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侠行天下 > 第五十四章:钥匙

第五十四章:钥匙

安振和龙战天仔细听完了这卷录音带里的内容,内容并没有任何话语涉及到绑架他们的目的,以及绑架他们的势力等等,这卷录音带中只是透露出了他们目前所面临的局面,以及需要他们所做的事情……不,应该是告诉他们接下来会做的事情,那就是活下去。

这是一个密封的房间,房间外部的环境他们一无所知,而在这个房间内,他们没有食物和水源,同时他们的内力被封闭了,所以很快他们就会饿了渴了,而且所需要的食物和饮用水更是超过普通常人,若他们不能够想办法尽快离开这个房间,那么等待他们的就绝对是死亡。

当这卷录音带播放完毕之后,绑在椅子下的小型播放设备立时爆开,而安振和龙战天都没有任何动作,只是静静的立在当场,仔细回忆刚刚播放设备里所放出的那些话语内容,以及思考目前所处的环境等等信息。

“……这房间还有监视系统,绑架我们的人目前正在监视着我们。”良久后,安振先一步说道。

龙战天点头同意道:“没错,虽然说播放设备可以提前预设好播放时间和自毁时间,但是在我们两个人苏醒之后才播放,而且还是在我们苏醒之后对话才播放,这时机就未免太巧合了,至于说是不是我们身上有什么机关,随着我们的苏醒才启动了这播放设备……若是普通人的话还有可能,但是你我的实力层次,不可能发觉不到,所以你说得没错,有人在监视着我们,而且就在这个房间里有监视系统。”

两人都不是普通人,他们都算得上是身经百战,而且更有一颗真正武者的心,所以那怕那录音中所说情况如此严重,又是饿,又是渴,又是死亡什么的,他们依然能够冷静的分析和对待眼前的一切。

安振向着周围看了半响,这才说道:“很可惜,我找不出来,不过这也不打紧,找不找得出来都是现在的结果,我只是好奇,他们既然能够有实力绑架我们,那么为什么要做现在这一幕呢?而且绑架我们的是两个人,一男一女,那就说明绑架我们的并非是个人,而是势力,所以不大可能存在是某个练武到走火入魔的疯狂强者来戏耍我们的可能性,他们这么做一定有他们的目的,那么这个目的又是什么呢?”

龙战天冷笑着,他开始在周围的墙壁敲击着,边敲击边说道:“让我们自相残杀?挑起两个三极国之间的斗争或者战争?要么就是为了阻止我们这次两方的题案?要或者就是为了扰乱视线,隐瞒着什么,也就只有这几种可能性罢了,如果是个人还有可能疯狂,但是作为一个组织来说,那怕是恐怖组织或者邪教组织,其行为都是有目的性和必要性的,所以如果绑架我们的是一个势力或者组织,那么就一定是有目的,而在我想来,其目的也无非就是这些罢了。”

安振点点头,也开始在周围墙壁上轻轻敲击起来,敲击片刻,两人都是面无表情的集中到了大个大门处,这大门是银白sè的金属大门,两人都轻轻敲击了一下,凭借两人的感觉,这大门至少有一米以上的厚度,若是没有了内力,凭借他们的肉体是不可能将这大门给打破的,而整个大门毫无缝隙,如同一整张的金属板挡在那里,根本就没有把手或者钥匙一样的东西。

两个人探索到了这里,他们就又把目光看向了两张椅子,这算是整个房间唯一的东西了,他们将这两张椅子给检查了个遍,又敲击检查椅子的木头内部是否有机关和物品,可是两人都是失望,就是很简单的椅子罢了,看来要离开这个房间的线索并不在这椅子上。

两个人就坐在离对方约莫三米的地方,这个距离对现在的他们来说是最安全的距离,一旦有任何变化,他们既可以防备彼此,也可以一同应敌,龙战天就率先说道:“刚才录音里提到了要离开这个房间,而其钥匙就在这个房间里,从这大门来看,明显是使用电磁开关的大门,不存在本质意义上的钥匙,而要打开这样的大门,要么就是程序开关控制打开,要么就是破坏其电力系统,所以我们要找的有两种东西,有可能是两种都有,有可能是其中一种,一是遥控设备来打开大门,一种就是可以让电路短路的设备,器具或者化学药剂。”

安振点点头,他想了想道:“我也想到了这些,但是整个房间你和我都检查了个通透,墙壁是货真价实的金属墙壁,完全没有缝隙和内部空洞,地面和天花板也是,至于这椅子也并没有特殊内部填充物,看来我们想要找到的东西并不在这其中啊,那么想来想去,既符合在这房间里,又符合我们还没找到的范畴的,就只有……我们两个了。”

龙战天嘿嘿一笑道:“早就听说安振兄机敏过人,是铁幕合众国的年轻一代领军人物,虽有数面之缘,你我却不得深交,这一次真真是见识了安振兄的风采了……那么安振兄不妨再想一想,我们两个到底该如何打开这大门呢?”

安振也笑了起来,他察觉到了龙战天话里的不友善,虽然话说得很好听,但是什么叫作不妨再想一想?就仿佛龙战天是高高在上的领导那般,在考察下属的能力,这话其实有些不友善,不过安振也听闻过龙战天的性格,从其名字上其实就看得出来,这时正是两人需要全力合作时,他也懒得和其计较那么多,所以就直接说道:“没有内力,即便集我们两个人的力量也绝对无法打破这大门,所以这钥匙自然不是指我们两个本身,我想,很可能那钥匙是指藏在我们体内的某些东西吧。”

龙战天又是一笑道:“果然不凡,我想也是如此,我们身上的这种限制内力的手段,如果是内气境用出来却也正常,但是你我体内截停的能量却是内力,虽然质量比我们内力的质量要高却也只是高得有限,而以这样的内力能够截停我们的气脉,让我们无法使用出内力来,这种手法你或许也听说过……四方的截脉术……而这种截脉术根据对方掌握这种技术的程度来决定我们无法使用内力的时限,同时,在被截停的气脉附近,那里我们的感觉会变得非常弱,只要对方技术好,在那里埋入一些东西我们也是完全感觉不到的。”

安振心里却也佩服,他只是隐约知道在四方确实是有这种技术存在,事实上,七海中一些大势力,大世家,大门派也有这种技术,但是他并不知道这种技术武功的名字,而龙战天能够明白的说出这武功的名字,证明确实有其独到之处,所以也就难免狂傲了一些也理解……

“我身上的气脉被截停的位置分别是带脉,阳跷脉,yīn维脉,阳维脉四处。”安振直接就对龙战天说道。

龙战天也不隐瞒,也说道:“我身上被截停的是冲脉,带脉,yīn跷脉,阳跷脉四处……看来使用这武功的人技术只到四脉境,传说如果有人能够彻底通晓这武功技术,能够同一时间截停人八脉,那么这人终生都废了,再也无法恢复过来,也亏得我们身上只有四脉被截停……那么,这里就需要你我坦诚相待了,将自己的命脉气脉交于别人之手,说句不好听的,那时你要我死,我就死,要我生我就生,所以这时候若要找到出去的钥匙,你我就必须交心交命才行。”

安振沉默了下来,这个道理他岂能不懂,所谓的废人武功,一般都是指碎人丹田,以及坏人气脉,一旦气脉有损,即便不死也废了,好些的实力大幅度下降,终生再无变强丝毫的可能,但也不失为一弱小武者,但严重一些,甚至可能是终生瘫痪,武功什么的都别想了,下半身甚至可能在床上躺着,这样的结果对于像他和龙战天这样的武者来说,真是比死了还恐怖,而他和龙战天非亲非故,也不知道对方究竟是不是和绑架者同谋,甚至就是对方国家的yīn谋也说不定,所以他那里敢将自己的未来交到陌生人手上啊。

但是说到交心交命,这又岂是如此简单的呢?

所以一时间两人都沉默了下来,隔了不知道多久,安振才说道:“这或许也是绑架者的计谋,让我们相互猜忌,彼此无法合作,那也永远没有逃出去的可能性了。”

“但那又如何。”龙战天略带嘲笑的说道:“他们想杀我们早杀了,又岂会在这里落下陷阱,我倒是觉得,绑架者似乎是打算告诉我们什么,但是却无法说出口,所以才用了这种所谓‘游戏’的方式来暗示。”

安振想要否认,但是他也觉得龙战天此话确实如此,这种可能性也无法否认就是了,所以他猛的一咬牙道:“既然如此……那你说该怎么办?”

“很简单。”龙战天哈哈笑了一声,然后用肃穆的神sè对着安振道:“你先来探我气脉!”(未完待续。)

看网友对 第五十四章:钥匙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