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捉蛊记 > 第五十七章 你来我往

第五十七章 你来我往

  如果威廉黄在刚才与我的对话中表现得无比硬气,有一种毫不妥协的气势,我绝对不会跟他说这些话。

  铁了心不合作的人,永远都不会跟你合作。

  就算是他点了头,也有可能是在悍跳诈和,想要从中获得一星半点的机会。

  但威廉黄不同,我能够从他的眼中看出强烈的求生欲望。

  所谓“壁立千仞、无欲则刚”,而威廉黄既然有了求生的欲望,那事儿就好办许多,我这边一说出口来,他的眼睛立刻迸发出了求生的亮光来,深吸一口气,然后说道:“请讲。”

  我说你在北美的这些产业,未必是你一个人的吧?

  威廉黄一愣,说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瞪了他一眼,说我问你,你就答,不要在我跟前装大爷–虽说咱们身后都有后台,但刚才的情况是你跪着我坐着,这一点你自己掂量清楚。

  我忽软忽硬,让威廉黄有些扛不住。他的脸僵硬了一会儿,然后说道:“是,是荆门黄家的产业–也有一部分是我自己的。”

  我说这就对了,有事说事,别跟我玩这些虚头巴脑的东西。

  威廉黄四五十岁,结果给我三十不到的年轻人教训得一愣一愣的,要说心头不恨。那是不可能的,不过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他也不敢跟我掰扯太多的东西,低着头唯唯诺诺,弄得好像很委屈的样子。

  我不管他,说本来待在米国这儿,享受着繁华的生活,名下这么大的产业,挺爽的吧?

  威廉黄说还行吧,一般般。

  我指着他,笑,说谦虚……黄门郎跑米国来,相当于头上多了一个太上皇。估计心里面有些不得劲儿吧?

  威廉黄迟疑了一会儿,点头说道:“对,多少有点儿影响。”

  我说如果黄门郎死了,荆门黄家里面,没有人的威望能够压得住你父亲黄天望,现如今的家主黄门令除了对你大肆拉拢,恐怕不会再做什么。这米国的产业,会不会都相当于赠送给你了?

  啊?

  威廉黄愣了一下,许久之后,脸上僵硬的肌肉似乎有了一点儿小小的活动。

  我容他思考了好一会儿,方才缓缓地说道:“你觉得黄门郎比你父亲还强,那是你的幻觉,不过也有可能是真的;一个家族里面,只许有一个声音,而那个声音,应该是身在朝中的黄天望,而不是一个畏畏缩缩假死的黄门郎……”

  威廉黄盯着我,说你想让我做些什么?

  我感觉这事儿也谈得差不多了,终于说出了最重磅的一段话来:“对于大家来说,黄门郎死掉,这才是最符合大家利益的事情–荆门黄家不用担心再有我这么一个大仇人了,而你父亲在荆门黄家的地位拔高,米国的产业也都归于你的手中,至于我,也能够报了我的杀师之仇……”

  说完这些,我盯着威廉黄,一字一句地说道:“皆大欢喜,你告诉我,对不对?”

  威廉黄听到这些话儿,有点儿不敢与我对视,而是低下了头去。

  他不敢看我,说明他心虚。

  他心虚,则说明此时此刻的他,在某一定的程度上来讲。心动了。

  的确,黄门郎死了,对于所有人都是有好处的。

  当然,这是从我的角度来分析,而从荆门黄家的角度来分析,黄门郎若是死了,撑起这个江湖第一世家的脊梁其实也就垮了。或许以后会一蹶不振,沦为二流三流也说不准。

  黄门郎的威望和作用,黄门令替代不了,就连黄天望也根本无法取代。

  但每个人都有看问题的角度。

  对于威廉黄来说,他身处米国,所有的视野和经历,自然是以这儿为主,荆门黄家在江湖上在威风,跟他也是屁事儿也不相干。

  到手的东西才是最重要的。

  好一会儿,威廉黄方才抬起了头来,看着我,然后说道:“对付他,你有几成把握?”

  我微笑,说只要是没有任何状况,公平较技的话,我绝对有信心击杀他。

  威廉黄有点儿不相信,说果真?

  我笑了,缓声说道:“你可能不太了解我王明的战绩,不过这不怪你,毕竟人在米国,很多消息都不得而知;那么我就跟你讲一点。你知道黄门郎为什么会选择假死么?”

  威廉黄身子一震,好一会儿方才开口说道:“因为你?”

  我点头,说对,因为惧怕我,所以才会选择假死逃遁,别的不说,光这一点,你还有什么怀疑的么?

  威廉黄掂量了许久,终于点了头,说好,我答应帮助你。

  按理说话谈到这里来了,事情基本上就敲定了。

  只不过对于一个可以轻易出卖自己家主的人来说,他的行为才是我最不信任的东西,如果没有任何牵绊的话。他说出来的每一个字,我都不会信。

  所以我掏出了小米儿曾经给我的那一份蛊毒粉,扔给了他。

  威廉黄接了过来,一愣,说这是什么?

  我说投名状,你若是想要获得我的信任,那就吃了这玩意。

  威廉黄将纸包打开,用鼻子轻轻地吸了吸,然后皱着眉头说道:“蛊毒?”

  我点头,说对。

  威廉黄一下子就变得激动了起来,说怎么既然是合作关系,你为什么还用这等的手段来控制我?

  我懒洋洋地抬了一下眼皮,然后说道:“抱歉,你高估了自己,在你没有充分获得我的信任之前,对于我来说,你只不过是一个随时都可能被宰杀的对象而已,明白这一点么?”

  威廉黄双眼一睁,死死的盯着我。

  许久之后,他自己的那一股怨气却消散了去,垂头下来,盯着这蛊毒,说我不会吃了它就死了吧?

  我说我要杀你,不会浪费这玩意。

  威廉黄终于显示出了果决狠辣的一面,仰起头,将纸包里面的蛊粉全部倒进了自己的喉咙里面去。

  我盯着他,知道他将蛊毒吞进了腹中,方才满意地笑了起来。

  我说这才对嘛。

  威廉黄吞了蛊毒,呛得不断咳嗽,好一会儿之后方才停歇下来,脸sè有些惨白,望着我,说这东西多久会发作?

  我说三天之内,与常人无异,过了三天,每天都需要解药维持,黄门郎什么时候死,你就什么时候彻底摆脱这蛊毒的折磨–不要尝试用别人的手段来解决这东西,实话告诉你,这蛊毒是我女儿炼制的,她现如今是苗疆万毒窟的继承人,世间无人可解。

  苗疆万毒窟?

  威廉黄深吸了一口凉气,有些难以置信地说道:“可是天下修行三圣地之一的苗疆万毒窟?”

  我点头,说正是。

  威廉黄说它不是消失很久了么?

  我说消失在寻常人的视线之中,并不是不存在,我女儿这一脉,同辈的有三人,巫门棍郎努尔,康妮和她,之前我曾经对黄门郎的女婿张波下过蛊毒,最后他是想办法找了康妮来治,只不过现如今康妮也不在了,世间无人可解,你不要指望任何人帮你解蛊,可晓得?

  威廉黄连忙点头,说好。我知道了。

  我说明白就好,说这么多,就是想让你知道,想要活命,你唯一的办法就是与我合作,将黄门郎给弄死,这样子皆大欢喜,而若是你选择两面三刀,唯一的结局,就是死亡。

  威廉黄低头说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不必再说–你打算放我离开?”

  我点头,说对,不过不是现在。

  威廉黄一愣,说什么时候?

  我说等事情发酵了,酝酿一段时间,到时候我放你回去,你告诉他们,说是你趁着守卫不注意,自己离开的–如何取信黄门郎,这个靠你自己圆;至于后面。我需要你提供信息,把黄门郎的消息传递给我,这个没问题吧?

  威廉黄点头,说好。

  我说行吧,今天先睡,明天再说。

  我敲响墙壁,有人进来了。我让人给威廉黄绑住,他一脸郁闷,说不是说好合作了的吗,为什么要帮我?

  我笑了,说绑了你,是为了防止你四处乱逛,把我们这儿的底给摸了;另外告诉你一声。你身边还有人,如果你言行不一致,我很乐意让你尝到肠穿肚烂,浑身流脓,千万条虫子遍布全身的痛苦……

  与威廉黄谈过之后,我来到了另外一个房间。

  威尔在里面。

  我进来,他看了我一眼。说你觉得他可信?

  我点头,说怕死的人,总是有利用的空间,不是么?

  威尔笑了笑,没有再谈,说你先休息,我晚上出去有些事情。明天未必回得来,不过我吩咐了留守的人,一切都听你的吩咐。

  我点头,说好。

  一夜无话,次日醒来,威尔果然不再,我与威廉黄商量好沟通方式。然后让人蒙住了他的眼睛,然后把他往城里面一带,找一个地方随意一扔,完成潜伏的计划。

  我没有随着他们去,而是留在了废弃工厂里。

  车子出发半个多小时之后,我充上手机的电,结果没一会儿黄胖子打来了电话。

  这家伙,应该回国了吧?

  我接通,然而电话那头却传来了一个沙哑的声音:“王明么,我是黄门郎。”

  啊?

看网友对 第五十七章 你来我往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