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无界仙皇 > 第三十九章 绝境(下)

第三十九章 绝境(下)

  陈志宁浑身是血,知道这次恐怕在劫难逃,但他却还是大笑,嘴上绝不吃亏:“没了尾巴的滋味怎么样,是不是觉得平衡不是那么容易保持了呀,嘿嘿嘿,那么一截尾巴,够小爷吃上好久了。

  你知不知道,小时候我最喜欢玩的就是蜥蜴,你按住它的尾巴,它猛的一挣脱,尾巴就断了,然后它才能灰溜溜的逃走。

  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就是一只大号蜥蜴罢了,小爷照样能弄断你的尾巴。”

  妖魔自视极高,却被陈志宁那来和那卑微的蜥蜴相提并论,顿时气得胸中爆炸,跳下去对准陈志宁又是猛踩几脚。

  陈志宁噗噗的吐着鲜血,妖魔眼中闪过一丝狰狞,爪子铮一声弹出来,对准了陈志宁的脖子。

  忽然背后有青光乍起,一柄飞剑化作了三丈大小,凌空扫落下来,妖魔一个闪现出现在了宋清薇身后。

  陈志宁大吼:“小心!”

  宋清薇狼狈不堪的躲闪开去,妖魔一爪抓空,摄拿之力发动,将宋清薇凌空定住。

  眼看着妖魔的爪子一点点靠近宋清薇的脖子,陈志宁火了,他一把从指环空间中抓出来一枚仙桃吞了下去——还好昨晚上临时种了几枚——然后嘶吼一声冲了出来。

  “喂喂喂,那只品种名贵的短尾蜥蜴,你家陈小爷在这里,有种你过来呀,小爷把你的尾巴再切短一点,保证让你变成更名贵罕见的缺尾蜥蜴!”

  妖魔勃然大怒,丢开了宋清薇大步冲向了陈志宁,陈志宁吐出铁页丹,等到妖魔冲过来,他拔腿就跑。

  妖魔冷笑:“小人儿你怎么不硬气了?”

  “硬气你十八代祖宗啊!”陈志宁骂道:“你在壳里的时候才硬气呢。”不跑是傻子。

  妖魔气的七窍生烟,这货拐弯抹角的还是在骂他是蜥蜴。

  他yīn沉着脸,瞪着独眼猛的一个闪现,又出现在了陈志宁身后,一爪下去差点就将太古神人像破碎了。

  陈志宁吓得魂飞魄散,催力狂奔口中还不干不净:“哟哟哟,没尾巴了还能跑这么快,你的尾巴以前只是扫地用吗……”

  妖魔不再回应他,已经在舌战上认输了,只是不断闪现,追着陈志宁猛杀。

  宋清薇忽然出现在妖魔闪现的地点,她终于在数次推算之后,隐约找到了这个位置,飞剑三丈,凌空刺去!

  妖魔也没有想到,宋清薇会突然出现在这里,他隔空闪现突兀出现对于敌人来说是个意外,但是在闪现出来之前,他的视野是一片漆黑的,突然有人出现在他的闪现点上,妖魔也一样意外。

  凌空一剑,妖魔闪避不及,噗一声刺进了他的身体内。

  “嗷!”妖魔一声怒吼,宋清薇的飞剑杀伤力远远超过报国剑,一剑刺入一尺,妖魔全身力量爆发,硬生生将飞剑夹住。

  他一爪挥出,宋清薇闷哼一声被打飞了出去。

  陈志宁已经悄然来到了他的身侧,这边是瞎了的那只眼,陈志宁一抬手一片虚空。妖魔猛然警惕,之前被藤蔓吊打的经历浮现出来,他飞快后退,一个闪现到了百丈之外。

  陈志宁却悄然而走,抱起地上的宋清薇,催动金肝火肺,凌空飞遁。

  妖魔冷笑:“你以为能逃掉?”

  陈志宁往来路而去,片刻之后再次一头扎进了赤雾热河之中。七拐八拐就不见了踪影,后面的妖魔暴跳如雷。

  ……

  “呼——”

  重入险地,暂时避开了妖魔,陈志宁稍微松了口气,立刻就感觉到身上无处不疼,整个身体好像要从内到外裂开一般。他扶着石壁慢慢坐下来,只是这个动作,就让他疼的龇牙咧嘴。

  “你怎么样?”宋清薇的伤势要轻得多,连忙过来扶住他。

  女孩身上的幽香入鼻,陈志宁此时却也没了什么旖旎心思,他抓着宋清薇的手臂坐下来,喘了口气打开了指环空间,拿出两枚先天灵桃,自己一个给了宋清薇一个。

  宋清薇一看桃子,眼中闪过一丝讶sè,陈志宁苦笑:“什么都别问,还是好朋友。”

  宋清薇扑哧一笑,点点头也不客气的接过先天灵桃三两口吃下去。陈志宁原本还打算和女孩苦中作乐,两只桃子“碰个杯”然后一起吃下去,没想到宋清薇这么“迅速”。

  陈志宁愕然,宋清薇赧颜,不好意思的干咳了两声。

  宋清薇的伤势并不重,吃了这只先天灵桃之后,很快就好转。陈志宁却不行,仍旧拖着重伤之躯,至少也要三天才能彻底复原。

  女孩搀扶着陈志宁,一起在赤雾热河之中摸索前进。上一次有陈志宁保护她,这一次却都是宋清薇支撑。

  中间数次凶险,都是靠着宋清薇的推演法术躲了过去。但宋清薇的道行不足,仍旧有几次没有推算出来,只能硬桥硬马的去战斗。

  到了夜晚,两人没有找到宿营地,在一处山壁下担惊受怕的过了一夜,天明之后继续前进。宋清薇的计划是,绕到赤雾热河的另外一边,避开妖魔走出去。

  ……

  郡城的援兵比陈/云鹏预料的更早抵达,只用了一天时间,绝融境巅峰的祖千山就带着一众手下出现在了启/东县城内。

  这个时候陈/云鹏已经心急火燎的组织人马进入无生赤地搜寻了一圈。

  这支队伍集中了整个启/东县城内的顶尖修士,但是任何一人,都难以独自对抗那头妖魔,所以大家还是聚集在一起,人多行动起来动静大,妖魔很轻易的就躲避开了他们。

  而队伍不敢太深入,一旦陷入无生赤地的险境之中,救人不成恐怕还要把他们自己搭进去。

  祖千山并非一般的郡城官吏,他来自那个神秘的衙门。

  他到了之后,就接管了整个启/东县城,所有人听他调派。陈/云鹏急不可耐,祖千山单独和他密谈一次,不知道说了什么,陈/云鹏看上去冷静了不少。

  而祖千山的行动也同样雷厉风行,他派手下守住了县城之后,立刻带着三名心腹手下和陈/云鹏一起,进入了无生赤地。

  ……

  宋清薇的神情越来越严峻,她不断地在地上写写画画,可是每一次的推算结果都很不好。

  终于,她站起来用力将自己刚才的推算踩个干净,然后歉意的看着陈志宁,陈志宁这个时候反倒看开了,笑着道:“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没什么大不了了,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宋清薇眼中有痴意,轻轻一叹道:“你那么傻做什么,明知道是送死,还要追上来。”

  陈志宁苦笑:“我这人容易冲动,很多时候做不到考虑周全。”

  宋清薇幽幽,语气之中有一丝自嘲:“为什么追上来?就是因为我长得漂亮?”

  陈志宁挠了挠自己的下巴:“肯定不全是。这世上漂亮的女孩多了去,我认识的也不少,但我肯定不会为了她们追上来。”

  陈志宁自己也开始认真思考了一下这个问题:“为什么呢?可能是因为你的气质,跟她们都不一样。”

  宋清薇的眼神又变的复杂起来,沉默了一会儿才说道:“我刚才拼尽了全力推演,结果很让人绝望,我们恐怕避不开那头妖魔了。”

  陈志宁撇嘴,装出满不在乎的样子:“避不开就再跟他做一场!小爷我上一次能砍断他一条尾巴,这一次就能砍断他的脖子!”

  宋清薇没有被他安慰道,仍旧低沉说道:“除了这件事情,还有另外一件事情我要告诉你,不过对你来说恐怕也是个坏消息。”

  陈志宁这回是真的不在乎了,虱子多了不咬:“什么事?”

  宋清薇没有直接说,而是站起身来走到她面前转过身去。她撩起自己的长发,将后背露出来。然后在陈志宁面前,解开了脖子后的扣子。

  羊脂白玉一般的脖颈下面,露出一片柔嫩光滑的美背。

  陈志宁下意识的咽了一口口水,脑中无数个念头纷呈,各种旖旎。但是宋清薇只解开了一个扣子就停下了,后背上贴着一枚小小的玉片。

  “这是……”陈志宁垂头丧气,不得不面对现实宋清薇并没有打算跟他发生什么,只是给他看这枚玉符。

  “这是我爹用他老人家三年的全部收入,请制器大师为我炼制的‘太素玉印’。”

  陈志宁纳闷,为什么花费了这么大代价换来的重宝,要贴在后背上?

  宋清薇又说道:“这一路上,都是你保护我,现在该轮到我保护你了。这枚太素玉印,我自己是摘不下来的,你帮我取下来吧。”

  陈志宁皱了皱眉头,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你先告诉我,摘下来之后会有什么变化?”

  宋清薇背对着他,咬了咬嘴唇,慢慢说道:“摘下它,你才会看到真正的我!”

  “这对你来说,会是另外一个坏消息。”

  陈志宁一愣,还就不信邪了,一把将太素玉印抓了下来。

  

看网友对 第三十九章 绝境(下) 的精彩评论

1 条评论

  1.  沙发# 牧夫人 : 2016年08月20日

    这是都没有人关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