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无界仙皇 > 第二零三章 真实所求(2/4)

第二零三章 真实所求(2/4)

天才壹秒記住无界仙皇 www.yinianxiaoshuo.com ,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韩举说道:“所有的法宝都很紧俏,只要炼制出来,品质再差也会有人要。【无界仙皇 择天记】只不过品质好的,在同阶之中出类拔萃的,会引起更多的人的争夺,价格自然更高。”

陈志宁点点头,这样最好,自己可以随意发挥。

他又问了几个细节问题,然后和韩举告辞离开。

……

陈府的宅院是秋玉如从上一任主人手中买下来的,面积很大,陈家人不多,算上仆人丫鬟,一共也不过数十人,这座宅院中有很多跨院都是空闲的。

不过最近几天,其中一座跨院却被打扫出来,有几位神态倨傲的客人住了进去。

下人们都知道这些人来历不凡,因为他们来的时候是老爷亲自去迎接的。而且这些人举手投足之间透露出一种那些真正的古老大家族才会有的贵气。

是的,是那种从骨子里渗透出来的贵气。

负责伺候他们的下人们很苦闷——仆人和丫鬟们并没有遭受打骂,这些客人骨子里透露出来的高傲,根本不允许他们和一些下人计较什么,可是他们眼神之中流露出的那些嘲讽和不屑,却让下人们非常不舒服。

不仅如此,当他们伺候完了之后退下,还能够听到屋子里的客人们随意的闲聊几句:“粗鄙不堪,这种最基本的规矩都不知道?”

“乡下穷鄙之地,你还指望他们能教导出来什么合格的下人?”

“反正只是做客几天,将就一下吧,这种地方,也就是这样的水准了。”

渐渐地下人们都不愿意去那个跨院了,于是又被鄙视了一番,待客之道不够热情之类的话。

今天,这三位客人一起出现在了陈雲鹏的书房,陈雲鹏好说歹说,才算是将妻子拉了过来。

秋玉如仍旧冷着一张脸,进门之后就好像没看见那三人一样,一言不发的坐在了一张圈椅上。

陈雲鹏笑着对坐在三人正中的那人道:“五哥,玉如来了。”

五哥看到秋玉如的样子,皱了皱眉头:“九妹,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我们来了几天了,你一直不露面,现在见到兄长们,连一声问候也没有?”

秋玉如看过来,双目冰冷如刀:“兄长?你们当年落井下石的时候,我就已经没有了什么兄长!”

“放肆!”五哥秋之定面sè一沉:“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你心中还有如此大的怨气,家族并不曾亏欠你什么!”

“好一个不曾亏欠我什么!”秋玉如一声冷笑:“这么说来,我夫妻陷入绝境之时,家中绝不援手,反而将我们的去向通报给敌人,还是帮助我们了?”

秋之定怒喝道:“你也知道那是为了大局着想,难道为了你们两个,就要让秋家陪葬?”

“哼!”秋玉如只是冷笑,不再开口说话。

陈雲鹏连忙站出来劝说:“玉如,你不应该这么跟五哥说话……”秋玉如一眼瞪过来,陈雲鹏讪讪的不敢再说了,只好去跟秋之定道:“五哥,玉如她就是这个脾气你也知道。不过咱们总归是一家人,你别生气。”

秋之定哼了一声,瞪了秋玉如一下,手指敲了敲桌子,说道:“云鹏说的没错,我们总归是一家人。这次家里让我过来,是想让九妹你认祖归宗……”

他还没说完,就被满腔怒火的秋玉如打断了:“认祖归宗?呵呵,你终于还是承认秋家已经将我逐出家门了吧?亏你还有脸一本正经的说什么一家人!”

“你!”秋之定无法反驳,有些恼羞成怒道:“这是家里给你的最后一次机会!秋玉如,难道你真想死后做个孤魂野鬼,无法认祖归宗吗!”

秋玉如拍案而起:“不用惺惺作态了,秋之定你们想要的不是我,是天魃血脉!”

秋之定当场被戳穿,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他犹豫再三,索性说道:“天魃血脉是秋家最强大最重要的一道血脉,决不能允许它流落在外。”

“当年你们不敢得罪他们所以出卖了我们夫妻,现在他们更强大了,难道你们为了天魃血脉,就敢冒险了?”秋玉如毫不客气道。

秋之定面有难sè,最后还是道:“认祖归宗的只是你一人。”

“哈哈哈!”秋玉如一声凄厉大笑:“秋之定,请回吧!我们夫妻生同眠死同穴,你们不用妄想了!”

她说罢,再无回旋余地,拂袖而去。

陈雲鹏坐在原地,却只是露出一个苦笑,对于秋之定的话并不意外。

秋之定恼火之极,重重一掌拍碎了面前的檀木桌子:“不识抬举!”

陈雲鹏看了他一眼,没有再多说什么。

……

陈志宁回府的时候,在家中碰上了秋之定三人,他隐约觉得三人有些眼熟,却感觉应该是没见过啊。

秋之定三人刚刚从陈雲鹏的书房出来,脸sè无比难看,也没有心思和别人敷衍什么,和陈志宁错身而过,只是秋之定身边的另外一人,多看了陈志宁一眼。

等走远了,陈志宁随口问道:“他们是什么人?”

陈忠和陈义相视一眼,低头说道:“是夫人的娘家人。”

陈志宁意外,回头再看,那三人已经快步走进了一座跨院,白墙灰瓦翠竹松柏相隔,再也看不见人影了。

“奇怪。”他心里嘀咕一句,因为从小到大,他从来没有听母亲提起过她的娘家。甚至陈志宁小时候问过一句,自己有没有舅舅,母亲立刻板着脸说他的舅舅都死绝了。

不过陈志宁一路回来,心中都在构思着怎么利用那些珍贵的材料炼制法宝,已经有了几个比较成熟的想法,迫不及待的要试验一下,也就没有多想其他的事情。

“少爷我要闭关几天,你们跟老爷夫人通报一下。”

“是。”

……

“五哥,刚才那个小子就是九妹的孩子。”一进跨院,秋之问就悄悄对秋之定说道。

“他?”秋之定怒火未消:“陈雲鹏的野种罢了。”

“这几天我可是听到不少关于这小子家伙的故事。”秋之问道:“整个千湖郡郡城都在流传,他在天池群英会上勇夺状元。而且,之前也是不断有惊人之举。”

秋之定瞥了他一眼:“你想说什么?一个小孩子罢了,天火州这种地方,就算真的是少年一代之中最出类拔萃的又能如何?整个太炎王朝有多少州郡?一旦到了王朝的层面上,他就会变得毫不起眼。”

“之问,你是家族重点培养的继承人之一,眼界要广阔一些,不要被区区一州之地的天才打动。”

“而且他是陈家的后人,那些人不会放过他,为了这么区区一州之地的天才,得罪那些人绝对不值得,除非家中那些长辈得了失心疯,不然不可能这么做。”

“我们的目的是天魃血脉,只要带走九妹就行。”

秋之问一声叹息:“恐怕九妹不会抛夫弃子跟我们回去啊。”

秋之定yīn森森一笑:“那可由不得她!”

一直没有开口的秋之则淡淡道:“血脉传承越来越稀薄,家中已经有数百年没有人觉醒天魃血脉了。尽管咱们利用联姻,引入了另外三种一流血脉,可是毕竟比不上天魃血脉这种超一流的强大血脉。”

“没有超一流血脉作为底蕴,就难以保持超一流世家的地位。现在家族在通天古国中已经日渐艰难,若百年之内再无人能够觉醒天魃血脉,恐怕地位跌落不可避免,到时候落井下石的人一定不会少。”

秋之定点点头:“所以家中才对九妹志在必得,允许我们便宜行事。家里要的不仅仅是九妹,还要九妹觉醒的方法!”

“掌握了这种方法,秋家就可以不断觉醒天魃血脉,凭此积累数百年,甚至可以挑战那些真正的顶级世家的地位!”

秋之问默然不语,心中却是暗道:当年抛弃人家夫妻,现在看到有好处,又要拆散人家夫妻,家中长辈这么做,实在让人心寒!即便是真的成功了,秋家又哪还能有什么凝聚力?

……

陈志宁决定由简入难,他从三阶法宝开始炼制,所采用的主要材料,也是虚空世界之中得到的那些三阶材料和三阶兽丹。

不停炼制,当莽气和灵气耗尽之后,他就打坐修行。这样不断地耗尽、补充之间,不仅制器水准大大提升,修为也不断稳固。

几个循环下来,陈志宁也累得不轻,吃了一枚先天灵桃之后,倒头就睡。

一个优秀的器师,往往也是一个优秀的阵师,因为法宝之中往往会固话某些阵法和法术。一个优秀的阵师往往也是一个优秀的器师,因为常常要炼制阵碑、阵台一类的宝物。

真正定义他们到底是阵师还是器师,完全是看他们侧重于哪一方面。

炼丹,要考虑各种灵药之间的作用,以及药性在灵火的淬炼和催发之下,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更加高明的丹师,还会针对性的考虑服用者的具体情况。

而器师也同样要考虑很多问题,各种材料的不同配比,各种灵火的温度,阵法和法术的选择,法宝成型之后的威力和对于灵气的消耗等等。(未完待续。)www.yinianxiaoshuo.com

看网友对 第二零三章 真实所求(2/4)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