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拂晓的王牌 > 第六十九章、果然只有绝望

第六十九章、果然只有绝望

  我的梦想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

  三年前的那一天,无数火球从天空中坠落,人类的梦想与希望全部破灭,心灰若死的人绝不只有平井善德一个人。

  燃烧的远征号,被风吹走的推荐信,王牌的勋章,额头上的伤疤。甄诚的心脏仿佛被重锤狠狠地殴打了一记,让他痛得差点弯下腰,在地上缩成一团。然而现在的他已经不再是那个醉生梦死,只知道用酒精和女人来麻醉自己的傻瓜。

  有一个女人用生命为代价,点燃了甄诚心中的火焰……

  他已经不再迷茫!

  “平井先生!”甄诚开口道:“三年前,我也曾经一度认为自己的梦想破灭了,我曾经醉生梦死,曾经差点放弃人生,直到我遇见了拂晓……三年前的失败,并不代表人类已经完全没有了希望,只要有拂晓在,一切都还有希望。”

  “不……人类已经没有希望了。”平井善德趴在桌子上,将头埋在臂弯里:“三年前,全人类都拧成一股绳儿对抗逢魔星人,最终却战败投降,到了现在,只凭着一个从前联邦军里脱胎出来的地下组织,实力还不如前联邦军的九牛一毛,又能做得了什么?你们根本没有胜利的希望,一丁点儿也没有。”

  听了这话,甄诚的心里不禁也微微有些动摇,其实并不是听了这话才开始动摇的,一直以来,他心里有一个疑问,一个不愿意不敢去面对的问题浮上了脑海。是啊,三年前,集合全人类之力的地球防卫作战,输了!

  如今的拂晓缺枪少炮,连机甲战士都为数不多,比起三年前的地球联邦地球防卫军远远不如,连对付区区伪军都只能东躲西藏,又拿什么去对付强大无比的逢魔星人?

  甄诚的身体不禁轻轻颤抖起来,止不住的颤抖。

  “还有希望。”无面者突然开口了,声音一如既往地平静,没有丝豪的动摇:“三年前,我们没有希望,只能投降,但三年后的现在,我们却有了希望。”

  “这话怎么说?”平井善德抬起了头来,脸上还有几滴老泪未干。甄诚也不禁转头看向了无面者,想从他那里得到答案。

  无面者的眼光变得悠远:“三年前,咱们地球联邦军为什么那么快就投降,大多数人并不知情,你们难道没有怀疑过吗?为什么仅仅只是宇宙中的战斗输了,联邦大总统就立即投降了?明明当时外星人还没有进行地球登陆作战,咱们地球联邦军的海陆空三军毫发未伤,仅仅只是损失了大部份的宇宙军队而已,还有数不清的空牙、青狼、地虎、银鱼,还有数不清的王牌驾驶员活着,逢魔星人想要登陆地球哪有那么容易?”

  “咦?是啊!”甄诚不禁大奇:“听中将这么一说,果然是很奇怪。当时咱们如果依靠庞大的地面部队进行防守,外星人未必能够占下地球。利用防守拖延到宝贵的时间,全世界的兵工厂一起开工,重新制造宇宙战专用机甲战士,积蓄力量,然后一举夺回月面基地和火星基地,局面就可以翻回来的。咱们当时为什么要投降?”

  无面者板着脸道:“这是只有当时在宇宙中与外星人作战的军人,以及位高权重的政治家们才知晓的秘密,现在也是时候告诉你们了。”

  他仿佛在叙述一件与自己毫无关系的事情般,平淡地道:“其实,在机甲战士的性能方面,咱们地球人并没有明显的落后,与逢魔星人打了近二十年的星际战争,地球一直都没有处于下风。但是在三年前,逢魔星人的科技突然突飞猛进,机甲战士的性能大幅度强化,而且还研发出了恐怖的离子武器。”

  说到这个,甄诚不禁想到了早春千雪,她现在有一台微型离子炮。而那门炮的威力,甄诚已经亲眼目睹过很多次了。想毕地球联邦军第一次看到离子炮时,也是大吃了一惊吧。

  平井善德点了点头,老老实实地承认道:“离子炮是一种伟大的武器,我设计的重装甲地虎,在它的面前不堪一击,我估计铁甲魔神的装甲也挡不住离子炮的威力,所以才让梅肯火枪派出四台秘忍,用偷袭的方法抢先处理了那台微型离子炮。”

  无面者嗯了一声,接着道:“装备在机甲战士手里的微型离子炮其实并不算什么,要大型的离子炮才厉害,它装备在宇宙战舰上面,拥有强大无匹的火力。咱们地球军最强大的宇宙空母远征号……就是被敌军的炼狱号用战舰级的大型离子炮命中,厚重的装甲瞬间被洞穿,转眼就化为了一团火球。”

  甄诚这才终于明白了远征号是如何战败的,双拳不由得紧紧地握起。

  无面者叹道:“可惜,大型离子炮也不是真正逼迫联邦军投降的武器,要知道,人类是不屈的民种,没有那么容易轻言失败。不论敌军的机甲战士有多厉害,咱们也可以用数量或者优秀的驾驶技术取胜。不论敌军的战舰主炮有多大的威力,咱们只要多投入几艘战舰围攻,或者利用伏击,包围,神风特攻等战术,也未尝无法将它打败。一旦打败了他一次,抢到一台离子炮进行拆解研究,不需要多久,我们就能制造出一模一样的兵器……事实上,古往今来的战争都是如此。”

  说到这里,无面者陷入了一段相当长时间的沉默,然后才叹道:“真正让人感觉到无法匹敌的,是逢魔星人的宇宙空间站上搭载的一门超巨型离子炮,那东西有个代号,叫做‘行星破坏者’。”

  “行星毁灭者?这名字取得夸张了点吧,莫非它能一炮轰掉一颗行星不成?”平井善德奇道。

  无面者没有回答平井善德的问题,只是反问道:“在这三年里,你们有没有看过月亮?”

  “有啊,它不是好端端地每晚都会出来吗?”平井善德奇道。

  “你有见它变圆过吗?”

  “这个……我忙于研究,不太在意月亮圆不圆。”平井善德摇头道。

  旁边的甄诚却脸sè微变:“没有圆过,这三年的八月十五,月亮都是半月型的……”

  (注:书友们可以回去翻看一下前面的章节,在第二章刀疤教官打电话时,提到过行星破坏者,在第五章张樱仙的姐姐死亡时,提过残月。第四十七章最末,甄诚看夜空时,也提到过残月。我一次也没写过圆月哦!月亮没有圆过哦。)

  说到这里,甄诚仿佛明白了什么,声音都不禁颤抖起来:“它……莫非……”

  “是的!月球只剩下一半了,所以它只能是半月型。”无面者用充满回忆的语气道:“三年前那一天,逢魔星人大军压境,与地球联邦军地球防卫部队激战。当时,我负责指挥地球联邦军宇宙部队第32号特攻团,在侧面牵制敌军。因为敌军大量装备新型离子炮,我们打得非常吃力,但我们并没有完全处于下风……我还记得,当时的宇宙中到处都是冷蓝sè的离子炮射线,漫天都是,几十万台的机甲战士在宇宙中穿梭飞翔……那样壮阔的战争,连我也是凭生首见。”

  甄诚和平井善德没有插话,安静地听着。

  “就在我方战况慢慢有所好转的时候,逢魔星的宇宙空间站缓缓地靠近月球,越靠越近,月面基地的防卫部队率命出击,想要将它击毁……然而就在这时候,空间站上突然伸出了一根巨大的炮管,是巨型离子炮‘行星破坏者’……只一炮,就将月面基地完全毁灭,月球也被打出一个巨大的缺口,就像被咬了一口的月饼。从那天起,八月十五的月亮就不能圆了,因为它根本就不再是球形。”

  甄诚倒抽了一口凉气,平井善德的脸sè也变得发黑。

  “这一炮之后,联邦政府就失去了战意。”无面者沉痛地道:“其实,我能理解联邦大总统当时为什么立即宣布投降,如果不赶紧投降的话,行星破坏者补充好下一炮的能量,再对着地球来上一炮,会造成什么情况简直不敢想像。”

  所有人都失去了说话的兴趣,房间里变得诡异般的安静,数十秒之后,平井善德突然疯狂地笑了起来:“哈哈哈……果然……果然是没有希望了啊……哈哈哈……拂晓现在做的事根本毫无意义,我们已经完了,永远都只能是逢魔星人的奴隶,我永远都是个疯子科学家……哈哈哈哈……”

  

看网友对 第六十九章、果然只有绝望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