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无界仙皇 > 第四十五章 冰川之下(下)

第四十五章 冰川之下(下)

  这一回周晓天是真的暗自一哆嗦。陈志宁之前破口大骂,将他的各种猥琐心思全都揭穿出来,他虽然难看,但仍旧信心十足。的确,他调查过陈志宁击杀欧阳放的时候境界是元融境初期,而欧阳放是玄启境初期。

  他自命要远胜过欧阳放那个乡巴佬,并且他现在已经是玄启境中期!

  所以这才信心满满单人杀来——要是他没有这个实力,早就灰溜溜在府里夹着尾巴了。

  但是陈志宁如今这么自信,却让周晓天有些惴惴不安:难不成这小子最近有什么奇遇,境界大增?

  陈志宁一眼看穿他的心虚,哈哈大笑道:“你放心,我还没有突破玄境。”

  周晓天心中大定,手中的巨大石柱挥舞起来也更加果决:还没有突破玄境,那一定不是我的对手。

  咚!

  巨大的石柱猛地被什么东西挡住了,这一下子挥出去,怕不得有数万斤的力量?什么东西竟然纹丝不动的挡住了自己的轰击?

  他伸头一瞧被吓了一跳:陈志宁一只手抓住他的石柱,轻轻松松。他奋力想要将石柱拽回来,可是石柱在陈志宁手中生了根一样。

  他大吼一声,自命神力,双手拽着石柱奋力往后拉扯。

  陈志宁却在这个时候一松手……石柱结结实实轰在了周晓天的胸口上,他噗的一声喷出一股血泉。

  陈志宁貌似很无辜的两手一摊:“我可没有打他。”

  陈家下人捂嘴偷笑,少爷果然还是那么无耻。

  周晓天吃了个闷亏,恼怒不已,跳脚怒吼着冲了上来:“陈志宁你去死吧!”巨大的石柱当头砸下来,这一场战斗对于周晓天来说决不能输,因为他能否实现计划,迎娶白歌菱这一战的结果至关重要。

  然而陈志宁已经有些厌烦了:“区区玄启境中期,打起来实在无趣。”

  他后退一步,周晓天大喜过望,却不料陈志宁只是为了摆开架势,猛的一张口,吼一声一条火龙喷射出来!

  经过了无生赤地之中加强的啖日火肺,所喷出的灵火已经非常可怕,不但等级极高,而且分量庞大。

  周晓天一柱子砸进火龙之中,被火焰的力量抵挡住动弹不得,手中的石柱法宝更是越来越炽热,很快他的双手上哧哧冒起了白烟。

  他大吼一声想要将石柱从火龙之中抽回来,可是那条火龙凌空一缠,将整个石柱牢牢束缚。

  而后又是轰的一声,化作了一片火海!

  周晓天怪叫一声撒手,要是再不当机立断,他也要被火海一起淹没!

  陈志宁当街喷吐火龙,将周晓天的法宝夺了,而后啖日火肺竟然开始炼化这件法宝——好歹也是二阶法宝啊,岂是那么容易炼化?

  不过让周晓天目瞪口呆的是,只用了一盏茶的时间,他的石柱法宝在火海之中就越来越细小了。

  石柱表面那无数个“周”字率先被融化,然后是整个石柱慢慢变软,最后越来越凝炼。

  陈志宁将火焰一收,整个石柱已经变成了一块只有拳头大小的半透明晶体。

  “这……”周晓天目瞪口呆,嘴巴动了动却一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来。这法术太逆天了吧?你只是一个元境修士啊,还没突破玄境,就已经能够仅凭借法术将二阶法宝融化了!

  周晓天感觉自己今天是来错了。

  秋玉如微笑,对儿子满意极了,可惜身边没有朋友啊亲戚啊让她显摆,总不能在这些下人面前硬夸自己儿子吧?

  方食禄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观战了,看到此时兴奋地连连鼓掌:“少爷,咱们中午吃烤凶兽肉吧!”

  陈志宁轻蔑地瞥了周晓天一眼,转身返回传铃商号。忽然有一道道闪电从周晓天身边窜了出来,如同一道牢笼一般将他困在其中。

  啪!

  一声大响,周晓天凄厉惨叫,被雷脾轰飞了出去,浑身冒着黑烟不知落到什么地方去了。

  陈志宁进了商号之后,朝陈义招招手,低声吩咐道:“带几个人出去找找,那小子估计已经没什么抵抗之力了。你们把他给我沉了。”

  陈义眼睛一亮:“沉湖?”

  陈志宁一巴掌抽过去:“笨蛋!沉什么湖?他又不是白歌菱。”他压低声音:“找个茅坑沉进去。”

  陈义翘起大拇指:“少爷还是你yīn损!”

  陈志宁一脚踹揍他,心里哼哼着:白歌菱这个小贱人还想泼大粪?先从周晓天开始。早晚有一天连你也沉下去。

  “哎呀呀,好肮脏,我还是娘纯洁无瑕的乖宝宝呢。”

  ……

  中午到底还是没吃成烤凶兽肉——当方食禄再次强烈向陈志宁建议的时候……他被少爷在头上揍了个大包,委委屈屈的缩了。

  晚上的时候韩举兑现诺言,为陈志宁接风洗尘。陈/云鹏夫妻推脱有事没去。

  第二天,轮到雷声做东。雷家内宅已经明争暗斗两天了,只为争取一个和雷声一起去宴请陈志宁的名额。

  没人会觉得自己的资质已经足够好了——无论什么人,哪怕是已经达到了传说中的金sè天资,也一样还想再提升一点。

  这个时候,根本没人再去管老四雷宸了,这个蠢货是第一个被从这场竞争之中踢出去的。雷宸到现在都有些茫然:怎么回事?雷声那小子为了一个乡巴佬得罪了白歌菱,竟然还成了全家的功臣?!

  最后,雷声还是挑选了之前和他关系最好的一个兄弟,两个妹妹一起去了。

  没被选上的难免暗中怨怼,却不敢表现出来,说不定未来某一天,他们需要什么珍贵的灵丹,还得通过雷声去求陈志宁。

  陈志宁是将沉浑丹的事情推给了所谓的“古仙丹方”,然而他这几个月来连连创造奇迹,没有人是傻子,大家都认定了,绝不会仅仅是一张古仙丹方那么简单。

  周家也没有再来找麻烦,甚至周家的姻亲胡家还专门派大总管来传铃商号下了一笔大单,以示交好。

  胡家的女儿是周家家主嫡子的亲生母亲。

  ……

  第三天一大清早,陈志宁被他老子从被窝里拽出来:“不上学很爽是吧?你小子是不是故意把郡学的事情给忘了?”

  陈志宁一撇嘴,只好洗漱收拾,然后穿戴一些去了郡学。

  郡学远比启/东县的县学气派,偌大一片园林占据了城中整整一个坊区。门口虽然也有人看守,但是却并不禁止外人进入参观。

  太炎王朝的书院系,一直秉承的是“有教无类”的宗旨。所以除了京师的国子监之外,各州、郡、县的书院,不但不禁止还会欢迎外人来参观。

  只是书院之中气度森严,一般人不敢擅自进去。

  陈志宁在门口和两名守卫说明了自己的来意,然后取出祖千山的举荐信递上去,约么等了一顿饭的功夫,里面走出来一位长衫文士,淡然道:“情况我们已经知道了,虽然你有祖千山大人的举荐,我们可以破例让你中途入学,但是入门考核是不能免的。你回去准备一下,明天过来考核。”

  “弟子遵命。”陈志宁装的乖巧。

  但是两个守卫心中鄙夷:刚才在这里等候的时候,陈志宁可不是这个模样,他很不老实的把整个郡学前院都转了一遍,这看看那摸摸的。

  ……

  其实昨天就有一封信摆在了学正太史阿的桌子上,写信的人是天虚阁的长老冯玄证。

  冯玄证的衣钵弟子欧阳放死在了陈志宁的手中,所以太史阿接到这封信的时候并不意外,不用看他也知道冯玄证想做什么。

  太史阿微感难做:他和祖千山有些交情,而且祖千山乃是那个秘密衙门的人,不显山不露水但实际上权力极大。

  而冯玄证是地头蛇四大派之一天虚阁的长老,数年前某件事情,太史阿欠了他一个人情。

  所以陈志宁今天得到的结果,其实是太史阿权衡之下的决定。原本有了祖千山的举荐,根本不会有什么“入门考核”,但是冯玄证从中作梗,才多了这么一道关卡。

  “他若是真的通过了,冯玄证也不能怪我。他要是不能通过,祖千山那边也好交代。”

  ……

  自然有好事者将陈志宁去了郡学的事情报告给了冯玄证,他端坐在自己的小楼之中,手指随着思绪轻轻敲击这桌面:“只凭这张老脸,恐怕也只能做到这一步,想要让陈志宁灰头土脸进不了郡学大门,还得另想办法。”

  很快,又有一封书信送了出去。

  在郡城外七十里,一片崇山峻岭,危险遍地,凶兽出没。

  苍翠的峰峦之间,有一片巨大的白sè冰川。寒冰坚硬无比,但却有数十名修士,监督着近千名苦力,使用一些最为简陋的工具,在奋力开凿着冰川,将一条冰道打通,一直贯穿到冰层下,似乎是在寻找这什么东西。

  这些苦力身上的棉袄破烂,在冰层之中开凿,只要片刻就会冻得面sè发紫。在这里干活的所有苦力几乎没有人能够活过三个月。

  一封书信送到了督工的一名高阶修士手中,他看完了之后淡淡吩咐手下:“去下面把贝小芽带上来。”

  

看网友对 第四十五章 冰川之下(下)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