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捉蛊记 > 第三十章 事故连连

第三十章 事故连连

  长途飞机我坐过两次,长时间的飞行的确让人很不舒服,身体的感受还好说,特别是精神上的压抑感,才是真正让人头疼的东西。

  所以我基本上一上飞机,便戴上眼罩,进入了睡眠状态。

  然而当气流颠簸,有女性尖叫的时候,我方才从入定之中醒了过来,但我并没有打开眼罩,只以为是有人不太适应此刻的颠簸情况,吓得不能自控而已。

  事实上。长途飞行如果遇到不太好的天气,的确会有一段时间的颠簸,对于飞行本身的影响,却并不算大。

  然而过了十几秒钟,我听到叫声不但没有停歇,而且还多了起来,其间还夹杂着男人的怒吼声,这事儿就让我有点儿意外了。

  脱下眼罩,我睁开眼睛来,瞧见旁边的黄胖子已经站了起来,朝着经济舱那边打量了过去。

  我说怎么回事?

  黄胖子的脸sè严肃,说有可能是劫机。

  啊?

  听到这话儿。我顿时就皱起了眉头来,有点儿不太敢相信。

  劫机?

  又不是拍电影,这不扯呢么?

  机场的安检水平可不是白扯的,怎么可能让人带着武器进来了?

  难不成跟我一样,有着纳须弥于芥子的法器?

  然而随着情况的进展,那边的喧闹越来越严重。我们就知道事情有点儿不对劲了,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从那边冲来了四五个膀大腰圆的汉子,有白种人,也有中东人,准备穿过头等舱。朝着机头驾驶室冲去。

  瞧见这情况,就算是再不相信,也差不多猜到了事情的真相。

  这尼玛是劫机啊?

  我的心沉了下来,当然并不是因为惧怕这些人,而是想着如果碰到了劫机,事情会变得很麻烦。即便是解决了,飞机有可能中途停到别的机场,另外美国的一大帮警察机构,不知道是CIA,还是FBI之类的玩意,都会对此进行彻底调查。

  一旦陷入这一大堆的麻烦之中,我别说去偷麒麟胎了,估计最近都得在美国的警局或者与之相关的部门里面待着了。

  这并不是我想要的,然而事情发生了,也容不得多想。

  我不想出风头,朝着黄胖子使了一个眼sè。

  那胖子早就跃跃欲试了,不动声sè地解开了安全带,就在对方越过我们这边的过道时,黄胖子一跃而起,朝着领头那人扑去。

  而就在黄胖子出动的一瞬间,在另外一边,也有人跳了出来。

  一瞬间,打斗陷入了白热化,我听到有老外惊悸地大声喊着“Ood”,更是有人止不住的尖叫起来。

  然而战斗在十几秒钟之后结束了,黄胖子和另外一个人在短暂的时间内,就将这帮人给解决掉了,随后有人大声说道:“各位肃静,我是中国驻美国大使馆的武官,我叫做徐淡定,请相信我,我会处理好这件事情的,也请大家保持安静,配合我的工作……”

  徐淡定?

  我愣了一下,抬头望去,瞧见后面跳出来的那人,可不就是我们在欧洲的时候,给我们提供过帮助的法国大使馆武官么?

  世界当真是不大,没想到我们竟然会和他同一班飞机。

  不过随即我的心头也是一阵轻松。

  尽管一个黄胖子,应该就能够料理这帮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劫机者,但如果加上徐淡定这么一个有着官方背景的人物。事情或许就不会有那么糟糕了。

  果然不出我的所料,几分钟之后,黄胖子协助徐淡定将经济舱那边的人也都给搞定了。

  回到了头等舱这边来的时候,众人都忍不住站起身来,给两位英勇的中国“侠客”报以最热烈的掌声。

  随后机组人员过来,协同徐、黄两人将这些劫机犯给全部绑了起来,随后联络到了地面,因为此刻已经到了米国境内,所以并没有回头,而是紧急迫降在了西海岸洛杉矶的某一个机场中。

  飞机落地之后,立刻就冲上来一大堆的警察,全副武装的模样。弄得像特警一样。

  我有点儿无奈,好不容易来一次万恶的资本主义国家,结果竟然摊上了这么大的一次事件,随后有米国的司法人员将我们引导下了飞机,不过我们并不能够离去,而是需要经过审核。

  因为黄胖子的作保,使得我们并没有与普通乘客一起,而是给安排在了另外的一辆车中。

  而徐淡定也被安排在了在了一起。

  黄胖子与徐淡定之前的时候已经有过了交流,面对着这样的人,他没办法隐藏身份,只有说起了自己的真实身份,以及方怡的身份。至于我,则只是一个普通的商务人员。

  在车上,徐淡定认真地打量了一会儿我,然后方才转过头去。

  黄胖子提出了我的担心,说我们来米国有很多事情要办,这一次的事件会不会有太多的影响。徐淡定说没事儿,一切都由他来处理。

  与我们同车的还有米国司法部的人员,在得知了徐淡定的身份,以及他在飞机上的行为之后,表现出了极大的敬意,而凭借着这个。徐淡定与对方接触,讨论着这件事情的处理办法。

  当天我们在机场滞留了四个多小时,经历过了一系列繁琐的手续之后,终于得以离开。

  出了机场,我们正准备打车离开,这时后面有人叫我们。

  我们回头。原来是徐淡定追了上来。

  我站在黄胖子和方怡的身后,默然不语,而徐淡定走到了我们的跟前来,掏出了一张名片,说在米国有什么事情,都可以打他的电话,他会尽可能的给予帮助。

  徐淡定离开之后,黄胖子掸了掸名片,说这个人还挺热情的……

  我想着徐淡定离开之时,似乎意味深长地望了我一眼,不知道是不是看出了什么来,听到黄胖子这般说,我便谈及了之前在欧洲之时的遭遇。

  当听到了我的话语,黄胖子点头,说如果像你这么说的话,这人其实还是挺不错的,可交。

  我说这人曾经是黑手双城最得力的手下,也是茅山子弟,资历颇深,不可小觑。

  黄胖子笑了,说如果你在米国偷东西的时候,给警察逮到了,他能不能出面,把你给捞出来?

  我笑了。说估计他不会接你的电话。

  几人笑了笑,随后我们出了机场,因为是洛杉矶,这儿离拉斯维加斯虽然近,但还是有一段路程,我们并没有选择配合米国那边的安排。而是独自前往。

  熟悉这边情况的方怡去租了一辆车,然后准备从这里开往拉斯维加斯。

  这事儿让我有点儿好奇,一问才知道这儿的租车业务很简单,而且比打的便宜许多。

  一路折腾,一直到了第二天的中午,我们方才抵达了拉斯维加斯。

  方怡之前订了房间,抵达之后,把车交了,我们都疲乏急了,没有再多聊,都回房间睡觉了去。

  黄胖子和方怡一间,两人定的是蜜月套房。

  我在酒店睡了一觉,起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打开房间里面的电视,我看着上面的节目,里面的人说的所有话我都能够听懂。

  至于说,长期没有语言环境,我到底还是有一些结巴。

  我闭上了眼睛,沉思了好一会儿,脑子不停地转动,突然间我有了一种福灵心至的感觉,睁开眼睛来,与电视里面的人物一起,开始尝试着说出英语来。

  我越说越流利。本来就有着一定基础的我,在真龙智慧的刺激下,渐渐地就激发出了天赋来。

  过了一个多小时之后,我的信心满满。

  而这个时候房间里面来了电话,是黄胖子打来的,问我饿不饿。

  我说肯定饿了。只不过不知道你们这对狗男女办事儿到什么时候,所以一直没有敢打扰你们。

  黄胖子嘻嘻笑,说那好,我们现在下去,二楼餐厅见。

  在酒店的二楼餐厅这儿,是一个据说评了米其林一星的馆子,吃了一顿法式大餐。

  所谓米其林一星,就是值得停车一尝的好餐厅,不过可能是法国菜并不符合我们的口味,又或许是我们在法国的时候曾经尝过米其林三星的顶尖料理,所以并没有太多的好食欲。

  简单吃了一点儿,我们准备离开这里。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间听到旁边有人在与人争吵。

  在这样环境优美的餐厅里面吃饭,最讲究的就是一个气氛。

  而在这样的的地方争吵,绝对是一件非常不礼貌的行为。

  所以立刻就有餐厅的工作人员上前阻止。

  黄胖子没有理会,叫人埋单,然后准备离开,然而我却没有走,我等着那人与餐厅争吵完了,悻悻离开的时候,一路跟随了过去。

  走了一段路,那家伙似乎知道身后有人在跟踪,开始故意绕行起来。

  我与他走了一会儿,被他引到了一个小巷子里面。

  我跟了进去,而就在这个时候,那家伙从黑暗中猛然窜了出来,手中摸着一把刀,用英文对着我说道:“亲爱的先生,你是看上我了么?可惜我不卖屁股……”

  我瞧见这人,忍不住笑了,说彪子,你怎么跑这儿来了?

看网友对 第三十章 事故连连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