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无界仙皇 > 第二四九章 当年事(二)

第二四九章 当年事(二)

天才壹秒記住无界仙皇 www.yinianxiaoshuo.com ,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陈惊岳燃烧元神,拼尽全力撬动天轴三寸,避免凡间界滚入碎空道,拯救了整个凡间界,然而他本人却陨落了。”

陈雲鹏点点头:“没错,就是这句话,简简单单,甚至我到现在都没有明白究竟是什么意思,祖父他老人家就这样去了!”

秋玉如恨恨道:“我们那个时候,还天真地以为,祖父他老人家拯救了整个凡间界,那么接下来必定是朝廷的各种嘉奖,甚至会颁下免死金牌一类的宝物给陈家。”

陈志宁一皱眉头:“后来呢?”

“后来?”陈雲鹏道:“后来整个王朝、整个凡间界,再也没有这件事情的消息了,之前恒海巨变的时候,闹得沸沸扬扬,突然之间就好像这件事情根本没有发生一样,所有人都沉默了。”

“啸云回也已经返回了京师,可是他再也没有露面。我多次求见,想要问清楚在恒海之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但被他的手下挡在了门外。”

陈志宁知道事情不会这么简单,静静的听着。

秋玉如在一旁说道:“随后大约半年时间,我和你父亲总能感到暗中有人窥视,渐渐地有消息传来,我们终于弄明白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祖父临死之前,凝聚了一道后天真意道种,里面包含着他最后的力量、一生修炼的心得体悟,以及全部的战斗经验!”

陈志宁猛地瞪大了眼睛:“曾祖父他老人家,竟然能够凝聚出如此强悍的宝物?!”

“你曾祖父修炼有一种秘法,除了他之外,即便是一般的天境强者,也没有这个能力。而且想要凝聚这枚道种,还需要他老人家……放弃自己的元神,也就是说,彻底的形神俱灭,连转世的机会都没有了!”

陈志宁沉重的点了点头,这枚“后天真意道种”极为逆天,无论任何人,只要不是傻子,得到了这枚道种之后,按部就班的修炼,至少也会成为和曾祖父一样的一位天境强者!

这枚道种,就意味着未来一位实实在在的天境!

“我陈家根基浅薄,祖父知道他一旦故去,陈家立刻会烟雨飘摇,因而他才不惜牺牲自身,凝聚出这样一枚道种。”陈雲鹏对祖父充满了缅怀。

陈志宁已经猜到了:“可是最后这枚道种并没有落到陈家人手中!重宝动人心啊……”

陈雲鹏点点头:“祖父将这枚道种托付给了他最好的朋友啸云回!”

“可是啸云回没有完成他对祖父的承诺!他堂堂天境强者,竟然失信于一位故去的老友!”

陈志宁问道:“啸云回私吞了我家的道种?”

“并不是啸云回,是圣者堂!”

“圣者堂?”陈志宁从来没有听过这个名字。陈雲鹏道:“你不知道圣者堂是正常的,这个组织一直很隐秘,最初乃是百族之中覆灭的种族的强者们组织起来。”

“百族走出大荒,最后只剩下人妖两族统治凡间界。这中间,经历了无数次的大战,一个个种族覆灭,但他们终究会留下少量的强者,这些人往往最后携带着百族最强的传承和法宝。复国、复族无望,但是聚拢在一起,却是一股强大到可怕的力量。”

“随后,不断有人妖两族的强者加入这个组织,渐渐地百族其他的强者故去,人妖两族一些独立的强者成为了圣者堂的主体。”

“他们精研百族传承,掌控无数强大法宝,渐渐的变成了一股可怕的势力。”

“圣者堂一直以凡间界守护者自居,当凡间界有重大危机发生,他们就会出面,派出强者力挽狂澜——至少他们自己是这么说的。”

“那一次的恒海巨变,也是圣者堂为主导,号召两族强者一同前往。”

“而后,圣者堂的七大长老之一瑶光长老看中了祖父的后天真意道种!她有一个孙子,资质不错,可是却一直修炼无成,这枚道种,她是那个不成器的孙子准备的。”

陈志宁恚怒:“所以瑶光长老、啸云回这些人商议一番,各自付出了代价,也各自得到自己的收获,就将我家的重宝瓜分了?!”

“是!”陈雲鹏沉重回答:“我不知道瑶光长老付出了什么代价,但是最后啸云回将祖父的后天真意道种交给了瑶光长老,而他也在一年之后,正式成为圣者堂的一员,并且是备选长老之一!”

“那皇室呢?曾祖父乃是太炎王朝的人,太炎难道不为自己的强者出头?”

陈雲鹏冷笑:“你知道为什么今天我见到皇帝有些难以自持?因为当初这件事情发生的时候,他什么也没有做!瑶光长老只是派人来告知了太炎王朝一声:她扣下后天真意道种是为了整个人族!这件重宝在圣者堂,比在我手中更能发挥作用,对整个人族更有利!”

“呵呵!”

陈雲鹏凄然道:“随后,我和你娘越发感觉到危险,最终只能被逼得远走天火州,在启東县那种地方苟延残喘,希望能够有一天,成为天境强者,为祖父和我陈家讨回公道!”

“只是没想到……”陈雲鹏苦笑:“造化弄人,我们竟然又回来了。”他指着周围:“而皇帝……不知道是什么用意,竟然把原本我陈家的老宅,又还给了我们!”

陈志宁已经无法更加愤怒了,愤怒达到了一个顶点之后,他内心已经是一片万古寒冰一般的冷静:“曾祖父为了整个凡间界自我牺牲,可是仙逝之后却被朋友背叛,重宝被夺,遗孤在强权威胁之下连安全都得不到保证!这就是满口正义冠冕堂皇的圣者堂的做为?”

陈雲鹏终于将这些陈年往事讲了出来,情绪宣泄之后,平静了许多,他轻轻拍了拍儿子的肩膀:“所以……你以前不喜欢修炼,我和你娘都没有逼你。我和你娘肩负重担太过沉重,甚至这一辈子都没有可能完成。”

“而一旦你开始修炼,这幅重担很可能就会传到你的身上。而……你的帝嬴血脉不显,拿什么去对抗强大的圣者堂?”

“即便是现在……”陈雲鹏仍旧没有什么信心:“你已经觉醒了超一流血脉,而且修行进步如飞,可是我和你娘仍旧没有信心,你能够为你曾祖伸张正义!”

“那可是圣者堂,他们的实力强大的远超你的想象。”

“九大长老都是天融境的强者,即便是那些预备长老,也都是天启境、天照境。甚至他们的太上长老之中,还有飞升强者!”

“你一个人……”秋玉如心疼道:“你从来没见过你的曾祖父,也不曾受他荫蔽,儿子你其实不必将这个责任拦在自己身上。”

陈志宁却摇摇头:“这是陈家的事情,这是陈家的仇恨!我,是陈家唯一的后代!”

陈雲鹏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没有在劝,心中欣慰之余,更多的却是愧疚。

……

陈志宁现在住的跨院,是当年陈雲鹏的住处。

他在院子中走了一圈,将每一个房间都看了一遍,似乎想要从这些古旧的门窗回廊之中,寻找到父亲当年的影子。

蔡琳和贝小芽一直跟在他身后,贝小芽懵懵懂懂,细心的蔡琳却感觉到,少爷今天晚上似乎有些不同,整个人更加yīn郁深沉。

看过了整座院子之后,陈志宁回到了卧房。蔡琳连忙准备热水,陈志宁洗漱完毕,怔怔的坐在床边,然后合衣躺下,蔡琳正要退出去,陈志宁忽然开口:“上来。”

蔡琳一愣,贝小芽已经听话的走过去,很自然的躺在了陈志宁身边。

蔡琳想了想,红着小脸慢慢走过去,到了床边她看到少爷的脸,那张脸上没有了往日的嬉皮笑脸玩世不恭,前所未有的布满了担忧和软弱。

她心疼的差点掉下眼泪来,轻手轻脚的爬上床,如同一只小猫一样缩在了少爷身边,抱着他的身躯。

陈志宁心中没有欲念,他只是需要支持,哪怕只是心理上的。

他明白自己要面对的是一个多么强大的敌人,圣者堂肯定会支持瑶光长老,他们拥有数十位天境,这数量超过了凡间界任何一个人族王朝。

可是他不后悔,但他不可能不恐惧。

他伸手搂住了两个丫头,贝小芽往他怀里拱了拱,似乎感觉到很安适很舒服,眯着眼就睡着了。蔡琳摸着少爷的下巴,十四岁的陈志宁已经开始长出胡子了。

……

这一夜,陈志宁什么也没有做,就这样搂着两个女孩安安稳稳的睡了一觉。但是第二天一大早,蔡琳是被一双坏手在胸前骚扰醒过来的。

“少爷坏死啦!”她红着脸,一下子跳起来,抱着胳膊撅起小嘴跑出去了。

“哈哈哈!”陈志宁大笑,他又变回了以前的他,不过他的内心更加坚定了。(未完待续。)www.yinianxiaoshuo.com

看网友对 第二四九章 当年事(二)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