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无界仙皇 > 第二一零章 丹童

第二一零章 丹童

天才壹秒記住无界仙皇 www.yinianxiaoshuo.com ,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客官慢走,有什么需要您再来,小的保证给您最优惠的价格,您放心,东西一定是整个郡城最好的。慢走啊……”

掌柜的带着四个店小二一起,满脸堆笑点头哈腰的将秋兴善和秋安云送出去,目送他们一直走远,掌柜的一撮牙花子,暗自得意的骂了一句:“蠢货!”

然后又无限羡慕的补充了一句:“真特么有钱!”

这家珍宝店铺规模不小,关键是高端。店铺内摆放着一尊镇店之宝五阶丹炉,据说是一位七阶炼宝大师的作品,打造这尊丹炉的材料极为罕见,其内阵法繁复,外表花纹精美,造型古朴大气,一看就不是凡品。

掌柜的从来没想过要卖出去,因此标价比正常价格翻了三倍!

可是那个少年进来就指名道姓要这只丹炉,听说了价格之后,眉头都不皱一下就买下了。

“大世家的子弟,果然不是我们能够揣测的。”

秋安云一路上都在摇头:“六哥你难道没看到那店家用一种看傻瓜的眼神看着你?这东西比它的真实价值贵太多了。”

“有吗?”秋兴善浑然不觉,他回忆一下道:“我觉得店家和小二们都是一种崇拜的目光啊,再说我买他们的东西,他们高兴还来不及,怎么可能腹诽我?”

“呵呵。”对于这个自我感觉极度良好的哥哥,秋安云无话可说。

“有了这尊丹炉,你哥我炼制的灵丹品质就能提升三成。我可是三阶丹师,而且我感觉到,我已经触摸到了四阶丹师的门槛,说不定利用这一尊丹炉,我能尝试突破一下。”

他充满了美好的憧憬:“只要我突破到四阶丹师,哈哈,陈志宁那家伙肯定立刻甘拜下风。到时候我以前辈的姿态随意点拨他两句,嘿嘿嘿,他立刻就会对我崇拜的五体投地的。”

秋安云一撇嘴,道:“你别太过分,他可是九姑姑唯一的儿子。而且他的主要精力都在修炼和炼器上,丹道就算有所涉猎,肯定也不如你全部经历投入其上的成就高。你就算是在丹道上造诣胜过他,也是胜之不武,没什么好得意的。”

秋兴善不满:“秋安云,你站在谁那一边?”

秋安云叹了口气:“好吧,我站在六哥你这边,行了吧?”

“哼。”秋兴善这才哼了一声,略感满意道:“我也不会让他真的下不来台。我只是想……他的法宝不错,我可以用灵丹跟他交换,你觉得怎么样?”

秋安云嘻嘻一笑:“这样也好,咱们就不是打秋风的穷亲戚了。”

一说到这个,秋兴善的面孔也有些发青,太恶心人了啊。

“走,回去炼丹!”

灵药秋兴善随身携带不少,但是丹炉放在家中没有带来,因此才会出来购买一尊。

他们回到陈府,秋兴善就一头扎进了密室之中,苦心孤诣的开始了炼丹。三天之后,陈志宁却先于他出关了。

秋兴善并不知道这些,他还在一门心思炼丹,他炼丹的时间是以天来计算的,一炉丹最少七天,若是失败了,就得重头再来。若是中间出了什么错漏炸炉了,也得重头再来。

像陈志宁这样用时辰来计算炼丹的丹师少之又少,起码也是大师级别的。

陈志宁对于自己所在的级别的丹道了解基本上都已经达到了圆融完美的境界,而且他使用自己的啖日火肺炼丹,无论是灵活的等级,还是对于火候的操控上,都要远远超过一般的丹师。

三天时间,他已经炼制了六炉元宁丹,一炉元宁丹三十六枚,将准备的各种灵药消耗一空。

这六炉元宁丹,他准备两炉留给父母,一炉自己留下使用。给蔡昊和方食禄各自留下九枚,其余的都给宋清薇四女。

陈志宁有些疲惫的带着两只玉瓶去找父母,刚到父亲书房门外,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阵争执的声音。

秋之定的语气之中,永远带着一种大世家居高临下的优越感:“九妹,你这样做完全没有必要,你拒绝了我们的好意。你可以倔强,可是你这样是在葬送志宁那孩子的前程!这个机会对秋家的弟子来说不算什么,但是对志宁来说,绝对是个机会。”

邱如玉的声音冷冷传来:“不必了,只要我还活着,你想都别想!”

“你!”秋之定恼火,怒斥一句:“不识抬举!”

陈志宁一步走进去,脸sèyīn沉。看到他进来,****鹏夫妻和秋之定都愣了一下,秋之定立刻说道:“不如让志宁自己选择吧。”

陈志宁语气不善问道:“到底什么事情?”他连舅舅都懒得叫了,这些人来到自己家中,跟父母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自诩为大世家的子弟,却根本没有一点客人的礼数,自以为是。

“志宁,有个绝好的机会,我们决定送给你。”秋之定说道:“我们刚刚得到消息,云慈先生的四弟子水康卓正好在天火州州府,他可是云慈先生得意弟子,不到三十岁已经是四阶丹师,而且据说不会超过三年,他就会进阶成为五阶丹师。”

云慈先生乃是七阶丹师,在凡间界名头极为响亮,号称“下一代丹师的领军人物”,公认最有可能成为下一个超九阶丹师的人。

他喜欢云游四方,因此不仅仅是在人族,即便是在妖族之中也颇有名望。在游历的过程之中,他展现了自己超强的丹道造诣,虽然还是七阶的水准,但已经解决了好几个,八阶、九阶丹师都没能解决的问题。

正是这一路游历,将他的名号宣扬了出去。

他只有四个弟子,水康卓是他最小的弟子,而且据说颇得喜爱,亲自指点的次数也最多。未来,似乎有继承云慈先生衣钵的迹象。

“我们准备让兴善去州府,和他讨教一下丹道,凭着我秋家的面子,水康卓一定不会拒绝。”

“兴善正好缺一个丹童,我觉得这个机会可以给你,虽然名字不好听,但是这个丹童可以全程陪在兴善身边,包括兴善和水康卓互相探讨丹道的时候。”

“聆听两位高阶丹师,尤其是水康卓的讲解,对于你的丹道提升大有好处。即便是你以后不打算专注于丹道,也可以多一些涉猎,还能结识水康卓,这可是大好机会……”

他有些为难道:“你们陈家还有些麻烦没有解决,所以我们也不能明目张胆的让你和兴善一起去,扮作丹童,已经是我们能够想到的唯一方法了。”

在秋之定看来,这可是实实在在的提携陈志宁。陈志宁小小年纪,丹道能有多少造诣?他已经醉心于修行,还兼修制器,一个人精力有限,不可能在其他方面还有什么建树了。

所以他估计,陈志宁能是个二阶丹师就不错了,说不定只是个一阶。

秋之问之前和他谈过之后,他觉得不失为一个办法,于是也决定和陈家缓和关系,正好有这么一件事情,于是他十分慷慨的决定,给陈志宁一个机会!

面对秋之定一副“提携你小子”的表情,陈志宁忍着怒气,一声不响的拿出两只玉瓶,交给了自己的父母道:“爹,娘,这是孩儿炼制的两瓶元宁丹,你们留着服用,每天最多服用一枚,不能再多了。孩儿还有别的事情,我先走了。”

然后他转身就走,理都不理一边的秋之定。无论如何秋之定是他的舅舅,他可以不尊敬别家的长辈,但是自己家的长辈不好冒犯。

秋之定一愣,意识到这小子是故意无视自己啊!

“不知好歹的混帐小子!”他心中暗骂一句:“你娘不知好歹,你也这么愚蠢无知,错过了这个大好机会,以后你们就后悔去吧。”

他脸上冷笑着:“哦?志宁也炼制出灵丹了?让我这个做舅舅的也长长见识,嘿嘿!”

****鹏也有些不高兴了。他之前盼望秋家来人,是希望妻子和娘家能够缓和一下关系。他从来不稀罕什么“来自秋家的助力”。事实上当年被秋家抛弃之后,他心中的怨气并不比妻子少。

秋之定三人来了之后,他委曲求全,一直希望能够调节妻子和娘家的关系。

可是秋之定讥讽陈志宁,他立刻不喜。陈志宁可以说是他这辈子作为人父的骄傲。他虽然不说,但不管是谁有这么一个出sè的儿子,都会十分自豪的。

于是****鹏二话不说,将自己的那一瓶丢过去:“你见识吧。”

秋之定拔开瓶塞,一股淡淡的药味弥散出来。他哂笑一下:“这药性如此稀薄,恐怕最多也就是二阶灵丹吧?”

****鹏沉着脸不说话,秋玉如只是冷笑。

秋之定取出一枚灵丹来,在鼻子上闻了闻,正要开口“点评”一下,忽然脸sè变了变,他疑惑的扫了****鹏夫妻一眼,有些不太敢相信,又仔仔细细的嗅了一下,将一股淡淡的药力纳入肺中,仔细回味了一下,脸sè一下子变得无比难看起来。

他小心翼翼的将那一枚元宁丹放回去,盖好了瓶子交还给了****鹏,忽然感觉到一旁九妹的目光如同利刀一样次在他脸上,他老脸一红,以袖掩面一言不敢发狼狈而去。

“哼!”秋玉如骄傲得像一只凤凰,自己孩儿果然给自己长脸。(未完待续。)www.yinianxiaoshuo.com

看网友对 第二一零章 丹童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