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无界仙皇 > 第二零六章 群宝

第二零六章 群宝

天才壹秒記住无界仙皇 www.yinianxiaoshuo.com ,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无论是炼宝还是炼丹,都会有很长时间处于一种枯燥的“炼烧”状态之中。越是高阶,这一过程越漫长。所以很多关于仙界的传说中,那些大仙们都会有许多童子,帮忙烧火看管丹炉之类。

陈志宁现在没有到那个级别,也不放心交给别人来照看自己的鼎炉。

所以他只能自己苦哈哈的操纵火肺,不断用灵火炼烧。

过程艰苦而漫长,如果灵气和莽气全都耗尽,他就打坐修行,不知不觉中境界也有所提升。

但是炼丹和制器的成就感是爆棚的,当一件全新的法宝完成,拿在手中犹有余温的那种感觉,实在是太美好,让陈志宁不由得沉醉。

他一口气炼制了四件法宝,有三阶的也有四阶的,累的筋疲力尽,精神上却十分兴奋。休息了一会儿之后,他破关而出准备去找韩举。

在自己的小院内梳洗了一番,显得精神抖擞,他拎起装着几件法宝的木箱,吩咐陈忠陈义准备马车,他要出门。

刚出了院子,忽然闪出两道黑影,气势汹汹!

……

秋安云这阵子已经把陈志宁调查了个底朝天,当然他们所得到的资料,还是陈志宁去天池群英会之前的。

天池群英会上的细节并没有传回来,毕竟传言需要时间,而孤鹜山城距离千湖郡还挺远的。

玄启境中期,还算不错,但是秋安云和秋兴善都是玄启境后期,觉得自己“稳吃”这个表兄。

秋安云恨得牙根痒痒,心里憋着一股劲,要捉弄一下这个表兄。

不过秋安云现在却好好奇:“箱子里装的是什么?神秘兮兮的,给我看看。”

“不给。”陈志宁毫不客气:“想看叫哥哥。”

“就不!”秋安云鼓着腮帮子,大声反斥。

“那你就别想看这里面到底是什么。”陈志宁嘿嘿一笑。

秋安云气结:“你!你给我等着,我去五姑姑那里告状,你对我不好!”

她小手叉腰,气冲冲的走了。秋兴善无奈的耸了耸肩膀,赶紧追上去。陈志宁哑然:你都多大了,还要去告状?

他一阵头疼,也知道母亲似乎对这个小丫头不错,回头挨训的肯定是自己,他赶紧跟上去。

……

秋之定拦住了秋玉如,后者脸sè冷漠:“没什么好说的了,你们若是不肯回去,就继续在陈家做客,我们也不在乎多几张嘴吃饭。”

“可是如果你再说出让我抛夫弃子的话,别怪我翻脸!天魃血脉觉醒之后,我还从来没有出手过,正想试验一下先祖留下的血脉到底有多强大。”

秋之定这次却不动怒了,他有八成把握这一次能够说服妹妹。

“你不能这么自私。”他开口道:“我指的不是你对家族,而是你对丈夫和儿子。”

果然,秋玉如一皱眉:“你这话什么意思?”

秋之定指着远处的秋兴善和秋安云,他俩不知道正在和陈志宁说着什么,然后说着说着,三个小家伙竟然先后朝他们这边跑了过来。

“他们从一出生,就受到家族的重点培养。还不会说话的时候,就有家族的大修以无上灵力为他们梳笼经络,强健骨骼。”

“懂事之后,家族就有自身大修每日为他们讲经,一些大道天理的论述,从小就在他们心中留下了烙印。”

“等到他们能够开始修炼,更是各种灵药资源不缺,而且除了境界修行,还重点发掘他们身上的其他技能的潜力。”

“比方说兴善,他在炼丹方面颇有天赋,而安云擅长制器。不管哪一种天赋,家族都有大量资源可以供他们挥霍。炼坏了一炉丹,家族会再给他们准备十炉灵丹的原料。炼坏了一件法宝,家族会再给他们准备十件法宝的原料。有这种支持,计算是他们这方面天赋一般,也能硬生生堆出一个大师来。”

“可是你的儿子,有这种待遇吗?”

“再说陈雲鹏,你知道他背负了怎样的仇恨,他想要崛起,想要重见陈家,想要让那些人付出代价,那么他就需要巨大的支持。可是你能给他多少帮助?”

“这个传铃商号?呵呵呵,一年盈利不过三千三阶灵玉吧?”他冷笑,这几天就在调查这些了。

“可是如果你回到家中,家里会给你巨大的补偿,这些你都可以暗中提供给丈夫和孩子。而你毕竟是天魃血脉,将来家族一定会重用你,你手握大量资源,将会是他们最大的支持者。”

“你所要做的,不过是表面上和他们断绝关系罢了。”秋之定口若悬河的说着,先把她骗回去再说。

秋玉如脸sè难看,秋之定所说的一些事情,她没办法反驳。她也很想给儿子最好的,可是夫妻两人的确现在能力有限,他们提供给陈志宁的,远远不能够和秋家相比。

她想了想正要说什么的时候,小丫头秋安云气呼呼的跑过来,拉着秋玉如的胳膊一阵撒娇大声道:“五姑姑,表哥欺负我!”

陈志宁前后脚赶到,尴尬一笑:“娘,你别听这个小丫头片子瞎说……”

秋玉如嗔怪的瞪了儿子一眼,笑着摸摸秋安云的头问道:“跟姑姑说,你表哥怎么欺负你了,姑姑给你做主。”

陈志宁:“娘,你不能胳膊肘往外拐……”

秋玉如一眼把他瞪了回去,陈志宁一缩脖子。

“他不让我看箱子里到底是什么!”秋安云气鼓鼓的大声喊道,似乎真是什么了不得的罪状。陈志宁抓狂,你也十三岁了,只比我小半岁而已,别这么幼稚好不好?

秋玉如扑哧一声笑了:“姑姑还以为是什么事儿呢。志宁,把箱子打开,让你表妹看一下。小孩子赌气,一点小事而已。”

陈志宁不清不远的打开箱子来:“看就看,看了又能怎么样?哼。”

秋安云一撇嘴:“弄得好像真有什么宝贝似的,还不舍得给别人看,小气鬼……咦——”

木箱打开,木箱上雕刻的简易阵法也关闭了。压抑的宝光顿时绽放出来。

“四件法宝!”秋兴善也是意外,旋即撇了撇嘴:“三阶四阶而已,虽然等级不算低,但也不用如此珍藏吧?”他正好趁机鄙视一下陈志宁,摆出一副“小门小户没见过世面”的神态来。

陈志宁却不说话,秋安云看了一会,越来越惊讶:“这……这些法宝的品质太好了,就算是在家中,我也从来没见过这么优秀的三阶四阶法宝!”

秋兴善大吃一惊,赶紧再去看:“你说什么?你不会也这么没见识吧……哎哟!”他还没说完,脑门上就吃了秋安云一小拳。

他拿去一只铠甲手套看了看,这手套做得极为细致,每一处关节都处理的极为到位,和别的铠甲手套所不同的是,除了拳面坚固之外,在手套的掌心位置上,还有一块小小的圆盾。

“可是,掌心根本不需要这么坚固的防护啊……”秋兴善心里犯嘀咕,这件铠甲手套乃是四阶法宝。

陈志宁一把夺将过去,三两下套在手上,轻轻一拍,喀喀喀几声整个手套完美的扣合在他的受伤。

他将五指张开,猛的朝前一推,嗡的一声闷响,掌心上那面小小的圆盾射出一层厚重的光芒巨盾,拦护在身前一丈。

秋兴善还是有些不明白,但是秋安云已经看明白了兴奋地拍着小手道:“我知道了,这一道光芒护盾可以随意放出,不仅仅是能够保护自己,也可以将它置于其他人身前,在战斗之中可以随机应变。”

陈志宁意外看了她一眼:“这呆丫头也有开窍的时候。”

“你说谁是呆丫头?五姑姑你看他!”秋安云一扁嘴要哭,陈志宁顿时头大,暗呼幸好娘没有真的给我生个妹妹。

秋玉如不轻不重的拍了陈志宁一下:“哪有你这样说自己妹妹的?”

秋兴善诧异的看着陈志宁受伤的铠甲手套:“如果是这样,那倒还真是不错。”他指尖带着灵气,轻轻一戳那面光芒护盾,涟漪荡漾,根据反作用力感受了一下,不由神sè肃穆:“防御力在四阶法宝之中十分出sè。而且这个想法真是奇妙……”

他非常想知道:“这是谁的作品?在制器方面前途无量,我想拜访他一下。”

陈志宁嘿嘿一笑,很臭屁的翘起大拇指朝自己一指:“来吧,过来拜会我。”

秋兴善“呃”了一声,没好气道:“别胡闹,我是很认真的。”

陈志宁气结:“我也是很认真的好吧?”

这一次。不光是秋兴善,连秋安云和秋之定都诧异的看着他,秋安云从木箱中又拿出了一件笛子一样的法宝,运起灵气一催,果然从法宝的光芒之中,找到了器师的灵魂印记,还真是陈志宁的气息!

每一位器师都会在自己的作品之中某个不起眼的位置,留下自己的灵魂烙印。这种灵魂烙印除了标记自己的作品之外,也可以防止被自己炼制的法宝伤害。

如果有人用器师炼制的法宝反过来攻击器师,催动这个灵魂烙印,就会让法宝失效。

当然,前提是器师有这个反应时间,如果是偷袭,完全反应不过来器师就算是有灵魂烙印也无可奈何。

小丫头惊讶无比:“真的是你?!”(未完待续。)www.yinianxiaoshuo.com

看网友对 第二零六章 群宝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