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无界仙皇 > 第二五零章 太学(一)

第二五零章 太学(一)

天才壹秒記住无界仙皇 www.yinianxiaoshuo.com ,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陈家重新在京师安家,原本陈雲鹏应该去拜会一下以往的亲朋故旧,但是当年这些人要么落井下石,要么束手旁观,很多受过陈惊岳恩情的人,甚至恩将仇报,这些人陈雲鹏一个也不想理会。

所以这一天,倒是陈志宁比较忙碌,拜会了朝东流、宋英格,还去看望了一下宋志野。不过宋志野大人对他没什么好脸sè,没说几句话就端茶送客,将他撵了出来。

而陈志宁在新家迎接的第一位客人,出人意料竟然是应元宿。

应元宿送来了一些礼物,然后告诉陈志宁,他会尽快安排自己爷爷和他见面。

到了第二天,陈家门前一下子热闹起来。人们都知道圣者堂的事情了,不过那和他们无关,他们当然不打算为了陈志宁和圣者堂为敌,他们只需要陈志宁的血脉。

陈志宁来者不拒,只要送上礼物,全都赏脸见一面。这些人大都带着女儿侄女,有些的确相貌俊俏,但更多的是平庸,甚至还有些其丑无比。

陈志宁暗暗冷笑,显然这些人需要的只是一次生育,诞下后代。所有家族之中的优秀女孩,适合与大族联姻的,是不会考虑他的。

不过陈志宁的目的也很简单:礼物!

这些京师大族出手阔绰,所以忙忙碌碌的三天之后,陈志宁重新攒下了不少家底。并不是他鸡贼,而是因为他从现在开始,就要暗中积极准备,抓住一切机会壮大自身的实力。

家资也是实力。

终于到了这一天,皇帝的旨意到了,让他去太学,给太子伴读。

圣旨下达之后半个时辰,东宫就派人来,让陈志宁去一趟,太子想要见他一面。原本按照惯例,新的伴读会主动去求见太子,毕竟太子关系到他未来的前途。

珅太子得到了母后的暗示,所以要表现的“友善”一些,特意主动派人来接洽,然而陈大少爷并不领情,一撇嘴抱怨着:“大臭架子!他怎么不来见我?”

除了性格使然之外,还因为曾祖父的事情,陈志宁对整个皇室怨气深重。

虽然抱怨,但他还是收拾了一下,命人准备了马车,去东宫拜见太子殿下。

他很认同贺老的计划:与皇室虚以委蛇,利用皇室的支持壮大自身。这么做陈志宁心安理得,绝无半点负罪感,大家不过是互相算计,看谁更胜一筹罢了。

珅太子真的很听母后的话,对待陈志宁友好而客气,没有让他多等,到了之后立刻请他进去,一起喝茶,品鉴东宫中收藏的先贤书法。

最后,临走之前珅太子还善意的提醒他:“父皇给了你一个内舍生的名额,这个名额在父皇看来不算什么,可是对于有些人来说却是很珍贵的。明天你先来东宫,和吾一起去太学,有吾在自会护你周全。”

……

太学按照学子的修行进度、丹道、制器、阵法等级等因素,将他们分成三个等级,最次一等是外舍生,中间一等为内舍生,最高为上舍生。

而每一个等级根据每三月考核的成绩,又划分为上等和此等。

不要小看这个划分,这直接关系到学子切身的利益。

内舍生开始,在太学中学习就是完全免费的。而外舍生每年要缴纳一万枚三阶灵玉!

而从内舍生开始,朝廷每个月会有修炼资源赐下,而不同等级的学子,朝廷每个月赐予的物资当然也是不同的。如果是上等上舍生,朝廷给于的物资极为丰富,不禁足够自己修炼,甚至还能够接济家中。

是的,太学之中同样也有很多寒门弟子,他们和勋贵子弟的比例大约是各自一半。

皇帝随手给了陈志宁一个内舍生的名额,虽然已经为还没有经历三月考核,陈志宁暂时只能算是一个次等内舍生,但每个月的资源供应仍旧十分可观,不知道多少外舍生眼巴巴的看着这个名额,卯足了力气想要争夺,可惜还没等他们上阵,这个名额却被别人给抢去了。

而且从内舍生开始,就有资格证多“豪杰阵”的名额,虽然说每一届大都是上舍生抢到了那些名额,但是万一成功呢了,只要进入豪杰阵,就有可能一飞冲天!

若是在随后的三合会战之中再次胜出,那就真的万众瞩目,成为整个天炎王朝的宠儿!

陈家有一辆北辙行的马车,但是留在了千湖郡还没有运过来,陈志宁坐着一辆非常低调的普通白板马车,在第二天一早准时来到了东宫外。

等候时间不长,太子殿下就出来,陈志宁上前问安,太子殿下摆摆手道:“不必多礼。”时间已经不早,他也上了车当先而行,陈志宁的马车像个仆从一样跟在后面,一路往太学而去。

昨天太子殿下说要“保护”他,陈志宁没有反驳,也没有被羞辱的感觉,作为一个狡诈的纨绔,他心中窃喜!

有太子殿下的这张虎皮,可以恐吓对手,可以坑害皇室!太子殿下要保护自己,那简直太好了,我就快乐的做一个太子殿下身后的男人吧!

陈志宁心里憋着一股子坏水,跟着太子殿下一起来到了太学。这里果然气度森严,远不是郡学所能够相比的。

太学门口,学子们陆陆续续前来,寒门子弟大都住在太学提供的宿舍内,而勋贵子弟都是骑马乘车上学,也有变态的每天骑着自己的战兽前来。

勋贵子弟们阶层分明,王侯子弟明显比别的勋爵子弟更加横行无忌。祖父是阁老,那就比一般的二品大员子弟更加趾高气扬。

不过所有人在一国储君面前都是渣渣,看到东宫的马车过来,全都乖乖的退到了一边去,将中间的道路让出来。

珅太子自幼被母后教导,知道自己能否身登大宝,很大程度上也要看这些世家大族的态度,因此也并不倨傲,打开车窗,一边前行一边和熟识的同窗打着招呼。

陈志宁的车窗却一直关着,不少人已经得到消息,最近风光无限的陈志宁,已经是殿下的伴读了,时不时的用眼神瞄着后面的那辆马车,心中各有不同想法。

有人觉得陈志宁低调行事很正确,最近他风头太盛,正该韬光养晦。也有人觉得这家伙没品位,选了个什么破烂马车。

无论如何,陈志宁进入太学,似乎注定是一个平淡的开始。

太子殿下的马车从侧门进去,陈志宁的也跟在后面,但是太子殿下很顺利的通过了,到了陈志宁的马车,忽然马车下咔嚓一声,车轮被什么东西卡住了。

正在行进的马车猛的颠了一下,从太学内传来了一阵轰笑声,一群寒门学子聚在门口的小广场上,戏谑的看着陈志宁。

在他们不远处,有一个衣着寒酸的学子,正夹着一卷竹简书走过,看到那些同窗捉弄陈志宁,忍不住摇了摇头独自离去。

陈志宁下了马车,查看了一下,心中一个冷笑。石板道路被人做了手脚,石板下藏了一个修真机关,只要自己的马车经过,隔空操纵这各机关,就会有几道历任弹射出来,击碎自己的车轮。

陈志宁一副可怜兮兮无依无靠的模样,哀声:“殿下……”

太子殿下微微皱眉,心中有诸多不满。

寒门学子在太学之中自成一派,一向与勋贵子弟不和,更是从来不给他这个储君的面子。而陈志宁是他的伴读,直接捉弄陈志宁,就是落了自己的面子。

而他也不满陈志宁如此软弱无能,虽然昨天自己说了会保护他,但你也不能如此无用,这点小事就直接向我哀求吧?

他不由得暗中看了陈志宁一眼,心中却又随即释然:这小子如果能力太强将来也是麻烦,如果就是如此了,那将来就让他安心当个种·马,对自己反而最有好处。

寒门弟子们看到陈志宁“软弱可欺”,只会告状求助,顿时笑声更大了。

他们出身不高,虽然在京师之中见识了很多事情,但毕竟不像是那些勋贵子弟们,都曾经真真切切的的感受过超一流血脉的强悍,因而对于陈志宁,没有尊敬没有羡慕,更多的反而是一种出于嫉妒心理的轻蔑和不屑。

而现在陈志宁的行为,“证实”了他们这种轻蔑和不屑,更是让他们暗暗兴奋。

而刚才走过去了的那位寒门学子,不由得回头看了这些人一眼,再次摇头,低声叹息道:“果然如同老师所说,英雄不论出处,这句话并不仅仅是说寒门子弟,无论是寒门还是勋贵,都有草包,都有小人,一个人的成就到底能有多高,更多的还是要看自身的努力和秉持。”

太子殿下不动声sè道:“有人破坏太学公产,令太学严查,不得放过闹事之人!”

“遵命。”一旁立刻有人,去督促太学调查了。

寒门子弟们傻眼,太子殿下一个“破坏太学公产”的大帽子扣下来,他们顿时麻爪。

他们的确破坏了侧门的道路上,但也只是一块铺路的青石板而已。可如果太子殿下揪住这个罪名不放那就很麻烦了,因为这个罪名接下来可以上升到“对太学不敬”,严重了会直接开革除名,将他们从太学中赶出去!

陈志宁一副受保护的小白兔模样,感激涕零道:“多谢殿下主持公道!”(未完待续。)www.yinianxiaoshuo.com

看网友对 第二五零章 太学(一)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