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无界仙皇 > 第四十八章 怪哥哥(上)

第四十八章 怪哥哥(上)

  “哈哈哈!”苏云鹤奸计得逞,开怀大笑起来。一边的邱振华和连奉天,气的咬牙切齿:“这个老匹夫,气煞我也!”

  太史阿在一边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总觉得这三个老家伙在坑蒙拐骗一个少年,而这个少年也不是什么好货sè……

  “好了,总算是圆满解决。”太史阿笑道:“陈志宁,既然如此老夫就把改进整个郡学防护阵法的任务交给你了。你先跟随苏先生学习一段时间,夯实根基,做足了准备再全面动手吧。”

  “学生遵命。”陈志宁很认真的答应下来。

  太史阿又看向了苏云鹤,笑呵呵说道:“苏大师,你也说了你是郡学的老师,那么就请你在郡学开一门课程,专门传授阵法吧。”

  “这……”苏云鹤老大不情愿,但显然这是郡学将陈志宁“分一半”给他的条件:“好吧。”

  太史阿心中快意无比,收获了这么以为天才弟子,还拐带来一位阵法大师,自己今年功绩卓著啊,接下来就算什么都不干,也能在上峰的品评之中,得个“优秀”了。

  忽然太史阿看到大家身后还跟着一个小姑娘,不由问道:“这是……”

  蔡训导终于等到了机会,上前说道:“大人,这是冯玄证阁下举荐的贝小芽,天资超凡,能够催动天晷七层石环。”

  “你说什么?!”太史阿大吃一惊,七层石环啊,那可是紫sè天资!整个郡学目前最高的也只是蓝sè天资而已,并且已经一百八十年没有出现一位紫sè天资的学子了。

  蔡训导连连点头:“绝不会有错,下官亲自校验的。大人您看……这个如何处理才好?”

  太史阿想都不想道:“全部收入县学,让她和陈志宁一个班。”

  管你们之间有什么恩怨龃龉呢,这么天才的弟子,不收进来要遭天谴啊。

  蔡训导暗暗一笑:“下官遵命。”

  他对贝小芽说道:“学正大人有命:从现在开始你就是郡学的正式弟子了。”

  贝小芽眼睛还是那样一片死静,没什么激动也没什么不高兴,微微一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蔡训导其实已经有些习惯了,他还在暗中幻想,无论如何贝小芽这个顶尖天才都是自己发现的,将来必定算是自己门下。凭借这么一个天才少女,自己一定能够平步青云,官运亨通呢。

  陈志宁倒是很开心的朝她灿烂一笑,贝小芽认真的想了一下,朝他眨了一下眼,尽自己最大努力回应了。

  然而,陈志宁压根没注意到。

  “学正大人。”守卫急匆匆进来:“陈家人在门口,想要知道入门考核的结果究竟如何。”

  ……

  陈雲鹏夫妻其实早就来了,但是碍于郡学的森严,不敢轻易上前。万一惹怒了郡学,岂不是在给自己儿子制造困难?

  所以夫妻俩在门外找了一座茶楼,已经坐了一个多时辰,还是秋玉如实在等不及了,拽着丈夫来到正门前,暗中塞了几块灵玉,守卫才答应帮忙进去打探一下消息。

  他俩等在外面,几个守卫看在灵玉的面子上,想了想说道:“其实不进入郡学也没什么,以志宁少爷的天资,未来仍旧一片光明。”

  陈雲鹏心里咯噔一下,连忙抱拳道:“这位兄弟,若是知道些什么还请如实相告,陈某必有后报。”

  那守卫看看里面,压低声音说道:“上午的时候,天虚阁冯玄证长老推荐来的那个小女孩,一口气催动了天晷七层石环。”

  陈雲鹏夫妻倒吸一口凉气:“七层石环!”

  夫妻俩原本还对自己儿子很有信心,现在一下子泄了气。

  剩下的已经不用守卫再说了,冯玄证从中作梗,又有一位紫sè天资的少女,郡学肯定会选择那名少女,放弃自己儿子了。

  陈雲鹏暗暗一叹,轻轻抚着自己夫人的后背:“没什么大不了的,最差也就是回到县学。”

  秋玉如有些艰难的点了一下头,心中已经开始计划陈志宁后面的前途了,郡学“此路不通”,需要为孩子另做打算。

  就在夫妻俩忐忑不安的时候,忽然郡学大门洞开,太史阿满脸欢笑的迎出来,老远就朝陈雲鹏夫妻拱手致意:“贤伉俪生了个好儿子,老夫太史阿代表整个郡学感谢你们!”

  陈雲鹏和秋玉如完全不适应了,自己儿子不是被淘汰了吗?什么情况?

  守卫们也是大眼瞪小眼:怎么回事?

  太史阿跟苏云鹤都极为热情。等夫妻两人弄明白苏云鹤的身份之后,更是大吃一惊,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他俩云山雾罩的和这两位郡城内绝对的“大人物”客套完,要带着儿子回去问个清楚。太史阿还拉着陈志宁不断叮嘱:“明日一定要按时来上课,虽然你天分骄人,但也不可真的骄傲了,根基最为重要,千万不要错过了修行中最关键的时间。”

  “是,学生明白。”

  苏云鹤就直接多了:“你小子要不来,老夫可不会在郡学讲什么课。”

  一再作别,一家三口终于回去了。路上一问,陈雲鹏和秋玉如都有些不敢相信。秋玉如显然更了解垒石老人的大作:“你、你真的做到了?”

  千湖郡郡城现在最著名的人物就是垒石老人了,他已经稳坐太炎阵法第一人的宝座一百多年!

  “真的。”陈志宁也颇为得意,幸好自己昨天多了个心眼,不然今天就真的要被那个小丫头给秒杀了啊。

  于是他添油加醋的把过程讲了一番,重点突出了自己如何英俊潇洒、傲世不群、智计百出、天资过人。

  陈忠陈义一边听一边连连鼓掌,总能在最关键的地方鼓掌高呼:“少爷是最棒的!少爷好样的!”

  陈雲鹏在一边直撇嘴,知道儿子又开始吹牛。但是秋玉如深信不疑,觉得自己儿子理当如此出sè,并且儿子一定还谦虚了,过程应该更加精彩刺激!

  于是传铃商号的东家玉手一挥:“回去庆功!乖儿子你想要什么奖励?”

  陈志宁想了想,道:“娘,要不你给我开个小作坊。”

  “小作坊?”秋玉如不明白:“你要作坊干什么?”

  陈志宁笑道:“不是一般的作坊,我要炼丹、布阵、制器等等设备一应俱全。”

  秋玉如更不明白了:“那你到底做什么?”

  “什么都做。”陈志宁道:“这个作坊的名字,就叫做‘万能传奇’!”

  陈雲鹏哼哼一声:“风挺大的,你的舌头还好吗?”

  陈志宁:“……”

  秋玉如嗔怪的白了丈夫一眼,风情万种,陈雲鹏顿时觉得骨头都酥了。秋玉如对儿子说道:“别理你爹!我儿有大志向,娘支持你!整个作坊,娘给你开了。”

  “谢谢娘!还是娘好。”他躲在母亲身后,冲着父亲直瞪眼,陈雲鹏气恼却又发作不得。陈志宁更是开心,嘻嘻一笑。

  马车外面跟着的陈忠忽然插嘴说道:“少爷,那个小丫头从郡学就一直跟着我们。”

  “谁?”陈志宁一回头,马车后面十来丈,贝小芽戴着大口罩,穿着皮毛马甲不紧不慢的跟着。

  陈志宁一下子笑了,如同一只狡猾的小狐狸,看到了一只美味的小鸡雏。

  ……

  贝小芽其实跟来有些稀里糊涂。

  她身世悲惨,经历过很多噩梦,但这些都不能改变她是一个路痴的本质。

  郡学众人对她很不错,蔡训导更是格外关切了几句,但是郡学的人都以为她是冯玄证的人,所以没给她安排其他的东西,比方说……住处。

  贝小芽没有家,甚至在她的心中,都没有家这个概念。

  而冯玄证只是要用贝小芽将陈志宁挤出郡学,达到了这个目的之后,贝小芽的死活冯玄证再也不会去管。他现在还没有得到消息陈志宁也被郡学录取了。

  所以贝小芽从郡学出来之后,没有见到那位天虚阁的执事——没有这个人带路,她不知道怎么回天虚阁。

  而她茫然回头看看郡学,也不太习惯去求助。

  她习惯了命运被别人安排,于是这个时候她彻底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

  陈志宁出来的时候,她就下意识的跟着陈志宁走了——不因为别的,陈志宁不会被她身上的“诅咒”伤害。

  她甚至从来没有去想过,跟下去做什么,跟到地方了该怎么办。

  所以当她被发现的时候,陈志宁朝她走过来,她还是那么一副淡淡的样子。

  马车上,秋玉如往丈夫怀里挤了挤,笑嘻嘻说道:“咱家儿子会拱白菜了啊。”不提这茬儿还好,一提起这个陈雲鹏就想起县学入学……气不打一处来呀!

  “哼!”他重重的哼了一声,拒绝就这个问题跟夫人交流。

  秋玉如倒是不指望他能说什么,瞅着后面的少男少女,颇有些不满意:“这女孩不太好。你看看,性格太冷,细胳膊细腿,一看就不是好生养的……”

  “咱家儿子可是帝嬴血脉,他的后代一定会显化血脉之力,怎么也要找个门当户对的。”

  秋玉如变戏法一样摸出来一小袋瓜子,一边磕着一边说。

  陈雲鹏不得不提醒一下母爱泛滥的妻子:“她是冯玄证的人!”

  秋玉如一愣,眼中也多了几分谨慎。

  

看网友对 第四十八章 怪哥哥(上)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