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风鬼传说 > 第1189章 远走

第1189章 远走

把想知道的事情都问完,上官秀向张择挥了挥手,说道:“我看张大人也累了,下去好好休息吧,”

“殿下,唐钰现已向北逃窜,若殿下再按兵不动,必然放虎归山,后患无穷啊……”

“听说张大人在朝中担任的职务是帝国书院副卿,并协助解大人编书,既然如此,张大人就应该好好的去教书育人,好好的编著云天大陆和西域的地方志、史记,至于国务与军务,我自有主张,若陛下存疑,我也自会去向陛下解释,”

言下之意,我做事还无需向你解释,无需得到你的同意,你还不够那个资格,

“这……是,殿下,微臣明白了,微臣先行告退,”张择已然看出来,上官秀是铁了心的要放走唐钰,他实在没有办法拦阻,他也没有那个能力去阻止,

别说是他,即便是陛下在此,恐怕也改变不了什么,在风国,真正手握实权的人根本不是皇帝,而是国公上官秀,

上官秀和唐婉芸的五日之约转瞬即过,在这五天的时间里,以唐钰为首的叛军已然绕过金斯克城邦军,直奔莫郡而去,

五日后,虽然约定的期限已过,但上官秀依旧没有下令全力追击,而是不紧不慢的行军,与其说是在追敌,不如说他是在剿灭地方叛党,

贞郡军所过之地,立刻罢免当地的地方官员,全力抓捕残余的叛军叛党,并组建临时地方官府,成立议政堂,

贞郡军每到一地,往往都要耽搁上好几天的时间,如此一来,被唐钰一部甩开得更远,

实际的情况和上官秀当初的预料得差不多,唐钰一部逃至莫郡之后,没有选择继续往北,撤回风郡,而是转而向东进发,去往莫郡的郡城镇江,

在镇江,不仅有镇江水军,还有风郡的天渊水军,两支水军的兵力加到一起,有将近十万之众,再加上十多万的川郡叛军,水陆总兵力,可达到二十余万,

就兵力上来说,叛军基本上又具备了与贞郡军相抗衡的实力,

但就双方的战力而言,二十多万的叛军与十万人的贞郡军完全不成比例,

上京失守,唐钰流亡,贝萨已经放弃对唐钰朝廷的继续援助,武器弹药全部停止输送,

失去了武器弹药上的支援,让将士们只拿着刀剑等冷兵器去对抗贞郡军的火铳、火炮,那无疑是让他们去自杀,

何况,贞郡军还不是孤军,左有金斯克城邦军和宪兵队,右有贞郡军附属军,三路并进,来势汹汹,

当贞郡军挺近莫郡,向镇江方向靠拢过去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月之后,

这时候,唐钰做出了一个出人意料的决定,全体叛军及其家眷,一律登船,在镇江水军和天渊水军的掩护下,离开风国,跨海去往东方的童莱岛,

童莱岛距离风国大陆有数千里,岛上有个小国,名叫童莱,童莱岛也因此而得名,

童莱国的国王本是当地的土著,后来,风国大盗董瑞为了躲避官府的追捕,带着数十名亡命之徒渡海逃到童莱,并得到童莱国王的重用,还被封为了将军,

结果只过了五年,董瑞便举兵造反,杀了童莱国王,自己成了童莱国的新国王,

董瑞做了童莱国王后,刚开始的几年还很安稳,但没过多久,他便不满足过半原始半部落的贫瘠生活,

他招兵买马,收拢海盗,最后集结起上万之众,又干起了他匪盗的老本行,只不过由陆地的匪盗变成了海盗,董瑞频频常率部出海,洗劫风国沿海的商船、渔民和村镇,

以董瑞为首的海盗给风国沿海地区带来极大的危害,恶性案件频繁发生,终于引来朝廷的震怒,

东海水军奉朝廷之命,出兵围剿童莱海盗,这次的围剿行动,也让东海水军的李永福一战成名,

在东海水军的大举围剿下,董瑞一众海盗最终被打败,董瑞也在最后的一场大海战中战死,随后,他的儿子董成继承了王位,

董成做了童莱国王之后,主动与风国修好关系,派出使者,到上京向风国俯首称臣,并答应向风国年年上供,猖獗一时的童莱海盗也就此销声匿迹,

现在,唐钰率部去的地方,正是童莱岛,

整个童莱国的百姓,也就几十万人而已,唐钰所率领的叛军,便多达二十多万,再加上随军家眷,超过五十万众,

叛军的船队数以万计,抵达童莱岛的时候,童莱人都吓傻了眼,他们从未见过如此大规模的船队,

董成以为风国朝廷派舰队来围剿自己,吓得连战没敢战,乘船仓皇出逃,唐钰一部几乎是兵不血刃,便占领了童莱岛,童莱国的新国王,自然也顺理成章地换成了唐钰,

唐钰到了童莱后,立刻于海边设防,做好了与东南水军、东海水军打海战的准备,

不过东南水军和东海水军并没有攻打过来,而是被抽调到西部,参与到对宁南的国战中,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唐钰率部出海,远走童莱国,标志着风国内战的正式结束,

在唐钰一部出海的第七天,以上官秀为首的贞郡军才进入镇江,镇江是一座大型的水城,贞郡军入城的时候,偌大的镇江城,城内竟然连一艘船都找不到,全部被唐钰带走了,

上官秀站在江边,望江兴叹,唐钰这一走,只怕是永远都回不来了,

率军逃至童莱,这显然不是唐钰的临时起意,而是早就策划好了的事,至少在婉芸来找自己的时候,她就已经知道将会随唐钰去往童莱,所以才会留下永别二字,fRDo

永别,永远不见,上官秀坐在江边的一座凉亭的顶上,望着波涛汹涌的江水,他足足坐了小半天的光景,

他想到了很多,想起自己和唐钰的相识,想起二人的交往,想起上京离别时的痛苦与辛酸……

一幕幕的往事,真仿佛过往云烟,

皇图霸业谈笑中,不胜人生一场醉,

上官秀侧卧在凉亭的棚顶,提起酒壶,一饮而尽,

他无法回报当年钰王对他的知遇之恩,他现在所能做到的,只有这些,甚至连唐钰出海的时候,他都不能来送行,只有等唐钰离去已过七天,他才姗姗来迟,

上官秀心里明白,唐钰远走童莱,或许是目前最好的选择,唐钰这一生,所受的委屈已经够多了,希望他到童莱之后,能看淡这一切,换得一生的安康与太平,

天近傍晚,赵晨来到凉亭下,抬头望着躺在棚顶的上官秀,说道:“秀哥,镇江议政堂的人选名单已经出来了,蔡将军让属下交于殿下过目,”

“嗯,”上官秀轻轻应了一声,挺身站在,在他的周围,横七竖八地躺着七八只之多的空酒壶,

他身形一晃,从凉亭顶上轻飘飘地落地,接过赵晨递过来的花名册,只看了一眼,便交回给赵晨,说道:“讲,”

赵晨拿着花名册,正sè说道:“杜安,镇江本地人氏,镇江书院的前任院卿,在镇江乃至莫郡,是最有名望的大文豪之一,于镇江书院任职三十余年,桃李遍布莫郡,叛军治政期间,杜安辞去院卿之职,赋闲在家,”

“准,”

“海静,杜安门生,镇江书院的女先生,也是当地家喻户晓的女诗人,贵族出身,为人清高寡淡,年近四十,至今未嫁,声望甚佳,所著诗作,广为流传,”

“准,”

“覃宇,镇江员外,乐善好施……”

赵晨把二十人的名单,一一详细讲解,上官秀看似心不在焉,实则都有记在心里,

对蔡煌筛选出来的这二十人,他很满意,等赵晨全部讲解完,他说道:“好,镇江议政堂的人选,就按照蔡煌提交的这份名单定吧,”

“是,秀哥,”赵晨把名单收起,揣入怀中,

上官秀说道:“责令宪兵队、附属军、金斯克城邦军,进入风郡,剿灭叛党残余,并于风郡成立城议政堂、县议政堂、郡议政堂,协助官府,专审叛党事宜,”

“是,”赵晨答应一声,

“我军于镇江驻扎三日,然后,班师回朝,”

“是,秀哥,”赵晨迟疑了片刻,小声问道:“秀哥,我们是回西京还是回上京,”

上官秀一笑,说道:“自然是会上京,去见见我们的‘老朋友’,”

上京,西城,夜,

西城是上京的贫民聚集区,也是异族聚集区,入夜之后,西城除了小部分的主街道还很热闹外,其余的大街小巷,基本都是漆黑一片,

在一条小巷子里,两名普通百姓打扮的青年汉子步履匆匆,于巷子中快步穿行,

二人快走到巷尾的时候站定,向四周观望了一番,见前后没人,两人调转方向,快步走进路边的一条小胡同,

小胡同里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在外面什么都看不出来,只有走进其中才会发现,里面站满了密密麻麻的黑衣人,

这些人,外面披着统一的黑sè长袍,里面穿着统一的黑sè制式劲装,肋下挂着佩刀,一个个面无表情,身上散发出浓重的肃杀之气,

两名青年穿过前方的人群,在一名三十左右岁的青年面前停下,插手施礼,说道:“属下参见都统大人,”

这名青年,正是都卫府四大都统之一的高俊,

高俊低头扣着指甲,问道:“都调查清楚了,”

“属下已调查清楚,确认无误,”

高俊缓缓抬起头来,露出一对寒光四射的眼睛,他抬手拍下二人的肩膀,从两人的中间走了过去,同时斩钉截铁地说道:“行动,”

随着他一声令下,小胡同里的百余名都卫府密探纷纷纵身跃起,跳上小胡同两侧的墙顶,人们如同狸猫似的,在屋顶、墙顶分散开来,仿佛化成一张黑sè的大网,向西城的一家客栈扑了过去,

这家客栈,老板是异族人,居住在里面的,也基本都是异族人,在外面看,是风国传统的建筑风格,进入其中,则充满了异族格调,

高俊带着二十多名手下,从客栈的院门进入,刚走进来,就有两名金发碧眼的异族小厮迎上前来,满脸赔笑地说道:“客官,小店今日客满……”

他二人话音未落,高俊抬起手来,张开的手掌罩住一名小厮的面庞,手臂向下一摁,就听噗通一声,小厮身体打着横,重重地摔倒在地,都不等他叫出声来,高俊已一脚踩住他的脖颈,

另名小厮张大嘴巴,刚要大喊,从他的背后伸过来一只手,把他的嘴巴死死捂住,随着嘎嘎的骨骼断裂声,两名小厮的颈骨几乎是同一时间折断,

两名都卫府密探快步上前,拽住小厮的衣服,将其尸体拖进yīn暗的角落里,高俊看都没看一眼,大步流星地往里面走去,

推开客栈大厅紧闭的房门,里面亮如白昼,在大厅内,坐着数十名异族人正在喝酒聊天,

突然看到外面闯进来一群风人,在场的异族人同是一怔,其中一人拍案而起,用半生不熟的风语厉声喝问道:“你们是什么人,谁准你们进来的,”

看网友对 第1189章 远走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