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侠行天下 > 第五十八章:生命

第五十八章:生命

公审大会,分配田地,追查战争犯,揭露邪恶权贵,更大的公审大会,更多的田地被分配,更大范围的追索战争犯,原住民职业者,全城范围的揭露邪恶权贵……

这场红sè风暴席卷了整个金牛城,短短半个月不到的时间里,整个金牛城已是彻底剧变,虽然只有六万多名降临者,但是这其中有许多的能人,郝启不过提出了一个公审的概念,这些人就举一反三,不,是举一反一百,提出了许多许多相互关联的细节,比如打土豪分田地,比如平均财富,比如民权民生等等,比如民主自由等等,甚至在许多举动之后更是有人提出了人人如龙,那怕不能成为职业者,普通原住民,原住民贫民等等也可以在别的领域成为精英,成为龙等等许多许多……

虽然只是短短半个月的时间,但是整个金牛城早已大变样,原本的原住民统治阶级几乎全部被打成了牛鬼蛇神,要么因为战争犯被杀了,要么因为针对降临者而被打入战俘营,要么就是批斗公审被判刑后劳改等等。

一开始的时日里,原住民平民和贫民们或许还觉得天崩地裂,或许还觉得降临者要把他们赶尽杀绝,但是接下来降临者却对他们区分对待,大量的物资,大量的土地,大量的财富等等一并发下来,当然了,若只是这样,那他们或许还会提心吊胆,同时觉得降临者是傻逼,甚至连这些土地和财富都不敢收下,生怕降临者落败和离开后,那些卷土重来的权贵会迁怒到他们头上,毕竟几百年,几千年根深蒂固的权威镇压下,他们从思想到灵魂都已经习惯权贵统治了。

但是降临者们可不傻,他们要做的可不仅仅只是财富笼络绝大多数,接下来就是抓典型了,那些穷凶极恶,名声在外的权贵和他们的狗腿子,他们所做的恶事可不是一样两样,只是他们是权贵,他们是上位者,法律就是他们制定的,所以被欺压的人敢怒不敢言,或者直接就被他们害得家破人亡,这样的事情可谓是数不胜数,而要找到他们所犯的事的苦主和证据,那也是再简单不过了,接着就是哭诉大会,苦主们报仇雪恨,正义得到伸张,恶人得到处罚云云……

如果说做到这一步,会吸引一些活不下去的贫民,有着血海深仇的苦主,还有一些被欺压过而不敢言的人,那么接下来的一步就连郝启都只能够目瞪口呆……

举报,揭发,口号,阶级斗争……

这些事情其实都不用详述,总之,郝启也知道在降临者里有大量能人了,他们只是没有打开这窗户,打开之后,他们想到的,所做的,以及带来的结果比郝启预想的还要多得多,比如斗争的主题已经不再是权贵,那些半信半疑,或者说始终坚持抵抗降临者政权的,或者是有这个迹象的原住民,全都在这个打击范围之内,喊着人民当家作主的口号声,做着拉一派,打一派,再按死一派的做法,人民群众的自我检举和揭发,前一步还是左右邻居,背过身来就是生死仇敌,大量的权贵附庸者,同情者,以及中立者被打上了牛鬼蛇神的帽子,然后游街的游街,批斗的批斗,打击的打击,判刑的判刑,任何所谓的清醒者都是打击对向,除非你死心塌地的倒向降临者政权,否则你就是原住民权贵一方的人,若是想要活下去,那就大声喊着口号,无论是自由民主也好,民主民生民权也好,甚至是人人如龙也好,开始揭发别人保全自己吧……

这疯狂的程度,甚至让郝启都不寒而栗,让他想起了曾经在他前世地球的历史上发生过的那次地上天堂党大革命的事,而发生在金牛城的这次剧变甚至比那一次更要可怕得多,因为降临者军队本质上就是为了复仇,就是为了自保,他们甚至根本不稀罕这座主城,这种情况下,越演越烈越是好,只要能够让这座主城纳入到他们的掌握之中,然后用这力量来对抗即将到来的敌人,那么任何事情他们都可以容忍……

这种情况下,郝启打算离开了,虽然公审的提议是他提出来的,虽然这只降临者军队是他拯救出来的,甚至连这金牛城都是他打下来的,但是他本质上并不是想要引发这场红sè革命,而且他对这场闹剧一样的革命也没什么兴趣,唯一还好的是,原住民里的权贵确实都是一些肮脏货sè,用句俗话来说,就是连毛孔里都流淌着污秽的鲜血,欺男霸女,高高在上,草菅人命,种种恶事真是数不胜数,所以能够将他们给革掉命,这事却也符合郝启的打算。

郝启来此的目的其实早已经达成,从元首旧部那里得到情报,当初他们所经历的一切,以及隐藏在这个虚拟世界里的隐秘等等,这些才是他想要的东西,而从目前的情报来看,估计离开虚拟世界的道路就隐藏在那些封印远古人类的遗迹之中吧,这就是他接下来要做的事,所以离开金牛城也没任何问题了。

然后……

“……传送阵无法使用了。”

郝启满脸诡异的看着眼前的指挥官及另几名降临者军队领导人,在他提出要离开金牛城后,预料之中的劝说阻止并没有发生,这几人直接告诉他传送阵失去了任何功能,这当然有些太过巧合了,所以郝启直接就怀疑是他们派人弄坏了传送阵,以达到阻止他离开的目的。

看到郝启的表情,指挥官立刻苦笑着道:“不是我们做的……郝启先生,虽然我们从心底里肯定是不希望你离去,但是眼前的情况我们也知道,我们做得太过火了,你肯定看不过眼,也肯定是想要离开这里,所以在几天前,我们连如何劝说你的言辞都想好了,即便最后无法劝阻你离去,但总归是一份希望不是?至于毁掉传送阵,让你无法离开的事情……我们也有想过,但是这样做的后果很可能是彻底激怒你,说句不好听的,我们都是降临者,同种同源,即便劝阻不了你离去,但是只要你活着,我想那些原住民肯定是不敢太过分,但若是把你变成我们的敌人,那我们才是活腻歪了,这传送阵失灵的事情不是我们做的……”

这话里的意思郝启明白,他也相信降临者军队的人估计不大可能毁掉传送阵,而这时,另一名领导人就说道:“大约在三天前,传送阵失去了所有功能,我们怀疑可能并不是我们这边出了问题……”

张恒闻言就说道:“不是我们这边出了问题,难道还是传送阵的另一端出了问题吗?”

这话说出口后,张恒自己反倒是愣住了,周围人也都是沉默,隔了好半天后,他才说道:“……那些原住民权贵们害怕了?害怕金牛城发生的这一切发生在别的主城里?到时候郝启传送到别的主城中再来十一次,那十二座主城,原住民的整体秩序就会彻底崩溃……他们的五阶职业者还没回归,这种情况估计是他们最恐惧的事情,我懂了,还真有这个可能啊。”

这番推论郝启也想到了,正如张恒所说,别的主城的原住民估计通过什么手段知道了金牛城的剧变,所以他们切断了金牛城和别的主城的传送,这其实还真有可能,毕竟若只是杀戮或者强占的话,那他们只需要逃遁就行,但金牛城发生的一切却不仅仅只是如此,而是彻底颠覆了原住民一切的统治秩序,所以他们如此决绝倒是真有可能……

指挥官仔细看着郝启的表情,他看了半响后松了口气,这才说道:“说起来,当传送阵失去所有功能之后,职业者公会的就职石,就是原住民所说的神之壁开始发出微光来,一开始我们还没有在意,但是随着时间过去,那光芒越来越强烈,不单单是这样,到今天为止,包括四阶职业者都无法靠近那就职石了,即便郝启先生今天不提离开的事,我们也会来告诉两位关于传送阵和就职石的事情呢。”

郝启和张恒对望了一眼,他们也好奇这就职石的变化,若说传送阵失灵还可以解释,那么这就职石的变化就彻底不明白到底是什么道理了,所以在不知其原因的情况下,两人就和指挥官一行人去到了职业公会处,果然,那就职石已经亮得有些刺眼,而整个公会也彻底由降临者军队组织人员封锁了起来。

当众人进入到公会里,靠近这就职石时,果不其然,随着实力的强弱,最弱的人很远就无法靠近,稍强的可以走近一些,但即便是降临者里新出现的四阶职业者也无法靠近这就职石十米以内,按照他们的说法,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在拒绝着他们,唯有郝启,什么都没有感觉,就仿佛是根本什么阻力都没有一样,轻松走入到了这光芒中,然后用手摸到了这就职石……

“……金牛城传送系统断开连接,侦测到衍生灵魂镇压封印解除,内力侦测系统启动……来人拥有内力,灵魂侦测系统启动……人类灵魂确认……十二分之一封印解除,系统转移开启……”

“十二分之一系统给予成功,系统名为……”

“生命!”(未完待续。)

看网友对 第五十八章:生命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