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侠行天下 > 第六十九章:争!

第六十九章:争!

“天地如炼,唯争一线……”

蓝星辰边向那核心靠近,边在脑海里回想着他父亲曾经的话语……

对于蓝染天下,蓝星辰是非常熟悉的,并不是说他很熟悉蓝染天下的成员什么的,除了他父亲蓝竟陵以外,别的团队成员他见过,但是他父亲仿佛刻意不许他接触一般,那些人他一个都没有认识的,有句实话,他对此是有些怨怼的,若非如此,他现在那里可能会如此之惨啊,若是有蓝染天下别的团队成员的帮助,他那怕没有得到苍蓝,那九武王的位置他都敢争上一争。

话虽然是如此说,他也确实是对父亲有些怨怼,但是这并不妨碍他去了解蓝染天下武团,以及他父亲曾经所做过的那些往事,这其实是任何子女都会有一种心态,孩子在小时候总会认为自己的父亲是无所不能的超人,虽然这种情绪会随着年龄而渐渐的淡忘,但这是所有子女的天性,那怕是蓝星辰也不例外,而恰巧的是,他的父亲真的是超人,甚至比超人更加厉害,当初以一人之力威压了整个七海,几乎改变了整个七海的局势,其遗泽直到今天都还没有断绝。

蓝星辰越是对蓝染天下当初的壮丽有所了解,对他父亲的崇敬也越是浓烈,虽然那股子怨怼也越是深刻,但是这并不妨碍他产生一种大丈夫当如是之的感受,当然了,他也对其父亲的一些行为很是不爽,其中最大的不爽就是蓝竟陵的秉性和他是截然不同的两种。

他是秩序类别,觉得任何事,人,物,都该严格的遵从上下有别,尊位有差的方式来运行,除了血统,地位等等因素外,他也觉得有能者就该居于上,简单些说,他就是强者统治弱者的那一套弱肉强食理论的支持者。

但是他父亲不同,他父亲的性格则类似,类似……类似他最恨的死敌郝启那种!

天生的混乱阵营的人,思维天马行空,想到什么做什么,一副死了都不怕的无所谓样子,根本就不了解秩序的重要性,也根本就不了解生命的可贵性,总之,他和这一类的人天生就是绝对的不对付,对方那怕说一句话,也可以把他给生生气死的程度。

就是如此,当初蓝星辰在了解到蓝染天下当初的各种事情后,就真的想一口咬死他的父亲算了,蓝染天下当初可是做下了好大的事情,比如谁都不会想得到,当初开启红sè女皇基地的人其实并非是九武王的潘流海,并非是赤日东升武团做下的事情,而是蓝染天下真正第一次挖掘并且开启出了红sè女皇基地,赤日东升武团那时也并非是九武王势力,那时的潘流海其实还只是一个小小的内力境而已……

再比如澄海的大升腾事件,几乎拯救澄海于旦夕,再比如黑海的外空间通道事件,再比如绿海的世界树萌芽事件,甚至是当时震惊七海的青海人类联盟总部毁灭事件……

这一切的大事件都是当初蓝染天下武团所做下的事情,当初蓝星辰知晓了这些事情之后,心胸里满是热血沸腾,真真是恨不得以身代之,但同时对其父亲的抱怨与怨怼也就越发的浓烈了,按照他的想法和计算,若当初是他控制的蓝染天下武团,这些大事件做下之后,那这些海洋完全可以被蓝染天下控制在手里啊!

就拿离蓝海最近的红海来说,那红sè女皇基地的价值简直是大到了不可计算的地步,当初可以说是七海最弱最贫瘠的红海,在有了红sè女皇基地之后,迅速成为了七海中内力境最多,科技最为发达的海洋,光是这一个价值就已经不可想象了,而蓝染天下在几乎每一个海洋都做下了同等的大事,比如若是他掌握了惩罚的大升腾,又或者是得到了黑海的外空间通道信息,又或者是他能够掌握住世界树……每一个海洋都可以在他的直接掌握之下,而且是真正且彻底的掌握,那样一来,还要什么九武王的位置啊,连人类联盟的存在与否都完全可以在他一念之间了。

但是蓝竟陵却并没有如此去做,他和他的武团居然完全放弃了这些巨大得难以想象的利益,在蓝星辰看来,这群脑子有坑的强者完全就是去打酱油的,完成了某个大事件之后就什么都不要的离开了,这种人在蓝星辰看来,简直就是天生下贱的奴隶啊……

蓝染天下就是这样不争不抢,以几乎什么都不要的姿态威压了整个七海,甚至还游历了四方以及去到了外的边缘,这在许多人看来简直就是传奇,是神话,唯有蓝星辰真是恨得牙齿发痒,及至之后蓝染天下武团的毁灭,在蓝星辰看来也是因为蓝染天下不争不抢的缘故,所以到了真正决定命运的时候,就抢不过别人,最终只能够落下画饼……

所以从蓝竟陵当初获得的古书上看到了这句话之后,蓝星辰就将这句话彻底记在了心里,而他所看到的七海局势仿佛也正印证了这样的一句话,天地如炼,唯争一线,你不去争,别人自会去争,到最后你真是连一线生机都没有了。

所以他要争,从任何一点小处开始争,就如同他在莫别莫别要苍蓝一样,只是奈何时不在他,他争输了那一回,本以为当时必死,但是天都不绝他,让他还活了下来,依照他的底蕴,虽然苍蓝无法获得,但是别的事情却是大有可为,而他所争的第一件物事就是死亡系统,而果然如他所想,他争夺成功,他得到了自远古时代就消失到现代的死亡系统,让他有了最初的资本,一个可以让他继续争下去的资本!

但这只是一个开端,第二个要争的,其实就是这轮回碎片的权限,只要能够亲手杀得了这头暴级巅峰生物,那么以后他就可以自由进出这个轮回碎片了,终有一天,他可以得到完整的死亡系统,也可以得到完整的轮回碎片权限,那他就算是得到了远古时代的底蕴之一了,借此底蕴,九武王前三位置他都敢争上一争,更何况这还仅仅只是他所知晓秘密的其中部分罢了,他还有更多更多得自蓝竟陵的遗泽,到最后,他的目标是四皇之中的那一个人,那个和他有着杀父之仇的男人,他要……

为他父亲报仇!同时他要成为四皇之一!

而开端……

就是眼前这个东西!

蓝星辰看着前方五头血肉衍生物在不停环绕,在其守卫的中心,一颗黝黑sè的核心出现在了眼前,那核心不知是何材质所构成,似金似石,黝黑一颗,约莫有篮球大小,凭空悬浮在那里,散发着微微漆黑气息,但是并没有任何能量波动,内力内气也并没有感觉到,更没有任何的神覆盖率存在,就仿佛是普通的物事一般,只有蓝星辰才知道,那是这头暴级蜘蛛的核心,一旦破碎就必死无疑的存在,那也是所有的暴级巅峰生物都存在的东西,那是暴级生物的……“神相”!

当然了,暴级生物并不存在心相神相之类的东西,这只是一个重要性比喻罢了,这是无论人类还是等级生物都需要经历的一环,只是人类是神相,而等级生物是这颗核心,这也是通往不朽的开端!

“……这,就是我要争的东西……”

蓝星辰眼睛微眯,呢喃了这一句,然后就要使用死亡系统引开那五头血肉衍生物,却不想就在这时,一个让他咬牙切齿的声音在他身后不远处响了起来。

“这是你一直在找的东西吗?有什么用?”

蓝星辰猛的转头,然后用一种森冷到简直可以说是狰狞的声音道:“郝启!”

“又是你!!”

看网友对 第六十九章:争!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