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捉蛊记 > 第七十九章 好久不见

第七十九章 好久不见

  我本来还想跟这帮米国佬多扯两句,然而听到威廉黄的声音,我顿时就是一阵激灵。

  循声望去,却见那家伙给人押着,正拖向远处去。

  他说他知道我师父的下落。

  这是真的?

  我让老鬼在这儿守着尸体,而我则一个小无相步,绕开面前这一大堆的人,来到了威廉黄的跟前。

  押着威廉黄的,是两个全副武装的士兵,一个黑人,一个白人,皆有彪悍之气。不过当瞧见突然浮现在他们面前的我时,像是愣了一下,然后往后退了一步,朝着我敬礼。

  他们口中喊道:“Sir!”

  威廉黄一挣脱开束缚,赶忙扑到了我的跟前来,双手抱住了我的一只大腿,激动地喊道:“我们是有约定的,只要黄门郎死了,你就放了我,对不对?”

  我俯身下去,将威廉黄的脖子给揪起来,盯着他,说我师父在哪里,你知道么?

  威廉黄连忙点头,说我知道,我知道。

  我说盯着他的眼睛,说在哪里?

  威廉黄却不说了,说你得先答应我。帮我把身体里面的蛊毒解了。

  我说可以。

  威廉黄说你还得答应我,帮忙将我送回国内去,不要让他们米国佬抓进监狱去。

  我说这个……尽量。

  威廉黄说不,你得答应,这件事情肯定了,我才能说出来。

  我掐住了他的脖子。说你觉得你现在能跟我讲条件么?

  威廉黄这会儿却变得聪明了起来,说你想要知道你师父的下落,那就得答应我,否则永远都不可能知道他在哪里,就算是杀了我,也是一样的。

  我说你真的知道?

  威廉黄嘿然而笑。说我若是不知道,如何保住小命呢?

  我点头,说好,我答应你。

  威廉黄依然不满足,说不,你发血誓,发完了,我就告诉你他的下落。

  我盯着他,说你小子倘若是说了谎,我就算是拼着血誓的反噬,也要将你给千刀万剐了去……

  说罢,我依着他的话语,咬破右手中指血,在额头上面划了一个圈儿,然后发出了血誓。

  瞧见我的行为,威廉黄长舒了一口气,说如果我猜得没错,你师父应该还活着——在他的床头柜那儿,第二个抽屉里,有一个小盒子,盒子里面是一个玉鹟指环,它里面应该就是你师父现如今残存的居所……

  啊?

  听到他的话语,我不由得一愣,说你确定?

  黄门郎说我之前就已经打听过了的。他几乎是一直都带着那玉鹟指环,有一次我还听到他跟那指环讲话呢,听那口气,感觉不太善……

  我与黄门郎四目相对,大概确定了他话语里面的真实性后,突然间骂了一声:“艹!”

  我的确是有一种杀人的冲动。因为黄门郎的房间,就是我们之前交手的主战场。

  那冒着无边大火的大五行通天阵,可就是从他房间里冒出来的。

  我刚才和他的交手,使得黄家庄园的主楼化作了一片火海与废墟,天知道那里面是否还存留着什么抽屉里面的玉鹟指环。

  我转身就走,朝着那边走了过去,大概确定了一个方位,却瞧见一大堆的砖瓦石块,无从找寻。

  火海依旧在,我沉思两秒钟,手一挥,火焰狻猊腾然而起。

  它口中一声呜咽,诸多火焰全部都吸入了它的鼻孔中去,漫天的火焰顿时就化作灰烬,消失无踪。

  随后火焰狻猊随我心意,直接扑腾进了废墟之中过去。

  它乃半灵体之身,可凝为实体,也可化作虚无。此刻沉入废墟找寻,却正是最适合不过的角sè。

  火焰狻猊下去之后,我焦急地等待着,而这个时候,旁边却来了几人,我转过头去。却瞧见老鬼跟着绿鹦鹉的那个头儿,还有另外两个颇有威严的老头子赶了过来。

  我之前挖了坑,就是等着这帮人跳,现在人家跳了进来,我这儿即便是再焦急,也不得不应付。

  所以人过来的时候,我也放下了心思,转身过来。

  老鬼刚才显然已经是跟他们有过接触,过来与我们介绍,说老王,跟你介绍一下这几位朋友,这位是联邦调查局特殊事务组在拉斯维加斯的负责人罗伯特·汤尼,这位是守门人约翰·塞纳,这位是绿鹦鹉的史密斯·巴顿——各位,这就是来自中国的驱魔人,王明。

  介绍完毕,双方友好握手,率先说话的既不是联邦调查局的人,也不是绿鹦鹉的巴顿,而是约翰塞纳,一个长得瘦瘦高高、带着大眼镜的老头子。

  他我住了我的手,热情洋溢地赞扬了我刚才力挽狂澜的行为,给予了我高度的评价。

  对于他的热情,我反倒是显得十分平淡。

  刚才老鬼的介绍语中,点名了对方的身份——守门人。

  这就说明了对方为什么会第一个说话。

  守门人是石匠兄弟会顶端团体三十三国王团的武装力量,拥有着庞大的支配能力和统治力,在这个怪物的面前,就算是罗伯特汤尼,都没有主导的权力。

  我看在眼里,心中自是淡然。

  对方的话语有点儿绕,不过我却跟对方敲定了几点,第一就是我们的好身份。

  我们来到了米国的拉斯维加斯,所为的人,就是这个变成了魔龙魔鬼的黄门郎,这个家伙在中国造成了巨大的杀孽,但是却被某些权贵掩盖了。逃到了米国来,而我作为嫉恶如仇的驱魔人,也是跟到了这儿来,不想让无辜的米国人民也受到这般的磨难。

  对于我们的讲述,三人都认可了,并无异议。

  敲定了这一点。我的心中就宽慰了许多,尽管我知道无论是守门人塞纳,还是绿鹦鹉的巴顿,估计他们还在心中怀疑我或者老鬼是否是之前的那个偷天大盗,但也不会立刻提起。

  毕竟从影响的意义上来说,今夜远比之前更加深重。

  毕竟死了七八十人。而且都是他们各个势力背后的精锐力量,也正因为如此,使得他们认清楚了黄门郎在这里面起到的恶劣作用。

  从这一点来说,他们对于黄门郎之前所有的话语,都会保持足够的怀疑。

  而在黄门郎无人能治,差一点儿就肆虐的时候。我却和老鬼站了出来,将其降服,直至击杀,这样的实力,使得他们就算是满腹怀疑的心思,也未必敢妄动什么。

  还是那句话。米国人尊重有实力的人,这一点毋庸置疑。

  正因为如此,使得三人跟我们交涉的语气和口吻,都保持着良好的谦和与礼貌,并没有想象中的那般霸道。

  而这显然并不是他们一贯的态度。

  黄门郎既然已经死了,此时此刻,我早就不想在米国这异国他乡待着了,所以此刻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坐实了自己和老鬼的好身份,然后带着满满的成果离开,别的也没有太多想法。

  第一件事情谈完之后,双方都赶到了彼此的善意,然后守门人塞纳开始提出了一个要求来。

  他希望将造成这次灾难的罪魁祸首,也就是黄门郎的尸体留给他们。

  对于这个要求,我心知肚明,知道他们估计是想要研究此刻古怪模样的黄门郎,这个对他们来说特别重要,但忌惮于国际惯例,毕竟从目前的情况来说,黄门郎的尸体,可是我的战利品。

  若是没有我,只怕这就不是尸体,而是索命的魔鬼。

  从内心中来说,这具对他们很重要的尸体,在我眼里没有任何作用,黄门郎死后还要被千刀万剐,尸体解剖等经过,我还是挺窃喜的。

  不过我还是明显地沉思了一下。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我想要从中获得一些好处来。

  就在三人心中忐忑的时候,我终于委婉地开出了我的条件来——威廉黄。

  毕竟是血誓。能不碰就不碰,我讲了威廉黄与黄门郎的区别,以及他在此次事件之中的毫无作为,又隐晦地提及了他父亲的身份……

  听完之后,联邦调查中的汤尼立刻拍着胸脯表示,说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黄先生将会得到释放,这个毫无疑问。

  我当下也是顺水推舟,答应了对方的请求。

  这事儿皆大欢喜,大家都露出了笑容来。

  随后守门人塞纳又小心翼翼地试探着问了我一些问题,譬如黄门郎的身份啊,他为何会变成如此模样啊,还有他的同党黄若望的去处之类的,我都一一回答,并无半点儿心虚之处,十分配合。

  这态度让他们十分欣赏,对待我也格外礼貌,小心翼翼。

  差不多说完之后,他们提出这边暂时事了,希望能够留我们在这儿几天,配合接下来的调查,他们会在城里最豪华的酒店给我们订房间,也希望我们能够跟他背后的人进行会晤等等……

  我都表示没问题,而这个时候,废墟之中传来一阵动静,紧接着火焰狻猊倏然而出,来到了我的跟前,嘴里面,却是叼着一个盒子。

  我心中一下子就激动了起来。

  伸手接过盒子,我打开之后,瞧见一个碧绿sè的指环,上庙雕刻的玉鹟惟妙惟肖。

  我捏住了指环,意识浸润进去,立刻感知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

  在那一刻,我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

  师父,好久不见。

看网友对 第七十九章 好久不见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