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无界仙皇 > 第二三七章 天境

第二三七章 天境

天才壹秒記住无界仙皇 www.yinianxiaoshuo.com ,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意外得到了一群炼铁暴猿,陈志宁陷入了一种“甜蜜的苦恼”之中。

四阶凶兽,实力强大,而且尖啸声恐怖。陈志宁可以改动道阵,将它们的尖啸声凝成一束,化作一枚“声刺”,一旦攻击敌人的时候,音波猛然刺入灵魂,必定能够受到意想不到的惊人效果。

可同时,四阶凶兽道兵的力量已经超过他的道阵承受极限,必须从新设计。

而相应的,所要使用的各种材料等级都要提升。

并且,七十二道兵的格局已经有些浪费,应该改成一百零八道兵的格局。

他眼珠一转,决定晚上躲在房间内钻研道阵,谢绝一切应酬——正好可以躲开那位公主殿下的纠缠。

……

如果让太炎王朝的子民们知道他们在民间颇有“贤王”之名的勉王殿下,处心积虑的算计着怎么将一名纯洁的少年,押上侄女的床,一定会惊愕的无以复加。

但事实上类似的肮脏事情,皇室已经做过很多次。

对于勉王殿下来说,这是在为皇室收集一道高等级血脉!乃是事关皇室地位的大事。

可是他各种计划谋略一番,跟侄女拍着胸脯保证了,一定让她今晚得偿所愿,但陈志宁忽然“闭关”了!

凡间界的修士们之间,什么样的仇恨最大?杀父之仇、夺妻之恨、灭门之祸……这些当然是死仇,但是除了这些之外,还有夺人机缘、阻人成道!

陈志宁这个时候居然用闭关做“借口”,勉王殿下很无奈却也不能抱怨什么,因为大家都是修士,不管什么时候都可能顿悟,这个时候闭关也情有可原。

他要是对陈志宁闭关说三道四,就算是身边人也会对他暗中不满。

但是白水公主却任性,暗恨的咬牙切齿,恨不得当场就杀到陈志宁的房间,强行把这口小嫩肉吃掉。

她派人暗中监视了陈家,结果发现陈志宁真的是闭门不出,连晚饭都没有吃,也只好怏怏作罢。

……

陈志宁的房间内,各种颜sè的光芒幻化成道阵的草图,堆得整个空间内满满当当。陈志宁不时的将之前已经落后的构想揉碎,然后空出地方来容纳自己新的构想。

新的构想越来越完善,不过却还远远没有达到他所需要的程度。

一夜时间,房间内各种光芒聚拢又分散,一个个构想逐渐完善,又被陈志宁放弃了。如果有一位阵师站在这里,就算是六阶、七阶的大师,恐怕也完全看不懂陈志宁到底在设计什么。

同样,丹师、器师也根本看不明白。

道阵涉及到了多种修真手段的统合——事实上如果不是陈志宁这种奇葩,换个人进入那座洞府,也就是和别人一样走一遍天运之路,运气好了就是慕容真那样,运气不好了就是曹心棠那样。

不知不觉间,一个让他十分满意的构想逐渐形成。他不断的思索,然后挥手将一些新的结构化作光芒,融入到这个最终的构想之中。

“成了!”最后一道光芒凝聚成了一枚特殊的刻线结构落下,整个道阵设计最终完成,陈志宁兴奋地挥拳一砸。

但是成功的喜悦维持的极为短暂,因为他很快发现:“要完成这座道阵,需要大量高阶材料,至少也得是五阶,一些阵眼需要六阶材料炼制,阵法中枢……呃,天啊,最好是七阶材料,六阶顶尖勉强可以用……”

“这都是钱啊!”

陈志宁没有一点疲惫的感觉,敲着桌子在算计:“可以从谁身上坑一大笔钱呢?”

六阶材料是什么价钱?一般的四阶材料一份价格大约是一千到三千三阶灵玉,五阶大约是六千到九千。六阶则是一万到一万五之间。

实际上越是高阶材料,同阶之间价格差距越大。

陈志宁规划的这座道阵,五阶材料需要大范围使用,而六阶材料作为阵眼法宝的主材,七阶材料是作为阵法中枢的主材。

对于一位真正的大师来说,永远不是材料越高级越好——没有最好的材料,只有最合适的材料。

他昨天购买的那些材料并不会浪费,只不过原本可以当做“主材”的材料,现在只能当做普通材料了,他需要一些更高阶的材料。

陈志宁想了想,准备叫上贝小芽和蔡琳再去市场上看看——毕竟在这里购买,比在京师要便宜很多。

“不在?”驿馆的下人告诉他两女被他母亲喊去了。陈志宁心中一阵奇怪,隐隐猜到了一些,顿时挠头不已。

以前他老爹是用成婚来逼迫他努力修行,后来他也想明白了,老爹多半只是说说,在自己三十岁之前,他不会逼迫自己成婚。尽管有着帝嬴血脉的因素,但在父亲心中,毫无疑问儿子的成道根基更加重要。

但是母亲不一样,她身体内强大的母性,让她明明知道儿子现在并不合适结婚,并不合适生子,但是她就是很着急,想要抱孙子。

白水公主和勉王殿下做的事情并没有什么遮掩,母亲肯定是听说了,她把两个丫头叫过去交代什么,陈志宁也就能猜到了。

面对自己的亲娘,他是一点招数都没有,只好郁闷的背着手溜溜达达走出去,后面有六位大修暗中保护。

在市场中又转了几圈,他了解到了这里的行情,越发显得“惆怅”了。可惜今天没有再遇上一个应元宿那样的金主。

他低着头思索着应该怎么赚钱——他赚钱的手段不少,随便一件作品都能卖出大价钱,而且毫无疑问价格在京师还会大涨一截。

但要凑足新道阵的灵玉,还是一项艰巨的工程。

忽然之间,沉浸在思索之中的陈志宁察觉到了一丝异常。

他心中猛的一紧,前所未有的一种危机感,如同yīn冷的海水一样,不知不觉之间已经彻底淹没他的心神和灵魂!

周围的街市上一切如常,小贩还挑着担子在高声叫卖,商铺店小二仍旧热情的在门口招揽生意,来来往往的商客有的在专注地挑选货物,有的行sè匆匆脚步仓促。

但是陈志宁身后跟随着的六道气息不见了!

六位大修都是天火州的人,虽然和陈志宁并不熟悉,却都明白陈志宁对于整个天火州的意义。他们一向都是用心保护,只要陈志宁出门,至少保证六人暗中保护。

他们在保护的时候,也会将一丝自己的气息“捆绑”在陈志宁身上,让他知道自己在暗中保护,可以放心行动。

但是就在刚刚陈志宁走神思索怎么赚取灵玉的时候,六人的气息一瞬间消失了!

什么样的力量,能够让六位绝境大修一瞬间失踪!?陈志宁怀疑整个天火州都没有这种强大的力量!

但他很清楚,自己在长平卫,这里是京师八卫之一,靠近整个太炎王朝的核心区域,在这里不光有绝境大修,还有天境强者!

他心中前所未有的惊慌起来。自从他开始修炼,天境强者就是一个个传说的存在,陈志宁也曾经幻想过,有朝一日自己能够迈入天境,甚至更进一步能够飞升成仙。

不过他很清楚这种奢望实现的可能性极微小。但是现在,一位天境强者就这样无声无息的存在了,看不见但真实的存在着。

偏偏他还是敌人!

陈志宁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好似什么也没有发觉,仍旧是皱着眉头苦苦思索着,看似还是在为材料的事情发愁,但实际上已经在暗中思忖对策了。

面对一位天境强者,他能有什么办法?

但陈志宁绝不会束手待毙,他表现的十分正常,尽量拖延时间。甚至,他还在路上走进了一家很大的材料店铺,这样规模的店铺,之前他已经进了好几家,表现的完全正常。

不知不觉的,他靠近了驿馆。但是他没有一点兴奋的感觉,反而越发觉得绝望!

那位天境强者为什么一直不动手?他真的是被自己蒙蔽了?他之前一直觉得自己做得很好,但是就在刚才,他忽然想明白一件事情:对方能够无声无息的让六位绝境大修消失,那么不惊动任何人掳走自己更是轻而易举!

他为什么不动手?

陈志宁只想到了一个原因:戏弄!

自己这一路上表演得十分逼真,但是恐怕在后面那位天境强者眼中,显得是那么的滑稽可笑。

他应该是起了一种玩弄的的心思,故意让自己继续表演下去,一直到了驿馆附近,自己觉得获救希望就在眼前,才忽然出手,让自己真正绝望!

这种猫捉老鼠的游戏,有很多心理扭曲的强者都喜欢玩。

陈志宁站定不动了,哪怕是死,他也要有自己的尊严!指环空间内三株神物,道阵传承,都让他远比一般的修士更有风骨!更何况,他内在就是个倔强死硬的性格。

他猛地转过身,怒目而视。

果不其然,在身后川流不息的人群之中,有一个三十出头的中年文士带着洒然的微笑,手摇折扇,一身白sè长衫,头戴巾帻,闲庭信步的跟在他后面。

(蓝瘦,浑身不得劲。)(未完待续。)www.yinianxiaoshuo.com

看网友对 第二三七章 天境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