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侠行天下 > 第四十章:恩怨

第四十章:恩怨

郝启默默听完了指挥官所说的一切,他沉默了许久都没说话,就仿佛是整个人都静止了一般,事实上他感觉得到,指挥官所说的话都是实话,很可能当时元首和这个未音对话时,指挥官人就在场。

从目前这群人的态度就可以看得出来,在失去元首之后的这只残军中,这名指挥官很可能就是这只部队的首领了,而且是这些人心服口服的首领人物,这样一想的话,这人很可能在这之前就已经是元首手下极重要的人物了。

但是他亲耳听到的事情,并不一定就是真正的事实,甚至许多时候,亲眼所见也不一定是真正的事实,脑子是个好东西,许多事情其实需要用脑子去仔细想一想,而不是别人怎么说就怎么去听,而郝启此刻就是在使用他的脑子。

这个故事……是的,郝启将其当成故事来看,虽说这个故事的线索和本质是真实的,比如用他所知道的各个时代来看,大约说的就是太古时代的人类为了永生和避免死亡后彻底消散,于是制造出了一个不用能源来驱动,不用物质来承载,几乎就和神话里的yīn曹地府类似一样的收容灵魂意识的所在,这个东西的名字叫作轮回。

然后太古时代大破灭之后,继承自太古时代的远古时代再一次辉煌,只是其辉煌程度比不上太古时代,所以只能够寻找回曾经的轮回的一部分碎片,可能用于研究,也可能是重新收容远古时代精英们的灵魂意识,不过这时在这轮回里已经有了原住民,无论这些原住民是轮回自行衍生的,又或者是如那未音所说的灵魂湮灭后的产物,总之,这个轮回有了在轮回里的生命体,即便他们在现实世界是不存在的,但是只要能够有意识,能思考,能繁衍,那他们就算是生命体了。

再然后不知道远古时代的人是如何与轮回里的原住民相处的,总之在远古大破灭时,为了躲避大破灭的辉煌,大量的精英进入到了轮回,同时关闭了轮回,而在熬过了大破灭后,这些精英打算开启轮回,然后再次回到现实世界时,原住民们发动了一场政变,夺取了轮回的控制权,并且封印了这些远古时代的精英。

这些事情是那未音所说事情的全部,至于那些美化的,什么远古人对原住民的照顾啊,什么对他们的文化传授啊,知识传授啊,十二主城建造啊,这些自我标榜的最多信一半,甚至一半都信不到,还是那句话,脑子是个好东西,郝启可以想象和逻辑推理那时的情况。

对于远古时代的人来说,这个虚拟世界的一切其实都是可控的,可刷新的,以及是虚拟的,那怕这是作为保存灵魂和意识的轮回,但是这种虚拟的思想是不会变的,就如同玩游戏一样,有谁会对游戏里被杀的NPC投入感情?那怕是RPG游戏,里面的讨人喜欢的主要角sè死了,也最多哀叹剧情的不幸,人物的魅力,仅此而已,难道你还会游戏里的人戴孝不成?

郝启从不会低估人性的丑恶,就如同他一直都知道人性的美好可以拯救世界一样,人是一种集合了光明和黑暗两面性极端的生物,在虚拟的世界中,却可以感受到如现实一样的真实时,人类的丑恶很可能就会彻底爆发出来,杀人无所顾忌,丑恶的事情无所顾忌,乃至是兽性的爆发,吃人头,虐杀,各种情况都可能数之不尽,那怕是有心理洁癖的人存在,但是也肯定有心底丑恶的人存在,那时的原住民,很可能生活得水深火热,种种血泪很可能数之不尽,那未音或许是好人,也或许是她真的想帮助原住民,但是要注意的是,她其实并不是她自己,她对元首及周围人所说的话,代表的是整个远古时代被封印着的灵魂意识,她代表的是一个文明族群!

而对于文明族群,其实是不论好与坏的,对于文明族群来说,只有利益而已!

郝启甚至都猜想,或许并不是原住民从外界吸纳入的降临者,正如金牛城出了一个元首一样,如果按照未音的说法,打开遗迹封印,就可以解救出远古时代的被封印精英,那么大量的降临者进入到这个世界就意味着大量的变数,如同元首一样的枭雄英杰虽然少,但并不是没有,每一个英杰解放一两个遗迹,那么一直拉入降临者,迟早有一天会将遗迹全部解放,原住民莫非是白痴和傻子?他们脑子全部都有坑?用解放他们大敌的危险来拉入外界的降临者?

或许个人是智有愚,但是一个文明族群就无法以这样的智愚来区分了,郝启绝不认为原住民就真是那样的傻子,所以用谁得利谁主谋这样的简单推论,很可能将降临者拉入到这个世界的并不是原住民……很可能是这些被封印的远古精英,他们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在封印状态下都可以短暂的控制轮回……

“……这样推论起来的话,我们很可能是坏人的帮凶。”

郝启嘀咕了这么一句,回过神来时,才发现周围人都在看他,而张恒离他位置最近,当即就问道:“什么是坏人的帮凶,你刚刚想到了什么?”

郝启也没什么可隐瞒的,直接把他所思所想都说了出来,特别是说出了他的推论要点,也就是这些被封印起来的人很可能才是原住民眼里的恶人,为有牺牲多壮志,若真是以背叛来封印他们的,那当初原住民背叛他们的那一役里,真的有那么大的利益可以让这些人完全不畏牺牲,自己去牺牲,让旁人和后人去享受吗?除非是被逼到了绝境,或者心中气愤那平,有着大冤屈才可能如此啊……

张恒有些目瞪口呆,但是仔细一想却很可能真的是如此,他就说道:“这么说起来,那些原住民反倒是好人了?那金牛城的牺牲有什么意义?那我们死掉的那么多的降临者同胞又该如何……”

“不,没冤枉了他们。”郝启笑着说道:“一报还一报,当初被封印的人,与当初牺牲的原住民的恩怨与我们无关,他们的恩怨由他们自己了结,无论是再封印,或者是破开封印,因势而导罢了,谁都怨不得谁,也与我们无关,但是原住民欺压我们降临者,又有了这次金牛城的悲剧,还有俘虏降临者为奴隶,欺压降临者做贱业,这些事情却是不得不报,这就是我们与原住民的恩怨,至少他们对我们是恶人,就是如此简单,至于拉我们进入这个世界,让我们失去记忆的那些被封印的人……我是说如果真的是他们拉我们进来,那又是另一个恩怨了,我们与他们的恩怨,嘿嘿,利用了我们还想当好人?还想当贤者?这世上那有这么好的事情?那个未音啊……说不得我也要见见她了。”

张恒点头,那指挥官也是沉默点头,半响后,指挥官才说道:“其实不瞒你们说,元首也有类似的疑惑,而且事后我们这些听到原话的人也有类似的想法,只是人在屋檐下,真是不得不低头……未音有许多的特殊能力,若非她的这些能力,我们早被原住民给剿灭了,且不说是不是那些被封印的人利用了我们,但是至少目前他们和我们是在同一条战线上的,而原住民,无论他们在以前是否无辜,但是至少这一次的战争是他们先挑起,是他们做了恶人,无论他们是为了生存也好,还是为了那被封印的大敌也好,但是他们践踏了我们的鲜血,这就是仇恨和恩怨,只要我们军队还存在一天,这仇恨和恩怨就永不了结,除非我们一方彻底消失!”

“正是如此!”

郝启拍掌笑道:“大丈夫当恩怨分明,有一是一,以直报怨,不管那些原住民有再多的理由,但是对于无辜的我们他们却是欺压****,却是杀戮奴役,那我们就回报之,否则你要去怜悯原住民当初的困苦冤屈,那我们的困苦冤屈又有何人来悯?这就让我想起我所知道的一个事情,有一个地方爆发了战争,那里的人民生活困苦,于是逃难而出,成了战争难民,然后就有同情这些难民的国家收容了他们,但是这些难民中有善有恶,有作恶的难民在那些国家里暴乱强奸,若非他们没有掌握强大的力量,或许杀人放火,无恶不作都有可能,但是事情发生后,这些人的作为不但没有被严厉惩戒,反倒有受害者站出来对这些难民表达了同情,那些被强奸伤害的受害者反倒认为这些难民多可怜,流离失所,远离家园,情有可原云云……”

“真是恶心得我不行!这些名为受害者的圣母婊,你们真是比作恶者更让我恶心万倍,若不是已经回不去,我一定会摘了你们的人头!助纣为虐的圣母婊!”

“走吧,召集你的部下,召集你所有剩下的战士同胞,我们先去解救那些在矿山中做奴隶的降临者,重组军队,然后我们……”

“去杀人!”

看网友对 第四十章:恩怨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