞的一瞬间,空牙突然变回了人型,一脚重重地踹在了青狼的胸口,借着这一脚化解了他向前冲的惯性,变成了向后跳跃,与此同时,他抽出了一管120MM的加农炮,顶在了青狼的胸口上,极近距离的一发射击,将青狼变成了一堆废铁,但暴炸时反震之力也将120MM的加农炮炸毁了。

  空牙并不在意损失了加农炮,它居然摆了一个胜利的姿势,耍了耍酷,然后又一次变形成了战斗机,冲天飞起。

  残余的两台青狼想要对空射击,但这时候银白地虎的援护射击到了,两发加农炮将青狼逼得翻滚开去,他们还没来得及调整姿势,空牙又再次俯冲下来,两台青狼已经有点害怕这台变幻莫测的空牙了,赶紧再次翻滚闪避。

  甄诚就借着两台青狼被逼得狼狈不堪的几秒钟时间,冲到了它们的面前。

  刚才的一场战斗,已经让甄诚找回了些许操纵机甲战士的感觉,三年的空白正在慢慢地弥补回来,灵魂里流淌的战斗血液,正在疯狂地沸腾。

  刀光一闪,甄诚就把一台青狼的头部切了下来。

  青狼的驾驶舱在胸口部位,头被切掉并不会失去战斗力,只会损失头部的摄像头和通信天线。但是……头部的摄像头一旦失去,驾驶员就无法再看到上方的景向了,这在对抗空牙的战斗中只会陷入绝对的不利。

  空牙的驾驶员不禁大笑起来:“有趣,这个临时驾驶员很聪明嘛,还懂得协同作战,好,我可不能浪费这好机会,趁着这台青狼失去了视野,给他一发!”

  空对地导弹从机翼下呼啸而出,带着白sè的尾气,击在了失去头部的青狼身上,猛烈的爆炸将青狼化为了一堆合金废渣。

  当爆炸的烟尘散去时,他才发现最后一台青狼已经倒在了甄诚的刀下,合金长刀插在青狼的腰部,那里正好是动力引擎的位置,受到重击,通常会被诱爆。

  果然,甄诚向后跃开的同时,那台青狼“轰”地一声化为了火球。

  “哟,不错!”空牙的驾驶员打开了通信器,大笑道:“干得好!你这家伙挺厉害的嘛,我可没法像你那样使用长刀。”是个年轻男人的声音,很轻佻,让人想起了总是口花花的乌左,但这个人明显不是乌左,他的声音比乌左轻脆,乌左则要沙哑一些。

  “你也非常厉害。”甄诚由衷地道:“我可没法像你那样运用空牙。”

  “别互相恭维了!快去帮忙搬运物资。”无面者的声音适时响起:“我们没有多少时间了。”

  

看网友对 第十一章、再次启动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