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捉蛊记 > 第九十六章 叹早茶

第九十六章 叹早茶

  与深居浅出、低调了三十年的黄门郎不一样,作为曾经在长湖龙宫镇守许久的黄门令,远远比自己兄长要耐不住寂寞许多。

  大概是长期幽闭的缘故,使得他的性子出现了报复性的反弹,黄门令喜欢在荆门甚至整个汉江平原一带闲晃,美名其曰是考察市场,实际上是被黄门郎压制了太久,现在终于摆脱了控制,现在能够毫无顾忌地玩儿了。

  从这一点上来说,黄门令最应该感激的人,应该是我才对。

  若是没有我斩杀了黄门郎,他这个荆门黄家的家主至今为止。还是一个有名无实的傀儡,指不定要给当做提线木偶一般,不知道多少年。

  然而他对待一位帮助了他那么多的人,却并不友好。

  十亿美金,对于荆门黄家来说,虽然不至于伤筋动骨,但也绝对不是一笔小数目。

  事实上,对于大部分的企业和势力来说,它都不是一笔小数目。

  正因如此,那些渴望一夜暴富的人,方才会罔顾自己的实际水平,妄图通过自己的人品和运气来搏一搏命运。

  还是那句话。搏一搏,单车变摩托。

  对于这个问题,我从京都南下的时候,并没有直接前往苗疆万毒窟,而是来到了荆门这儿,就是想要找他们的人谈一谈。

  我在荆门这儿待了三天。

  三天的时间。足够我摸清楚黄门令的行踪和兴趣,相比于黄门郎时代,此时此刻的荆门黄家,对于周遭的掌控力其实并不强,远远没有结网以待的那种强悍。

  黄门令有一个让我有些诧异的习惯,就是每天早上。都喜欢到金虾路的一家高级粤菜馆里叹早茶。

  什么叫做叹早茶呢?

  这是粤语,相当于享受早茶的意思,对于南方省的人来说,早茶带来的消遣快意和愉悦心情,是无可取代的。

  我也不知道一个在地底龙宫当监工当了大半辈子的黄门令,到底是从哪儿养来的这习惯。总之连续好几天,他都会出现在那个粤菜馆,然后在一个临街的小包厢里,安享着高级粤菜馆里精致的茶点和香气扑鼻的茶水,有的时候会找人与他一起吃,有的时候,他单独在包厢里吃,然后望着窗外忙忙碌碌的芸芸众生,感慨命运。

  第四天的时候,我出现在了那个粤菜馆里,成为了其中的一名服务小哥。

  黄门令准时准点,抵达了这儿,然后来到了二楼包厢。

  作为权势颇大的荆门黄家,既然喜欢,他在二楼那儿有一个独有的包厢,没有第二个人敢进入其中消费。

  事实上我一直都觉得很奇怪。

  如果真的喜欢吃这里的茶点,直接把这儿的面点师叫道自己的府上不就行了,以荆门黄家的势力,别说金虾路这边的一粤菜馆子,就算是港岛上最著名的馆子,又或者三星米其林餐厅的大厨,还不是随随便便请过来?

  毕竟十亿美金都不眨眼的大土豪,没有什么事解决不了的。

  钱解决不好,还可以砸人。

  毕竟江湖第一世家嘛。

  然而黄门令就不,他就是喜欢亲自抵临市井之地,感受人间“疾苦”,谁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不过在我看来,估计也是被兄长压抑太久了,方才会变得如此吧。

  黄门令出行也远比他兄长张扬许多,每一次过来,必然会带十来人的随从,而这些随从瞧那精神状态,大概都是猎鹰出身,个顶个儿都是顶尖儿的好手。

  看得出来,他对自己的小命还是挺在乎的。

  闲话且不谈,第四天早上九点半。黄门令如往常一般前来,然后服务员进了包厢,拿回了一大堆的点单到了厨房去。

  这些点单如果全部上了的话,能够将一个十人大桌布得满满当当。

  反正不差钱。

  五分钟之后,我端着一餐盘,去给包厢里送差点。

  包厢的门口处是大堂,最近的一桌有七八人,同样饮茶,却是黄门令随行的保镖,而门口也有两个黑西服男子,一左一右,守在门口。弄得跟黑社会一般,搞得我都有一些想笑。

  黄门郎一死,荆门黄家的档次就低了好几级,所谓“江湖第一世家”的称呼,我觉得是有点儿保不住了。

  领导人的气质很重要,而此时此刻,黄门令给我的感觉,实在是有点儿Low到爆。

  在门口,两位保镖给我检查了一下,放我进了包厢里。

  我端着餐盘进了包厢,然后随手将门反锁。

  屋子里有两个人,一个是长得很像黄门郎的黄门令。而另外一个,是一个娇媚的妇人。

  正好这个妇人我还认得,毕竟在青城山一役的时候,我们还交过手。

  好久不见了。

  魅魔。

  我没有想到作为邪灵教前骨干人物,此刻居然能够堂而皇之地出现在了这个地方,跟所谓的江湖第一世家家主叹茶聊天。

  我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记忆。这才想起陆左隐约跟我提过一次。

  邪灵教破灭之前,这位魅魔就已经投降朝堂了。

  与臭名昭著的邪灵教不同,作为下属加盟商的魅族一门,倒没有那么的恶名声——要说没有,那肯定不是邪灵教,魅族一门最大的恶事就是拐卖人口。也就是将许多看上去极有美人模样的女童绑了,然后集中培训,等到了十五六岁的时候,便拿出来。

  普通一些的女子,就直接投放到各个风月场所里面去,帮着魅族一门赚钱。保证魅族一门的开支,而再高级一些的女子,有的成为了魅族一门的核心成员,有的则成为了外围,在各个行业里面发光发热。

  从本质上来说,魅族一门出来的女子,那魅惑程度,远比“大同婆姨”、“泰山姑子”、“扬州瘦马”、“西湖船娘”这四个团体来的厉害。

  就连后期直追的莞式服务ISO,也是不遑多让,就其底蕴而言,更是傲视群雄。

  她们的特性决定了魅族一门永远都不是参天大树,而是绕树的藤蔓。

  藤蔓对于大树的要求不高,谁强绕谁,邪灵教也成,别的也成。

  总之人家做的这事儿呢,不管你怎么喊打喊杀,有需求,就一直存在,特别是现如今的当下,更是如此。

  对于魅魔的出现,我有点儿意外,不过这并不妨碍我什么。

  两人似乎在交谈什么,气氛十分融洽,那魅魔是一个十分有魅力的美女。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充满了诱惑力,黄门令似乎给她迷得有点儿晕乎,一对眼珠子恨不得扎进人家高耸的36D里面去。

  不过相比于sè魂与授的黄门令,魅魔却显得镇定许多。

  当我将餐盘的茶点上到桌子前时,她抬起了头来,看着我。待我放完了最后一份茶点的时候,却是开口对我说道:“请坐。”

  听到这句话,我就知道魅魔的不凡。

  尽管此时此刻的我,改头换面,又用龙脉社稷图将自己的气息全部收敛,但依旧还是被她看出了破绽来。

  不愧是曾经的邪灵十二魔星,这十二位都曾经是当世人杰,凭着一教之力撑起邪道江湖六十年,并不是没有道理的。

  当然,即便是被看穿了,我也没有任何惊惧。

  我朝着魅魔点了点头,然后安然而坐。

  魅魔与黄门郎比邻而坐,而我则坐在了他们的对立面。

  一直到我坐了下来,黄门令的眼神和心思,方才从魅魔鼓鼓囊囊的大胸处收回来,诧异地看着我,说你坐在这里干嘛?

  见过了荆门黄家上一代家主的英明不凡,又或者说是狡诈莫测,再来看这一位家主,着实有些不堪。

  我没有说话,而魅魔却开了口。

  她笑着说道:“这位小哥龙行虎步,面sè平静,进门的时候,不动声sè地将包厢门反锁。一看就知道是来找我们有事儿的了……”

  啊?

  黄门令愣了一下,方才问道:“你找谁?”

  我咳了咳,说找你。

  黄门令的脸sè严肃起来,颇有几分黄门郎的风采,他眼睛眯着,有些狭长。散发着狠戾的光芒,斜斜地盯着我,冷笑着说道:“找我?你大概是不知道我的身份吧?居然敢在我的地盘,来当这个不速之客,好大的胆子啊……”

  听到这话儿,我忍不住地笑了。

  我说黄家主,都不是刚刚出来跑江湖的初哥,别拿那屁事儿来吓人;我既然找上门来了,自然有我的道理。

  黄门令一愣,说你知道我是谁?

  我说我不但知道你是谁,还知道你身边的这位美女,曾经是邪灵教十二魔星之一的魅魔刘子涵。

  听到我的话语。刘子涵美目流转,冲着我吃吃地笑,说哎呀,小哥居然还知道奴家啊,真的是很感动呢……

  一大美女,突然间说出“奴家”这么一词眼来,听着还真的是刺激。

  不过我并没有在意她,而是开口劝道:“我听说魅魔你现如今改邪归正了,不过因为过往身份,还是得低调一些,这是我与荆门黄家的事情,你若是不想沾惹一身血腥,不如回避一下,你看可好?”

  刘子涵笑了,说不嘛,人家挺想留下来看一下的。

看网友对 第九十六章 叹早茶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