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无界仙皇 > 第二五五章 讨人情

第二五五章 讨人情

天才壹秒記住无界仙皇 zetianjixiaoshuo.com ,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席间,母亲和父亲聊着一些府中的琐碎事情,这些陈志宁完全不想参与。

“……从千湖郡到京师路途漫漫,家里的人只能漫漫跋涉,恐怕最快也要半年才能抵达。”

“好在咱们随身带的灵玉还足够,可以在京师中雇佣一些人,把一些生意提前运作起来,只是这些人肯定不如以前的老伙计们可靠。”

“这段时间,咱们两个有的累了……”

……

代天候殿下这几天非常不痛快,他不痛快的结果就是府内有许多仆人丫鬟跟着倒霉。三天内,已经有四个下人被杖毙了。

朝东流重回朝廷,唐天河不得不承认,自己低估了这块老骨头。

越来越硬啊!

他往日的党羽已经被自己剪除干净,可是他仍旧能够聚拢起一群人来,死死和自己作对。唐天河其实知道症结所在,他独自一人的时候,悠然长叹:“这几年独霸朝堂,暗中树敌太多啊。朝东流一回来,只要有人牵头,这些人全都放下了成见联手对付老夫!”

他重重一敲桌子,怒吼朝外问道:“吕灯白那边为什么还没有动手?她还打算让陈志宁逍遥到什么时候?”

他迁怒于陈志宁。

“侯爷,那边昨天就传来了消息,很快就会发动。”

“哼!”唐天河重重哼了一声,不满之意溢于言表。

……

第二天一早,陈志宁换了一辆马车。仍旧是非常普通的——这次是真普通,不是华山堂的马车。

这是陈雲鹏给他准备的,他谆谆教导了儿子一番,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的道理,严正的告诫他,小小年纪不能养成奢靡之风,然后自己上了一辆崭新的北辙行马车办事去了。

“这真是亲爹啊!”陈志宁耷拉着脑袋,坐在车中抱怨着。

到了东宫门口,很快珅太子就出来了,他今天心情很好,见了陈志宁还调侃了一句:“小王是不是应该上前拜见斋长?”

陈志宁大汗:“殿下莫要调笑了,时间不早了,快些出发吧。”

今天到了太学,与昨日一切相同,却又一切不同。太学还是太学,学子还是学子,但是大家对陈志宁已经是态度敬畏。

同斋的学子遇到了,即便是勋贵子弟,也会在车上抱拳一礼:“斋长早。”

陈志宁都小心回应,他夺这个斋长,是为了增强自身实力,却不能让人觉得自大。

昨日的三个对手,其实伤势都不重,一枚灵丹下去,几个时辰就会活蹦乱跳了。陈志宁进入太学的时候,远远看到了柯从虎的马车,对方像见了鬼一样立刻命令车夫加快速度冲进了太学。

后来遇到了韦景洪,也差不多,尴尬的避开了陈志宁。

所以等他见到司空定远的时候,他还以为对方也会避开,却没想到司空定远犹豫了一下,硬着头皮走了过来。他到了马车前,抱拳一礼:“斋长早。”

陈志宁和颜悦sè:“司空师兄也早。”

“我……”他艰难说出来:“我是来替别人求情的。”他满脸尴尬,却因为某些原因不得不说:“昨日晨间,弄坏了你的马车的人,乃是我寒门子弟周子林,华山堂的马车我们知道价格高昂,而周子林的冒犯也实在无礼……”

陈志宁已经猜到他要说什么,却仍旧不动声sè的看着他。

“他想当面向你道歉,并且希望你能够原谅他的肤浅和鲁莽。”司空定远有点说不下去了,的确很难开口。

陈志宁点点头:“然后呢?”

司空定远咬牙说道:“能否请你高抬贵手放过他?一辆华山堂的马车,我们打听过了,要三万枚三阶灵玉,他真的赔不起。【无界仙皇 择天记】就算是我们所有寒门子弟全都把自己的积蓄凑出来,我们也赔不起。”

“但是对你们来说,不过就是一辆马车而已,你大度一点,也不算是什么损失,却拯救了一个很有前途的寒门修士。”

陈志宁一点也不愤怒,反而十分平静的看着他问道:“你是代表太学整个寒门学子团体来和我谈吗?”

司空定远想了想:“的确是他们让我来的。”但是他不愿意作为这个代表:“不过我只能代表我自己。”

陈志宁点点头,看出来寒门之中也不是铁板一块。

“如果这样的话,那么我们是同窗,倒是可以聊一聊。”

司空定远松了一口气。他其实也很不爽,昨天落败颜面扫地,本身内心就很痛苦了。但是晚上还有寒门学子中的几个领军人物专门来找他,请他为周子林出头。

他和周子林并不熟悉,但是寒门学子向来一体,他们觉得自己单独无法对抗任何一个勋贵子弟,这个结盟从太学存在的那一天就随之产生了。

他司空定远遇到困难的时候,想要让寒门学子一同为他出头,那今天他就得帮周子林。

尽管这个时机十分不对,可是寒门学子也是没有办法了,只有司空定远还能跟陈志宁说上话。

陈志宁有条不紊的说道:“如果没有太子殿下出面,如果没有太学严查找到了罪魁祸首,那这件事情最后会是什么结果?”

司空定远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没办法接话。

陈志宁自己说道:“其实很容易就推测出来,我明知道是谁干的,却那他毫无办法,那一辆价值三万枚三阶灵玉的昂贵马车,坏了也就坏了,我只能认倒霉。”

司空定远想要辩解一下:“其实我们并没有多大的恶意……”

“但你们的确那么做了!”

司空定远无话可说。

“而你刚才话里的意思是,这辆马车对我不算什么,所以我应该就这样轻易的放过一个侵犯了我利益的罪犯!”

“用罪犯这个词有些过分了吧?”司空定远有些不满。

陈志宁冷笑:“那你可知道,在太炎律法之中,损坏别人财物价值几何就要砍头了?”

司空定远哑口无言,三万枚三阶灵玉,够砍头好几千次了。

“而根据你刚才的话,如果我不放过周子林,那就是为富不仁,那就是睚眦必报小肚鸡肠,是不是?”

司空定远连忙摆手:“非也,我绝不敢这样想。”

但实际上,昨夜那几个寒门弟子的代表,话里话外的意思正是如此。而且他们还有另外最后一招:如果陈志宁不肯饶恕周子林,那么就将这件事情宣扬出去,让整个京师都知道陈志宁是个为富不仁的混蛋!

昨夜他们一起商议的时候,司空定远并没有意识到,但是今天被陈志宁这样一针见血的指出来,他一下子就意识到这其中的逻辑霸权:凭什么勋贵不肯免除债务就是罪大恶极了?明明是周子林有错在先,不能承担责任却要责怪被损害的一方?

陈志宁道:“我们的灵玉也是辛苦挣来的,不是天上掉馅饼的。这辆马车又是朋友送给我的礼物,损坏了我对朋友怎么交代?”

司空定远无法回答。

陈志宁进一步说道:“而且你来找我说这些,为什么不直接带着周子林来道歉?是不是如果我不肯免除这笔债务,周子林也就不会来道歉了?”

司空定远还没办法睁着眼睛说瞎话,事实正如陈志宁所说。

陈志宁不由摇头:“周子林想要赖账,与不想接受惩罚,却连这一点担当都没有,连道歉都不肯,呵呵,这样的人,你觉得我有必要免除他的债务吗?”

司空定远摆摆手:“算了,是我多事。”

他被夹在中间,说不出的郁闷。他转身要走却又被陈志宁喊住:“你觉得谁是勋贵、谁是寒门?”

“这里是太炎王朝,我们所在的世界是凡间界。修士是这一方天地的主宰。今日你是寒门,但百年之后你成为天境,你的后代就是勋贵。”

“你看那些华贵马车中的同窗,说不定某一天家族获罪,贬斥为平民,家中大修皆被斩杀,他就是寒门了。”

“再说我,我是勋贵吗?在你看来或许是,但如果不是我身上的血脉,我在这些勋贵眼中也只是一个乡巴佬。”

“这里是凡间界,勋贵和寒门的转变快的不可思议。”

“而且,寒门就一定全都是好人?像周子林这种毫无担当的废物,你愿意和他做朋友?”

“勋贵之中就全是败类吗?我族对抗妖族,打破蛮荒的那些战斗之中,多少可歌可泣的英雄都是勋贵出身!你会拒绝成为他们的战友吗?”

司空定远长叹一声,默默的点了一下头,什么也说不出来离开了。

陈志宁暗暗一叹,司空定远并非无药可救,他才多说了几句。

珅太子一直在不远处静静看着,陈志宁对司空定远慷慨陈词的时候,他不由得竖起了大拇指。等司空定远走后,他才上前说道:“我昨日还以为,你只是个天境之才,但今日再看,就觉得你乃是朝廷栋梁之才!”

陈志宁赶紧摆手:“殿下快别胡乱夸赞了,只是一番胡言乱语,当不得真。”

珅太子笑而不语,没有被他推脱之语欺瞒过去。(未完待续。)zetianjixiaoshuo.com

看网友对 第二五五章 讨人情 的精彩评论

1 条评论

  1.  沙发# 您的大名 : 2016年10月23日

    沙发好得