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捉蛊记 > 第十四章 下井去

第十四章 下井去

  大和尚给问得哑口无言,不知道该如何说才好。

  如果说出了实话,他在连云十二水寨这儿肯定是待不下去的,而但如果不说实话,这事儿又着实圆不回来。

  当时我离开的时候,虽然在他身边的,都是自己小刀寨内部最为铁杆的手下,但谁也不能说这帮人就一定会缄默其口,不会有任何背叛的可能。

  毕竟他们不但是小刀寨的人,也是连云十二水寨的人。

  十二水寨是一个整体,最终都是这位陆总舵主的手下,要万一有人起了取而代之的心思。出卖了他的利益,到时候还真的不知道该如何说。

  白纸扇就是白纸扇,动脑子的人物,绝对比大和尚这种长期以暴力手段为生的角sè要强上许多。

  大和尚被逼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然后他方才慢悠悠地说道:“这件事情呢,你肯定是要负主要责任的,但您是连云十二水寨的元老人物,我一个新来的,说太多也不好,不过作为水寨的白纸扇,有的东西,就得我来做黑脸。赏罚分明这事儿,就得竖起规矩来;而下去水井查探的事情,你领头做了,下面的人总也不会再说你什么……”

  他这般说着,那陆总舵主则站出来唱白脸了,说潘子。这事儿说到底,也是良辰大师好心办坏事,不提了,不提了。

  说罢,他一挥手,说这锁龙井的确定。是我们与千通集团合作的开端,也是我连云十二水寨日后的出路,这责任说起来得由我这个当总舵主的人来扛;所以,还是我下井去吧……

  他作势准备下去,而大和尚的脸皮终究还是没有那么厚,赶忙拦住了他。说哥哥,这事儿还是我这个当弟弟的来做吧。

  陆勇与他虚应了一会儿,两人一番推托,却最终还是由大和尚带着他身边的几个人下了井。

  来之前的时候他们就有所准备,带了绳子,从那并不宽阔的井口往下滑落而去。

  连着几人下了井去,而白纸扇和总舵主则聚到了一起来。

  旁边的人知道两位大佬有要事谈,赶忙往旁边走去,以示避嫌。

  待众人走得远了一些,那白纸扇方才压低着嗓音说道:“勇哥,我刚才听手下的人大概说了一下,今天跟着良辰一起上船的那个家伙,绝对有问题——有人瞧见良辰对他十分的恭敬客气,哪里是什么表弟,就好像孙子一样,而且两人几乎寸步不离,我怀疑这秃驴给人家挟持了。”

  陆勇皱着眉头,说不可能吧,良辰我是知道的,一身手段十分了得,在下面十二个寨主里面,算得上是前几个的,那人与他还是保持了距离的,如何能够挟持得了他?

  白纸扇竖起了两根手指来,说两个可能,第一就是用毒,或者蛊,控制住了他;再有一个,就是那个人的实力太强了,随时取了那秃驴的性命……

  陆勇依旧有些怀疑,说小刀寨那地方,周遭的蛊师山头众多,他自己对于蛊毒也是极有研究的,给人暗算下毒的可能性不大;至于后面的可能——那人得有多厉害,方才能够控制得了他啊?

  白纸扇苦笑,说勇哥。你这样子,难道还相信他咯?

  陆勇说良辰的脾气秉性,我这么多年了,还是十分清楚的,要说刚愎自用、孤芳自赏,肯定是有的,但背叛咱们连云十二水寨,我觉得还是不会的。

  白纸扇叹了一口气,没有再说话,而是回过头去,问道:“井下什么情况,怎么没个消息呢?”

  有人赶忙跑到锁龙井那儿去。晃荡着绳子,然后朝着里面喊话。

  过了一会儿,那人回过头来,对这边说道:“总舵主,威哥,良辰大师喊话上来,说下面发现了一个溶洞通道,问要不要进去?”

  啊?

  听到这话儿,陆勇和白纸扇顾不得再编排良辰大和尚了,赶忙跑到了井口那儿去,然后与下面喊话。

  这井大概是很深,所以声音传播得有些缓慢。两边扯着嗓子喊了一会儿之后,陆勇抬起了头来,对白纸扇说道:“潘子,我下去看一眼,你在上面帮我盯着吧……”

  白纸扇不同意,说勇哥你是我们的头儿。岂能亲自冒险?还是我替你去吧。

  陆勇摇头,说你,还是我下去,能够掌握第一手的资料。

  白纸扇说勇哥你也知道,我对于奇门遁甲、法阵符箓之道,研究得还算透彻。下面不管有什么危险,我都能够应付得了,你在上面运筹帷幄,我在下面冲锋陷阵也有底气不是?

  两人一番争执,到了最后,决定两人一起下去。

  上面留一主事者。却是谢老六。

  当然,除了谢老六,还有七八人,防备那背后捣鬼的家伙卷土重来。

  事实上,对于这样的安排,白纸扇其实是极其反对的,不过他到底还是拗不过陆勇的意见,最终答应了下来,不过也吩咐了这边的谢老六,说上面一旦有什么动静,立刻通知到下面。

  另外他们也一定得通知到外面的同伴,免得他们被堵在这锁龙井中。

  而随后,他们还派了两人离开,去通知大船上的人,以及千通集团那边此刻的进展。

  盘算好了这一切之后,陆勇和白纸扇带着几人下了井眼里去。

  在他们都下到了井底,与这边确认了安全之后,我的身后伸出了一只手来,却是洛小北,她踮起脚来,趴在了我的肩膀上,然后低声说道:“准备行动吧,把这上面的人都给制服了,然后还得派人去将走开的那两人给半路截杀掉……”

  她倒是一个杀伐果断的主儿。谈笑间杀人,毫无违和之感。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从外面又有几个身影翻到了这院子里面来,留守在这儿的谢老六大吃一惊,赶忙让两人围住锁龙井,而他则带人围了上去。

  这一回来的人。总共有三个,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头,一个独眼龙,还有一个胸口鼓鼓胀胀的少妇。

  这三人落地之后,扫量了一眼场中几人,然后不屑地说道:“这就是龟峰锁龙井?看着也并不怎样啊……”

  谢老六围上前来,说你们什么人?

  瞧见一脸戒备的谢老六,三人一下子就都笑了起来,那老头儿摸出了一个玉佩来,说睁开你的狗眼看一下,咱就是你们的主顾,千通集团派来的人。

  啊?

  谢老六眯眼打量了一下,不过还是不太放心,有些怀疑地说道:“你们怎么这个时候就来了?不是等我们通知了再说么?”

  那少妇不耐烦地挥了挥手,说真啰嗦,你们这儿谁是负责人?

  谢老六说就是我。

  少妇皱着眉头说道:“陆勇呢?或者潘东威都可以,他们在哪里?”

  听到她直呼其名,气势颇足,谢老六的身子顿时就矮了一截,说他们刚刚下了井里去,准备把这事儿查清楚之后,再跟你们联系。

  老头儿说那行,我们也下去,顺便打个招呼。

  谢老六伸手拦住了他。说别啊,你们先等等,容我跟总舵主通报一声……

  啪!

  没有等他说完,少妇却是扬起了手掌来,直接一巴掌呼了过去。

  谢老六给他扇懵了,说你干嘛?

  少妇说我黑天蛟平生都没有等过人。你再啰嗦,信不信老娘弄死你?

  她走上前去,直接挤开了人群,然后来到了锁龙井边,顺着那绳索就往下攀爬了去,而其余两个家伙也是不怀好意地瞪了谢老六一眼,冷冷哼了几声,也跟着滑落了下去。

  这三人把谢老六直接搞懵了,旁边的人围了上来,说老大,这怎么弄?

  有人也说:“对啊,谢寨主。那婆娘好凶啊,你也不回她一下?”

  谢老六却是不停地跳着眼皮,一脸畏惧地说道:“黑天蛟啊……我刚才还有些发愣,现在才想起来,那老娘们儿当年在七星峰的时候,可是一上午杀了二十一人,将七星峰朱家整整一大家子人全部都灭了口,十足的辣手人屠啊——她不是说被抓进白城子里面去了么,怎么又跑了出来,而且还进了千通集团?”

  旁人听了,忍不住问道:“这女的很牛么?”

  谢老六使劲儿点头,说牛,当然是牛比上了天,江湖上论起狠毒来,这个女人能够拍到前十名去——我的个神啊,她到底怎么出来的……

  他在这边大奖小怪,而我们在确定了无人再来的情况下,也开始果断出手了。

  只用了几分钟,我们就将留守上面的所有人都给收拾倒地了去,至于谢老六,他在试图给下面发信号的时候,给风魔一爪掏了心,最终什么信号也没有发出去。

  而弄完这里的一切,洛小北使了一个眼sè,风魔立刻腾身而起,朝着外面疾奔而去。

  他是去处理那两个报信的家伙,务必将信息给拦截住。

  而风魔走后,洛小北走到了锁龙井这边来,打量了一下黑黝黝的底下,然后看向了我,说怎么办?

  我走到跟前来,没有废话,直接抓着绳子,翻了下去。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加更送上,抱歉晚了一些。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跟大家说说话,这几天加更不多,很多读者说小佛,但小佛心里也难过——这几天,我哥,亲哥,上班的公司里发生了一些事情,特别头疼,今天晚上的时候,跟我聊起,说他明天辞职了,但是心里特别迷茫,不知道以后要干嘛。
我们聊了好多,感觉好大压力,小佛也是,房贷、朵朵,父母还有各种各样的事情,倘若我以后不写小说,真不知道能干嘛去。
不说了,特别感谢那些看正版的衣食父母

看网友对 第十四章 下井去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