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捉蛊记 > 第九章 伴敌行

第九章 伴敌行

  在我面前,大和尚唯唯诺诺,然而转过头去,面对着刚才那人的时候,表现出来的,却是一种说不出来的霸气。

  大概是在我这儿受了太多的气,大和尚揪起那人的胸口,没有二话,抬手就是一阵耳光抽了过去。

  那人的脸给扇成了猪头,在暴风骤雨的巴掌之中喊道:“大师、大师,有话好好说啊……”

  大和尚怒气冲冲地骂道:“你到底说不说啊?”

  那人一脸委屈,说大师,我刚才就说了,只要留我一条性命。你问什么,我知道的都告诉你啊……

  他说着说着,忍不住伤心地哭了起来,而良辰大和尚则是一愣,说啊,你刚才有怎么说么?

  我在旁边都看不下去了,说人家都招了,你有什么问题,赶紧问就是了。

  呃……

  大和尚咽了咽口水,然后说道:“那什么……我想问你什么来着?容我想想啊……哦,记起来了,你们河鲸帮在泗水一带算得上是地头蛇,应该知道那个地方有锁龙井,对吧?”

  锁龙井?

  那人一听。顿时就脸sè一变,苦笑着说道:“大、大师,这个真不知道……”

  啪!

  大和尚反手就是一耳刮子,然后恶狠狠地说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河鲸帮的人并不是每一个都跟你一样嘴巴严实,龟峰锁龙井的事情我们可都是听说了的,不错啊。这事儿你还打算瞒着我呢?”

  他的话语让那人顿时就有些崩溃了,沉思了一会儿,他一脸无奈地说道:“不是我不肯说,实在是那个地方,太邪门……”

  大和尚说甭管邪门不邪门,你给我们指路就是了。

  那人浑身直哆嗦,说我要是带你们去那里。给帮主知道了,不但我活不了,我全家老小可就都遭殃了!

  大和尚抓着他的下巴,说你先别考虑你什么家里老小了,人带过去,我放你走,你有的是时间将你那一大家子的人安置妥当。但如果你不肯,那抱歉了,这涛涛大河,哪儿都可以给你栽荷花,明年的今日,这河里面的鱼儿肯定是更加鲜美……

  唔……

  他说得我都忍不住了,毕竟刚才的时候,我才吃过鱼,而且据说是这条河里面现捞出来的。

  那人也受不了了,哭着说道:“大师,我带路,我带路行了吧?”

  大和尚一拍手掌,说好,上路。

  说罢,他押着这人往来路走去,我人走在后面,默默地走着,如此走了十几分钟,前面的河上有了亮光,大和尚身子一抖,显然是情绪有些激动。

  而就在这个时候,我开口说道:“良辰师父,可曾感觉到有什么异常?”

  说这话的时候,我已经祭出了逸仙刀,顶在了他的后心处。

  大和尚的双手举起,浑身变得僵直起来,结结巴巴地说道:“哥、哥,你别吓我。”

  我收起了逸仙刀,然后平静地说道:“我想取你的性命,随时随地,而你的那些同伴,就算是你们连云十二水寨的十二个寨主,再加上总寨主都过来,我也有信心全部弄死,所以如果你不想耽误自己和别人,最好不要轻举妄动,知道么?”

  大和尚赶忙点头,说我知道、知道的,哥,你放心,我知道厉害的。

  我说知道就好,我就怕你这人没记性。

  大和尚说那一会儿我带你过去。该跟那边的人怎么介绍你呢?

  我说你就说我是你在这边的线人。

  大和尚犹豫了一下,说我们连云十二水寨一直都在西南活动,他们都知根知底,突然冒出一线人来,有点儿突兀。

  我说那随便你怎么说,搪塞过去进行。

  大和尚说要不然……我跟他们说你是我表弟?啊,大哥,我没有冒犯的意思,只是……

  我拦住了他,说可以,你别说漏嘴就行。

  大和尚说我倒是不怕,只怕这个家伙胡言乱语,到时候恐怕就麻烦了。

  他yīn森森地看着旁边那河鲸帮的人,那人也是个机灵人儿。慌忙说道:“我守口如瓶,守口如瓶,大哥们,留我一条性命,我啥都干。”

  这边商量妥当,大和尚朝着河上发了信号,没一会儿,有一只小船朝着这边摇了过来。

  小船还没有靠岸,船上的人便喊道:“叶大师,事情怎么样了?”

  大和尚说人找到了,赶紧过来,我让他带我们去看锁龙井。

  那人摇船靠岸,瞧见我和河鲸帮那人,不由得疑惑。指着我说道:“大师,这个人是谁?”

  大和尚说我表弟。

  啊?

  那人一愣,随即疑惑地说道:“你表弟?你什么时候多出一表弟来,我们怎么不知道?”

  大和尚瞪了他一眼,说谢老六,我小刀寨的事情,什么都需要给你报备对吧?啰嗦个屁啊。赶紧的,这人知道锁龙井,只要找到了锁龙井,那泗水龙宫估计就没得跑了,上面派给咱们的任务,也就搞定了。

  那人似乎有些畏惧他,没有再多问。而是将船靠了岸边来。

  我们三人上了船,船上那谢老六一撑船槁,朝着河中间过去,而大和尚上了船之后,便开口问道:“威哥在船上不?”

  谢老六回答,说没呢,说是找龙宫这事儿。得找寻历史,他潜进彭城的档案馆里面看人家的县志和文档去了。

  大和尚冷冷一笑,说嗬,潘东威这家伙,到底是大学生啊,这家伙整的,挺正规的哈。

  谢老六说你别这么直言名讳,威哥现在是我们连云十二水寨的白纸扇,是正儿八经烧过香,昭告了祖师爷的,咱们得效仿刘玄德恭敬诸葛孔明,除了总寨主之外,我们这些关羽啊,张飞啊、赵云的,都得听人家吩咐……

  大和尚不耐烦了,说瞎几把乱扯,别说他一新上任的白纸扇,就算是八首蛟龙陆勇过来,我都直呼其名,怎么的吧?

  谢老六说你牛,你们小刀寨牛比上天了,行不行?

  大和尚怒气未消,说我跟你讲,胡军师到底怎么死的,这事儿还没有一个具体说法呢,咱们走着瞧吧。

  说话间,我们已经来到了河中间。

  这里有一艘大船,看着像是采砂船。宽阔甲板,不过却又不是,动力十足。

  我们几个上了船,大和尚踢了那河鲸帮的人一脚,说行了,说罢,在哪儿呢?

  河鲸帮那人指着上游。说在那边,还得走几十公里呢。

  大和尚回头对栓好了小船的谢老六说道:“跟下面说一声,走,往上游走去……”

  谢老六搓着手,说这个、这个……威哥没有回来之前,擅自行动,不太好吧?

  大和尚瞪了他一眼,说找河鲸帮这事儿,是不是他潘东威吩咐的?现在老子把人给弄过来了,你跟我说暂时不要动?陆总寨主是不是吩咐过,这件事情,务必得争分夺秒?邪灵教那大金主倒下了,现如今我们跟那千通公司合作,是不是得表现出十二分的诚意来?

  他一连串的话语骂过去,弄得谢老六根本应付不过来,苦着脸,说得,爷,你们都是爷……

  他下了甲板去,没一会儿,大船掉转了头,然后朝着上游行去。

  这会儿正是冬天,河面上风声呼呼,如刀子一般,而良辰大和尚之前还跳水想要逃脱过,虽然没有成功,结果弄得一身湿,风一吹。冷得够呛。

  大和尚征求了我的同意,让人看住了那河鲸帮的人,然后在我的监督下,去船上自己的房间更换衣服。

  一路朝上,也有一些时间,我便在大和尚这房间休息,而他也只有守在这里。

  我盘腿而坐。双目一闭,立刻就入定了去。

  大和尚不敢胡跑,便斜靠在了狭窄的舱房里面,没一会儿,居然呼噜噜地睡了起来。

  他倒是一个心挺大的人。

  我行运周天,人处于入定状态,五感顿时就变得发达起来,整个大船许多细微的声音,都进入了我的耳中来。

  这些声音繁复,我一心修行,所以大部分都选择性地不管。

  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间我听到了一熟悉的声音传入耳中来:“风大叔,你说他们真的能够找到那龙宫?”

  一个沙哑的声音回答道:“那个潘东威是连云十二水寨新近崛起的人物,为人十分聪慧。最擅长抽丝剥茧的信息整理,他既然有这样的安排,事情应该差不了多少,我们别冒头,只要跟着过去,去了那锁龙井,等到他们发现了线索,就将人给截杀了,我们自己进去寻宝。”

  这个人是风魔苏秉义,而前面那个人,则是洛小北。

  听到风魔的话语,洛小北问道:“若是真的找到了龙宫,会不会有那龙涎水,让我的断臂重生,回到以前啊?”

  风魔犹豫了一下,说这个,我不确定啊……

  洛小北说你就不会说句漂亮话来哄哄我?对了,你刚才看到没有,今天吃饭的时候跟我们同桌的傻小子,居然跟良辰大和尚在一起,难道他也是连云十二水寨的人?

  风魔说那个人啊?不知道,看着像是个普通人,不过又好像藏得挺深,很神秘的样子。

  洛小北说那人听到了我们的对话,会不会告密啊?

  风魔说这个,呃……

  洛小北说要不然,我们杀了他,灭口怎么样?

看网友对 第九章 伴敌行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